第一百二一章 我去闭关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觉得激得差不多了,拉起一旁的玉萝,先一步出了大殿。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加了一句。

    “对了,恭喜胥掌门,觅得真爱。她虽然已经失了元阴,但相信你也不会介意的是吧。”

    这话一出,沐媚颜的脸色也瞬间白了。

    祝遥却心情颇好的飞回了玉林峰,沐媚颜元阴已失的事,其实她是猜的,必竟在梦里,她可是一直没有放弃勾搭月寒星的男人们,各种手段尽出,都一千年了,她就不信她还能保持着处子之身。

    结果非常好,她猜对了。

    修仙界对双修伴侣是非常重视的,只要缔结非死不能解除,女子的元阴之身一般只会给双修之人,其它的不正常关系,都会被归于炉鼎之流。所以胥松这一退婚,势必会给玉萝带来很大的影响。祝遥以亲传师父的身份,绝口否认这个婚约,并偷换概念变成是玉萝看不上他,拒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且当时紫暮也在场,他铁定很乐意,将这个事情加油添醋的宣扬出去。

    胥松又是一派掌门,虽然她不知道他是如何越过她,当上去的。但身份高了,总会有些顾忌。堂堂一派掌门,被拒亲,绝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况且,自己一直以为的真爱,却早已经把身子给了别人。不知道在这一世,沐媚颜对他没有救命之恩,更加不是他心中白月光的前提下,他们所谓的真爱,还可以走多远?

    当然她们也可以怀疑她随口乱说,没人能一眼看出别人元阴在不在。但谁让她是玉林峰的人,玉林峰在修仙界本来就让人猜不透,她就算说的是假的,人家也定会猜成是真的,更何况沐媚颜那表情。只真不假。

    沐媚颜一直以为自己一身的悲剧都是月寒星这个玛丽苏造成的,可人家月寒星虽然对感情是有些犹豫不决,四处留情,但人家好歹洁身自好,只**,没有造成事实。男女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路人甲什么事?沐媚颜前世要是没有那么重的嫉妒心,也不可能有那样的结果。

    “多谢师父。”玉萝掀动嘴角,似是想笑。却完全笑不出来。

    “谢我什么?”祝遥回头看了她一眼。

    玉萝低下了头,“多谢师父为徒儿保全了脸面。”

    “唉。”祝遥知道她现在心里不好受,只能上前抱了抱她,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她的头,“小萝卜,三条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地都是。”

    玉萝看了看她。眼里又有蒙气升起,“可是……我放不下。我不明白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为什么就敌不过。她们短短几年的相处?”

    “你何不看开点?他可以放弃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也能放下别的感情。你只是先一步醒悟过来而已。”

    玉萝沉默了,想起那个沐媚颜眼里有些沉,“为什么他要救那人回来。”

    “玉萝。”祝遥神情严肃了起来,沉声道,“你以为这一切都是那女子的原因?”

    “可是是她来了后才。”

    “不是她也有可能是别人。玉萝。狗要咬人,不是栓它的绳子粗细可以决定的。会咬人的。始终会咬人,不会咬人的。你就算不栓着它,它见人也只会摇尾巴,你懂吗?”

    “……”玉萝的脸上全是茫然,“可是我们以前……”

    “你买狗以前,也不知道长大后,这只狗是只咬人的,还是不咬人的啊?”所以归根结底,是她牵错了一只狗,还遛到了玉萝的面前来。

    玉萝沉默了,似是听明白了他的话,脸上刚起的怨恨神情,慢慢的淡了下去。

    “玉萝。”祝遥拍了拍她的头,“师父知道你不好受,但事实已经这样了,再想也无济于事。有些事,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是你做得太好,却失了原本的骄傲。你又何必去伤怀践踏你骄傲的人?”

    “……”

    “其实感情就像是投资。”祝遥继续开解道,“当你付出了很多,却仍旧没有回报后。不是市场不好,而是你投资的对象根本不值得。可你现在还来得及收回资金,换一家继续试试?”

    “投资是什么?”玉萝呆了一下。

    “呃……”她习惯性的把安慰闺蜜那套拿出来了,“嗯,我是说胥松这个人,根本不值得你喜欢他,后面有大把的好男儿,排队等着你垂怜,你就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了。要多吊几棵试试啊。”

    “师父……”见她越劝越朝着搞笑发展,玉萝的脸色终于好看了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哪有让徒弟去上吊的?”

    她这不是比喻嘛,“反正,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点。懂吗?”

    玉萝神色沉了沉,半会才点头,“嗯,师父,我会尽力……忘记他的。”

    “乖!”果然上道,“对了,你的修为什么才金丹后期?”

    按理说,连那些小萝卜头们,都已经元婴了,自己徒弟单灵根的资质,怎么着也要元婴以上才是啊,不说是化神,最少也要跟胥松一样元婴后期才是。

    玉萝脸色有些白,半会才小心翼翼的回答,“我本来是已经元婴了的,可是上次胥松救那个沐媚颜回来的时候受了重伤,我为救他,所以才……”

    “你不会把元阴给了他吧?”祝遥猛的一下站起来,我靠,那个渣男。

    “不,不,不是。”玉萝连忙解释,“我当时用尽了全身的灵力,却在结束疗伤的时候被人打断,导致经脉逆行,修为受损。”她运功到最后,沐媚颜却突然闯了进来,所以她才……只是这事她没明说,怕师父生气。

    祝遥眉头已经皱成川字了,分分钟有想去暴人菊花的冲动,是不是靠近沐媚颜的男人,都会有渣的隐藏属性。小萝卜救了他,居然还有脸劈腿,贱人。

    早知道这样,她当年就不应该救他。祝遥一阵烦躁,自从那个卷轴里出来后,事情就越来越不受控制,往梦里的结局,大步向前跨的驱势,她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你们跟辰宁还有联系。”祝遥说的是肯定句,之前胥松拿出来,说是赔偿的储物袋,她神识扫过,却发现里面有本几功法,很眼熟,正是她在齐物阁,辰宁五楼房里看到的东西。

    对了,那个古怪的卷轴也是辰宁那里拿的,顿时想暴菊的人员又多了一名。

    “辰宁尊者?”玉萝愣了一愣,“辰宁现在已经是蓝翔派的化神尊者了。”

    “什么?”那头二兽怎么也混进去了。

    玉萝也有些莫明,“当初师父失踪后,辰宁尊者一直不肯走,说是要等您回来。就一直留在了门派里,这些年他也多方照应着。”

    祝遥皱了皱眉,她说为什么蓝翔会崛起得这么快,原来是因为他。辰宁十阶妖兽,等同于化神后期尊者,声望上就已经提高了蓝翔的高度。再加上,辰宁可是个豪啊,他背后有着一整个齐物阁,差不多垄断了大半个修仙市场。蓝翔派想不红都难。

    关键这个豪还是她自己带去的,果然不做死,不会死。

    “小萝卜……”可惜她的时间不多了,虽然恼胥松这人,也知道现在没什么时间去理这团乱麻。正想把自己闭关的计划告诉她,却突然被人拉了一下。

    月影不知道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全身有些脏兮兮的,脸上仍是没什么表情,张了张口,叫了一声,“遥……姐。”

    “……”都说了不要叫她窑姐了,她是个好人!祝遥瞬间觉得当初一定是脑抽才会教月影念自己的名字。

    “找……不到。遥……不走。”月影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词。

    祝遥却是听明白了,原来他弄成这样,是因为一直在找他吗?这孩子果然有恋母情结吧。顺手就给他施了一个去尘诀,哄了哄,就跟玉萝交待了几句,说出自己闭关的打算,并把月影交给了她,就回到了那个寒潭的底下。

    ——————————————————————

    胥松接掌蓝翔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么焦头烂额。回到门派后,他才知道,他试图娶玉林峰祝遥尊者的徒弟,却遭拒绝的事,整个修仙界都传遍了。

    一开始他也不怎么在意,必竟他是男子,被拒亲于他来说虽然不怎么好听,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况且确实是他对不起玉萝在先。

    可是紧接着,不知道为什么梧仙派却找上门来,让他交出门派叛徒茹绿。胥松才觉得事态有些严重起来,蓝翔党这些年来发展得快,但到底是一个新生的门派,没有多少底蕴。

    梧仙派却传承了千百万年的一流仙门,近年又多了一名化神期尊者,无论是从哪个方向来说,蓝翔都不应与之为敌。而前来要人的,也是打着这名启寒尊者的名义。

    说是茹绿当年伤害的同门,就是这位启寒尊者的徒弟。胥松也有怀疑过,但茹绿却哭得很伤心,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她堂堂掌门的女儿,有什么理由去害自己同门的师妹。(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