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二章 蓝翔的代价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胥松顿时又心软了,必竟是自己的女人,他如何能不护着,所以他选择相信她。下意识的忽略她已经失了元阴这回事。像是逃避一样,他不愿去想。

    所以他关了山门,拒不回应,反正蓝翔派有着这么厉害的护山阵法,就算那个化神尊者真的来了,也根本不用担心。况且派里还有一个化神后期的辰宁。

    竟然派中那些跟他一起长大的元婴长老们,对此举颇有微词,他却选择性的无视了。再三保证,一定会守护好蓝翔派,不会有任何问题。

    祝遥尊者已经回来的事,他跟几位元婴师弟妹商量过,决定暂时放在一旁。虽然她才是正规的掌门,但必竟她已经走了这么多年,派里的大小事务,这么多年都是胥松一手包办的。也是他一步步把蓝翔拉到这么大的规模,在所有弟子心中,胥松才是整个门派的领导者。而祝遥只是当年救他们一命的恩人而已。他这么做虽然也有些许私心,但他并不怕,祝遥会突然来蓝翔,并为了替自己徒弟出气,而把他赶下掌门的位子。

    因为他这个掌门,本来就是名正言顺的,当年祝遥失踪,门派群龙无首,他决定接任掌门时,也是大家都同意的。而且他也一直做得很好,众人也习惯了他的做事方式。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祝遥压根没有跟他抢掌门这个位子意思。

    回来后,第七天,芝麻长老回来了。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大殿里,当着所有弟子的面。掏出了掌门令牌,那是前郁苍牌的掌门令。

    “主人说,让我把这个还给真正的郁苍派掌门。”

    他这话一出,当年那八十几个师兄弟,都黑了脸。脸上都闪现出几分难堪,可又找不到他话中的漏洞。他们是蓝翔派,可那又确实是郁苍派的掌门令,上面郁苍二字清清楚楚。

    胥松一时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芝麻却不管他,直接放在他旁边的桌案上。仍是一脸无所谓的说,“主人说,当年她路过这里,救了你们满门,只是举手之劳。不用客气。当然也不用报答了。”

    众人的脸上更黑了,却又分外的尴尬。明明他说的很轻松,却隐隐让他们觉得有种忘恩负义的感觉,特别之前去过丘古派的几位长老。偏偏它说的都是事实,让人无法反驳。

    “虽然东西已经物归原主了。”芝麻瞄了众人一眼,“从此就各不相欠了。”

    芝麻挥了挥手,大步走出了大殿,突然一股堪比化神后期的威压。却瞬间席卷了整个蓝翔派,胥松与众人都惊住了,那威压虽然没有压在他们身上。却实实在在令他们胆寒。

    芝麻是祝遥妖兽的事,他们早就知道,但他一直呈现出来的只是元婴修为,所以众人都以为他只是只天生就会化形的,七阶或八阶妖兽而已。没想到他居然是十阶!相当于化神后期。

    众人还在发呆间,芝麻却通过灵力。把声音传遍了蓝翔派的每个角落,“主上有令。今日还掌门令于此派,缘尽如此。从此与此派再无瓜葛。”

    胥松只觉得心底一紧,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却突然听得山下,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妖兽吼叫,似是回应芝麻一样,一声接一声,响彻云霄。

    正在广场上练习的弟子,纷纷停了下来,一脸的不明所以,不知道那声声的吼声从哪里来的。这些入门不久的弟子不知道,可以往的那八十三个人却清清楚楚,那些妖兽,全是镇守蓝翔派,各个路口或是阵眼的护阵妖兽。

    她们一直以来都为蓝翔派牢不可破的护山阵法自豪,就算是几百年前几个不知死活的邪修打听到了,他们是以前郁苍派的事情,想来找麻烦时,也被这重重阵法挡在了外面,结果全丧于妖兽之口。所以经此一事,蓝翔派的护山大阵,更是超越了丘古派,被称为修仙界第一护山阵法。

    可是她们全都忘了,蓝翔派的这个阵法,正是丘古派玉林峰上的那位布下的。

    众人脸上顿时闪现了几丝慌乱之色。

    芝麻却突然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得格外欠揍的道,“哦对了,那个姓辰的混蛋在不在?别忘了告诉他,我才是主人真统无杂质,纯天然,经主人亲自认证的兽兽,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再敢靠近我家主人,我打断他的鸡爪!哼!”

    临了还重重的哼了一声,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眼前。

    就在他消失的瞬间,另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芝麻刚刚的位置,原本儒雅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急切,四下的寻找起来,“我怎么闻到了芝麻那只禽兽的味道,主上呢?主上回来了吗?主上……我是一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兽兽,求您收留!”

    说完身形一闪,已经追着芝麻而去了。

    而刚刚还不绝于耳的妖兽吼叫声,慢慢的也隐了下去,直到完全消失,再也没有一声响起,连气息也一并消失了。胥松的心,也一点一滴的冷了下去。

    接下来几天的蓝翔很热闹,失去了护阵妖兽的护山阵法,根本不堪一击,梧仙派大摇大摆的找上门来。而唯一的化神修士,也不在派中,胥松虽然有元婴后期修为,但踪合实力,必竟比不上有两个化神尊者的梧仙派。

    胥松与沐媚颜之间再有真爱,此时也不得不把人交出去,还需得对之前把人关在门外的行为负责,私下赔偿了一系列的灵草灵药和法器。

    可真到了要交人的时候,沐媚颜却不见了,胥松傻了眼。门派众人,也隐隐对他的怨言就更多了。

    茹绿表面上被逐出了门派,实际却是逃出来的,不然梧仙派也不会前来要人,顺便敲竹杠。但她不蠢,胥松的动摇她早就已经猜到,她虽然恨,但仍隐忍了下来。

    她最大的金手指魅影还没有醒过来,现在被抓回去,将久无翻身之日。她之所以呆在蓝翔,也是为了等一个翻身的机会而已。可显然此地已经不再安全了,不走才怪。

    胥松此时才开始反省,他放在心坎上的颜儿,是不是也是真心对他这一事来了。突然就想起了祝遥说的话,说她元阴已失,他以前故意忽略这个事,而且还隐隐给她找好了借口,或者她是迫不得已的,可是现在看来,就像一个笑话。他开始怀念起玉萝来,两人相处近千年,她却处处为他打算,甚至为了救他,自损修为。

    可他却……

    由于交不出人,蓝翔派不得不付出了更多物质上的代价,几乎搬空了大半个门派。原本这些他是不放在眼里的,因为蓝翔派后面有着整个齐物阁作后盾,这些年来,他从来就没有为各种资源,犯过愁。因为他们有一个倒贴上门,还死赖着不走,非要留下来的辰宁。

    可是他却忘了,辰宁当初之所以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等主上。

    而他的主上,却是已经宣布与蓝翔再无瓜葛的祝遥尊者。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称祝遥为主上,但蓝翔派随着祝遥的抽身,的确失去了这位有求必应的财神爷。

    蓝翔派的日子,一时间拮据了起来,以前只用一心修练,天材地宝随手取的胥松,也要开始担心起门派的生计问题了。

    最最要命的是,他发现自己修为再不能寸进了,不单是他,就连跟他一起到元婴,小组内的几人,修为也停滞不前很久了。一问之下,发现当年一起修练的八十三个人的修为都是如此。

    虽然他们最低的都已经到了金丹,但无一例外都停下来了。按理说像他们这样的四五灵根,能结丹,已经算是天大的机缘了。可是当初祝遥传授他们这种修练的方式时,明明说过,也不是没有可能都有机会问鼎大道,飞升成仙的。

    他知道祝遥不会骗他们,一定是修练的功法还不完全,或是哪方面需要修改。之前她创这套修练方法的时候,不也时常帮他们改动吗?

    可是他现在却已经没有再去求教她的理由。

    胥松这才发现,因为自己一点私心,到底犯了怎么样不可挽回的错误。

    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蓝翔跟它的崛起一样,以不可思异的速度,迅速没落了下去。

    当然在埋头练生活技能的祝遥压根没时间,注意到这些事。

    ——————————————————————————

    祝遥的目标是造出修仙界最强大的武器,但练器这门手艺,她虽然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事,但亲自动手还是第一次。其实所有的生活技能,都只有三个阶段,初级,中级跟高级。

    当然这是废话,练器具体的分级,能练出一到三级的法器,就是初级练器师,四到七级是中级,八级以上包括极品法器,属于高级练器师。

    很显然玉言就是位于金字塔的顶端的人,当初她第一把武器,那把扇子,就是属于三级的极品法器。而师父储物戒指里的那一堆的法器法宝,祝遥也问过。而师父的回答是。

    当年闲得无聊,随意而作,没地方放顺手就塞进去了。

    一直把这些东西当宝的某人,知道真相眼泪掉下来。(未完待续)

    ps:大家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告诉我,虽然我不能一个一个寄给你们。但是……我可以发图片让你们看看呀。╮(╯▽╰)╭(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