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三章 玉林练器好呀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原来自己的师父压根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他只是练完没地方放的垃圾而已。你为何当初还要留给她啊!师父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人生啊。

    “我在那戒指中放了些练器的材料,应该可以支撑你把练器提升到高级。”玉言风淡云轻的插了一句。

    祝遥这才想起来,戒指的角落里好像是堆了好大一堆乌漆抹黑的东西,当初还以为是什么没用的东西,打算找时间扔掉的。原来那才是师父留给她的正品。

    其实也不能怪她,谁看到一堆金光闪闪的高阶法器法宝,还会注意到那堆木炭一样的材料才是真品,其它的都是没整理的垃圾。

    祝遥略心塞。

    “师父,你还有没有别的没告诉我的,一次性说完行吗?”

    玉坠上的白色身影愣了愣,半会才道,“除了练器材料以外,旁边还有制符所用的符纸,布阵用的阵棋,一到八阶未孵化的妖兽蛋,不过你竟已经有了妖兽,这些估计也用不上了。”

    “……”祝遥瞬间目瞪口呆,师父这是要把她培养成全材吗?信息量太大,她需要缓一缓。

    玉言到是一脸谈定,做为一名合格的师父,自然不会藏私,他自己会的手艺,当然要全教给自己的徒弟。

    嗯……绝对不是因为等了一万六千年太无聊了,所以收集这些来玩的,绝对不是。

    “阵法,御兽,制符,练器都有了。为什么没有练丹?”祝遥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练丹一途你无需学习。”玉言皱了皱眉,仍是对丹药之类的东西敬谢不敏。

    “为什么?”这个问题祝遥早就想问了,师父好像特别讨厌丹药的样子,以前老说不利于她的修行,现在想想。别人修行吃丹药好像也没什么事?为什么她就会受影响呢?

    玉言脸色更加冷了,久久没有回答,祝遥都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他却突然冷冷的道,“我结丹之时……”

    “啊?”这是要说故事的节奏吗?

    “曾经遇到一名女修。”

    祝遥瞬间脸色不好了,心底瞬间浮现了一百个卧槽。什么妖精?

    “她是一名丹药宗师。”玉言眉头深琐,一脸的不爽,“她与我说,可以赠我一颗化金丹,助我结丹。条件是……”

    “什么?”祝遥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玉言的脸色已经冷得要掉冰渣了。嘴角动了动,似是想到了什么难似启齿的事,就连祝遥都开始脑补出了一出,男女动作片大戏,他才开口,“条件是……让我拉一下她的手。”

    “啊?就这样?”她没听错吧,还是不是字面上拉手的意思?

    玉言回过头看她,一脸的这样还不够吗?

    靠。她剪刀都准备好了,你居然告诉我,你们之间是纯洁的??

    祝遥瞬间想给那名女修点根蜡烛。“拉一下会死吗?”

    “不会。”玉言老实的回答,“但是很脏?”

    “哪里脏了?”师父有洁癖她怎么不知道?

    “她上山之时,鞋子上粘了泥。”

    “……”拉手跟鞋子有几毛钱关系?又不是拉脚。“我鞋子上天天都有泥。”对不起,让你脏了这么多年。

    “你不一样。”玉言回答得理直气壮,“你是我徒弟。”

    “谢谢啊!”这个理由她一点都不开心。

    “不必客气。”

    我k,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轮你啊!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勉强接受这么荒唐的理由。“就因为这个,你从来不吃丹药?”

    “不干净的人练出的东西。自然也不干净。”玉言一脸的理所当然,然后还郑重的叮嘱她,“你也不能吃。”

    “……”大神,给跪了。那些食品安全组织应该请你去的,把关绝对妥妥的。

    关于丹药的话题,暂时告于段落,祝遥怕继续聊下去,自己又会兴起欺师灭祖的念头。取出了溶练炉,然后把手里的低级玄铁扔了进去。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寒潭底下,居然还有一处传送的阵法,可以直接传送到海底深处,地下的一处火山熔岩处,而此处的熔岩又处于灵脉之上,火势无限趋近于九天神火。在此熔练的法器,可以驱出更多的杂质,提高成品品级。

    祝遥的第一次熔练,毫无疑问的失败了,因为温度太高的原因,祝遥脸盆大一块的玄铁扔进去,泡泡都没有冒一个,直接化没了。

    祝遥:……

    “你需用灵气包裹,才能熔练。”玉言在一边提醒。

    祝遥这才继续取出一块,用火灵气包裹住玄铁,缓缓移动进去,这回好一点。玄铁虽然还是直接化掉,但好歹留下了一块红红的渣渣。可是这么小一块,充其量,可以用来做一件,颇有灵气的……绣花针。

    祝遥不死心,于是有了第三次,四次,五次……

    等她差不多把这种低级玄铁材料消耗了大半的时候,她才慢慢找回了些感觉,而且每次用的灵气不同,溶练的成果也不相同,她一开始用的是火灵气,后来她偿试用金灵气明显效果要比火灵气好得多。而且每次熔练的角度,灵气包裹的位置也是不同的。

    掌握了这些,她就开始学煅造了。熔洞里有现成的工具,是师父留下的,首先要敲打出大概的形状,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去除里面的杂质,这是纯粹的体力活,再加上每一次敲打都要带着灵力。祝遥是化神期,别的没有,灵力到是十分充沛,所以这一步对她来说并不难。

    玉言也会偶尔出现,时不时的在一旁指点一句。

    但大多都是——

    “这个不用敲了,因为已经废了。”

    “这个又废了。”

    “这个还是会废。”

    “要不你躺会?”

    师与徒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你是来教我练器,还是来拆我台的。

    偏偏他还说得一脸的认真,把她的自信心,打击得一片一片的。

    祝遥决定出去透透气,必竟天天在火山旁边呆着确实不怎么舒服。

    可是她没有想到,月影会在寒潭边等着她,见到她出现,他显然很高兴,连眼睛都亮了几分,只是脸色还是和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表情。

    祝遥忍不住就手痒,捏着他面瘫的小脸,往两边用力一拉,他脸上总算浮现出一个人工手动牌的笑容,“月影,有没有乖乖的。”

    月影被捏的有点疼,却没有挣扎,只是朝她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又补了一句,“乖的。”

    祝遥这才满意的放下了手。

    “师父。”玉萝也感觉到她出来了,御剑飞了过来,“您出关了吗?”

    “没有,就出来透透气,一会就回去。”祝遥说完,玉萝和月影明显有些失望,月影更是低着头,贴近了两步,伸手抱住了她的大腿。

    “月影长高了!”祝遥比了一下,突然发现,小月影已经到她腰高了,以前明明只到大腿的。

    “已经五年了,他自然长高了,也大了。”玉萝笑着解释。

    祝遥有些惊讶,没想到就去打了铁,回头就过了五年了,比酱油难度高太多了。欣慰的摸了摸月影的小脑袋,再看向前面的玉萝,随口提了一句,“你呢?”

    玉萝一愣,半会才明白师父指的是什么,缓缓一笑,脸上都是释然的表情,“我早就已经想开了,往事亦已。修仙之人,又怎能时常困于过去之事。”

    想开了就好,祝遥竖起大母指给她点了个赞,“不愧是我的徒弟。”

    玉萝笑着摇了摇头,突然又似想起了什么,学着她的语气道,“更何况蓝翔派现在的情况恐怕……像师父说的,知道他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呃……”她啥时候说过这种话了,明明说的是,趁他病要他命,啊呸,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其实蓝翔的情况,她也能猜到几分。她当初把那个令牌还回去的时候,就是已经不想管那边。当初那个团队作战的修练方法,确实也是不全面的,虽然修为可以共同提升,但却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依赖性,大家习惯队员的合作,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潜意识里就会忽略。

    她原本的计划是,等到大家全部筑基后,再重新打乱队形,来避免出现这种局限性,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就出了胥松那件事。

    她其实也有想过,胥松的事跟其它的小萝卜无关,若是其它小萝卜心里,还有一丁点她这个创派掌门位置的话,一定会来问她这件事。

    可是她把那个通讯符放在身边那么多天,八十三个小萝卜,没有一只联系过她。

    这多少让她觉得有些心寒,或许她们早已经不再需要她这个引路人了吧。所以她才那个令牌还了回去。

    不过关于芝麻撤走了所有守阵妖兽,还有勾搭走了辰宁的事,祝遥至今也是完全不知情的,这全是芝麻一只兽搞出来的。所以这次她出来透气,芝麻才不敢出现在她面前,怕漏馅。

    ————————————————————(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