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四章 学会就是屌呀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没在外面多逗留,交待玉萝教月影修练后,她又回到了那个熔洞,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打铁工作。原本以为煅造是一件简单的事,特别是对于化神期的她来说,但实际中她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来。法器的煅造不单是带着灵力敲敲打打就可以成形的。她煅造的第一批半成品,基本都是废料。

    只有一个还保留着一丝灵气,但顶多就可以做做避鬼驱邪之类用,想要用来御敌,简直是说笑。祝遥有些丧气,明明敲得比谁都卖力,但结果却比谁都糟。

    如果把练器比做教育的话,她现在顶多在幼儿园水平。

    “师父,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她都这么努力了。

    “每种材料都有自己的属性,而法器也是。”玉言淡淡的解释一句,“材料所吸收的灵力也是有限的。”

    “你是说,要用相同属性的灵力,才可以煅造出法器的样子。”

    “是,也不是。”玉言继续道,“关键要看你想要把它练成什么法器。”

    也就是说,如果是飞行法器,就必须要有足够的风灵力,若是水属性法器,就必须要水灵力。

    “我知道了。”

    祝遥重新开始熔练另一块玄铁,这次煅造她却不再像之前一样,狂敲乱打,而是只凝聚着一丝风灵力,随着每一次敲打,碎炼进那个法器的当中。但奇怪的是,风灵力虽然已经传递过去了,但被铁吸收的却少之又少。

    祝遥猜测跟这块铁本身吸收灵力的速度也是有关系的,于是第二下。她就减少了灵力的输出。果然这回吸收的灵力,也和上次是一样的。

    这次的煅造祝遥整整花了比之前多四五倍的时间,中间还反复熔练了很多次。

    拿着那个已经煅造好了的胚形,祝遥都能感觉到上面充沛的风灵力。祝遥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刻阵。阵法是她的强项。飞行的法器,自然要有飞行的阵法。这回祝遥不再贪多,只刻印了一个阵法进去。

    瞬间那把飞剑的胚形上,刚刚还四溢着的灵气,一下收敛起来,被阵法牢牢锁在了里面。而空气中的风灵气,也有隐隐向剑亲近的意思。

    最后一步打磨成形,祝遥也没有掉以轻心,按照阵法的轨迹,不损灵气的前提下。慢慢打磨出光滑的剑身。

    终于,她的第一把武器成形了。

    祝遥有点兴奋,这必竟是她做的第一把成品武器,虽然只是最基本的飞剑,屁颠屁颠的就捧给师父看。

    玉言微眯着双眼,在那剑身上扫描了一圈,最后才吱了一声,“一阶。下品。”

    “……”祝遥的玻璃心顿时碎了一地,说好的陪养徒弟的自信心呢。

    一阶法器就算了,反正飞行法器。一阶就可以上天了,她也没多大期待。但是下品……

    妈蛋,她就不信自己做不出高阶的法器。

    祝遥重新投入到疯狂升级生活技能当中,已经捕捉到正确练器方法,祝遥接下来的煅造成功率明显提高了。等到她终于可以把低阶玄铁炼造出二阶次品的法器时,她才放弃这种材料。开始炼造高级一些的材料。

    日子,就在这样敲敲打打中度过了。祝遥相信熟能生巧,她也已经找到了一些巧门。而且在刻阵的时候,她已经可以同时刻入两个阵法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一次炼造一块最高可以造出五级法器的寒冰石的时候,突然发现她每次输入材料的灵气,居然成线状分布在里面,而且随着每次的煅造里面的线越来越多。等到她煅造到平常可以用的水平时,却发现那线却还没有布满材料的一半。

    这到是个惊喜,难道把线布满后,就是法器容纳灵力的极限?有了这个想法后,祝遥并没有停下煅造,而是继续向里面输出,让灵力慢慢填满。

    在玉坠上浮着的虚影感觉到徒弟的异样,看了她认识的背景一眼,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终于领悟到了。果然是他的……嗯,那啥。

    祝遥兴奋的把整块铁都填满了灵气,以为这次一定会造出一个不得了的法器时。她失败了。

    材料毁了。

    因为她发现,灵气是满了,但没地方刻阵了呀!而且她还想到了后面的打磨环节,若是一不小心坏破了一丁点,里面的灵气就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缺口散得干干净净。

    她只顾着多放灵气进去,提高法器的品阶,居然完全没想到这个,○| ̄|_。

    再有灵气,没有阵法牵引,也只是一块废铁啊。祝遥心塞塞的。

    有点痛心的舍弃了这块灵气满溢的寒冰石。她再次取出同样的材料,继续练。

    这次她没有一味的输入灵气,排列成线了。她把灵力驱到两侧,中间留出刻阵的位置。虽然现在灵气少了,但她却花了更多的时间,本来灵气输入就是个大工程,更何况要把灵力输入后,按自己想法排列。

    祝遥第一次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废了好大的劲才把灵力排列好。再到刻印阵法的时候,就简单多了。只是打磨成形时,又是一道难题。她再小心翼翼,还是有了一道细小的缺口,灵气瞬间散了个干净。

    祝遥感觉一阵的肉痛。

    终于在经过十多次的失败后,她做出了一件成功的作品,虽然只是四阶的法器,却是上品。果然努力就是会有收获。下一次估计就可以做出极品的了。

    她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却发现寒冰石这种材料用完了。她只能用另一种跟它同品阶的黑色矿石。可她在煅造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些代表灵气的线,不见了。

    掀桌,那还怎么玩?

    祝遥又拿出了各种材料一一试过,除了寒冰石以外,别的还真没有那种灵力线。

    祝遥有些傻眼,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冷静下来思考原因。按理说这些做法器的材料,都是可以承受灵力的,寒冰石到底与其它的有什么不同呢?仔细一想,好像除了颜色,没什么不同。

    颜色?难道原因就是因为白色比较透,看得清楚些吗?呵呵,别开玩笑了。

    祝遥自己都不相信,要这么说,其它石头肉眼看不出,神识也……

    我k,神识还真能看见。

    理由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啊?

    刚刚还慌得跟什么样的祝遥,顿时有些无语。默默的拿起了锤子放开神识,继续排线。

    品阶越高的法器,所需的灵力就越高,花废的时间也就更多。原本祝遥还觉得自己有化神期的修为做基础,输入这样的灵气简直就是小意思。直到第一次灵力枯竭的时候,而她手里还拿着煅造到一半的六阶法器。

    她这才了解到,一直不被她重视的生活技能,有多耗能。不得不打坐来恢复灵力。

    而后面这种事情就越来越多,等她终于可以做出一件八阶的法器的时候,她整整耗尽了两次全身的灵力。她终于了解为什么大家练丹练器的时候,动不动就需要闭关了。这种灵力耗尽的情况下,要是还招摇的在外面闲晃,那就是分分钟被秒的对象啊。

    “师父,没存货了。”祝遥瞅了瞅储物戒指,里面堆积的大量材料,现在已经被她消耗一空了。可是她才刚刚可以练出八阶法器,而且还是下品。

    玉言皱了皱眉,半会才缓缓的道,“你可以把里面的法器熔练了。”

    “里面的法器。”祝遥瞅了瞅手上的戒指,猛的睁大眼睛,“师父你指的不会是你练好的那堆吧?”

    点头!

    祝遥瞬间想掀桌,那些可都是八阶以上,大多是十阶的法器法宝啊。就这么熔炼了,你个败家子。

    玉言却一脸的淡定,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材料,只是他闲着无聊练出来的,再回复材料很应该啊。

    “真的要熔吗?”

    “嗯。”

    噢~~她肉疼,她连那把一阶的飞剑都不舍得扔,师父你为什么这么豪啊?

    祝遥考虑了一下,自己的练器技术是必须提升上去的,但熔掉这些高阶法器……

    犹豫了半天,祝遥才手抖抖的挑出了几件,相对于比较次一丁点的法器,开始熔解。一边熔,一边心血都在滴啊。就是因为对练器深入,她才看得出来,这些法器,到底有多珍贵。

    先别说材料,就说那上面的阵法之精妙,完全不比她死活看不懂的护山大阵,简单多少。完全集攻击防御五系术法于一体,有的甚至还有储物功能,完全可攻可受型的完美法器。

    噢,肉好疼。

    可能因为毁了极品法器的罪恶感,后面的练造祝遥更加用心了,虽然也有品极相对于较低的,但还好没有废品出现。

    她已经能在上面刻印数十个不同的阵法了。练出的法器,也突破到了九阶。

    等戒指里的法器已经消耗了差不多时,她总算练出了十阶的法器。虽然还是下品。

    祝遥觉得是时候收手,做正事了,说出了自己最初的想法。

    “师父,我想做一件特别的法器。需要一种特别光滑的材料,你觉得用什么好?”(未完待续)

    ps:不要着急,我马上就会回来了。要想我哦。(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