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五章 众派欺上门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正式出关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年之后了。

    走出寒潭的时候,却看到一名身着黑衣的陌生男子站在那里,长得很高,面容却很清秀,脸色有些木木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黑影的原因,她本能的对黑衣的人不喜,虽然对方只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祝遥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玉林峰向来不准外人进来,偶尔来的只有可能是紫暮派来找她有事的?可他穿的不是丘古派的衣服啊,难道她闭关的这一百年,门派改校服了?

    “你是何人?”

    那男子似是呆了一下,刚刚还闪亮的眼睛,一时暗了不少,却直直的向她走了过来。

    祝遥皱了皱眉,对他一声不吭的行为有些不满,但看在他完全没有恶意的份上,没有退开。

    男子直接走到距离她只有半步距离的位置才停了下来。

    “我说……”是不是太近了点,就算你个子高也不用这么显摆吧。

    她话还没说完,他却一伸手,非常不客气的把她抱住了,紧得她都能感觉到他心跳。

    祝遥瞬间傻了,现在的小青年,都这么open吗?可能是受惊过渡,祝遥完全忘了反抗。

    男子却更加的放肆,微微弯下身,脸侧轻轻的蹭着她的发丝,一脸沉醉的样子。温热的呼吸扫过她的脸侧。

    一辈子只调戏过冰山师父的祝遥,第一次被人调戏。脸瞬间升起了一股躁热,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羞的。可是下一刻却立马又凉了下去,还是透心凉的那种。

    师父,你听我解释!

    她的手心瞬间散发出一种刺骨的寒气,瞬间就遍布了她全身,冷得祝遥一个哆嗦,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把身前的男子,推了出去。推得太急,还带了些微的灵气。

    “你你你你……你谁啊你?”祝遥紧了紧已经快冻僵的手心,里面握的是可以跟师父通讯的玉坠。刚刚上来的时候。一时没舍得放入戒指里,才握在手心。谁想到一上来,就遇到这么一出,瞬间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

    男子被她一推后退了两步。似乎还受了伤。嘴角溢出了些血迹。却仍是紧紧的盯着她。眼神深沉得让她心慌,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她的身影一样。

    他停了一会,再次向她走了过来。

    “我靠。你又干嘛?”祝遥觉得手心好不容易消散的寒气,又开始漫延了。两个都不是什么省心的。

    祝遥一脸防备,这回男子到没有又扑上来,停在她一步远的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住了她的衣角。

    “……”这动作怎么有点眼熟?

    “遥。”男子发出了一个音,声音清冽得似是泉水叮咚。

    “啊?”啥意思。

    男子眼神微敛,越加专注的看着她,再次唤道,“遥。”

    “要啥?”

    “姐。”

    “啊?”

    “遥,姐。”

    “你妹!”卧槽,她终于知道这人是谁了。“月影?”

    男子的眼神瞬间像被闪亮一般,点了点头。

    祝遥上下打量了一下,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月影,瞬间不敢相信,这是当年那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小屁孩,长得挺壮嘛,吃什么长大的。她隐隐有些无法接受。

    转念一想,都过了一百年了,要是凡人,估计都已经转世了。他只是长高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错嘛,小鬼!这么快结丹了。”认出眼前的人,祝遥紧张感全消,开启了自来熟模式,一巴掌搭上了他的肩膀,打算跟她讨论一下有关人类是否可以河蟹稳定发展的大问题,“跟你商量个事!”

    月影还是一样的不爱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叫祝遥,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窑姐,叫我祝姐,或是多加一个字祝遥姐,会死啊!”有个整天叫她**的师父已经够了,为啥现在还要出现个窑姐的称号。不要让她怀疑父母的品味啊喂。

    月影被她突然暴发的怒气值惊了一下,半会才为难的动了动嘴角,做了个祝遥的发音,“zh……遥,姐。”

    “滚蛋!”祝遥举手一巴掌打在他的头脑勺,个熊孩子,一定是故意的。

    月影也不恼,只是伸手摸了摸被拍疼的头,看她的眼神更加的认真了。

    “玉萝呢?”祝遥随口一问,拉下月影的手,扣住他的脉门,查看了一下他的伤,顺手帮他治愈的一下。刚刚没认出他,下意识的一推,还是让他受了点轻伤。

    月影的视线从她的脸上,转移到自己被抓住的手,木木的回了她一回,“大殿。”

    “大殿?主峰?”她去那里干什么?

    月影点头。

    祝遥皱了皱眉,隐隐觉得有事发生,细一感觉,的确在前殿的方向,有很多陌生的气息,而且隐隐那气息非常的强大。

    “出了什么事?”

    月影也不知道。

    祝遥犹豫了一下,决定过去看看,刚刚御剑飞起来,却发现旁边多了一道身影。

    “你跟着干嘛?”祝遥瞪向旁边的月影。

    “一起。”

    “不行。”她可以感觉到,前面大殿的都是元婴修士,几乎全派的元婴修士都已经在那里了。通常这种情况,只有可能是门派出了大事,才会召集的。“前面不安全,你留在这里,听话。”

    月影皱了皱眉,却没有听话的回去,反而御剑贴近了她几分,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祝遥:……

    都一百年了,这丫的恋母情结还没治好吗?白长这么大个子呀。

    祝遥叹了一口气,也懒得管他了,直接御剑飞去了主峰大殿。

    她的出现显然让殿中的人安心了几分,紫暮更了一脸惊喜了站了起来,“师叔,您出关了?”

    玉萝就站在紫暮的旁边,也高兴的向她行个礼,“师父。”祝遥知道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了,她已经恢复了元婴的修为。

    “嗯。”细一看才发现,殿内的人众多,不单是全派的元婴真人,就连凤奕和另一位化神尊者都已经到齐了。简直就是群英汇粹,祝遥先是向本门的化神尊者打了个招呼,才带着月影,直接在上位坐下。

    环顾一周,却发现下面别派的元婴真人更多,几乎各门各派的元婴长者都到齐了,比之以前门派大比时还壮观。而且还有老熟人,胥松带着几只元婴期萝卜,也坐在下首不远的位置。

    只是他眼底早已经没有当年来退亲时的意气风发,眉宇之间渐渐染上了几分郁气,估计是近年来门派琐事所累。他的眼神,却一直盯着紫暮背后的玉萝,神情复杂。

    玉萝到是一脸的坦荡,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祝遥不觉得松了口气,看她是彻底放下了。

    “紫暮真人,我觉得梧仙派长老说得没错,本来门派大比,就是为了让门派之间联系更紧密而已。”一名高瘦的男子站了起来,“以往在贵派举办,也只是大家口头约定而已。”

    “是呀。”另一名元婴男子也响应道,“也没说一定要在丘古派举办啊?竟然丘古派办得,自然其它门派也办得。”

    “对。”又一人站了起来,“梧仙派也是仙门大派,并不比丘古派差,在那办也是一样的。”

    原来是为了门派大比在哪举办的事,祝遥皱了皱眉,以往每一届的门派大比都是在丘古派举行的,这已经成了修仙界约定俗成的惯例。虽然办这个大比,对丘古派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但对于珍惜名声的修仙派来说,这也是个提高声望的大事。这也是为什么丘古派,被称为修仙界第一大派的原因之一。

    若是突然交给别的门派,不是直接打脸吗?

    “此言差矣。”果然紫暮是不会同意的,“以往的门派大比,都是在我派举办的,想必大家都清楚。我派虽然劳累了这么多年,功劳苦劳暂且不提,想必大家也已经习惯了。此时突然不愿在本派比赛了,是觉得暮某照顾不周吗?”

    紫暮不愧当了这么多年的掌门,话里明里暗里都是绊子,翻译成人话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好吃好喝的招待了大家这么多年,出钱出力,累死累活还不收费,这些就不算了,你丫还翻脸不认人。

    果然这话一出,刚那几个开口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暮掌门。”梧仙派的掌门终于坐不住了,站了起来,“丘古派主持门派大比多年,自然是劳苦功高。以前是其它门派有心无力,只是如今我派,亦有了举办之力,所以才想揽下,也算是为丘古派分忧而已。”翻译成人话就是:让你一个人办事太辛苦了,我帮你啊。

    紫暮笑道,“梧仙派的心意,暮某心领了,不过丘古派自万年前起,对门派大比之事,从未有过推拖,想必以后再多次的比赛,亦会游刃有余的。”人语就是:不用你瞎操心,我们搞得定。

    梧仙派掌门被堵了一下,脸色也瞬间不好看了起来。本来他联合这么多门派前来说这事,就是为了下丘古派一个面子,谁知道这个紫暮,说话滴水不漏,反到显得她们有些无理取闹起来。(未完待续。。)

    ps:今天依然是一更哦,马上我就回来了。

    ...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