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七章 叫你一声BUG你敢应吗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话说得,也太自大了,先是骂祝遥不战而降,而且还要算一个战败的名额?

    丘古派的众人果然脸色都不好看了。

    挨,她这暴脾气。本来还不想这么快打脸的,但人家非要凑上前来,那她也只能用力的抽了。

    “茹绿……尊者,对吧?”祝遥呵呵一笑,“你真的这么想跟我打?”

    “哼。”沐媚颜冷哼了一声,“废话少说,你应不应战?还是你怕输。”

    “输赢我到是无所谓。可是我们区区一场比赛,却害得无数条性命,牵上无数的因果,你不觉得有些过头吗?”

    “这世上本来就是强者为尊,那些凡人要怨只能怨她们不够强大。”

    “可是蝼蚁擅且偷生,谁不是从凡人过来的。”

    “蝼蚁始终是蝼蚁,就算是偷得一条性命,也还是脆弱得一掐就死。”她眼光一冷,似是想起什么,越说越发的激动,那种无力反抗的心情,她最了解,所以她重生后才会追求强大。

    其余的人,却纷纷脸色难看起来,虽然大家都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也是现在修仙界的现状。可是心里认同,跟当面说出来又是两码事,必竟他们一直以正派仙门自居,还用着高崇的名词伪装着自己,这样随随便便一挥手就杀了一片凡人的事,虽然也有人做过,但却不可能洋洋得意的说出来,他们必竟不是邪修。

    祝遥看预热得差不多了,“听说茹绿尊者是近期才步入化神的。”

    “是又怎么样?”沐媚颜冷笑一声,难怪她以为自己没有与她一战的能力?

    “不怎么样。”祝遥继续笑道,“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一百年前,你陪着蓝翔派掌门,来我派向小徒求亲时,与我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您还心善的。帮胥掌门求过情呢?不知道尊者可记得?”

    蓝翔派掌门求亲被拒的事,这些年都被传遍了,果然胥松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大家却没想到当时这位也在场,茹绿以前是梧仙派叛徒,后逃入蓝翔派的事,大家其实都清楚。只是碍于她现在是化神尊者。大家不敢提而已。

    可是却被祝遥这么大刺刺的提了出来,沐媚颜的脸色果然难看了几分,却又不好发作,冷哼一声不说话,估计现在已经没人敢笑话她。但这样的举动。反而让大家觉得她是在默认。

    祝遥却长的感叹了一声,“唉……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一百年了,当时见你还是元婴中期呢。”

    这话初时听起来没什么,但细一想却处处都是疑点,元婴中期,一百年前?开什么玩笑。

    “你什么意思?”果然沐媚颜也想到了,狠狠瞪向她。

    “没什么意思。区区一百年,从元婴中期到化神,尊者好大的天赋。”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光都齐唰唰的盯向了茹绿。这怎么可能,就算再怎么逆天的资源,从元婴中期到化神,最少都需几百,上千年的时光,就连当初雷灵根的玉言尊上。都是修行千年才化神的。

    区区一百年的时间,这不科学。

    对方要么有十分强大到逆天的功法。或是有逆天的法宝。整个大殿顿时沸腾了,这样的速度不得不说让大家都惊到了。

    除了一脸淡定的紫暮。默默的瞄了自己师叔一眼,呃……师叔你有脸说别人吗?你还不是消失两百年后,突然就化神了,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别人都以为玉言收过三个徒弟,还好只有他知道,太师叔这个徒弟是原版正装的。

    沐媚颜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嚣张过头,引来了别人的觊觎。那一双双或探究,或怀疑的眼神,让她隐隐有些不安。

    “尊者升得这么快,怕是有奇遇吧。”偏偏祝遥还在火上浇油。

    “是又如何?”沐媚颜脸色更冷了,放出了自己化神期的威压,想要震住还在谈论着的众人。

    祝遥却像跟她做对一样,也放出了威压把她档了回去。

    “你到底想干嘛?”沐媚颜就算是傻,也知道祝遥有什么打算了。

    “我只是怀疑这世间是否有存在这样的奇遇罢了。”祝遥一字一句道,“到底什么样的奇遇,可以让人的修为瞬间提到化神期。而且还性情大变,变得这么心狠手辣,无视别人的性命。”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祝遥就只差没直接说她被夺舍了。大家不由得回想起,刚刚她不依不绕的非要跟祝遥动手的事来,再加上她的修为,心底已经有几分信了。就连她的父亲梧仙派掌门也沉思起来。

    “你胡说。”沐媚颜一瞬间慌乱,本来她夺舍之事就是真的,可却不是在元婴之后,而是茹绿根本没有修仙之前。“祝遥,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她脸色一厉,化神期的威压突然加大了数倍,祝遥自己不怕这些威压,但是要命的是,她身后的那个黑影似是也被激怒了。正直直的向她扑了过来。

    祝遥身形一转,闪身移步出了大殿门口,来到空无一人的广场。

    “尊者被我说中了,想杀人灭口吗?”

    一听这话,果然正在气头上的沐媚颜追了出来,祝遥笑了,还怕你不出来呢。

    她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冷冷的笑看她,宛如看着一具尸体,而她身后的黑影也更加的浓郁起来。那阵低低的却阴气森森的笑声,又传了出来。

    让她心底都有些寒了起来,祝遥紧了紧手里的东西,其实早已经紧张到脚软了,可是害怕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拼了。她只是把早决定了的事,提前了一些而已。

    那黑影已经朝她冲了出来,祝遥只能飞身后退躲避。

    别人都看不到黑影,所以大家能看到的只是沐媚颜站在原地没动,而祝遥却逃得很狼狈。好像是被对方的气势惊得落荒而逃一样。

    沐媚颜冷哼一声,不自量力,她不是可以看到魅影吗?那就陪她好好玩玩。

    祝遥被追得退无可退,原本她还以为遇上这黑影,必会受上一些伤。她都已经做好了两败俱伤的准备。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过自大的原因,这黑影全程像是耍着她玩一样,只是追得她满地跑,并没有真正出手伤她,有种猫逗着老鼠玩的感觉。祝遥都忍不住对他的慷慨点赞了,果然脑残儿童欢乐多呀。

    可是猫抓老鼠虽然好玩。如果被抓的那只突然变成了老虎,不知道猫会怎么想?

    祝遥看了看自己跟沐媚颜之间已经很遥远的距离,差不多了,就是现在。

    黑影忧闲的把祝遥逼到了边缘,正想结果她的时候。祝遥却突然举着一物,抬手向他照射了过来。

    突然一道金光直接透体而过,它浓郁的黑色身形,瞬间被打散,但那金光却直接朝着后面的沐媚颜打了过去。那光束直接扫过她的身侧。

    沐媚颜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她身上直接分离了出去,体内的灵气像是开了一个口子一样。极速的流势。她惨叫了一声,声音凄厉非常。

    可是另一声更大的惨叫声,却在她身后响起。似是所有的地狱厉鬼一起发出的惨叫,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云霄,就连整个丘古派都晃动了起来。

    而沐媚颜的身后,大股的浓烟,正升了起来。在空中汇聚成一个恐怖的骷髅头的样子,嘴里正发着刚刚那惨厉的声音。一脸痛苦的在天上扭曲变形。原本朗朗的天空,日月无光。丘古派所有的奇花异草,在瞬间枯萎凋零。

    在场的所有人被那声音叫得心神震荡,口吐鲜血,仿佛五脏六肺都在碎裂一般。

    “这……这是什么?”有人惊叫,却没有人给他答案。

    没说是在场的元婴真人,就连化神期的修者,也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光是空中的黑烟存在,就让人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帮忙啊。”祝遥忍着胸间的剧痛,再次举起手里的光镜,催动全身的灵力,向空中的不停叫唤着的骷髅头攻了过去。凤奕和澹毋首先反应了过来,纷纷唤出自己的剑意,就朝着空中攻击了过去。

    可是除了刚刚祝遥镜子发出的光束以外,其余两人的招数打过去,完全没有效果,像是划过一片空气一样。

    那黑影却迅速一收,又回到了沐媚颜的体内,只见刚刚还昏倒在地的沐媚颜,眼里闪过一丝红光,站了起来,一股强大的能量,铺天盖地的向众人袭了过来。

    众人抵御其间,沐媚颜却已经消失在原地。

    现场一片死一样的安静,都没有从刚刚那恐怖的一幕回过神来,没有人开口说话。

    “刚刚……那到底是?”梧仙派掌门,一脸的呆滞。

    “难道……”

    “魔族。”澹毋念出了两个字。却让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心间一抖。却找不到别的存在来反驳,这世上能量大到令人完全生不出反抗之心,而且能使万物瞬间失去生机的,只有魔族。

    现场更加的安静了,没有人想得到魔族还有现世的一天,在这个神族都已经绝迹的世上。

    “寒星,寒星不见了。”启寒突然发现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徒弟,也跟着沐媚颜消失了。“难道……”

    他不敢再想下去。(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

    ps:泰国太晒了,感觉自己像条咸鱼了,好不容易去了海边,我居然感冒了。晕乎乎了几天,然后就回来了。人妖什么的,我连衣角都没看到!!!!!!○| ̄|_

    别理我,我想缓缓(别问我缓缓是谁!)(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