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八章 世上最锋利的武器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黑影这霸气的一闹,在场的众人,当时就蒙逼了,同样蒙逼的还包括了祝遥。她险些连手里的武器都握不住,心扑通扑通的一阵跳。这才开始后怕起来。

    其实自从师父下界来找她后,她就隐隐有种猜测,那个黑暗不简单。就算不是上界的仙人,那也绝对是一个牛逼轰轰的大能。但就算是想破脑袋,她也没有猜到,那居然是传说中的魔族。

    祝遥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甩担子罢工的冲动。妈蛋,那可是魔族啊,传说中上古时期才存在,跟神族斗个你死我活,双双歇菜领盒饭的种族啊。就凭她们这些*凡胎的人想跟他斗,这不是活腻就是活腻了呀,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好吗?

    难道是因为她不小心开启了神族支线,所以也要蹦出个魔族血统来中合一下?

    妈蛋,她除了有个龙的身体,根本没有所谓神族的能力好不好?她连最基本龙的传承都没有接收到,不然怎么可以一直是化神修为啊喂。

    “尊者,您看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可能是这一幕太惊人了,一名元婴修者转过身,看向还站在原地的祝遥。

    话音一落,还沉浸在魔族现世的惊骇中的众人,似是这才反应过来,齐唰唰的望了过去。对啊,刚刚唯一能对付魔族的只有祝遥尊者一人,他们还有希望。

    祝遥被无数双嗷嗷待哺,啊呸,充满希望的眼睛盯得一阵恶寒,反射性的退了一步。如果她说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打死?

    “大家不用惊慌。”祝遥深吸了一口气,压压惊,“我看那魔族还未成气候,至少不是完全复活。不然何必借助修者之躯,况且我刚刚将他强行从宿主体力驱离。必对他造成了重伤。为今之计,只能趁他未恢复元气之前,永除后患。”总而言之,趁他病要他命,不对,是趁胜追击。

    众人一听。绝望的眼底总算有了丝光亮。对啊,刚刚那一战,可是赢了的。

    “此事刻不容缓。”祝遥神情严肃的交待,“绝对要在那魔族复元前找到,不然后患无穷。”

    大家的脸色都慎重了起来。在修仙界生死存亡的大事面前,各门各派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纷纷开始表态将派出门中所有的弟子,进行大规模大范围的搜索行动,除了梧仙派和蓝翔派。

    做为窝藏了魔族的罪魁祸首,虽然对方也是受害者,但却彻底失去了所有人的信任,一时间这两人门派收获了所有人的敌视。

    本是一场逼宫大戏。却因为魔族的现世,变成了一场种族攻坚战,而原本要被逼放弃门派大比举办权的丘古派。却再一次站在了领头的位置,而且顺理成章,牢不可破。这样风回路转的剧情,怕是谁都没有想到。

    而魔族现世的消息,在祝遥的授意下,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修仙界。几乎是每一个修者。甚至是邪修,都开始自动自发的寻找魔族的踪迹。沐媚颜的名字已经响彻了整个修仙界。

    没错,不是茹绿。而是沐媚颜。

    当初茹绿被逐出梧仙派,却改名沐媚颜逃入了蓝翔派。所以大家以为沐媚颜才是这个魔族的本名。

    祝遥以为有了这么多人寻找,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得到沐媚颜的消息,万万没想到,整整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别说了沐媚颜了,就连被顺手抓走的月寒星,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几乎每传来一个似是而非的消息,她都第一时间赶过去,可是无一例如,连魔族的毛都没有见到一根。沐媚颜和月寒星,这相爱相杀的一对,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踪影。

    祝遥不禁也有些焦急了起来。

    “玉遥。”玉言叹了一口气,蠢徒弟已经来来回回,在面前走了一百多趟,他都被转晕了。偏偏平时像个炮仗的徒弟,此时却意外的一声不吭,他都出现半天了,她却一点反应没有,嗯,不开心。

    “师父?”祝遥好似这才发现玉坠里突然冒出的身影,愣了愣,半会又皱了皱眉,继续来回走。“我有件事想不通。”

    “何事?”

    “那个魔族到底从哪冒出来的?”怎么出现的?沐媚颜又是怎么得到他的,那个黑影从第一次见到重生的沐媚颜开始,就在她的身边。那显然那黑影一开始就存在,甚至有可能沐媚颜的重生和夺舍都是魔族的手笔,否则当初萝卜被夺舍时,沐媚颜的灵魂为何会直接出现在了萝卜的神识当中,不被任何人察觉,而且夺舍失败后她离开的那个黑洞也很诡异,不像任何的仙法。

    那魔族肯定不止与沐媚颜有血契那么简单,不然不可能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沐媚颜,魔族可是没有什么人性可言的。他这样做,一定有什么目的,或是与沐媚颜达成了什么协议。

    那她能不能猜测一下,从一开始,沐媚颜就不是什么bug,真正的bug其实是她体内的那个魔族?或许一开始她的方法就错了,她真正要防的是那个魔族,而不是沐媚颜。

    玉言眉头轻皱,半会才道,“魔族生性弑杀,一直存在于世间,只是……上古时期起,便全数被神族封印。”

    “没有漏网之鱼?”

    “若是有,又岂会有如今的修仙界?”

    “师父是说……”祝遥眼前一亮,“那只不是真正的魔族。”

    玉言皱眉,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啊?”啥意思?咱们说人话好吗?

    “你可发现,那魔族有异常的之处。”玉言继续道。

    “异常?”祝遥嘴角抽了抽,“异常厉害算不算?”

    玉言鄙视的横了她一眼,叹了一声,给了个‘果然蠢’的表情。“除你之外,其它人攻击那魔族,有何效果。”

    “效果?哪有什么效果?其它人根本都没打到……”祝遥说到一半,猛的瞪大了眼睛,“他没有实体?”

    玉言轻点了一下头。徒弟还算蠢得有药可救。

    “那魔族的*已灭?”祝遥瞬间有些兴奋了起来,这世间所有的生灵,都有其魂魄,而承载魂魄的只有*。无论妖兽,生畜还是人,都是一样。除了轮回道可以暂时容纳魂魄外。所有失去*的魂魄在世间存在的时间,不可能超过七天,七天之后魂魄会尽数散去。

    “可是……那魔族明明可以离开沐媚颜的身体。”上次她蓝翔派时,那黑影就是一个人来的,沐媚颜并不在附近。“而且那魔族明显在沐媚颜夺舍之前就在了。”当初夺舍茹绿的时候。那魔族完全可以自己来,为什么要带上沐媚颜,还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一样,和平共处这么久,根本不科学。就算魔族的魂魄可以寄居于任何事物……等等,任何事物?难道……“那魔族不是附身在茹绿的身体上,而且寄居在沐媚颜的魂魄当中?”

    玉言深深皱起,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可能。

    祝遥顿时觉得有些无语,这魔族也太倒霉了点吧,找个什么寄居不好。找了一个魂魄寄居,难怪他要帮她夺舍,一路当人家的保姆。

    “这魔族……是不是有病啊?”祝遥只能这么理解了。

    “兴许他本体灭绝之时,根本来不及找到合适的*,所以只能寄居于同样肉身已死的人修魂魄之中。”

    祝遥擦了擦汗,魂魄何苦为难魂魄呢?

    不对。她们已经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祝遥拿出自己练制的那个镜子一样的法器,喃喃道。“也就是说,我之前斩到的。并不是血契的联系,而是两人相连魂魄?”

    “嗯。”

    祝遥黑线,有种不详的预感。

    “那就是说,我那一剑反倒还帮了他,让那魔族可以进入到新的*中。”

    “当是如此。”

    “卧槽。”祝遥瞬间有种想跺手的冲动,叫你手贱!

    “不过……”玉言继续道,“你那一剑伤及魂魄,魂魄的损伤无人可修复,就算是魔族夺舍,也不一定可以成功。”

    “也就是说,他暂时不会找新的*?”

    “嗯。”

    呼~吓她一跳,说话不带大喘气的。

    玉言也看向她手里的法器,这也是他完全想不通的地方。按说魂魄这东西,虚无飘渺,她徒弟居然可以斩断。他有些怀疑,自己的徒弟到底练了一把什么出来。

    祝遥视线也看向自己手中的武器,说实话,她自己都吓到了好吗。她当初只想着,练出一把最最锋利的武器,而她手上的的确也是货真阶实的十阶法器。

    但是……

    祝遥拉住镜子的手柄一转,瞬间把镜面和手柄分开了来,而刚刚还灵气四溢的法器,顿时出现了两个极端,手柄的那一块,灵气更加的浓郁,刚刚还只是普通十阶法器,此时却透着极品法器的气息。另一半的镜面,却立即暗淡无光,变成了一块普通的铜镜,连法器都算不上。

    可真正伤到魔族的,却不是十阶的极品手柄,而是这个普通的铜镜。

    “你练制的到底是何物。”徒弟练器的时候,玉言全程都看着,只是他仍旧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很普通的东西。

    祝遥笑了笑,“我当初只想做出最锋利的东西,后来才想起来,那东西一直就要我身边。”

    “不是玄冥铁?”那是他留给徒弟的材料中,最特别的一块,若是练制得当,还有可能做出仙器。

    祝遥摇头,指了指天上道,“是光!”(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