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九章 关我屁事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没错,做为星球大战头号粉丝的祝遥,做出了一把激光剑。并在其中加入了阵法和五行术法的配合,做出了一个加强版的。之前她一心想着要怎么把黑影从沐媚颜身上分离出来,谁知一想就想到了现代的切割技术,又有什么是比激光切割更有效的呢?

    谁知道歪打正着,那个黑影居然是魔族,魔族是诞生于黑暗中的种族,光才是克制他们的唯一武器,何况是经过她加强的激光。

    祝遥试图把激光的原理告诉师父,可惜两个世界间的代沟实在深得填不起来,越解释又往着诡异方向发展。

    直到玉萝找来。

    “师父,有人求见……”小萝卜的声音有点怪怪的,带着一丝犹豫。

    祝遥给自家师父使了个眼色,直到他的身影慢慢消失,收起桌上的玉坠,这才挥手打开了门。“进来吧。”

    玉萝一脸复杂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男子,青衫长袍,俊逸的面容上似是郁结着什么,显得有些颓废,居然是不久才见过的胥松。祝遥突然明白了玉萝的反常。

    “参见尊者。”胥松规矩的向祝遥行了个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必恭必敬。

    祝遥挑了挑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胥松算是她除了玉萝以外,最看重的一个孩子,却也是最让她失望的。“不知胥掌门,来我玉林峰所为何事?”

    胥松一愣,顿时脸色白了几分,他自然听得出那句掌门的讽刺之意,可想想蓝翔目前的处境。不得不咬了咬牙,继续道,“弟子前来是恳请掌门回山。”

    “回山?”祝遥笑了一声,“回哪座山?”

    胥松更加的羞愧欲死,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完。“蓝翔目前遭遇众门派排挤施压,派中弟子人人自危,还请掌门回去主持大局。”

    祝遥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到底哪来的自信,自己会随他回去收拾那堆烂摊子。以往她刚回来的时候,蓝翔如日中天。他不叫她回去。现在撑不下去了,反而想起她来。真当自己前世欠他们的。

    “掌门令我早已经还给贵派,如今我与蓝翔没有任何关系,谈什么回去?”

    见她完全没有半点松口的意思,胥松有些急了。“只要尊者回去,弟子愿意让出掌门之位。”

    “让?”祝遥这回是真的笑了,“胥松,你觉得我稀罕吗?”

    胥松脸色瞬间惨白,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半天才喃喃的找到话语,“尊者,蓝翔是您一手创立的。大家向来敬您,难道您就真的忍心看着它毁于一旦?”

    “忍心啊。”祝遥毫不犹豫的点头。

    胥松顿时傻了。

    祝遥站起来走了过去,心里无端的冒出了火气。“胥掌门都忍心把我唯一的弟子赶出蓝翔,看着落入邪修中之手,我又为何不忍心。”

    “邪修?”胥松一愣,一脸惊讶的看向旁边的玉萝。“什么邪修?”

    “难道胥掌门不知道,蓝翔派周围向来都有邪修徘徊。还是……你明知道,还将玉萝赶出蓝翔。”

    泥人都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是她。她当初把萝卜交给他的时候,他是如何保证的?可结果呢?若是她当初没有察觉到那个山洞。若是她晚从那卷轴中出来一会。只怕……

    现在想起当初情景,她都有种想揍得他妈都认不出来的冲动。

    “不。我没有!”胥松着急的辩解,当初他跟玉萝摊牌,表明自己喜欢的是颜儿,也不是没有料到她会伤心。但他却没有想到她会自己回丘古派,难道就是那时遇到了邪修?“这事……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也不知道玉萝是单一水灵根吗?”

    胥松顿时沉默了。

    单一水灵根意味着什么?他是蠢还是脑子长草,会放她单独一个人。当初她之所以让玉萝去蓝翔,也只是为了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有人保护她。可没想到,她想的这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却也是对她伤害最深的地方。

    胥松低着头,已经快被满心的愧疚淹没,他甚至没有勇气抬头看她一眼。可是想到蓝翔目前的处境,他不得不继续请求,“此事仍是我一人之过。但请尊者不要牵怒其它的门人,蓝翔目前被众派排挤,又时常被不怀好意的邪修骚扰,再上护山大阵被撤留,门中弟子少了庇护,常有损伤。派中都是无家可归之人,还请尊者看在往日情分上帮上一把。”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旁边的玉萝,“小萝卜,你说呢?”人是她带来的,这件事实际受伤最深的也是她,她也不清楚萝卜是个什么想法。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她不希望玉萝再陷进去。若是她仍是忘不了胥松,她也无话可说。

    玉萝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神色也意外的清明,“师父,玉萝可以将此事禀告丘古派掌门,若是胥掌门有意,可携弟子投入我丘古派。”

    “什么?”胥松有些傻眼,似是想不到玉萝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投入丘古派,那等于世上再也没有蓝翔派,这与灭门又有何区别?

    祝遥忍不住想笑,心底瞬间一松,看来玉萝对胥松当真是没有半点想法了。这招也够狠的,不废不兵一卒,就白收了这么多的精英弟子,不愧是紫暮那老头的女儿,狡猾得一样一样的。

    “玉萝,你当真想蓝翔灭门吗?”胥松似是想求情,却被玉萝打断。

    “胥掌门,你我都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如今各门派之中,除了我丘古派,又有谁还敢接收贵派中的弟子?”

    胥松语塞,的确,由于沐媚颜的关系,现在众派对蓝翔避之为恐不及。哪里会接收派中弟子,就怕再混入一个魔族。也就只有揭穿了魔族阴谋的丘古派,有这个实力。

    胥松是一脸无奈留开的,没有正面回应玉萝的提议。但她们都知道,他迟早会答应。蓝翔派本来根基就浅。她创派之初就提过,让他们尽量低调。她们到好,在还没有站稳的时候出尽风头就算了,还大摇大晃的把沐媚颜请进门,承认自己的前身是郁苍派。无论当初郁苍派被灭门的原因是什么?现在发现有这么多余孽留着,那些邪修又怎么会放过。何况是现在这种势弱的时候。

    “芝麻。”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主人。你叫我?”芝麻贱兮兮的声音响了起来,“主人想兽兽了吗?”

    祝遥横了一眼那个从树后探出个头的芝麻,“你站那么远干嘛?”

    “嘿嘿。”芝麻笑了一声,当然是怕被打了,胥松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主人肯定会知道它干的好事,所以躲远点安全些,嗯,它是一只聪明的兽兽。

    “我问你,护山大阵是你撤的?”

    芝麻挠了挠身前的树干,一脸无辜的道,“兽兽只是想给小萝卜出一口气嘛。”

    “那辰宁呢?”

    “这个真的与我无关,是他自己要走的。我连他面都没见到。”虽然被他追了一路,但他不是甩掉了吗?嗯,它是只绝对聪明的兽兽。

    祝遥一脸的黑线。难怪胥松会这么急着上门求助,前门大开,后院又失火,蓝翔撑得下去才怪。虽然有些恼芝麻的自做主张,但却也是人家自找到,不作就不会死。沐媚颜可是他们自己引进门的。

    “唉。算了。你帮我把辰宁找来。”

    “主人……”芝麻的声音瞬间就低落了谷底,一脸惨遭抛弃的可怜相。

    “快去!”祝遥懒得理它。见催了几次它都不动,“你不去。我去。”

    “兽兽这就去。”这才嗖的一下,不见了身影。开玩笑,怎么可能让别的妖兽跟主人独处,他才是正牌签约的兽兽。

    芝麻的动作很快,也是辰宁一直就在丘古派附近徘徊,只是因为丘古派的护山大阵,它进不来而已。不到片刻,辰宁就被带入了玉林峰。

    “主上……”辰宁唤了一声,直直的盯着祝遥,仍是那一身白衣儒雅的样子,抱拳正正经经的行了一个礼,“属下见过主上。”

    看这样子比贱贱的芝麻要守规矩的多,只是那眼神有些灼热得像是要烧起来,妈蛋,你丫流什么口水啊!

    “咳咳……”祝遥咳了两声,谁被这痴汉一样的眼神看着都会不舒服吧,实在不能理解到底龙族的血脉压制强悍到了什么地步。“辰宁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属下万死不辞。”辰宁立马表忠心。

    “没这么严重。”祝遥突然有点头痛,“只是想让你尽快帮我赶制一批法器而已。”

    祝遥的想法很简单,如果魔族的弱点是光的话,那她多做点激光剑不就行了。这样就算那黑影再出来,她也不用孤身奋战。但光靠她一个人,肯定完成不了。辰宁是商人,手下肯定攒了一批的工匠资源,找他做最适合。而且出于商人的本色,相信他也有自己的保密技术。这样也可以防止,这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技术泄漏出去。

    当然他也不是白做,把魔族这个bug除了后,这些武器,他可以再收回去,以后要怎么处理就随他了。

    辰宁是个办事靠谱的,不到几日的工夫,她就已经做出了一批,威力虽然比她手里的弱一些,但也算是不错了。她把这些剑分发到了各门派。

    寻找魔族的效率果然加快了不少,至少很少再有是似而非的消息传来。

    一个月后,却又突然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料之外的事。(未完待续)

    ps:感冒刚好,最近腰酸背痛腿抽经,不能双更了。作者的手速渣,一小时能敲一千字已经算不错了,也就是说一更也是要花三个小时码出来的。上月双更是因为有存稿,咳~~~~~结果去趟泰国就被人妖吃光了。平时还要上班,请大家体谅。所以近段时间都是单更了。

    当然打赏还是照旧加更的,不要问我为啥,因为那可是钱啊,钱啊,钱啊,钱啊,钱啊,钱啊,钱啊,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直白的俗人,咬我呀╮(╯▽╰)╭)(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