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海上仙府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玉萝最近非常的忙,几乎很少再回来玉林峰,一直在主峰处理一些门派琐事。紫暮已经闭了生死关,他寿元已经不多了,若这回没有突破化神,怕是要陨落于元婴。丘古派的事,大数都已经交到各峰峰主和玉萝的身上。

    玉林峰只剩祝遥与月影两人,祝遥忙着找沐媚颜,也会时常出去。真正留在玉林峰的上只有月影。月影是个存在感非常低的孩子,加上不常开口,若不是偶尔喜欢跟在她的身边,祝遥都会下意识把人忽略了。他修行到是很认真,这从以五灵根的资质却这么快可以结丹就可以看出。

    祝遥不免对他有几分愧疚,当初自做主张把他带出来,但这么多年基本属于放养状态,连修行之类的事都是玉萝教的,她基本没插过手。

    转头看着一脸木木的盯着她的月影,他眼里到是清澈一片,除了印着她的影子以外,再没有其它,别说是怨怼了。好像只要这样看着她就足够了。

    祝遥更加觉得自己失职了,趁着今天好不容易有空,想指点一下他的修行。刚想开口却突然感觉一阵地动山摇,刚刚还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出现在一道光柱,直冲向云霄。浮现处处祥瑞之象,七彩的瑞光撒下,天空布满了七彩的详云。丘古派百花争相开放,一时间花香四溢。

    “这是……”虾米啊这是。

    “海中有异宝现世。”凤奕御剑而来,示意她跟上,就向着光柱飞去。

    祝遥也隐隐觉得事情不简单,“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

    交待完月影。也御剑追了上去。不到片刻就已经飞到了那光柱的附近。她们不是第一个到的,附近已经围了几个人,但都是其它门派的化神期尊者,启寒也在。估计都是察觉到这方的异动,赶过来的。

    那光柱非常巨大。目测直径上十米,像是全由灵气组成,浓郁得似要凝成实体。大家都没有动,只是紧紧盯着,但围观的人却越来越多,几乎都是元婴以上的修者。异宝现世。天地会有异象,而这个异象还这么明显,可见里面的宝物有多珍贵,很有可能是仙器。

    半晌,那光柱之中。突然升起了一个长形的什么,大家屏息等待着。却又不免开始打量起周围的人来。无主的宝贝,自然是谁抢到就是谁的。修仙界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和平,何况是利益面前,现场的气氛有些紧张。

    前些日子由于魔族现世,造成一致对外的景象,瞬间有着瓦解的趋势,祝遥顿时有种无力的感觉。

    那光柱慢慢淡了下去。里面的东西也慢慢显露出来,意外的里面不是仙丹或是仙器,居然是一扇巨大的门。通体纯白,样式极其的古朴,高大无比。

    而那门的最顶端,写着人身高的红色字体——白免仙府

    “居然是上界仙人的府邸!”有人惊呼出声,顿时整个人群都兴奋了。那可是仙府,已经飞升成仙之人的府邸。随便一件物品都是下界可望而不可及的仙器。

    刚刚还因为有化神期在场,觉得自己没有希望可以夺得宝贝的人。都激动了起来,能称为仙人的。府里怎么可能只有一件仙器,只要能进得去,就有希望。好多人都已经不自觉的唤出了武器,一副随时准备干架的态势。

    “尊者,您看这仙府与那魔族可有什么关联?”到底还是有明白人,而这个明白人还是熟人,御兽峰峰主紫亶。没错就是那个骑猪的胖子。

    他肥肥的身子往前一挤,一人一猪瞬间就撞开了好几个人,冲到了她的前面,必恭必敬的问。

    “有可能。”祝遥答得模棱两可。

    一时间,刚刚还跃跃欲试的众人,都歇下了几分争斗的心,有些忌惮的看着那扇门。

    哪有这么巧的事,魔族刚刚现世,就出现了上界仙府,的确引人深究。

    “有没有关联,闯进去就知道了。”不知谁喊了一声,突然一道巨大的冰凌朝着那白色的门攻击了过去,却在攻击到门的那一刻突然消失了,像是被什么吞掉了一样。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只见门上一阵波光闪过,突然消失的冰凌又重新出现飞出,这回去是向着刚刚发出冰凌的方向打了过去。

    一名元婴修士来不及躲闪,被打个正着,若不是及时竖起结界,已经被那冰凌贯穿了。

    “这门,会反弹法术。”

    众人都惊住了,开始试探性的发动了几个攻击,无一例外都被原样弹了回来。就连化神期尊者都出手了,可那门仍旧没有半点打开的迹象。

    “奇怪,明明没有阵法的波动,为什么?”在场的人,不由得抓心挠肺,明明宝藏就在眼前,却找不到开门的钥匙。

    “门上好像有字符。”有人提醒了一声,众人的攻击这才停了下来,纷纷凑上前去看,却都是一头的雾水。

    只见门上隐隐浮现了很多的格子,零星有几个格子里面写着几个字符,而那些字符,全是简单的数字。祝遥顿时脸都僵住了,瞬间感觉到了全世界的恶意。

    “这这这……这是!”到是一旁的紫亶一脸的惊讶,就连凤奕也睁大眼睛。

    “紫亶道友识得这是何物?”一人兴奋的问道。

    “这是上古机关阵。”紫亶一语道破。

    祝遥的脸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条,对,上古机关阵——九宫图嘛。敢不敢来点连连看啊。

    “道友识得这阵法!”那人继续兴奋的道,“那可否解开呢?”

    紫亶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似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往事,整个人都有些消沉。

    “紫亶道友当真不会解?”那人以为他是不肯,仍不依不挠的劝道,“此事事关重大,那魔族很有可能就躲在里面。”

    “不是我不肯,实在是有心无力。”紫亶道,“这上古机关阵术极其复杂,早已经失传,我亦只见过将师弟解开过。”

    换了马甲的将师弟祝遥:复杂你妹!她心情很复杂。

    “不知道友那位将姓师弟在哪?可否叫他出来一见?”

    紫亶身上哀伤气息更加的明显,半会才略微哽咽的道,“我那师弟早以于千年多前就已经陨落。”

    那人沉默了,半会才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就连旁边的凤奕也似勾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一脸的迷茫,半会才自言自语呢喃出一句,“将郎。”

    祝遥只觉得脚下一拐,差点掉到了海里。3.0版绝对是她的黑历史啊。

    “难道此阵就真的无人可解了吗?”现场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透出几分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个……”祝遥弱弱的举起了手,“要不,我试试。”

    顿时几十道的视线,瞬间唰唰唰的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就连凤奕和紫亶的眼睛也瞬间点亮了。

    “你知道解这个!”凤奕突然上前一步,直直的看向她,各种情绪在眼里百转千回的闪动着,像是要燃起什么,“你……”

    “我师父曾经教过。”祝遥摆出一个万能借口。

    果然凤奕眼里的光,嗞的一下熄灭了。但其它人却纷纷露出了然的样子。

    玉言尊上可是已经飞升了的人,他活了几万年,实力深不可测,而且精通阵法之术,会这种上古机关也很正常。

    刚刚还拥挤的人群,立马让出来了一条道,一脸兴奋的看着祝遥解阵。

    上百个元婴加化神修者,盯着她玩九宫图,这种画面太美,不敢看啊。

    祝遥囧囧有神的走了过去,开始了十位数以内的加减法运算。她现在深深的后悔,当初没有及时把这个九宫图教给凤奕,这压根不是什么难的东西,却被人用这样崇拜的眼光盯着,她压力山大好不好。

    这个九宫图跟她以前解的没什么两样,只是更为复杂一些,可是再复杂也不过是半小时的事。祝遥有些犹豫的看着最后一个格子,一时有些不确定,自己要不要打开这扇门了。

    这仙府的确出现得很奇怪,这一片海域附近,除了丘古派以外,还有其它几个仙门也在。如果这里隐藏着一座仙府的话,按理说这么多年来,总会有人发现才是,为什么这么久不出世,现在却突然出现了?

    那个魔族真的躲在里面吗?魔族也是上古时期的产物,会这个九宫图也很正常。但以魔族的手段,既然已经布下了阻拦别人进去的九宫格,为什么还要让仙府出世?这不是找打吗?

    “尊者?”看她突然不动了,旁边有人着急的提醒。

    祝遥咬了咬牙,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不进去看看也不知道结果。于是捏诀在最后一个格子之上写下了阵法字符。

    祝遥立马退开了几步,只见整个白色的大门,突然发出红色的光芒,刚刚还雪白的门,不一会已经完全被红光所覆盖,一直紧闭的门缝中间,出现了一道不一样的绿光,然后缓缓张开。

    门越开越大,不到一会就打开到可以容纳一人进入了。

    突然,一道黑光从海面猛的升起,直向着那门内涌了进去,带着一声熟悉的,凄厉得宛如千万厉鬼的嚎叫声。众人一时没有防备纷纷心神震荡,口吐鲜血。天空一瞬间黑了下来。

    “魔……魔族……”

    更是有不少人连元婴都险些被震了出来。

    “呵呵呵,还得感谢你们帮我打开这座仙府。”一道阴冷的女声传了过来。(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