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五章 居心不良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家好,她是祝遥,目前——是一块仙玉。说得通俗一点,她是一块石头。

    在做仙玉的第一天,她被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捡到,然后……她掉落了一个师父。

    对于如此惨绝人寰,痛心疾首的经历,她只想说三个字:小表砸。

    看着这个女子,一脸柔顺娇羞的站在师父的仙剑上,跟着他回去的时候,祝遥分分钟想冲出去抓花她的脸。也不知道这个女的有什么目的,冒充她就算了,居然还编出了什么失忆的借口。

    关键是,师父还真的信了。

    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家师父缺了条筋,但要不要智商赶在关键时候掉线啊。

    “师父,这是什么地方?”女子指着前方不远之处问道,那是一片雷云笼罩的地界,道道紫色的雷光不停歇的闪亮着,远远就能感觉到那滔天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

    “雷神殿。”玉言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明显拘谨了很多的徒弟,眉头紧了紧,难道失忆之后,性格也会改变吗?“你竟已经来到了仙界,往后自然随我住在雷神殿中。”

    “师父是雷神殿的弟子吗?”

    “嗯。”玉言点头。

    女子眼里瞬间闪过一丝狂喜,却又立马隐了下去,一脸无知的问,“不知这雷神殿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想想徒弟才上界不久,估计不清楚情况,玉言解释道,“雷神殿是掌管仙界规条与惩处之地。”

    规条与惩处,那不就是相当于法院之类的地方?祝遥瞅了自家师父一眼,看不出师父在上界做的还是法官啊?

    “原来如此。”女子眼光更亮了几分。半会才道,“不知这雷神殿还有些什么人?师父就这么带我进去,会不会不好?”

    本要抬手驱散雷云的玉言停了一下,回头莫明的看了一眼身后有些紧张之色的人,蠢徒弟居然也会事先开始考虑这些问题,难道失忆还会拉高智商吗?

    “这个你无需操心。”莫明的对这个精明的徒弟,他有些不适应。

    扬手一挥。瞬间前方还电光雷呜的雷云就向两端散开。两人御剑而入,不到片刻,刚刚还漆黑一片的天空。瞬间变成了一片蓝天,露出后面一座悬空的仙山,仙山之上最为突出的是一座直达天际的塔,那塔高不见顶。仿佛已经与天连成了一线。而仙山之上,则处处是一片花海。风一边,满天的花雨扬扬散散,御剑而过,仿佛是踩在一片花海之中。

    这就是雷神殿。太美了点吧。

    祝遥看着这美得像游戏场景一样的画面,久久没有回神。

    直到他们降落在了山脚的一片桃林之中。

    “到了。”玉言指了指桃林深处一栋茅屋,“你今后就住那里。”

    女子一愣。瞅了瞅这栋矮小的破屋,再抬头看向山上那片巍峨的宫殿。脸色瞬间变换了一下,半会才道,“师父,我们不去山顶吗?”

    玉言皱了皱眉,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悦的事,仍是淡淡的道,“不必,今日你且早点休息。”

    说完转身便往另一栋茅屋走了过去。

    女子脸色白了白,心底一急,一把就拉住了他袖子,“师父?”

    k,祝遥瞬间发飙,小表砸,放开你的爪子,这个汉子是我的,我的!

    玉言疑惑的回头。

    女子脸上有一瞬间的慌乱,“徒儿……到了陌生的地方有些……紧张。”

    玉言到是更诧异了,蠢徒弟居然也有紧张害怕的时候?习惯性的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看着对方少见乖顺的低下头,莫名的觉得心中透着丝怪异。

    “听话,有师父在。”

    “嗯。”女子点了点头,紧了紧他的衣角,脸上却透出一丝明显的红晕。

    看着这貌似郎情蜜意的一幕,祝遥气得都内伤了。

    师父,你家徒弟在这里啊。干嘛盯着她的脸看,你到是往下看看啊,往她的下半身看看啊!(咦,哪里怪怪的?)

    可惜无论她怎么抓心挠肺,国民好师父玉言,仍是尽职尽责的把那个女子送回了小茅屋,这才转身离开。临行还好心的关上了门。

    直到再也听不到玉言的脚步声,女子脸上那乖顺柔弱的表情,这才瞬间收了回去,反而露出一个夹杂着兴奋欣喜却又略带点紧张的表情。

    “雷神殿,没想到我居然能来到雷神殿。”女子一脸激动,深吸了好几口气,似是在极力压抑心中的喜悦,在屋内的椅子上坐下,半会眼神才慢慢的深静下来,嘴角缓缓掀起,笑得满是算计,“玉遥吗?”

    ——————————————————

    玉言觉得这次重生的徒弟有些奇怪,但具体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徒弟失忆了,这不是她第一次失忆,他记得上次徒弟回来的时候,也忘了一部分记忆,那是关于王徐之的。可这次她却连他都忘记了。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忘了就忘了,他今后多护着她点就是。

    可隐隐间,他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有种说不出的违合感。明明他可以在对方身上感觉到自己当初种下的那一丝神识,可面对她时,却偏偏有种眼前的并不是他徒弟的感觉。

    “师父?”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唤。

    玉言手心一转,屋里的禁制解开,门也自动打开了。

    他今天才捡回来的徒弟正站在门外,见他点头,才缓步走了进来,抱拳向他行了个礼,“玉遥见过师父。”

    “嗯。”玉言应了一声,却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那种违合感又来了。

    女子抬起头,一脸乖顺恭敬,“不知师父唤徒儿,所为何事?”

    玉言沉思了半会。走近两步,伸出拿出一个玉牌递了过去,“这是我雷神殿的御雷诀,你竟然已经来到上界,也该开始学习上界的法术了。”

    “御雷诀!”她似是惊一下,眼睛张大了几分,身侧的手瞬间抓了个紧。脸色却仍没有什么变化。半会才郑重的接了过去,“弟子领命。”

    玉言却有些呆愣,以往学术法。她都要前前后后问个仔细,虽然都是一些常识性的蠢问题,却非得要弄清楚了才会点头,少有这么痛快就答应的。这回什么都没不问不说,好似还有些欣喜?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积极向上的?玉言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怪异。“好好练,若是有不懂之处,可以来问为师。”

    她脸色瞬间又认真了几分,“多谢师父。徒儿一定竭尽全力。”

    “嗯。”玉言点头,习惯性的抬手想摸摸她的头,却迎上了她一脸乖顺感激的神情。不知怎么的手就这么悬在了她的头顶,迟迟按不下去。终还是收了回来。

    就连刚刚还想着多安抚她的言词,也一并说不出口了。

    “你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她再次行了个礼,这才转身出了门,还顺手帮他关上了门。

    玉言的眉头却越加皱得深了。

    ——————————————

    女子走得很快,带着几分急切,到后面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关上门。想了想又给屋内下了一层禁制,这才盘脚坐在了床上。

    展开已经有了湿意的手心,拿着那块玉牌,止不住的有些颤抖,脸上的狂喜再也藏不住,咧嘴笑了出来,“御雷诀,居然是御雷诀!”

    那兴奋的样子,连祝遥都感觉到了。难道她冒充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进入雷神殿学习这里的术法?

    女子急切的把刚得到的玉牌按在了自己的额心,察看起来。

    “咦,怎么只有一层的功法?”她脸色变了变,浮现出一丝不满,半会又恢复如常,开始入定修习了起来。

    而被塞在她腰间的祝遥,也开始思考起现在处境。

    看来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子是打算冒充她到底了,而师父认错人,很可能是因为自己就在她身上的原因,必竟连她自己都想不到,会变成一块玉佩。

    要拆穿她的阴谋,只要自己离开她身边就行了,幸好她并没有发现这一点,而且当初也没有把她放入储物空间,只是随意放在了腰间,这就让她逃跑有了机会。

    可现在的问题是,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要怎么办?

    女子已经完全入定了,四周隐隐有浓郁的仙气正向她靠拢。毫无疑问,她这回重生是在仙界。虽然不知道仙界为什么也要修练,但比起修仙界来说,明显这女子所吸纳的仙气,跟下界的灵气不是同一样东西,这个要更加的浓郁,而力量也更纯碎。

    祝遥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修练?这世上凡是开启了灵智之物,都可以修练成精,虽然修练速度不如人修,身体也不如妖兽强悍,但要做到能走能说话,也并不是不可以。

    这个冒充她的人,一看就是居心不良,不管如何都要揭露她,必须马上开始修练。祝遥瞬间充满斗智,可却在下一刻哗啦一下泄得一干二净。

    别说是修练了,她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灵气。

    一开始她按照最基本的引气入体的方法,却发现空气中完全没有任何灵气的影子,更别说分辩出五行灵气了,这还怎么玩?

    等等。

    看了看旁边的女子,难道上界修行,只能吸收仙气?祝遥细一沉思,开始努力感受起仙气来,果然四周充满了一股股浓郁的能量,她努力想要含纳,可是周围的仙气一点反应都没有,别说是进入她体内了。

    k,看不起玉佩啊!

    难道她注定只能安静的做块仙玉,直到有人来打碎她的那一天,才能翻身?

    她不死心的一遍遍偿试,直到月上梢头,她仍旧感觉不到半点的仙气。

    祝遥有种从未有过的沮丧,觉得前途堪忧。

    突然一股暖热的感觉瞬间遍布了全身,似是渗进了她这块玉佩的中心。

    咦,这是……(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