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师父智商已下线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觉得被人耍了,这几个月里,她包揽了菜刀,砖头,烤肉架,毽子一系列用具所有的活,都要修练成万金油了。要不是时不时被输点仙气修补一下,她早裂成碎片了。

    可那只骚狐狸,却半点助她化形的意思都没有,她连那个的雷渊泉的影子都没看到。再这样下去,不等化形,她自己先玩完了。兴许那个传说中,只要在里面扭一扭,泡一泡,舔一舔,就可以奥利奥,啊呸,就可以修成人形的超高能雷渊泉,是不是真的存在。

    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技术,啊呸!

    论是先挂掉重生速度更快,还是先修成人形速度更快?

    结论是,好像挂掉更容易点。

    “翻个面!”某无良人士拿筷子戳了戳那块已经烤得有些发黑的石头。

    祝遥毫无怨言的翻了个身,身下的烈火嗞嗞嗞的燃烧着,瞬间把她整块玉都烧得滚烫滚烫的。而某个罪魁祸首正夹起一片生肉,扔在了已经烧得滚烫的玉石上,顿时一阵肉香四溢,流了祝遥一脸的油。她仿佛听到了咔咔咔的开裂声,裂吧裂吧,再裂会她就可以下线了。

    正打算放下第二块肉的男子,指尖顿了一下,瞅了今日格外乖巧的玉石一眼,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这石头精居然萌生了死意。

    “我说翠花啊。”

    你才是翠花,你全家都是翠花。

    “唉,今日原本打算带你去那雷渊泉化形,可是我看这肉一时半会也烤不完,还是改日……”

    “今天就可以!”祝遥瞬间精神百倍,什么下线的心思都没有了。今日就带我去,你早说啊。

    “可是这烤肉……”

    “没问题,妥妥的。”不就是烤个肉嘛,对于化形来说算个鸟啊!“烤吧烤吧,多烤几片,要不要放点籽然?”

    男子眼神轻眯,眼里精光闪过。不动声色的再次夹起生肉。然后盖了祝遥一脸。

    这次的烤肉行动,整整维持了一天,虽然这些天来。时不时被输些仙气,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向金刚石发展的趋势,修为也积攒了一些,至少她能翻个身了。

    可她觉得这全是某人为了自己方便。才给她的能力。例如时不时的翻个面什么的?但再多的修为,也经不住一整天在烈火下烤啊。虽然她做为一块玉石,没有痛觉,但那不断于耳的开裂声,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会下线的吧。一定会的吧?

    就在祝遥感觉要撑不下去时,那堆肉终于烤完了。幸好那只骚狐狸到是挺守承诺,拎着她就往后院走去。来到一个井口宽的池子边,那池子不大。奇怪的是水是紫色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他事先治好了祝遥身上的裂痕。

    “记得十日之后才能出来。”

    “嗯嗯嗯嗯。”祝遥连忙应答。

    男子手一松,祝遥扑通一下,就掉入了那方紫色的水池之中。祝遥这时才知道为什么这个水池要叫雷渊池了,尼玛里面的根本不是水,而是雷啊,而且道道都是威力强大堪比飞升雷劫的天雷。浓郁的雷气铺天盖地的,一个劲的往玉石里钻,她又听到了那阵咔咔咔开裂的声音,而且裂得比以往更迅速。虽然她是块石头没有痛觉,但顶不住那雷能往神识里跑啊。

    要不是她以前常常接触雷灵气,这会根本受不住。这种强迫吸收的事,比之前灵气暴动还要强大些。祝遥只能尽力稳住那突然涌进来的雷能,引导它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转。

    第一日,祝遥终于控制住了体内的雷能。

    第二日,雷能已经能自如的运转。

    第三日,她的身体开始停止了裂变。

    第四日,小有修为,而且开始修复身体。

    第五日,她由玉石变成翡翠。

    第六日,她变成了更亮一点的翡翠。

    第七日,她进化成了一大块的金钢石,祝遥有种翻身做土豪的错觉。

    第八日,她的身体再次开始裂变。

    第九日,整个身体被一片柔光包裹,开始了化形。

    第十日……她面前出现了一个对话框。

    祝遥盯着那个突然出现的框框,有种想暴打界灵一顿的冲动。

    请设定马甲的体形:成女型(已使用)or成男型(已使用)or幼儿型(已使用)or人妖型(可选择)。

    妈蛋,后面的人妖型是什么鬼,前面全是已使用是什么鬼?这不明摆着让她选最后一个人妖吗?让她做个人妖,她宁愿去shi,界灵你有种给我出来呀。

    形体选择倒计时,10.9.8.7……

    喂喂喂,突然倒计时是什么鬼?界灵你丫在整我吧。

    3.2.1倒计时完成,自动选择人妖型,角色生成中……

    掀桌,界灵你给我出来,我保证打死你!

    眼前白光一闪,祝遥感觉视野一瞬间变宽了,四周之前还觉得巨大无比的景物,正在一点点的缩小,直到变成她记忆中的大小才停了下来。

    一阵清风吹过,祝遥瞬间感觉到了一丝凉意,这才发现不是景物在缩小,而是她在变大。身上的白光渐渐淡了下去,她化形完成了。

    祝遥第一反应,就是提心吊胆的低头往下看去。呼~还好还好,没有长什么奇怪的东西,胸也还在,虽然还是一如继往的缺少营养。

    “还真化形了?”骚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站在园子另一边,仍是扬着那丝妖媚般的笑容,上下扫视了她一眼,点头,“丑是丑了点,资质到是不错。”

    “呵呵……谢谢啊。”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他径直走了过来,似要拉他出来,突然一阵狂风扫过,半路杀出一道白色的身影,冷淡的脸上似是结着寒冰,此时正紧紧的盯着坐在水中的人。

    祝遥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师父,你丫还知道来呀。

    “玉旺?”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为啥叫那小表砸的时候记得是玉遥,到她这里又变回**了。

    玉言却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回是自家徒弟,没错了。伸出一只手,“随我回去。”

    “我说小言言啊?”半路被截糊的某人,来回瞅了瞅两人,挑了挑眉。“不解释一下吗?”

    玉言终于回头瞅了男子一眼,仍是冷冷的回了句,“我徒弟。”

    男子脸色一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明明是他捡回的小石头精,怎么转眼就变成他的徒弟了,他怎么不记得雷神殿有收妖类为徒的贯例。

    “我说……”

    玉言却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一把拎起自家的徒弟,留了一句,“楼主,玉言告退。”

    人影一闪,眼前只余下一个空荡荡的水池。

    “……”

    要抢人,好歹让人把话说完啊喂,对于楼主最基本的尊重呢?

    ——————————————————————

    玉言一路把自家徒弟拎回了窝,他几天丢了徒弟而郁结的心情才松了几分。看到她在坐在雷渊池,身上还有初化形而遗余下的气息,他大概也猜出几分,为何之前那个女子会冒认了。

    盯着她全然陌生的脸,看了半会,很奇怪的是,这次不再是模糊的一团,而是直接就印入了心底。脑海中那个关于徒弟两个字下的脸谱,瞬间又加了一张。能记住,没错这是自己的徒弟。

    抬手摸向她湿露露的头顶,却迎来一记隐藏得很好的白眼,满眼都在控诉,不要弄乱我的发型。玉言毫不迟疑的按了下去,把一把本就湿了的发丝,揉到打结。

    嗯,没错,反应都一样,的的确确是他的徒弟。

    “为何会在雷渊池中?”玉言开始了第一波的审问。

    祝遥一愣,胸间顿时涌出大波的火气,“还不是因为你认错的那个小表砸。”

    小表砸?那是什么鬼?玉言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之前那个冒充徒弟的女子,脸色沉了沉,“她身上有我神识的气息。”是他当初留在徒弟身上的神识。

    “有,你就认了。她把我别在腰间当然有了。”祝遥火气噌的一下高涨,明明知道这事不能怪他,就是忍不住发火,特别是想起师父像对她一样对对方时,那女子一脸娇羞的表情,她就恨不得挠花她的脸。

    看着咬牙切齿,几近抓狂的徒弟,玉言叹了口气,顺手给徒弟施了一个去尘诀,再次摸了摸头,“这次是为师之过。”虽然他当时也觉得事有蹊跷,但那丝神识确实不假,那女子就算不是自己的徒弟,也有可能与徒弟有关。所以才把人带回来,打算日后再弄清楚。

    祝遥却一把拉下他的手,一个用力反身就把自家师父压在了身后的床上。“认错就行了,没这么简单。”

    玉言却神色不改,只是淡淡的看着笑得贼兮兮徒弟,仿佛被自家徒弟压在床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嗯,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他都习惯了。

    “师父,还记得飞升的时候,我说过什么?要是你敢粘花惹草,我就阉了你。”

    粘花惹草?玉言一愣,皱了皱眉,半会才一脸认真的回答道,“雷神殿遍布花草,若是不粘到,有些困难。”草到是没惹过,踩过不少。

    “……”祝遥满腔的怒气,嗞的一声灭了个干净。耳边仿佛传来一声幻音。

    你的师父智商已下线。(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