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五章 人生处处是追杀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谈不上救,仙子修为不俗,到是我多此一举了。”祝遥实话实说。

    墨纤纤脸色一僵,顿时有些尴尬,“当时我确有急事在身,所以……还望仙子见谅。”她这话说得极为诚恳,更是有心求和,祝遥也不好继续拿乔下去,必竟当初也是她自找的,人家又没硬逼着她救人。

    “算了,我本来就没放心上。”顶多就是空间被绑定,有些不爽而已。

    “多谢仙友。”墨纤纤松了口气,犹豫着问道,“不知仙友跟那个箭精是何关系?”

    祝遥回头瞄了她一眼,“你说狗蛋?”

    “是,他当初……”任她怎么想,也不明白,她们俩怎么混在一块的。

    “你放心,狗蛋并不是想抓你去做炉鼎,他是真的喜欢你。”做为老大,还是要给小弟刷刷存在感的。“他已经改邪归正了,不会再做什么坏事了。”

    墨纤纤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情,仍是对狗蛋没什么好感,却识趣的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竟如此,明日的入门选拔,还请仙友多加照拂了,在下也会全力以赴,不会拖累仙友的。”

    “入门选拔?”祝遥一愣,“什么入门选拔?”

    “仙友之前在大殿没有注意吗?”墨纤纤耐心的解释,“明日的大比,两人一组,以玉牌序号为准。所以你我是同一组。”

    祝遥想起那个牌子上那个甲贰,原来不单是分配住房,还是分组比赛吗?难怪她会主动过来打招呼,还没有计较狗蛋的事,是因为这个。确实同一组。两人间有芥蒂不利于比赛。她皱了皱眉,这种有着目的性的算计式道歉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

    顿时没了闲聊的心情,敷衍了几句就各回各屋了。对明天的比试到是不怎么担心,那算是一场入学考试之类的比赛。之前殿内她都扫了一眼,那些弟子的修为都只是在地仙水平,就她一个玄仙,所以怎么着她都占尽了优势。她真正关心的是……

    “师父。找到那人的气息吗?”

    “没有。”

    果然!

    祝遥有些小失望。“师父,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玉言沉默了半会,“虚空阵法比较复杂。需要一段时间。”

    “我不能让狗蛋带你们出来吗?”按说狗蛋是空间的主人,里面的东西,他也能带出来才是。

    “他虽是这方之主,但我却不是属于空间之物。”玉言解释。“若是要随他出空间,除非我与他再签订血契。”

    “那还是算了。”师父做自己招唤兽就行了。变成别人的,简直不能忍。

    “无需心急。”玉言道,“那女子就算不是闯入雷神殿的人,也与那人有莫大关系。我们静观其变就可。顶多半年,我必能完成阵法,这期间你切勿冲动行事。”

    “嗯。”

    ————————————————————————————

    师父说静观其变。但祝遥没有想到,这个其变来得这么快。就在第二天的比斗场上。

    她和墨纤纤的对手。是两个仙修,地仙的修为,一开始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可是越打下去却越觉得古怪,那两人虽然用的都不是什么厉害的法术,但仙力好像源源不绝一样,不见半点疲惫之态。就算她的攻击,对方也是轻松就化解了。

    墨纤纤已经快到极限了,渐渐有些力不从心,祝遥一边对付两个人,还要分神去照顾队友,明显就要处于下风。这时对方一人突然唤出一条火龙,直接朝她攻击了过来,祝遥转身躲避,却被另一人提剑攻击了过来。她迎剑而上,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袭了上来,险有些提不住剑。

    这是地仙的实力,别开玩笑了!越阶压制,她怎么不知道?

    可是这名地仙却没有跟他纠缠的意思,身形一闪,顿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后方。祝遥诧异的回过头去,却见两人都朝着墨纤纤攻了过去,一个化出万千的冰凌,一个唤出了剑阵。

    铺天盖地的朝着墨纤纤攻击了过去,她根本躲不开。若是只是比试,这样的手段未免太过,这分明就是想杀了她。祝遥想回身救人,却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的攻势已经发出了。

    只见冰凌和灵剑,带着凌厉的气势,轰轰隆的朝着地上的墨纤纤而去,地上顿时一片尘土飞扬,那两名地仙脸上闪现一丝得意,半会神色又凝重起来。

    低头看向墨纤纤的位置,只见她周身闪着一丝阵法的余光,身上却没有半点伤痕,周围都是掉落的冰凌和消散的灵剑余光。

    “没事吧?”祝遥落在了墨纤纤的旁边。

    “嗯。”墨纤纤点了点头,“多谢你的阵法。”

    祝遥松了口气,还好她事先悄悄在力竭的墨纤纤身边布下了阵法,不然这一击之下,她必死无疑。空气中现在还迷蔓着未褪尽的杀气,那两人是真的想杀墨纤纤。只是她们却隐藏得很好,甚至除了她们以外,其它观战的人,一个都没看出来。

    “你到底得罪了谁啊?”祝遥望了墨纤纤一眼,怎么到处都有人追杀她。

    墨纤纤自然也感觉到了那杀气,紧了紧身侧的手,“我并不认识这两个人。”

    不认识更槽,这证明两人后面还有一个*oss。两个地仙就这么厉害了,那后面的人只会更强。

    “他们不是地仙。”玉言的话突然在她脑海里响起,“是金仙。”

    我k,她说怎么打不过?原来他们连修为也是伪装的,特意装成地仙来杀人,也算是下血本了呀。

    “怎么办?”墨纤纤有些慌乱,躲过了一击,不代表下面也能好运的躲得过。偏偏这个场地本就下了隔绝的阵法,不分出胜负根本出不去。

    那两人的眼神更加的冷了,轻笑一声道,“原本只打算对付一人就好,现在看来……”他没有说完,只是看向旁边的祝遥,眼神沉了沉,显然对她生了杀意。

    祝遥顿时想骂娘,她招谁惹谁了?墨纤纤你是玩mt的吧,到处都可以拉到仇恨?关键是,现在她居然还玩ot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墨纤纤高声问道。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更加的冷陌,隐隐还发出一声冷笑,“你无需知道,反正今日你们注定无法正常的走出去。”她们注定得死在这里。

    “谁说我们出不去?”祝遥白了两人一眼,“的确打不过你们,但我还可以……”祝遥把手里的仙剑一收,高举双手,大声的喊道,“我认输!”

    这话一出口,不单是两个对手,连旁边的墨纤纤都傻了。任谁都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要脸”的认输了。关键是旁边隔绝的阵法,也应声解开了。

    “傻啊?明知道你们要对付我,不认输我还留下来给你们揍?”

    说得好有道理,他们竟无言以对。

    两人顿时恨得牙痒痒,本来大好机会,还以为可以光明正大的除掉墨纤纤,谁知道居然被轻轻松松一句话就化解了,而那两个原本绝对无法“正常”走出去的人,非常“正常”的,而且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两人:……

    “祝仙友。”墨纤纤急急跟上了祝遥的步伐,认真的道,“谢谢你。”她一脸的感激,这回到不是之前那带些算计,而是真心实意的。这场比赛分明是针对她的,虽然由于她的认输,两人一起输掉了比赛,但却救了她一命。

    “我只是自救而已。”祝遥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这姑娘也算是倒霉,怎么走到哪都有人追杀她。

    墨纤纤笑了笑,脸上却染上了些愁绪,“只是今后,怕这临云殿……”那两人绝对不会就此放过她,临云殿也不是久留之地。

    “我到不这么认为。”祝遥摇了摇头,“他们今天赢了,必会成为临云殿的精英弟子,身份自然不一般,想要明目张胆的对付你,也不容易。”不仅如此,更是因为师父对说这两人是金仙修为。天界金仙虽然不少,但没有哪个是没有加入各方势力的。这个比试场上的人修为低看不出来,但总有人会看穿。

    到时自然有各种阴谋家高层,会对两人起怀疑。所以两人根本不会在临云殿久待。

    墨纤纤还是有些担心,一连好几天都忐忑不安。

    只是自那天以后,她还真的就再也没在临云殿内,见到过那两个人,好像突然就消失了一样,墨纤纤这才放下了心,对祝遥越发的感激起来。这几天她虽然一直在洞府内修练,对自己老被人追杀的处境也很担心。祝遥却自告奋勇的在帮忙打听那两人的来历。看来这个朋友,到是值得结交。

    大雾!

    其实祝遥只是为了救自家师父出来而已,那两个人身上虽然没有那个闯入雷神殿之人的气息,但是应该也是跟他们一伙的。但他们敢来,必定也就做好了身份不会暴露的准备。她也的确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没人有认识那两个人。(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