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八章 师父出来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咦?”祝遥退出内视一看,果然陶曼风还坐在桌前,只不过她周身仙气突然浓郁了不少,而且还有越来越浓郁的趋势,就连屋内原本的仙气都开始骚动起来。

    陶曼风也感觉到了异常,脸色一喜,拿起祝遥,在床上盘脚坐下,开始吸纳起仙气来。

    “玉遥,空间内仙气有异动。”玉言的声音耳边响起。

    祝遥一愣,这才发现这屋里突然多出来的仙气,居然是从空间里流出来的。她可以引出空间的仙气?

    陶曼风打坐了一整天,才把仙气吸纳完全,修为也从一开始的地仙初期到了地仙中期,这才停了下来,而空间里的仙气异动也停下了。

    “果然是个宝贝。”陶曼风拿起那块仙玉,脸上都是狂喜,原来这块仙玉还可以提升修为。她又反复查看了一遍,突然放出一股神识,朝着玉石而去。

    祝遥心底咯噔了一下,这感觉跟上次狗蛋进入空间时一模一样,正想着要怎么办时,那股神识突然又被弹了回去。她整块玉石开始发出白色的光,有什么东西正通过她的神识传了出来。

    噗噗噗几声,像是倒豆子一样,一些仙草凭空掉了下来,顿时堆了一地,有些还带着些新鲜的泥土。

    “这些是……”陶曼风猛的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仙草,眼睛大开,“仙灵草,御风枝,伐脉莲……”她一个个的名字念过去,越念表情就越发的呆愣,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这……这怎么可能?”这些都是绝迹好久的极品仙草,仙界里都极难找到一棵。

    “师父?”这怎么回事?

    “空间的仙草。被传出去了一部分。”

    传出去?祝遥正发愣,屋内的那张桌子,突然晃动了两下,瞬间消失了。就连陶曼风也吓了一跳。

    而祝遥的空间里,却突然出现了一张普通木桌。

    “这是……”为什么东西可以自动进出空间啊?祝遥顿时有些不能理解了。

    玉言皱了皱眉头,半会才道:“这空间的东西是有限,出去了什么。必是要收回一部分。”

    “所以那些仙草。换了一张木桌进来吗?”这也太亏了吧?

    “这是因为此桌离你的位置最近,所以才会被送进来。”

    祝遥细一想,的确。刚刚陶曼风查看那些仙草的时候,身边最近的东西就是这个木桌。“也就是说,她不能进空间,但是却可以取用空间里的东西?”

    “不尽然。”玉言看了看那张木桌的位置。“她是用血契绑定了空间,但必竟不是心头血。所以不能算这方空间的主人。消失的都是空间边沿的仙草,想必她只能取用一部分位置的物品。”

    祝遥顿时松了口气,还好她进不去。

    陶曼风似是也察觉到了这点,又连连试了几次。先是用神识探入玉佩里,然后屋里就会凭空出现几株仙草,但相应屋里又会消失一些东西。但都是离玉最近的东西。

    “师父,我有个想法。或许你可以提前出来。”

    ————————————————————————————————

    弄清楚具体方式后,陶曼风就离开了那个小院,来到了集市里,那几株仙草她到是聪明的没有拿出来,只是租了一处洞府开始闭关。她反复把血滴在玉佩,然后引出浓郁的仙气。

    祝遥丹田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每每想恢复成人形,引出的仙气,都被陶曼风吸收了去,半点都没有留在玉里,根本成不了形。

    祝遥到是不急,她在等一个机会。

    陶曼风整整闭关了三个多月,修为直接到了地仙大圆满,下一步就会突破到玄仙。大境界的提升,除了吸纳仙气外,还需一定的机缘,她停了下来。

    并出关买了一大堆的杂物,然后取出了丹炉,她想练制玄气丹,那是可以直接从地仙升到玄仙后期的一味仙丹,只是需要的大量的仙草灵,这草在仙界极难寻得,但现在却不是问题。

    陶曼风拿出了玉佩,这次不再是试探性的放入神识,而是直接放出了半个神识传入玉佩之中。就连祝遥都感觉到神识被她一击之下,隐隐做痛。

    瞬间洞府之内亮如白昼,玉佩之上发出从未有过的刺眼白光。陶曼风兴奋的等待着从天而降的各种仙草,她几乎都能看到自己迈入玄仙大圆满的样子,甚至是以后的金仙,墨仙,上仙,甚至入驻雷神塔,飞身成神。

    只要有这个玉佩,她绝对可以再次站在众人之上,修行的顶峰。

    她几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就算那光再刺眼,她也一眨不眨的盯着,直到白光中出现了一个影子,她忍不住上前一步,刚想要伸出手去。突然所有的光瞬间一收。

    眼前没有仙草仙药,只有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双目如冰的看着她。陶曼风一愣,几乎要冲口而出,“你是……”却突然眼前一闪,那个身影又消失了,眼前是满地早已经绝迹仙界好多年的仙草。

    果然,刚刚只是她眼花吗?

    “速速封闭神识。”玉言凝聚仙气,往地上的玉石上一点,边强行把祝遥变回了人形,边沉声吩咐。

    祝遥照做,在封闭神识的前一秒,隐隐看到陶曼风一脸惊喜的坐在满地仙草之中。

    “师父,你出来了?”祝遥往前一扑,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冰凉熟悉的气息顿时充斥在胸间,突然觉得可以继续任性下去了。“师父父……”

    “嗯。”玉言轻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徒弟的头顶,久违的触感,果然蠢徒弟还是要守在身边才放心,于是用力的又揉了几下,指尖不由得滑过她温润的唇齿,不自觉的低下头,刚要印上……

    “主人!”一头圆滚滚的异兽突然挤了出来,一屁股压向他的头顶,两只前爪一扑,挂在了徒弟的脖子上,翅膀顺势一扫,生生把某师父给挤开了。“主人,主人,总算见到你了,好好想你哦,噢噢噢……兽兽要给你生小兽兽。”

    “芝麻。”祝遥一愣,拎了拎它的小翅膀,“你怎么也出来了?”

    “我变小了藏在坏人身上出来的。”芝麻甩了甩大尾巴,像只布偶一样挂在了祝遥身上,“主人你都不关心人家,这么久不见,也不抱抱兽兽?”

    祝遥一头黑线,想把芝麻从身上扒下来,未果!这芝麻怎么说话越来越欠了,以前是龙的时候,有血脉压制还好了,现在她只是块玉而已,用不着这么奉承她吧。

    “主人,我这么想你,你看,我整只兽都变瘦了。”

    “芝麻!你再不下来,信不信我把你扁得再瘦点。”

    “主人,你好无情,好无义,好无理取闹。”

    “滚!”

    “主人……”

    芝麻还想说点什么,却突然觉得身形一轻,身体被一股大力拧了起来,然后碰的一声被甩出了门口。玉言甩了甩手,顺手再在门口下了个禁制,果然当初就不该同意徒弟养宠物,不知道现在扔掉还来不来得及。

    “师父……”也扔太恨了吧?芝麻连影子都看不到了的说。

    玉言看了徒弟一眼,眼光停在她领口的两个兽爪印上,眉头拧了拧,身上的寒气又有开始泛滥的趋势,伸手捏个去尘诀,瞬间那两爪印消失无踪。

    可他的眼线却仍是盯在同样的位置,久久没有离开过,好像那里有什么洗不掉的脏东西一样。

    “师……师父……”祝遥心尖一抖,你这么专(ji)注(ke)看着我,人家会忍不住的。

    “祝遥。”

    “啊?”

    “把衣服脱了吧。”

    “好咧!你要白壁无暇,还是隐若隐现?尽管开口,甭客气。”

    “……”

    ————————————————————

    自从知道陶曼风的血,可以从空间边沿交换东西的时候,祝遥就觉得这个方法可以让师父出来。所以一直等着她从空间里大量交换东西的时机,果然她为了突破玄仙的修为,决定开始练玄气丹,而练玄气丹需要大量的仙灵草,所以一开始她就让师父把仙灵草移到空间边沿,陶曼风看不到空间的情况,偶尔几次交换东西,换的都是仙灵草,自然以为里面有大量的仙灵草。

    所以为了练丹,她才出门准备了好多物品,打算一次交换,师父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出来,还顺带稍上了芝麻。而陶曼风会被关进空间里,到是她没有想到的。

    原本以为,进去的会是那些她准备好的杂物,谁知道空间直接把她给收进去了,这个倒霉孩子。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自己被困在了里面。师父让她封闭神识,估计也是怕她发现吧。

    只是有一点她有些不明白,陶曼风到底知不知道她就是这块玉石?还有那天又为什么会去自己的房里呢?

    “她不是知道你的原型,只是看出了那蘑菇的原型而已。”玉言揉了揉她头,沉声解释道。

    “你是说她是来找蘑菇的?”

    “嗯。”玉言点头,“她必是对他有所怀疑,才还百般试探,那天拦住你们,估计也只是为了看那蘑菇的原型而已,那日她手里的雷光,看起来吓人,但却只是个查探原身鉴定之术而已。而且是冲着那蘑菇精而去。”

    所以师父才说站着不动就行了吗?

    “隐藏好深。”亏她还觉得她有点可怜。苗霖那个水龙,绝逼是个报应啊。(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