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九章 突出的变故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走吧。”玉言解开了洞府的禁制,唤出了飞剑,把祝遥拉到自己身边。

    “回临云殿吗?”祝遥顺口问道。

    玉言回头看了她一眼,“回雷神殿。”

    “啊?可是狗蛋还在临云殿,我离他太远会变回……咦?”祝遥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师父助她成形后,她就一直维持着人形。“怎么回事?”

    玉言摸了摸她的头顶,“那个女仙。”

    “你是说陶曼风?”祝遥睁大眼睛,突然想起自己也被她绑定了,而且人就在空间里面,“这么说,以后我不用一直跟狗蛋绑在一块了?”

    “嗯。”

    还有这福利,果然那小表砸就是个倒霉的娃啊。

    “把狗蛋和蘑菇两人扔在临云殿没关系吗?”祝遥有些担心,“那个闯入雷神殿的人可能还在临云殿,要是……”

    “他的目标是我们。”玉言皱了皱眉,“那两人本就是精怪,在临云殿修练反正更好。”

    “可是蘑菇他……”

    “玉遥!”玉言打断她的话,沉声道,“他不是王徐之。”

    “……”

    ———————————————————————————————

    祝遥给蘑菇发了一个纸鹤,告诉它自己先回森林,就随着师父准备回雷神殿。这个集市离雷神殿并不是很远,以师父御剑的速度顶多半个时辰就可以回去。可她们还未离开,就发生了变故。

    刚刚御剑而起。突然整个集市一阵晃动,仙修们纷纷御剑而出,刹时间地面开始出现一条条裂痕,宽得似是狭谷一般,深不见底,刚刚还整齐房屋纷纷倒塌。不一会,整个集市都被那条狭谷吞没了。地面像是生生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师父,这是……”就连她们在空中都能感觉到那阵晃动。

    玉言一手揽过祝遥,直接把她拉到自己身前,“跟着我。”这晃动来得诡异。就连他也事先没有任何察觉。这些裂痕狭谷又是何人所为?

    空中的仙人越来越多,这集市上大多都是闭关修练的仙修,这会突然的晃动,使得他们不得不强行出关。更有人不慎被仙气反噬所伤。

    “怎么回事?”

    “这地上的狭谷怎么来的?”

    “是妖仙来袭吗?”

    越来越多的人发出疑问。空中乱成一片。突然持续开裂的狭谷中飞出一个人影。他似是受了重伤。连御剑也不稳。

    “是临云殿堂口的弟子。”有人认出来,连忙上前接应,带着那人飞出来。却见他一身的血,手臂已经少了一只。那样子看来元神也受了重创。这里最少都是地仙修为,这地裂虽然吓人,但却也伤不到这些已经成仙之人。大多都只是被自己的仙气反噬伤到的,像这位受伤这么重的,却没有。

    “发生了什么事?”众人围了上去,显然他遭遇了什么事。

    “天门……天门。”那人连说话都已经不很清楚,一脸惊骇的道,“雷灵界的仙门……崩塌了……”

    此话一出口,众人都倒吸了口凉气,天门是下界之人飞升上界必经之路,如果天门毁了,那意味着那方世界的人,再也不能飞升?

    “这怎么可能?”天门虽称为门,但却也不是有实物的,大家所能看到的也只有一束接引之光而已,那光经久不灭,一道连通一方世界。只有经过飞升雷劫之人,才会出现在那光里。

    “是真的!”那个受伤的弟子道,“雷灵界的接引之光,突然消失了。”

    众人沉默了,脸色各异。隐隐都有种要有大事发生的感觉。

    “师父,雷灵界是什么地方?”祝遥回过头。

    却见玉言脸上的神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沉重,听到她的话,转头看了她一眼才道,“修仙界便是雷灵界。”

    “什么?”祝遥猛的睁大眼睛,“你是说刚刚毁了的,是我们上来那个世界的升仙之路?”

    玉言点头,似要说什么,却突然神色一凛,抱住祝遥御剑闪身离开了刚刚站立的狭谷上空。

    只见,那巨大的狭谷之内,突然发出白色的光,直冲向天,而那光一出现,一股重大的压力扑面而来,瞬间向着仙界的各个角落四散而去。而刚刚停留在天空的一群人,有的未及时飞离,被那白光吞没在里面。

    祝遥细一感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师父,是灵压!”那些光居然是灵气,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灵气,不,还有雷灵,风灵等变异灵气夹杂在里面。这怎么回事?这里明明是仙界,应该只有仙气才是,为什么会有灵气上来,而且这么浓郁。

    那白光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刻钟,就越来越淡,直至消失。而刚刚在天上没及时退开的人,也重新露了出来。

    “我……我进阶了。”突然有人惊声喊道,却立马得到不少人的响应。

    “我也进阶了,那白光,直接让我升了两层。”

    “我也是。”

    “我也是!”

    “刚刚的白光到底是什么?”

    “是呀,居然可以直接提升修为?”

    “到底从哪来的?”

    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每个被那白光笼罩的人,居然都提升了修为。

    没有人发现那就是灵气吗?

    “师父!”

    玉言却朝着她摇摇头,祝遥这才反应过来,这事并不适合说出来。她能看出那是灵气,是因为自己对灵气近乎变态的亲和度。而凡是上升上界的,雷劫早已经洗掉灵根的区别。自然没人能感应出来那就是灵气。要是让大家知道,灵气仍旧对修为有影响,而且这么大,怕是会组团下界的吧。

    “主人。”芝麻突然从灵兽袋钻出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刚刚冒出白光的狭谷,“刚刚那白光里,有你的气息。”

    啥意思?

    “刚刚那白光里好像……有你!”

    “……”

    “这怎么可能?”祝遥傻了,她明明啥都没有做。怎么可能发出那样的白光。

    “真的。”芝麻的耳朵垂了垂,越加的茫然了,“我真的感觉到了。”

    “……”

    “先回去。”玉言浓眉一紧。直接御剑向着雷神殿的方向而去。他飞得极快。连四周的景物都是成线的虚影。搂着祝遥的手也紧了几分,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师父?”祝遥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隐隐感觉他必是发现了什么。细想了一下,心底一沉。“那个人发现我们了?”能让师父这么紧张的。除了那个闯进雷神殿的人。不可能有其它。

    玉言没有回答,只是把祝遥缓缓压向自己的胸口,护在身前。贴着她的耳边轻喃了一句,“有为师。”

    “……”祝遥只能紧抓着他的衣衫,师父说过,那个人的修为在他之上,要是打起来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努力修行,现在反而成了拖油瓶。“师父,不如……”反正她也不会死。

    “胡闹!”知道她要说什么,玉言的声音顿时就冷了下来,隐隐还带着压抑的怒气,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叹声道,“听话。”

    “可是……我们能逃得掉吗?”

    玉言沉默了半会,“相信为师。一定可以……”

    “是吗?”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玉言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前方不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站立在半空中,他脚下没有剑,更没有任何的法器。就这么凌空的站着,他一身的黑衣,双手背于身后。明明没有发出威压,却似能感觉到那迫人的气息。

    淡淡的扫视了过来,祝遥又感觉到了那股刺骨的寒意,仿佛连心都会被冰冻起来一样。

    “玉言尊上?”他开吐出四个字,语气中却不含半点情绪,好似这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词。

    玉言没有回答,只是皱了皱眉,定定的看了对方半晌,她却能感觉到他从未有过的慎重。

    须臾,他缓缓松开了身前的祝遥。

    “你想干嘛?”祝遥顿时一阵慌乱,反弹性的紧抓着他的衣领,“你想赶我走?”

    “听话!”他却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头。

    “卧槽”祝遥几乎想骂娘,要不要这个时候发扬什么舍己救人的伟大情操,单挑打不过,咱们可以群殴,“你想都别想,该走的是你。我死了后还能……”

    未得她说完,玉言猝不提防的往她额心一点,祝遥瞬间只觉得全身的仙气尽散,瞬间变回了一块玉石。

    “我了个擦!”

    玉言用力把她往后一抛,沉声道,“芝麻。”

    芝麻从灵兽袋里一跃而出,一口含住被玉言扔出的祝遥。

    “芝麻你放开我!”

    芝麻却像是听不见她的话一样,继续朝着雷神殿的方向飞去,而那黑衣之人,也像是完全看不见她们一样,站在原地动都没动。

    “芝麻!”你丫的造反啊。什么时候这么听师父的话了。

    祝遥心急如焚,却越来越远,回头看去,却只能看到满天的雷光中,两道对峙的身影。

    “师父!”

    ——————————————————————————————

    突然,那个一直视她于无物的黑影一动,转头看了祝遥离开的方向一眼。

    顿时祝遥只觉得一股巨大压力直冲着她的神识而去,她感觉全身都似要被那压力撕裂了一般,整个神识都痛得无以附加。就连着玉身上,都开始碎裂开来。

    这个压力是……(未完待续。。)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