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四章 就不能好好说话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抬腿就想进去解释,但万万没想到,大殿门会有个那么高的门槛,她脚一抬,扑噗一声……于是她期待已久的首次闪亮登场,以摔了个大马趴的态势,成功拉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祝遥只觉得那一道道火热的视线,唰唰唰的全部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殿内一瞬间的安静。

    这绝逼是个意外,祝遥尬尴的爬了起来,假咳了几声,特和善特优雅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好似刚刚摔倒的那个不是她一样。请大家忘记这个不完美的开端。

    “心儿!”像是存心跟她做对一般,晚了她两步的便宜老娘一脸心疼的拉着她左右打量,“怎么样?摔疼没有?你这孩子为啥要跑这么快呢?摔到了吧?刚刚醒就这么冲动,摔得痛不痛?”

    祝遥只觉得一把把写着摔字的钢刀,直直的戳入她的心口。

    “娘,咱能不提这事吗?”能别往伤口上戳刀吗?

    尹诗上下把她打量了一番,放了心,这才想起这次的目的。往殿内一看,顿时脸色一黑,瞬间门主的气势全开。

    “这是怎么回事?”她直直的看向中间,正拿着剑一脸悲愤的墨纤纤,声音里不自觉就带上了威压。任谁看到自家突然出现一个拿着剑疑似闹场的人,都会有几分不高兴,而且还是在自己女儿的大喜之日。

    墨纤纤在尹诗的威压之下,明显脸色苍白了几分,仍是紧握着手中的剑,却没有看向一脸怒气的尹诗,反而瞪向站在旁边的祝遥。“你就是尹心?”

    祝遥一愣,习惯的举起手打了个招呼,“hi,你好!”没想到才一阵子不见,墨纤纤早已不是初上界时,那样柔弱的样子。想必现在这样锋芒毕露才是她本来的心性吧。

    祝遥本想给她留个好印象,谁知她却半点不领情。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憎恨。握着剑就向她指了过来,“尹心,今日之仇。我墨纤纤来日必要让你们偿还。”

    她做啥了啊喂?她还一句话没说呢?

    墨纤纤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说完,手间一转就要御剑而去。

    可不能让她这么不明不白就走了,下次再见。人家就杀上门来了。祝遥一急,忍不住就开口叫了殿中唯一一个认识。而且离她最近的人。

    “蘑菇拦住她!”

    “哦!”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白衣男子手一扬,顺势就把已经站在剑上的墨纤纤给扯了下来,由于拉得太急。那柄飞剑已飞了出去,而剑上的人,却叭叽一下摔到了地上。

    接连两个人在光滑的大殿上表演摔倒。众人再次沉默了。

    特别是出手的蘑菇,更是一脸疑惑。瞅瞅门口的陌生女子,再看着自己的手,他认识那个人吗?刚刚到底是为什么要听她的话啊?

    没走成的墨纤纤双眼冒火的瞪向祝遥,兴许是真被刺激到了,张口就骂道,“贱人!”

    无端挨了声骂,祝遥还没开口,旁边的尹诗却受不了了。

    “放肆!”高阶的威压再没保留,直直的就向着墨纤纤压了过去,瞬间她就口吐鲜血,再次被压在了地上。“临云殿就是这么教弟子的?”尹诗转头瞪向一边临云殿领头的堂主。

    那人名唤云海,正是墨纤纤的师父。被尹诗这么一问,脸色登时也露出几分尬尴之意,“是在下教徒无方,让尹门主见笑了,此子就交给门主发落。”说完又瞪了墨纤纤一眼,“孽徒,还不向门主和少门主请罪。”

    “我无错!为何要请罪。”墨纤纤咬着牙抬起头。

    “我说……”祝遥举了举手。

    “一个勾引我夫君的贱人,怎配让我赔罪?”

    “闭嘴!”尹诗这回是真的火了,自己盼了那么多年捧在心尖上的女儿,自己疼着还来不及,哪里容着外人,一口一个贱人的骂,“区区一个玄仙弟子,竟敢口出狂言!”

    “那个……”

    “说她又如何?”墨纤纤仍是咬着牙道,“怎么?见事迹败露,就想杀我灭口吗?”

    “其实……”

    “好,竟然你执意找死,本座就成全你!”

    “能不能……”

    “要杀便杀!”

    “找死。”

    “停!”一道天雷直接破空而来,轰隆一声,把大殿的屋顶打了个对穿。白色的闪电顿时把殿内照得雪亮。一直找不着开口机会,眼看着剧情越来越向着原著发展,祝遥不得不冲出来喊卡了。条件反射就招出了最擅长的天雷。

    这回不单是墨纤纤和尹诗了,就连大殿内的人都傻了眼,纷纷目瞪口呆的看着尹心,居然是雷系法术。

    很好,注意力终于聚集到自己身上了,祝遥四下看了一周,深吸一口气才无力的道,“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原本多简单的一件事,偏偏结下死仇,至于吗?

    墨纤纤被那天雷吓了一跳,呆愣了半会才回神,却仍是一脸鄙夷加愤恨的看着她,冷哼一声道,“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没什么说的,我有啊!”祝遥看了她一眼,“你说我勾引你夫君,不知你夫君又是何人?”

    墨纤纤冷笑了一声,看了殿中一眼,显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祝遥却举行向着殿中一名身穿着大红喜服,却一直一言不发的男子走了过去,呵呵一笑,大声道,“这位仙友,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尹心!不知仙友怎么称呼?”

    许诺言愣住,显然也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但碍于现在的场面又不得不回了一句,“尹师妹,在下许诺言。”

    话音一落,众人却齐齐的倒吸了一口气,任谁都想不到,这两个要举行双修大典的人。居然是第一次见面。

    “这不可能!”墨纤纤也惊呼出声,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们怎么可能是第一次见面。”明明是她们背叛了自己。

    “我与他从未见过面,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连双修之事,也只是我爹娘定下的。所以我跟他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哼,谁知道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她仍是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实就是如此。我自幼体弱。从未见过外人。这点熙风门人都知道。你稍打听一下偏会知晓。”祝遥转头看向许诺言,“我堂堂熙风门还不至于轮落到抢别人丈夫的份上,只是你今天大闹我熙风门。辱我门风,此事确也不能就这么算了。竟然你说你才是她的原配妻子,我自是不会做拆散人姻缘的事,你们俩就一块离开吧。今天的双修大典也就此作罢。”多大点事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家的丈夫一枚,请注意查收。

    “……”墨纤纤一愣,似是没有想到这件事在她的口里,就这么风淡云轻的解决了。难道她就这么甘心将新婚丈夫拱手让人?此时到是有些相信她说两人并不认识的话来。

    “尹门主,此事……”好好的一场双修大典说取消就取消了,前来观礼的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纷纷看向尹诗。

    “小女说的没错。”尹诗一开始就是做这个打算,只是被墨纤纤一气。没机会说出来而已,之前来时还担心找什么理由,但这女子一闹,反而给了她现成的借口,“竟然诺言已有妻室,双修大典就此取消。”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虽然有些疑惑,却也还是接受了下来。祝遥也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先要消除女主的仇恨值。只要她不嫁给许诺言,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此事不可!师娘不可被歹人所蒙蔽。”意外的,这次站出来的,却是一直没怎么开过口的许诺言,他看了地上的墨纤纤一眼,冷声道,“弟子并不识得这位墨姑娘,更没有娶她为妻?”

    哟,这是开启隐藏剧情的节奏吗?

    “夫君……”墨纤纤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许诺言。

    “师娘!”许诺言却看都不看她一眼,转头向尹诗道,“弟子的性情您最清楚,若是已有妻室,又怎会隐瞒于你?定是有人故意闹事。”

    “这……”尹诗有些犹豫,怀疑的看向墨纤纤。

    “墨姑娘!”许诺言转身一脸义正言词的道,“我不知道许某何时得罪过你,你要在我大喜之日演这么一出戏。我从未见过你,何来娶你为妻之事?”

    墨纤纤简直不敢相信如此绝情之话,会从那个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嘴里说出,“许诺言,我们自下界金丹起,便结为夫妻,数千年的感情,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荒唐!”许诺言狠狠一甩袖,一脸被人愚弄的表情,“我自幼醉心修行,不敢有丝懈怠,其间从未有动过与人双修的念头。又怎么可能会有妻子?”

    “你……”墨纤纤只觉得有凉风狠狠的向着心口灌,“你当真如此绝情?”

    许诺言看她的眼神却越加的冷,“姑娘,请你自重。”

    墨纤纤只觉得血气翻涌,张口吐出一口血来。顿时觉得这么多年来的执着就是一场笑话,“好,许诺言,虽然如此,我墨纤纤与你的情谊,自此一刀两断。”她今天第二次说出这句话,如果第一次只是发现夫君另娶她人感到背叛的话,这次就是对他的无情,而彻底心寒了。

    祝遥却越看越觉得这中间有问题,许诺言到底是不是墨纤纤的夫君,她最清楚。原本在她的预知梦里,他也自始至终都是对墨纤纤一往情深的,所以她以为只要双方说清楚了,放两个有情人团圆,那么后面的那些事也就不会发生了。可许诺言却突然翻脸,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师娘,此人如此抵毁弟子的名誉,又多次言语冒犯您和师妹,如此嚣张放肆,绝对不能就此放过。”许诺言眼神一沉,一脸正气的道。

    墨纤纤却再次唤回了自己的飞剑,“废话少说,以前是我有眼无珠,今天定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许诺言也眼色一沉,唤出了兵器,眼中寒光一闪,“今日不教训你,岂不让人笑话我熙风门无人。”

    眼看着本来是夫妻的两人,就要当场掐起来,墨纤纤已经挥剑向着许诺言砍过去了。

    这都叫什么事啊?

    “住手!”祝遥高声喝止,“又乱打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师妹。”许诺言一脸担心的道,“你从未出过熙风门,不知这世间人心险恶。这女子特意选在今天来闹事,可见居心叵测。”

    “许诺言,你自己负心薄情,却要说人居心不良。若论居心,最为叵测的便是你。”

    眼看着两人又要掐起来,祝遥想也不想,直接唤出了天雷,随着轰隆隆几声,刚刚还只破了一个洞的屋顶,现在整个屋顶都飞没了。

    满屋子都是紫色的雷光。

    这回不单是吓住了掐架的两人,就连殿中的众人看她的眼光都不对了。

    “这是……雷阵!她居然会雷阵。”

    “这样的功法,只有可能是……”

    “怎么可能,那里不是从来不在仙界收徒吗?”

    “她到底是什么人?”

    呃……祝遥脸色一僵,她刚刚只是下意识的多劈了几下而已。师父好像没说这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功法啊?

    “尹师妹,你为何会雷神殿的术法?”许诺言也忍不住开口。

    “呃……这是个问题。”为毛话题转得这么快,男女主不继续掐架了吗?

    “其实……”祝遥正苦恼要怎么瞎掰过去的时候,像是回应她似的,天空突然开始噼哩叭啦的传来几声雷响,一声高过一声。整个天际都黑了下来。重重的劫云布满了天空。而远方似是传来重重的雷压,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众人脸色一变,也顾不得追问她的功法了,纷纷出门往天上望去。

    只见重重的云层之中,电光不断的闪烁着,那翻滚的劫云几乎遮盖住了仙界大半的天空,那威压明明隔着有百里之遥,但仍是浓郁得骇人,仿佛那隐藏在劫云中的雷光,下一刻就会横扫整个大陆一样。

    “有人在渡劫!”有人惊呼。

    众人心底却是一紧,声势这么浩大的劫雷,难道仙界又要多一名上仙?(未完待续)

    ps:这章多写了些,所以慢更了。(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