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六章 师父也有更年期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送走那奇葩劫雷之后,祝遥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熙风门毁了。原来一片繁华的仙山福地,现在变成了一片焦土,那些华美的建筑毁的毁、残的残,到处都漂着股子糊味。便宜老妈对不起,我是个败家子。

    更重要的,她突然想起那个梦的结局,好像也是因为墨纤纤和许诺言毁了半个熙风门,所以才引来了火凤凰把仙界烧了个干净,可是,现在她提前把熙风门毁了。

    那么……

    她好像把事情办砸了,不知道道歉有用吗?

    “师父……”祝遥弱弱的回过头,“我严肃认真正规的问你一个问题。”

    “嗯?”玉言回过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跟神兽凤凰打起来,胜算有多少?”

    “神族?”玉言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蠢徒弟为什么问这个,却还是认真严肃的回答:“没有胜算。”

    “……”警察叔叔,你听我解释。

    “心儿!”终于想起丢失了什么的尹诗门主飞回来了,人还在剑上,就已经朝着祝遥扑了过来。

    在即将被扑上的那一刻,玉言抱着徒弟侧身一闪,瞬间就到了十几丈之外。玉言眉头一皱,从哪冒出来抢徒弟的人贩子?顿时身上寒气四溢。

    “你是何人?”尹诗心惊讶对方的修为之高,又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冷声道,“放开她。”

    玉言身上的寒气更重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性子,现在居然还有人跟自己抢徒弟,那还得了,扬手就要唤出天雷。

    “等一下!”祝遥及时跳起来,一把抱住他正在捏诀的手,今天她已经够倒霉了,求你们不要再窝里反了好不好?“她是我娘。”

    玉言一愣,带几分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转头又看向尹诗,然后再转头看向祝遥。你还有娘?

    喂喂喂!你这眼神什么意思?谁还没有个娘啊?

    “心儿。快过来。”尹诗担心的又喊了声,心下更加担心。照现在看来,刚刚那渡劫之人,就是这个男子。“此人特意跑到熙风门来渡劫。引下劫雷。也不知道是何居心?”

    “呃……娘这是个误会。”祝遥一头黑烟。就之前的情形来看,劫雷好像……似乎……好吧绝对是冲着她来的,师父分明是跑在劫雷后面的。叹了口气挣了挣示意师父放开自己。玉言眉头紧了紧,半会才松了手。

    祝遥边走边道,“娘,这是……我刚拜的师父。”

    刚拜?玉言转过头,脸上的冰层厚了几分。

    祝遥一抖,特殊情况特殊照顾。

    尹诗拉着自己的女儿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放松了些警惕,“心儿,怎么样?有没有哪受伤?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那么强的劫雷,你还留在这干嘛?”

    那也要她跑得掉啊?你到是给个交通工具啊?

    “就算是拜师,也要跟娘商量一下嘛?”尹诗现在已经猜到定是女儿口中的师父,在劫雷中保护了自己的女儿,才会毫发无伤。于是刚刚的气也消了大半,向着玉言行了个礼道,“多谢上仙救了我女儿。”

    玉言也没有回话,只是点了个头,看着她还拉着自己徒弟不放,顿时满心的不爽,手已经快大脑一步,把蠢徒弟拉回了自己身边。嗯,爽了!

    再顺手探了丝神识过去,让徒弟额心的印记显现。

    “亲传印记!”尹诗看着自己女儿额心突然出现标记,到是惊到了,女儿拜师她没意见,必竟女儿刚醒,没什么根基,多个上仙师父也多一重保障,只是女儿自小就没有修练过,就算是仙胎一身仙骨,但资质怎么样,还真不清楚。就这样收她为亲传弟子,也太随便了吧?“不知上仙出自哪方大陆,怎么称呼?”

    玉言紧扣着蠢徒弟的手腕,他记得刚刚第一道劫雷的时候,徒弟的经脉受了伤,虽然不是很严重,他还是输了一丝仙气过去,想修复她的经脉,于是答得有些漫不经心。

    “雷神殿,玉言。”

    “啥?”尹诗这回是真的惊到了,“雷神殿?是……是那个雷神殿吗?”

    玉言这回总算把视线放在了尹诗身上,仍是冷淡的得没有温度的问话,“世上有两个雷神殿?”

    说着,还回头扫了祝遥一眼。徒弟蠢就算了,怎么娘也……

    祝遥嘴角一抽,喂喂喂,你那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原来是雷神殿的上仙。”尹诗绝对惊大于喜,自己女儿居然可以拜入雷神殿,那也太奇幻了吧?不是说雷神殿弟子在下界就已经选定了,从来不在仙界收徒吗?

    顿时觉得对方毁了熙风门也算不得什么了?不就是几栋房子吗?她门下的弟子又没有受伤,分分钟就可以再建回来,女儿能入雷神殿,那可是天大的机缘,“承蒙上仙看得上小女,今后还望上仙多废心了。”

    “嗯。”确实挺废心的。

    祝遥,“……”

    “自此,她便是我亲传弟子。”玉言沉声道,竟然徒弟要说是新收的,他也只好把当初收徒时的话再说一遍,“入我门中,便要承继玉字道号。从此后你就叫玉……”

    祝遥眼即手快,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咬牙切齿的道,“遥!”

    玉言拉下她的手,眼神顿时沉了沉。

    你那遗憾的小眼神是肿么回事?“**”这个名字果然是你故意的吧!

    “上仙……”尹诗自然看到了自己女儿那无礼的举动,顿时有些尬尴,但见当事人好像也没啥意见的样子,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娘!”祝遥退后一步。整了整衣服,这才想起正事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问你,熙风门中,有什么特别的物品吗?”若是她猜测准确的话,熙风门中绝对有凤族需要的东西。

    “特别的物品?”尹诗一愣,不明白女儿为何突然提这个。

    “对,我是说像……神族之物之类的?”

    尹诗摇头,“神族早已绝迹,如今三界之中。早已经没有神族的影子。而且神物现世,自有异象。我门中若有神物,又怎可不为他人所知?你问这个干什么?”

    为了救世啊!祝遥欲哭无泪,“我自然有我的道理。娘你再想想?真的没有吗?尤其是与……凤凰相关的。”

    “凤凰?”尹诗沉思了半会才道。“门中唯一与凤凰有关的。除非是我门的印记了。”她拉起自己的袖口。指着上面的纹路道,“我熙风门的印记,就是凤凰图腾。”

    祝遥拉起自己的袖口一看。果然自己的衣服上也绣了只简化的凤凰图案。

    那到底凤族要找的是什么?祝遥迷糊了,一边心底大团的疑问,一边又担心凤族分分钟杀到仙界来。

    因为刚刚的劫雷而四散的弟子,现在已经纷纷飞回来了。全都集中在了已经成了一片焦土的前熙风门遗址上。尹诗已经开始吩咐弟子收拾残局了。

    “上仙初次到访,可如今这情况……熙风门招待不周,还望上仙见谅。”尹诗客气的道。

    “无妨。”玉言完全没有自己也是这出惨状制造者之一的自觉,淡定道,“我带她回雷神殿。”

    “啊?”尹诗还没反应过来。她不是赶人的意思啊。

    玉言却已经转头看向还在想着什么的祝遥,唤了一声,“玉遥。”

    “哦。”祝遥习惯性的伸手过去。

    玉言轻轻一带,就抓着徒弟飞身而起,刚要离开,迎面却飞来一个身穿喜服的男子。

    “心儿师妹。”许诺言一脸担忧的停在了他们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遍,“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还一直在担心你。”

    祝遥皱了皱眉,顿时心底升上一种怪异的感觉。这许诺言对自己也太热情了点吧,他们好像才是第二次见面吧。

    “嗯,许……仙友。”她既然已经入雷神殿,自然不能再称他为师兄。

    “心儿师妹……”许诺言脸上的笑颜一僵,眼神也沉了几分,看了她身边的玉言一眼,顿时脸上露出几分伤心欲绝的表情,“之前的事,师妹是不相信师兄吗?”

    “啊?”祝遥一愣,你在说虾米啊?

    许诺言神情越发的幽怨,急声道,“师妹,你听我说,我跟那位……”

    “让开!”他话还没说完,却被玉言冷声打断。这个人看徒弟的眼神,他很不喜欢。

    于是随着话落,一股上仙的威压就朝着对面压了过去,许诺言身形一闪,直接就从仙剑上掉了下去,叭叽一下摔进了下方的焦土里,由于等级压制,还往土里凹陷了进去,像是被章子压下的印泥一样,凹出一个完美的人形。

    祝遥:……

    “师父,你更年期到了?”

    “嗯?”寒气四溢。

    “没……没啥,师父你威雄壮,霸气十足,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又在胡言乱语了。

    玉言没有再停留,一边往雷神殿的方向飞去,一边问道,“凤族怎么回事?”

    祝遥正等着他问呢?正想把这次的bug讲给他听,让他帮自己分析分析,心口却突兀的传来一阵巨痛,像是五脏四腑都被人朝着一个方向撕扯一样,痛得无法抑止。张口就吐出一大口血。

    “玉遥?”玉言脚下一顿,被突然出状况的徒弟吓了一跳。

    祝遥身上撕扯的感觉越来越甚,眼前也开始模糊了起来,而且那撕扯的方向好像是……

    “师父……回……回熙……风门……”

    下一刻,她已经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中。(未完待续。。)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