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九章 鸡蛋鸭蛋松花蛋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所谓的神族,是指四方神兽:龙,凤,麒麟与玄武。除玄武是做为天地基石的存在,开天之初出现过一次外,其它三种神族都有各自的族群,其中只有龙族是蛋生,麒麟是胎生。而凤凰……

    呵呵,它们不生。

    凤凰被称为不死鸟,是因为在它们死的那一刻,身躯会化为火燃,然后在灰尘中重生。所以根本不存在人口消耗的问题,反正它们死不了。只不过每一只重生的凤凰都会失去记忆,变回小凤凰而已。凤族亲子关系,以涅槃后第一次见到的人为准,也就是所谓的雏鸟情节。

    龙族通知凤族后,族长来得很快,祝遥以为会是一个大叔,但来的却是一个大婶。

    意外的是,大婶没有关照她这颗明晃晃的蛋,反而一把抱住瘦骨嶙嶙的小孩,哭得肝肠寸断,一边哭还一边喊着,“韶儿,韶儿……”

    原来小孩是她的二儿子,叫韶白!两年前不甚掉进冥幽深渊,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祝遥明显感觉到,大婶说到冥幽深渊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看小孩的神情都是不可置信的样子。大婶找回了儿子,很开心,但小孩明显不领情,只是在大婶出现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外,之后无论大婶说什么,他都一动不动的死抱着祝遥。

    大婶这才看到了蛋。只是跟龙族人研究来研究去,谁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蛋?

    龙族觉得,四大神族之中,只有龙族是蛋生,这蛋里必是条龙无疑。但龙族向来子嗣艰难。每一只龙蛋都盯着跟眼球一样,而且龙蛋降生天地必有异像,近几十万年来,天地就只出现过十二次异像,也就是说存在的龙蛋,只有十二只。根本不可能存在遗落在外的情况。

    凤族大婶觉得,这颗是凤凰蛋。虽然她们从来不下蛋。但也不能说,她们就不会下啊?如果凤凰都靠涅槃重生的话,那世间第一只凤凰又是哪来的呢?而且世间所有的羽族。不都是蛋生的吗?

    这颗不单是凤凰蛋,而且还及有可能是天道给予凤族的机会,让她们除了涅槃以外,还有其它种族延续的机会。

    还有部分人认为。这还有可能是玄武蛋,虽然没有人见过所谓玄武的族人。但它与其它三族同为四神兽,必有其道理。兴许这就是玄武重返的时机。

    各方都认为自己说得有理,神族向来子嗣艰难,每一个孩子都极为珍贵。所以双方都希望这个突然多出来的蛋里是自己的族人。

    至于麒麟……

    反正人家也不在,用不着算它一份。两族很有默契的无视了。

    最后在两族族长深入探讨、研究、加打嘴仗之后。达成了统一认识,决定先孵出来再说。甭管它是鸡蛋鸭蛋还是松花蛋,把孩子孵出来瞅瞅。不就一清二楚了。

    至于交由谁来孵蛋这个问题,龙族到是没有争夺了。因为它们暂时还没有这个技能,龙族的蛋都是放在火山里,经由天然的高温,来孵化的。由于孵化之地是龙族特选的,针对本族宝宝来设定的,里面有特意布下加高温度的阵法。

    这个蛋还没查清楚是什么,所以这种方法显然不行。

    所以孵蛋的工作,交给了凤族。

    没错,大婶打算带她回家孵蛋。

    祝遥想着自己会被一只大凤凰天天塞在屁股墩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关键时刻还是给力的韶白小朋友,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因为……他不肯撒手!

    无论是谁来劝,大叔、大婶、大哥。哦,就是韶白小朋友的爹、娘、哥哥,最后甚至连据说小她两百岁的弟弟都来劝了,他就是死抱着蛋不放。

    韶白小朋友的伤,在龙族的时候大婶就查看过,他受伤很重,元气受损,魔气已经侵入神识之中,按理说这样绝对活不下去,但韶白小朋友却撑下来了。只是拒不配合治疗,仿佛除了怀里的蛋,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祝遥唉了口气,韶白小朋友的伤,不单是在身上,更严重的是在心理。

    大婶后来没办法,只能任由韶白抱着蛋疗伤。经过几天时间的调养,韶白小朋友的脸上总算有了几分肉色。祝遥却觉得越来越困,原本还可以亮得跟个灯泡似的蛋壳,现在已经发不出半点光了。

    就连着意识也有些迷糊起来,原本她一直担心着韶白小朋友的伤,强撑着想等他好了。却怎么也阻止不了越来越沉重的眼皮。

    隐约间听到大婶气急败坏的跟韶白小朋友说着什么?

    然后韶白就化出了原形,他的身形比起在火山的那会,要漂亮了很多,七彩的羽毛还散发着柔光。双翅一展,就把她拥入自己巨大的双翼之中,祝遥只觉得浑身都似是泡在温水之中一样,隔外的温暖。

    她忍不住越加的困,终于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祝遥睁开眼的时候,头顶是一张笑容可掬的脸,那是一个中年大叔,离她不过一巴掌远的距离,眼神很是温和,像是水流一样,让人不由就放松了警惕。

    见她睁开眼,大叔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她有些发愣,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蛋里了,抬了抬手,衣袖上面还绣着熙风门特有的凤凰图腾?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眼前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但却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巨大善意。

    大叔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示意她伸出手。

    祝遥照他的意思伸出来,大叔毫不客气的扣着她的手腕细细的把了半会,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摸向她的头顶,轻轻的拍了拍,一脸的慈爱。

    仿佛在无声的安抚她不要怕一样。

    这样的慈祥和蔼表情,祝遥想起了一句俗语:父爱如山。

    “爸……啊呸,前辈。请问这里是?”祝遥四下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除了一张桌与自己躺着的床以外,再没有别的摆设,这格局好眼熟。

    大叔没有回答,却突然递过来一杯水。

    祝遥哑子正干着,顺手就接过了,“谢谢。”

    咕噜咕噜几口就喝掉了,正想继续问。

    那边又递过来一个果子,那果子红通通的像苹果,却散发着浓浓的仙气,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她又不客气的接过来,“谢谢啊。”

    他仍是轻轻一笑,果子汁水泡满,刚咬了一口,口齿余香。

    大叔又贴心的递过来一条帕子。

    “呃……谢谢。”祝遥只得接过,好像一直都在说这句话。

    吃完了果子,他又递过来一盘糕点。这个比果子更香。

    祝遥没忍住又接了过去。

    接下来是各样她没吃过的果脯,蜜饯,甜食……

    回过神来,她已经吃撑了。

    而大叔还在继续给她投喂和各种各样的吃食,她每吃掉一样,他的眼神就越亮了一分。

    祝遥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大叔,你谁啊?

    “醒了?”门口突然一道白色身影。

    “师父!”进来的正是玉言。师父终于想起来捡徒弟了吗?这回晚了这么多,差评!

    他快步走了过去,坐在床沿,抓起她的手就开始查看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坐下的瞬间,似乎推了旁边的那个大叔一把,直接把人给挤到角落去了。

    玉言看了半会,直到确认徒弟身上没什么问题,才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被他挤到床另一边,却仍是笑得温和的男子。

    眉头皱了皱,才似极不情愿的道,“多谢师尊。”

    “啊咧?”不是吧!

    原来不是大叔,也不是老爸,是师祖。师祖不应该是一头的白发,仙风道骨,长得像……对楼主的御用官方表情包的样子吗?

    这么可蔼可爱,真的可以吗?

    大叔站了起来,也没有回玉言的话,仍是笑容满面的看着两人,然后伸手拍了拍祝遥的头,身形一闪就消失了,却留下了一堆的零食。

    “呃……”这个热忠投喂小辈的人,真的是她的师祖吗?一定是她清醒方式有误吧?

    “你伤势过重,昏迷了三个月。”玉言轻声道。

    “伤势?”不是睡着了吗?她明明记得自己变成一只蛋,然后被人孵着孵着就睡着了。什么时候受的伤?

    玉言皱了皱眉,才缓声道,“当日我们离开时,你无故五脏受损,经脉尽断,就连神识都险些崩溃。”

    “等等。”离开?离开哪里,祝遥有些迷糊了?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这里是哪?”

    “当日你让我带你回来,这里自然是熙风门。”

    熙风门?

    “你的身体似乎中了一种,特殊的牵绊之术,不能离开熙风门。”玉言神情有些沉重,当日他带着徒弟离开的时候,她的神识几近崩溃,全身也出身莫名的伤口,而且越来越严重。但回到熙风门后,这种情况又停止了。

    祝遥一愣,立即化出一面水镜,而镜中是个十几岁模样的女子,与某个她认识的人有着三分相似。

    尹心,她居然又变回了6.0版尹心!她不是死了吗?(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