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前置剧情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回来了,回到了尹心6.0版,神族仍旧只存在于传说中,可是她之前看到的凤凰,和满天刷存在感的龙又是怎么回事?全都是幻觉吗?她有种好不容易通关了boss,官方却发出公告说,要回档的心情。

    而且她还发现自己身上还多了一个负面buff。

    她被圈定了,中了一个连师祖大叔都没见过的法术,不能离开熙风门方向百里范围之内。不然她就会经脉尽断,神识暴裂而死。这也是当初她晕倒的原因。

    做为宅习惯了的人,对于不能出门到是没什么意见,但关键她还有任务啊?既然已经变回了尹心,那之前的bug还是要继续修的。原本她是想先解除墨纤纤与熙风门的误会,可是剧情一开始就没有照着预想的方向发展。熙门风提前被轮了一遍了。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也跟当然墨纤纤做的差不多,而且更甚。

    意外的是,她昏迷的这三个月里,那四只火烧仙界的凤凰没有出现。那是不是证明,任务还没有失败,bug依旧可以解决?

    还有她突然变成的那个蛋,明明每件事,她都记得很清楚,现在却好像是做了场梦一样。醒来神族还是没有现世。这样烧脑的剧情展开,她感觉商智完全不够用啊。

    对于这些想不通的事,祝遥觉得……那就不要想了。

    躺了三个月,是时候出去放放风了。

    只是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

    抖抖的指了指前面的草地,“师父……地上那长着白毛的球状不明生物是什么?”

    “兔子。”玉言仍是万年不变淡定表情。

    “那树上那个长翅膀的绿色球体呢?”

    “鸟。”玉言继续答。

    “那个彩色的球是?”

    “鸡。”

    “那个棕色的圆柱体是?”

    “猴子。”

    “那山坡上那只长尾巴的猪呢。”

    “那是马!”

    别逗,那是马吗?有哪匹马肥得的肚子都垂到地上的吗?怎么才过了三个月,所有动物都变异了啊?一眼望去,每个都肥得那么清新脱俗,无限接近球状。特别是天上那只仙鹤,别逞强飞了,小翅膀不累?胖成那样,都快掉下来了喂。

    ……

    好吧,已经掉下来了。

    玉言叹了一声。才解释道。“师尊养的。”

    “啊?”祝遥惊呆了,师祖养的?谁家的养动物能养成这样,他祖上是开养猪厂的吧?

    正说着,空中遥遥飞来一道白色的身影。不一会就落在了他们面前。正是那个与她有一面之缘。满身父爱的大叔。

    玉言点了个头打招呼,“师尊。”

    “爸……啊呸,师祖。”气质太像。纯属条件反射。

    师祖肩上抗着个大布袋子,仍是笑得那么和蔼可亲,突然一甩放下袋子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一个仙果,往祝遥又递了过去。

    “给我?”祝遥一愣。

    师祖大叔仍是没有说话,只是笑得越加的和气。

    祝遥盯着那颗红艳欲滴的仙果,又转头看了看,四周独特的“猪”形生物们。顿时嘴角一抽,她不要长成这么清新脱俗。

    “呵呵……多谢师祖,不……不用了,我不爱吃果子。”

    师祖大叔笑了笑,然后又从袋子里,陆续掏出了糕点、蜜饯、各色零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双眼闪亮,满是慈爱的递给她。

    祝遥顿时觉得胃部一阵抽痛,按理说她是小辈,长辈给的东西,她要接着才是。而且师父说过,师祖是为了帮她治伤,才特意从雷神塔出来的。可是……弱弱的看向一旁的玉言,师父救命,我不想吃成猪。

    “师尊……”或许是祝遥的眼神太过幽怨,玉言接收到了求救信,“玉遥现在是仙身,早已经僻谷了。”

    师祖大叔一愣,看了祝遥一眼,这才长叹一声,满脸遗憾的放弃了投喂,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收好袋子,转身愉快的向其它的动物走过去了。

    “师父……”这个真的是她师祖吗?

    “师尊只是喜欢喂人食物而已。”玉言一脸淡定的回答,转头看向自己的徒弟头顶,被师尊拍过的地方,眉头微微的皱起。

    不是喜欢喂食,是喜欢喂猪吧。有个爱投喂的师祖肿么办?

    “师尊不爱多言,你若不爱吃,拒绝便是。”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徒弟的头,揉了揉,再揉了揉……

    “这样好吗?”

    “无妨。”

    “那……”

    “嗯?”

    “师父。”

    “说。”

    “能不弄乱我发型吗?”这喜欢摸人头发的习惯也是师门传承吧?

    “……”

    ——————————

    师祖大叔在祝遥醒来的第二天,就回雷神殿去了。本来他出来就只是为了给祝遥治伤,她已经好了,他自然也就功成身退了。走的那天,院里那些球形生物都很伤心,齐齐出来给他送行,还追着他跑了好几百米。特别是那只胖仙鹤,扑腾翅膀,一次次的从空中掉下来,又一次次追上去。那十八里相送的场景简直感人肺腑。

    祝遥挥了挥手里的手绢,师祖你安心的走吧,你养肥的这些动物,我会好好吃掉的。

    她晕迷的这段日子,熙风门的再建工程已经完成了。这效率和速度,祝遥看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除了山下偶尔还有几颗被劈焦的歪脖子树以外,完全看不出曾经被毁过一次的迹象。

    除了她住的地方。

    她和师父住的地方是熙风门主峰之上的一座浮峰,叫落霞峰。这里位于仙脉正位。是仙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也是当初她醒来的地方。只不过她明明记得当初住的是一座精致华美的阁楼,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一豪华别墅了。可是为啥现在却变成了一座茅屋?难道熙风门的再建工程里,不包落霞峰?好歹她也是个官二代吧!

    而且她醒来也有好几天了,熙风门却半个人也没来慰问一下,包括她的便宜老娘尹诗。说好的宝贝女儿呢?

    对她的疑问,玉言只淡淡回了一句。“太吵!”

    “啊?”啥意思。

    他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挥袖,只见整个落霞峰周围。都亮起红光。

    “阵法?!”祝遥一惊。嘴角抽抽的道,“师父,您不会在落霞峰布了隔绝的阵法吧?”

    “嗯。”玉言淡定的点头,完全没有在别人家地头撒野的自觉。

    难怪没人来看她。

    “我想去见我娘。”好歹是她娘。总得去报个平安什么的。

    “你要我解除阵法?”玉言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祝遥点头。“这里必竟是熙风门。”把主人挡在外面不好吧。

    “玉遥。如今众人都知,你是我雷神殿弟子。所以近日,虽无人进入这里。却有不少传信停在外面。”

    传信,那些纸鹤嘛?“不就几个传信嘛,我回来再看,开阵吧。”

    玉言再次看了她一眼,在祝遥的催促下,这才打开阵法。

    祝遥只觉得周围红光一闪,天空顿时如同被剥落一层塑料薄膜一样,向四周褪了下去。天空顿时出现了几个黑色的挥着小翅膀的点,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然后连成了一大片,祝遥只觉得大片阴影,气势汹汹的朝着她飞过来。

    这是纸鹤!?这是蝗虫吧!

    祝遥条件反射的抱住了头,大群的蝗虫却直直的向她冲过来,眼看她就要被埋入那堆传信里。

    玉言捏了个火系术法,及时烧掉了那群纸鹤,却落了她一脸的灰。

    要不要这么夸张,她有这么多熟人吗?

    祝遥捡起一片残留的纸片,只见上面写着:师妹安,几个字,其它的就看不清了。这些都是谁啊?

    “师妹,你全愈了?”突然天空飞来一名青衫男子,样子很是清俊,清亮的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喜色。“我听师娘说你伤势很重,一直很是担心,只是这落霞峰突然布下了结界,一直没机会来见你。”

    祝遥愣了一下。

    男子上前一步,言词恳切的道,“本想着若是你一直不出峰,就算硬闯也要来看看你……”

    “你……”祝遥看他越说越激动,忍不住打断他,“哪位?”

    男子兴奋激动的表情一僵,扯了扯嘴角,才继续笑着道,“师妹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许诺言,你许师兄。”

    “哦!”是他呀,她说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是那预知梦里的男主啊。只不过雷劫那天,他一脸严肃愁苦的样子,跟现在这个兴奋得像嗑药的表情,相差太大,她一时没认出来。

    “尹师妹,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他眼神微沉,直直的看着她,似是满心满眼都是她的样子。

    专注的神情,让祝遥忍不住抖了一下,这人还真的吃错药了?

    “许……仙友!”祝遥抹了抹突然冒起的鸡皮疙瘩,“不知那天那位墨姑娘怎么样了?”

    许诺言眼里的光顿时暗了下去,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师妹……那天的事,我已经跟师母解释清楚了。你要相信我,我与那人没有任何关系。我根本不认识她!在这个世上,我许诺言唯一,想与之双修的,只有师妹你一人而已。”

    “……”我k,男主变心了?剧情里有这么一出吗?不要脱离剧本啊喂!

    “双修?”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口的玉言,突然冷冷的念出这两个字。

    祝遥只觉得心底叮咚的一下,掉进了冰窟里。

    “这是个误会!”师父听我解释,这些都只是前置剧情啊!(未完待续。。)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