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一章 徒弟我们**吧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上仙。”许诺言看向玉言,行了个礼道,“我与尹师妹本已举办过双修大典,却遭有心人破坏。让师妹心里多有顾虑,是许某的不是。今后定全心待她,还望上仙放心把她交给我。”

    交给他?玉言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回头看向自己的徒弟。

    一字一句都冷得要崩出冰花来,“双修大典?”

    “没有!”祝遥气得跳脚,明明已经取消了,不要说这种引人误会的话啊喂。“谁跟他双修了?”

    “师妹,你可是怪我?”许诺言的神色更加的忧伤。“你放心,今后绝对不会发生让你伤心的事。”

    “你做什么,关我什么事啊?”这人今天是疯了吧?干嘛来说这么一段似是而非的话?他喜欢的不是墨纤纤吗?“我那天就说过了,我们的双修-优-优-小-说-更-新-最-快-大典取消,我不可能嫁给你。那天没有,今后也不会!”

    “师妹,我知道你怨我。”他一脸不要说气话的样子,“但是我会等你想通的那一天,从师母把你许给我的那一天开始,诺言就已经决定,今生今世唯有你一人,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上仙……”他突然又转向玉言,一副向着当着长辈的面表决心的样子,举手发誓道,“许某对师妹之心可昭日月,若有半点虚假,愿遭五雷轰顶,愿……”

    “滚!”

    “啊?”许诺言发誓到一半愣住,一时没明白过来,“上仙……”

    轰隆隆!

    五道明晃晃的天雷,就朝着许诺言的头顶轰了过去。

    还真是五雷轰顶啊。

    “上仙!”许诺言惊呼一声,赶紧御剑而起,朝着落霞峰外逃窜,屁股后面还追着不依不饶的五道天雷。

    玉言这才看向旁边的蠢徒弟。

    祝遥只觉得心尖抖了一下,“师父,你听我解释!”她真的跟他不熟啊。

    玉言脸色却更冷,一把拎起祝遥,身形一闪,两人已经回到了茅屋之中。

    反应过来时,祝遥首次被人压在了床上。

    “双、修?”某师父彻底的暴走了,祝遥几乎都看到他周围高涨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了,一字一句的像咬着牙发出来一样,“你?与、他?”

    祝遥被他压得完全不能动弹,周身都是他带着寒意的气息,两人的脸孔更是贴得极近。如此霸道总裁的态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床咚。师父这是恼羞成怒,想对她用强?那是不是接下来,会发生点羞羞的事情?

    虽然气氛不对。

    但……

    突然期待起来了肿么办?(╯3╰)

    “嗯?”见她不回,玉言语调上扬。

    没错,就是这个范,这个**的“嗯?”字,瞬间霸道总裁玉总上身。

    祝遥一激动,一把回抱了过去,一脸认真的道,“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我可以的!”让我们来发生点超越师徒关系以外的事情吧。

    先从哪开始?撕衣服,还是扒裤子?

    “……”玉总瞬间退散。

    玉言满身的怒气,在徒弟一脸期待的表情之中,瞬间烟消云散。最终化为一声长叹,有个不按理出牌的徒弟,略心塞。

    附身埋入她的发丝之中,轻嗅着她发间的气息,平复那依旧不平的心绪。他向来冷静自持,像这样冲动的情绪,有些陌生。可是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里唯一的徒弟,要被其它的人抢去,他就暴躁的想劈人。

    徒弟虽然蠢,但那也是自家的。

    “玉旺……”

    “**你妹啦!”能不能好好谈恋爱了?

    “为师……不喜欢那人看你的样子。”

    “……”祝遥顿时觉得心底一暖,满满的好像有什么要溢出来,良久才回道,“嗯,我也不喜欢。”我只喜欢你这么看我。

    玉言沉默了半会,却越抱越紧,像似是要确认什么似的,耳边都是他轻缓的呼吸声。

    良久……

    “玉旺,我们双修吧。”

    “啊咧?”

    ————————————————————

    什么叫守得云开见月明,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什么叫善恶到头终有报……啊呸,这句偏了。反正听到师父主动跟她提双修的时候,祝遥觉得穿越这么久以来,总算遇到点让人心情舒畅的事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转念一细考,又觉得做为女孩,是不是应该矜持点,意思意思的推拒一下。那一会她是欲迎还拒好呢?还是半遮半掩好呢?要用什么表情才能完美表示自己的小羞涩呢?

    好纠结啊!

    就在她还在天人交战的时候,玉言却突然起身把她抱坐了起来。

    祝遥瞪大了眼睛,不会吧,第一次就这种态势!

    玉言曲指往她额心一点,脑海中瞬间多了一套仙气引导与运行的功法。

    “这是什么?”

    玉言放开她,在旁边盘脚坐下,一本正经的道,“这便是双修之法,你只需同时与我引导出仙气,按此法运行即可。”她不是一直想跟自己双修吗?他满足她这个愿望了。

    “这样就行了?”不用赤身**,不用阴阳相合吗?

    玉言点头。

    “靠!”人家裤子都脱了,你给我说这个!(?_?)“不是说双修是夫妻间才能做的事吗?那总得有点夫妻间才有的程序吧?”她不甘心!

    “……”玉言一愣,似是想到什么,如玉的脸闪过几丝红昏,眼神游移了会才道,“仙界的双修之法与下界不同,无需那么繁琐,已得仙身之人自然……咳……自然不重**。”

    “我重!”

    “啊?”玉言一愣。

    祝遥直直的盯着他的脸,一字一句的道,“我说我、重!”老娘就是想吃肉,怎么滴吧?

    “胡……胡闹!”玉言努力皱起眉,“你是修行之人,怎可迷恋于此。”

    “那我就不修了。”扑上去,反压倒。

    玉言一时不察,被他扑了个正着,反床咚。“玉遥!”

    “闭嘴!”祝遥直接亲了上去……

    香!

    自动送上门来的小鲜肉,没有放过的理由。祝遥十分不客气的,摸上身下壮实的身躯,手越来越下,越来越下,越来越……

    ————————————————

    那天直到最后,祝遥都没得逞。实在不是我方队员不努力,是敌方队员太卑鄙。霸王硬上勾不成,还被人定在原地,整整听了四个小时的思想道德教育。

    某师父从第一个修得仙身之人的历史开始入手,延伸到各修仙门派建立的初忠,再上升到仙界和平的重要性,与仙人可持续发殿的重大课题,引古据今,循循善诱,语重心长,态度坚决的……掐灭了祝遥心中的小火苗。

    最终祝遥的结论是,还不如跟许诺言有点什么呢?

    “玉遥。”临到头他又拉她入怀,嗯,从床下拉上来的那种。没错她被人一脚踹下床了!

    “你身上的迷团太多,为师答应过会帮你查个清楚,待所有事都解决后。界时你再如何……我定不拦你。”

    “真的什么都可以?”

    “嗯。”

    “不踹我下床?”

    “……嗯”

    好吧,为了这个承诺,她觉得还可以再忍受一下。

    呵呵……到时是清蒸好呢?还是红烧?咳……她还是喜欢原汁原味的。

    “心儿?心儿!”尹诗推了推明显走神的自家女儿。

    “咳咳!”祝遥收了收心神,瞬间收起全身的粉红色泡泡,“娘,什么事?”

    莫明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不是你来找我吗?怎么了?难道你的伤又复发了?哪里,让娘看看……”尹诗顿时紧张起来。

    “哦,我没事!”祝遥这才想起正事,“娘,我今天来除了报平安外,是想问你,你是何时知道墨纤纤这个人的?”

    意外的尹诗听到这外名字,非但没有露出厌恶之类的情绪,反而愣了一下,一脸莫名,“墨纤纤?她是谁?是门中的弟子吗?”

    “娘你不认识她吗?”祝遥一惊。“就是双修大典那天,自称是许诺言妻子的那人。”

    “是她啊!”尹诗这才想起来,看了女儿一眼,叹了口气道,“唉,说起这事,当真怪不得诺言那孩子。他跟我说过,他从未认识过那位姑娘,更别说跟她结成双修了。我看就是有心人,栽赃陷害,故意想引起争端而已。现在四方大陆表面上平和,私底下却是暗涌不断。再加上熙风门只余我们两母女,自然被人盯上。”尹诗一脸的无奈,“不过女儿放心,现如今,你拜入了雷神殿,他们怕再也不敢打我们主意了。那天的事虽然不清楚背后的人是谁,但与诺言无关,你可不要怪他。”

    “许诺言真的不认识那个女子?”

    “当然。”

    “娘这么相信他吗?”

    “到也不是!”尹诗以为她闹小孩别扭,以为她偏疼旁人多,到是有些心喜的道,“是与他同一方世界飞升上来的弟子,亲口证实了此事。他在下界的确没有与人双修。”

    祝遥皱了皱眉,他与墨纤纤是不是夫妻,她最清楚了。但现在却还特意请旁人来作证,是想干什么?

    心底隐约的那个猜测,现在顿时清明了。

    原本她以为,墨纤纤之所以仇恨熙风门,是因为尹诗的棒打鸳鸯,拆散了一对有情人。

    但她成为尹心后,自动解除婚约,许诺言却并不领情。并多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言语之中都是想与她修好的意思。现在还矢口否认与墨纤纤之间的感情。这样与梦境之中完全相反的两种态度,让她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和心机。

    墨纤纤恨着尹诗,不单因为她在双修大典上伤了她,更是因为她三番两次的派人追杀她。让她在仙界没有容身之地。但看便宜老娘的神情,她在双修大典之前,根本不知道墨纤纤是谁?所以墨纤纤上界就被追杀的事,不可能是她做的。

    而唯一知道她存在的,就只有前后不同的态度许诺言。

    她突然想起,狗蛋第一次为难墨纤纤的时候,曾说过受到一名金仙的指引。许诺言的修为,刚好是金仙!

    想杀墨纤纤的是许诺言!

    他为什么要杀她?为了娶尹心吗?

    只是……为什么最后他又改变主意,改为挽回墨纤纤呢?

    “心儿。”尹诗见她一脸的纠结,拉住她的手拍了拍,“我知道你刚醒,与谁都接触不深,所以不想与你许师兄双修也可以理解,但是也用不着这么急着拒绝。诺言是个好孩子,时日久了,你自然就知道了,日久见人心嘛。”

    日久见人心,若是真是她猜想的那样的话,这人的心未免埋得太深了些。

    “娘,你就这么相信他?”

    尹诗笑了笑,一脸的自信的道,“他可是你父亲的亲传弟子,怎么说也是知根底的自家人。”

    可是这个自家人,最终却灭了熙风门。

    “娘,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她不想伤了无辜,却也不想被动挨打,“当日我随师父离开时,曾在路上见到过那个墨纤纤,她当时正被人追赶,看样子追她之人,正是我熙风门的弟子。”

    “追杀?我非没有……”尹诗一愣,倾刻之间反应过来,做为一方门主哪个不是精明绝顶之人,细一想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墨纤纤虽然是在熙风门大闹了一场,但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临云殿的弟子,轮不到她来发落。更别说是派人前去追杀,这样下作的手段。

    可人不是她派的,那又会是谁?

    尹诗一脸阴沉的站了起来,在房中来回的渡着步。

    “心儿,你没有看错?那些追杀的,真是我门中弟子。”

    “我也不确定,只是看他们衣上似乎是有凤凰样的印记。”这些人自然是她瞎扯的,但祝遥明白,尹诗肯定会去查。

    尹诗深吸了口气,脸色越来越沉,半会才道,“心儿,你先回去。这些事娘会处理的。”

    祝遥点头,直接就听话的回落霞峰去了。该说的她已经说了,她不想过渡的依赖所看到的梦境,而失了自己判断事情的准则。所以不能全以梦境中的事来推断许诺言的行动,

    他是不是无辜,就用事实说话吧。r1152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