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二章 请节制的秀下限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不知道最后尹诗是怎么调查的,只是几天之后,许诺言突然就闭起关来。便宜老娘一定是查到了点什么,所以对许诺言起了疑。

    祝遥放了心,只要尹诗有了戒心,就算最后许诺言跟墨纤纤旧情复燃,想要推倒熙风门也没那么容易。

    说起许诺言这个人,之前预知梦里还觉得他对自己老婆一心一意,不说是好人,也算得上是有情人了。可自从他数次否认与墨纤纤的感情,而且还一直想让她跟他成亲之后,这人在祝遥心里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不过只要他没机会跟墨纤纤接触,那么熙风门的灭门危机也就解除了。

    ————————————————————

    祝遥做了一个梦,自从修仙以来,除了那些剧透的预知梦以外,她已经很少做梦了。她几乎都忘了真正做梦是种什么事的感觉。

    现在,她感觉整个人似是浸在了一片温水里,却半点没有溺水的窒息感,反而觉得一片详和宁静,让人觉得非常的安心。眼前时而一片五彩斑斓,时而又是一片绿影。意识有些迷糊,好像怎么都无法集中一样。

    隐约耳边还传来浅浅的呼吸声,有些熟悉,却又分辩不出是谁的。

    她整个人似乎飘浮在一片虚空之中,却意外的觉得心底分外的安心踏实。

    也不知道保持这样的状态过了多久,视线渐渐有了模糊不清的影子,好像是一大团一大团的绿色,有光从那绿色的缝隙中透出来,打在她身上。

    半会那光又弱了很多。只变成零星的一点,那大团的绿色也越来越暗,然后变成了纯粹的黑。就这样两种颜色不断的变换着。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居然隐隐有了声音。

    那声音很是柔和,一开始她只能听见几个音节,后来才慢慢的清晰。却仍旧无法辩认,她隐约能听到“小妹”两个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祝遥默默的想。也不知道哪家倒霉孩子走丢了?

    那声音一开始还有些稚嫩,慢慢的又青涩起来,一段时间的沙哑难听后。慢慢的变得沉稳柔和起来,每一个音节都似轻风拂面一般,听得让人……特别想睡觉。

    呃……好像她本来就在睡吧?

    好吧,她正欲转入深度睡眠当中。

    耳边的声音却突然清晰了起来。语气中七分柔和,两分焦急。和一分的无奈。

    “小妹,为何你还不出来?”

    啥?

    祝遥猛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一道雪亮的闪光,带着浓浓的杀气。朝她迎面劈了过来。

    卧槽!

    祝遥瞬间清醒,就地一滚,躲了过去。草地上瞬间劈出一道圆弧状的深沟。

    那是一道风刃。她刚刚要是动作慢一点,现在成两半的就是她了。

    祝遥心底一凉。还来不及反应,下一波攻击已经到了,上百柄灵剑直直的朝她攻击了过来。她挥手结印,在周身竖起防护的结界。

    才这有空看向偷袭她的人。她上方不远处,一个人影正站在剑上,一身眼熟的黑色劲装,整个人都似溶入了黑夜里。祝遥心底咯噔一下,以为见到了之前杀她的那个魔族,细一看又不对。那剑上的明明是个女子,而且修为只是玄仙,脸上施了隐藏的阵法,看不清容貌,只是尤能感觉到她满含杀意的双眼正紧盯着她。

    这谁啊?

    “你哪位?”都没见过你出场,用得着一见面就打吗?

    黑衣人没有回答,见灵剑被她躲过,直接唤出仙剑就朝她攻了过来,剑上闪着白光附着重重剑意。

    祝遥直接结印唤出五道天雷朝她劈了过去,她的身形却极快,几下就闪过去了。一剑斩过,祝遥虽然已经躲过去,却能感觉到那凌冽的剑气刺得发痛。剑身之上再次化出万千的灵剑,四面八方的向着祝遥而去。

    我靠,这是欺负她没武器是吧。祝遥皱眉头一皱,直接召出一条紫色的雷光,这回却不是向着对方去,反而伸手凌空一抓,直接就把紫色的雷电抓到了手上,扬手一甩,像是抽鞭子一样,不单扫开了面前的灵剑,更是直直朝着黑衣人而去。

    她一时不察,似是没想到雷光还可以这么用,被甩了个正着,扫出了十几米之外。

    敢偷袭,我抽你丫的。

    祝遥飞身追了上去,手里“雷”鞭挥得劈啪做响。连祝遥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随手招出来的闪电,威力居然这么大。刚刚还霸气十足的黑衣人,这会居然被她抽得全无还手之力。

    连连后退不说,连防御的结界也根本挡不住一击,打中胸口后,更是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祝遥立马用捆绑的法术,把她捆成了个粽子,顿时觉得信心足足的。

    你丫胆够肥啊!送上门来找抽,知道我厉害了吧?

    “你,叫我女王,啊呸……”画风歪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黑衣人不吭声,却仍是死死的盯着她,身上的恨意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祝遥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拉了这么大仇恨,挥手化去她脸上用来伪装的法术,却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是你!”墨纤纤!祝遥瞪大眼睛,怎么都没想到是她?

    她到是半点不含糊,一脸想冲上来咬她一口的样子。“你个贱人!”

    “谢谢,你个碧池!”

    她一愣,似是不明白碧池是何物。

    祝遥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蹲在她旁边,“你脑子有病吧,干嘛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熙风门来吵我干嘛?”

    墨纤纤冷哼一声,转过头去,好似看她一眼都觉得嫌弃一般。“明知故问。”

    “就是不知道才问,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闲。”祝遥回敬了她一个白眼。“到底为什么要杀我?”

    黑纤纤却火冒三丈,“贱人,你勾引我夫君在先,追杀我在后。现在更是连我夫君都不放过,你还问我为什么杀你。”

    “等等!你怎么还以为是我勾引了许诺言?”祝遥有些头痛,“不是跟你说过。我之前根本不认识他吗?而且我也没想嫁他。”你对人生最基本的判断力呢?

    “哼!惺惺作态。”

    “……”你逻辑被狗吃了吧。

    “你要是心理没鬼。又为何一路派人杀我。”

    祝遥愣了一下,还真有人追杀她啊?难道是……卧槽那个渣男。

    见她沉默,墨纤纤眼里闪过一丝什么。“要是你真对许郎无意,敢不敢当面与他对峙?”

    “对峙就对峙。”这死心眼的姑娘,不让她亲眼看看,还不知道啥叫渣。

    祝遥站了起来。正要上前抓她起来,却突然发现地上红光大亮。大片的火燃突然亮起来。她反射性的一退,却发现四周都被重重的火焰包围。那火格外奇特,红中带蓝,散发着逼人的热气。就连着周围的花草也一瞬间枯萎了。

    “哈哈哈哈……”墨纤纤发出得意的笑声。瞬间挣脱了身上的缚束,飞身跳离了几米之外,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这回看你还怎么逃。”

    卧槽。这个碧池陷害她,早就在这里布了阵法。

    祝遥有些傻眼的看着已经把她团团包围的火焰。顿时有些后悔,干嘛闲得蛋疼的来这偏僻的孤峰,而且还不知不觉睡着了,要是在落霞峰,好歹有师父在啊。

    这火一看就不简单,“这是什么法术?”

    墨纤冷笑一声,“怎么?你做为熙风门少门主,不认识自己门派的绝学,‘仙元真火’吗?”

    “不认识。”

    “……”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仙元真火’可焚尽仙元,是世间最烈性的火燃。在你仙元尽消,神识尽散之前,你是逃不出来的。”

    “是嘛?”可为什么她觉得这火,长得有点可爱呢?连火苗都好像长得有点奇怪,喂喂喂,好像形成了一个心形了也!

    祝遥忍不住伸出了手。

    “哼!”墨纤纤冷冷看了她一眼,“这火是灭不了的,乖乖受死……”

    “灭!”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丝啦一声,刚刚还生机勃勃的火焰,祝遥一挥手的功夫,灭了个干净。

    “这不可能!”那可仙元真火,遇水都不灭的仙元真火!

    祝遥有些发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她好像学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技能,突然就会控制这些火了。

    “燃!”祝遥又一挥手,顿时整个峰顶,又燃起了大片的红蓝相间的火燃,直直往墨纤纤方向烧了过去。

    墨纤纤脸色瞬间惨白,立马御剑就开溜,刚一飞起,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铺天盖地的威压,迎面压了下来,她连反应都来不及,就直接从剑上掉入了那片火焰之中。

    “师父。”祝遥向空中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挥了挥手,来得真是时候。

    “怎么回事?”玉言皱了皱眉,走向自己的蠢徒弟。

    “没什么,有个碧池智商捉急,还总想找我秀下限。”

    “……”

    祝遥挥了挥手灭掉了面前的火,却发现前面空荡荡的一片,碧池呢?

    “人呢?”

    明明看到她掉下来的?难怪遁地逃了?祝遥上前找了一圈,却连头发丝都没找到一根,就连墨纤纤的气息都完全感觉不到了。

    “玉遥!”玉言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表情,突然弯腰从地上拾起一物,朝祝遥递了过去。

    看清那是什么时,祝遥顿时一头的黑线。

    呵呵,金手指你好!(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