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死过后马上回来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妹子,你肿么可以这样对我?”小黄人瞬间泪眼汪汪的瞅着她,“我是真心的,我要跟你生一窝蛋。”

    “……”谁要给你下蛋,世上的妖兽没有一只是智商正常的吗?以前她是龙族就算了,这只又是肿么回事?

    这回不用祝遥发飙,许诺言已经唤出十几个冰凌,对着他就是一顿猛戳,妖仙扑腾着翅膀躲得很是狼狈,一边躲还一边对着祝遥喊,“妹子,妹子,你看看我呀!”

    祝遥一头黑线。

    小黄人躲过几波冰凌,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他必竟刚刚飞升,而且在下界又受了一波劫雷,根本没什么仙力了。不然也不会依靠翅膀飞行。

    许诺言神色一沉,再次化出一波冰凌,这回却有上百支。

    “喂,你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非要惹爷爷发火是吧!”小黄人怒了,连着那堆像杂草一样的黄头发,都竖了起来,用力一挥翅膀,只见数百根羽毛,飞了出来,有的化成火球,有的化成利剑。朝着许诺言攻了过去。

    “哼,找死!”许诺言声音越加的冷,只是一挥手间,那些火球利剑就全化成了飞灰,他身形一闪就出现到了妖仙的面前。

    “你……怎么会?”妖仙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已经被对方掐住了脖子,他只觉得一股寒意顿时传遍了全身。

    这是……

    “许师兄。”有弟子在身后急声道,“妖仙马上要来了,现在不宜与他们起冲突。”

    许诺言充耳不闻,手却越来越紧,小黄人的脸已经变得紫黑。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放开他。”祝遥的声音有些冷。

    许诺言一愣,手僵了一下,却真的缓缓的松开了。

    小黄人妖仙惊魂未定,立马远离,压着胸口喘息不止,抽空可怜兮兮的看了祝遥一眼,再看向站在原地不动的许诺言。身形一抖。挥着翅膀恋恋不舍的飞走了。

    “玉遥,是他先对你无礼……”许诺言扬着之前那样的笑,只是多了一丝的僵硬。

    祝遥只看着他。不说话。

    到是一旁的弟子凑了上来,“许师兄,这位师妹,这里不宜久留。还是赶紧留开吧。”

    “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来。”祝遥回道。眼神却仍是看着对面的许诺言。

    弟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御剑跟其它人一起走了,不到一会,现场除了她和许诺言外走得干干净净。

    “我刚只是想保护你而已。”许诺言轻声道。语气中带着丝忐忑。

    “……”

    “他只是一只妖兽。”

    “……”

    “你若是不喜欢,我不杀他就是了。”他脸色一瞬间有些慌乱,似是想向她解释什么。

    “……”

    “玉遥。你……生气了?”

    祝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顿时都有些鄙视自己的智商了。上线得真tm慢了。

    “月影!”

    他的脸色一瞬间的苍白,手间轻轻的颤动了几下,良久才轻轻的笑了起来,似有若无的叹了一声,“遥姐姐,还是这么聪明。”

    语落,他的脸扭曲了几下,慢慢的变化成了另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脸上仍是那轻缓如风的笑意。

    果然是他!她一直觉得今天的许诺言有些不对劲,却一直没往月影身上想,直到他刚刚掐住小黄人那熟悉的招式,才让她确定。

    祝遥皱了皱眉,看着眼前的人,再次叹了一声,“许诺言呢?”

    月影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直直的看着她,一眨不眨的,“遥姐姐不是不喜欢他吗?”

    “你杀了他。”

    月影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笑。

    祝遥突然就觉得有些不认识眼前的人了,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只会木着一张小脸的孩子,已经学会了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遥姐姐……”月影突然一步步向她走了过来,不是御剑,而是凌空而行,每走一步,他的脚下并开出一朵黑莲,步步生莲。却带着浓烈的魔气。

    他停在留她一步的距离,缓缓伸出手,像是小时候一样,抱住她的腰,紧得没有一丝的缝隙,“遥姐姐,月影好想你,好想好想……”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丝丝的眷恋,就像是找到父母的孩子一样,祝遥没由来的一阵心软,却又不得不硬起心肠问,“月影,你是魔族吗?”

    她感觉到圈着她的手僵了一瞬,半会又紧了紧,头埋在她颈侧蹭了蹭,“我是姐姐的月影,永远都是。”

    “月影……”祝遥顿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你是魔族。”这回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了。

    他搂得更紧了,似是在逃避什么一样,“不这样,我找不到姐姐。是姐姐说的……你说让我等你,你马上就回来的。可是我等啊,等啊……等了好久好久,你都不回来。所以月影只能来找你。”

    祝遥愣了一下,隐约记得自己好像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你找我只是为了杀我出气?”看来上次杀她的,真的是他。

    “当然不是。”月影松开了她,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慌乱,和满满的悔恨,“上次……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就是遥姐姐。你换了个样子,月影没有认出来。”

    “你当初明明问我,是不是玉言的徒弟。”

    “我……我以为你是玉言尊上的新弟子。”月影低着头,话里全都是紧张,“遥姐姐不是一直很高兴,是玉林峰唯一弟子?姐姐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就算是在上界,即使是他是姐姐的师尊,也不能有其它的徒弟。”他眼里闪过一丝暴戾。

    祝遥下意识的就退了一步。

    察觉到她的抗拒,月影的神情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又急又慌,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好似极怕她眼里露出厌恶之色一样,像儿时一样,一紧张就拉住她的衣角,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遥姐姐……你不要生气。”

    “我的确生气。”

    “……”他眼里的光彩一瞬间就暗淡了,抓住她衣角的手微微的颤抖着。

    “可是我生的是自己的气。”

    他一下又抬起了头,一脸的莫名。

    祝遥深深的叹了口气,她真不能责怪他什么。到是宁愿他只是一个与月影长得一样,心狠手辣的纯粹魔族,那她心情就不会这么复杂。

    她甚至没资格去责怪他什么。他是为了自己才上界的,而且听他的口气,他变成了魔族才上的界。可是他这样却是为了找她。

    他出生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情况,甚至没有人期待过他的降生,即使她把他托付给了小萝卜,但以他五灵根的资质,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生存得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所以他才会把自己视做唯一的依靠。她虽然救了他,却从来没有花心思教导过他。俗话说得好,养不教父之过。

    她现在就深深的后悔,为什么当初小萝卜,她都能带正了,却从来没有发半分心丝在月影身上。只因为他不是bug吗?

    如果她现在想教,还来得及吗?

    “月影,对不起。”

    他一下笑了,那种纯真得不含半点杂质的笑容,“月影永远都不会怪遥姐姐。”

    “唉……”祝遥瞬间有种毁了一个大好青年的负罪感,现在该怎么办,他还能变回来吗?

    “姐姐。”他又靠了过来,眼里满满都是依恋,好像一下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不要再离开月影了好不好?”

    “我想静静。”她突然不知道怎么理清这团乱麻。

    “不会让遥姐姐离开了。”他的声音顿时沉了下来,语气固执得像个撒泼的小孩。

    “月影,让我想想好吗?”

    “因为我是魔族,所以遥姐姐不要我了吗?”

    “不是。”

    “那姐姐要杀我吗?”他拽着她衣角的手,瞬间握得死紧,手间有黑烟透出,那征雪白的衣角顿时化为了灰烬。

    “月影!”祝遥惊呆了。

    他却伸手直接把她扣进了怀里,脸上笑得越发的温和,祝遥却感觉那笑容里有着一丝丝的寒意透出来,“不可以哦,遥姐姐,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不能再扔下月影了。”

    “月影,你先放我!”这孩子,怎么三两句就发飙了。敢情过了这么多年,他恋母情结不单没好,还加重了!

    这是病,得治啊!

    他手越收越紧,祝遥感觉腰都要断了,“我放手了,姐姐又会抛下我了。”

    “月影。”祝遥顿时有些害怕,他身上隐隐透出来的魔气,让她分外的不舒服,引得她全身的仙气,都开始自动自发的抵御起来,这才真正感受到他是真正的魔族。她几乎要忍不住,本能的唤出天雷攻击他。

    可是……这是月影,她亲手救下的孩子。

    月影又把头埋进她颈侧,像是陷入执念之中一样,颤声一遍遍的念着,“遥姐姐不走,遥姐姐不走……”

    祝遥推又推不开,说他又不听,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喂,你们两个。”突然四周出现了四个人影,四人服饰各异,周身带着旁人没有的煞气,“刚刚飞升上来的妖仙上哪去了?”(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