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时间调节器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韶白正替祝遥顺着羽毛的手一顿,脸上的温柔浅了几分。

    “韶白,你也知道,小六那孩子……”

    “与我无关。”韶白突然打断她的话,淡淡的看了纤羽一眼,“他回与不回,皆是族长的决定。”

    “……”纤羽语塞,脸上的神情变换好几种,良久才呵呵笑道,“小七回来也这么久了,还没见过她六哥哥呢,真不让她见见?”

    韶白皱了皱,一脸的不认同,拿着果子,一颗接一颗的喂着祝遥,也没有回话,仿佛无声抗议,空气着仿佛浮着压抑两个大字。

    祝遥默默的吞着果子,一头的冷汗,唉,你们娘俩吵架,也用不着拉她躺枪啊,再喂就吃撑了!

    再说那个小六到底是谁?居然惹怒好脾气的韶白。人才啊!

    纤羽久等不到他的回答,渐渐有些失望,半会才叹了一声道,“算了,那让小七见见她八弟吧,他已经出来了。”

    韶白这回没有再反对。

    不一会门口就进来一个高大的男子,长着一身的键子肉,怀里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边走边爽朗的笑着打呼唤,“你好,小七。”

    “你好,小三!”祝遥对着这个据说是她三哥的人,再次挥了挥翅膀,可惜只能发出一声,“叽!”

    “娘、二哥。”小三朝着两人点了点头。把怀里的小孩放在了祝遥的旁边,“小七,这是你八弟哦。”

    祝遥这才开始打量这个小孩,也是个男孩,小脸圆嘟嘟的很是可爱。此时正崩得紧紧的,被放在床上也不说话,只是一本正经的打量着还是鸟状的祝遥。

    凤族的亲缘关系,是以涅槃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为准的,而每只凤凰重生,同族都会有所感应,这就导致了她们的家族关系非常的复杂。普遍多口。光是族长这一家。就有九个。

    眼前这个小孩应该就是最小的那只凤凰。

    老三把人放下后,应该是有事跟韶白和纤羽商量,交待了两人几句。就出去了。屋内只剩祝遥和这个据说是她八弟的人两两相望。

    半会,那小孩冷哼一声,“切。”

    “……”她这是被鄙视了吧?

    “我不喜欢你!”小屁孩朝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会翻白眼了不起,我还会斗鸡眼呢。她把双眼往中间集中,瞪了回去。

    小屁孩小脸一皱。越加嫌弃她了,“你长得丑死了!”

    “……”胸口中了一刀。

    “连尾巴都没有。”

    “……”呃,她只是还没长出来而已。

    “居然还敢光屁股到处跑。”

    “……”哪里到处跑了,她明明压住了。

    “我才不要跟你玩。”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又加了一句,“光屁股的家伙!”

    祝遥只觉得噌噌几把刀子,直戳心窝。果然熊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个个都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料。

    “你怎么不说话?”见她不回。小屁孩火了。

    “……”也要她能说才行啊,小混蛋。

    “是不是知道自己太丑,不敢说了。”

    “……”

    “嗯,知道自己丑,还算有救!”

    卧槽,不逼我出手。

    祝遥火了,爪子往旁边的袋子里一伸,抓出一把金色瓜子,朝着床下一撒。

    小屁孩的眼睛瞬间瞪圆,发出一声激动的,“叽……”瞬间化成一只桌子大小的金色凤凰,扑下了床捡起了瓜子。

    祝遥冷笑,一把瓜子就搞定的蠢货,有什么资格嫌弃她?

    等等!

    她干嘛要跟一个小屁孩计较啊?

    她成人的理智呢?

    祝遥双翅膀抱头,陷入深深的自我唾弃中……

    眼看着地上的瓜子快被小凤凰捡干净了,她忍不住顺爪又撒了一把。啊,谁来阻止我这只罪恶的爪。

    于是,当三只成年老凤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姐友弟亲”的画面。一个坐在床上淡定的撒瓜子,一个叽叽叽的激动得满地捡瓜子。

    ————————————————————————————

    从那天以后,小八再也没来看过她。堂堂一只神兽凤凰,被她当小鸡仔喂,祝遥不知道等他回过神来,是不是会留下什么童年阴影。但韶白并没有怪她,只是笑得一脸温柔和,帮她又准备了两袋爪子。

    嗯,不愧是好兄弟,上道。

    她的尾羽还是没有长出来,身体也没长大,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凤凰,反而像凤凰的近亲……鸡。每天看着光秃秃的腚,感到深深的哀伤。以前还不觉得,被小八那么一说。她就不敢光屁股出门了,那样会让她觉得很掉节操。

    时间越久,她就越想师父。按理说,他不可能会扔下她不管,可是这么久了,却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其实从看到那棵大树开始,她就隐隐猜到这里根本不是仙界,师父之所以没来找她,可能压根就到不了这里。他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地界。

    祝遥有些伤心,这还是除了师父飞升那次后,又一次与他处于不同世界的两端。而且这回估计联系都联系不上。

    祝遥第一次连bug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产生了罢工的情绪。

    连界灵都可以休假,为啥她就不能好好谈个恋爱了,混蛋!

    没有师父的日子,时间过得好慢。

    叮!

    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对话框:

    亲,你还在为时间太慢而恼怒吗?你还在感叹修行的痛苦吗?你曾经因为修行困苦的经历而悔恨吗?交给时间调节器吧,让你瞬间就有着过万年的体验,达成飞速高升的目标,一秒钟完成修行不是梦,不是梦。不是梦,重要的广告词要说三遍!本调节器小巧方便,便于携带,一经绑定终身受用,全身无痕设计满足你各种变态需求,现在使用还可自主选择时间维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请马上举起小爪,抓紧时间确认吧!

    选项:一百年or一千年or一万年or随机

    这个掉节操的广告从哪冒出来的,信不信我去消协投诉你啊!还有时间调节器是什么鬼?调节时间吗?科幻片看多了吧?

    叮!

    本选项有效选择时间十秒倒计时开始。若对象没有选择,将随机选定。

    7、6、5、4……

    卧槽强买强卖啊!想起上次的人妖选项,她赶紧举着翅膀向着那个一百年按过去,可是她连戳了几次都没有反应。数字还在倒计时。

    有没有搞错,根本不能选。这明显是坑人的嘛。

    3、2、1

    叮!选择时间到,下面进行随机选择。ps:本选项采用最先进的智能指纹识别程序,能识任何一种指纹。pps:友情提示,不能识别羽毛。

    祝遥低头瞅了瞅自己的翅膀。掀桌!界灵你丫给我死出来!

    眼前画面一闪,突然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摇号的摇动界面,五排滚轮开始转动。

    第一个出来的数字是“零”。祝遥松了口气。还好不会一下跨越上万年。

    第二个数字也是“零”,看来顶多过去上百年。还好还好。

    第三个数字是个“四”,四百多年,好吧,可以忍受。

    第四个数字是“三”,祝遥有种不详的预感。

    第五个数字转了几轮,然后稳稳的定“八”的数字上。

    “……”祝遥瞬间想报复社会。

    深吸了一口气,让她想想,以哪种方法发飙显得更解气一点。

    卧槽!死三八,你丫的在骂谁呢!耍我是吧?有种你出来,我免费送你回娘胎深度改造。

    叮!

    画面一闪,滚轮消失了,四周的景致,却开始如走马灯一样开始变幻起来,像是被按了快进键的画面一样,不同的人影穿梭而过。越来越快,不久就只能看到流光一样的色彩了。

    这就是时间调节?

    那光流动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又开始慢了下来,渐渐可以看清人影,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在屋内来了又去,最多的就是韶白的身影。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这就四百三十八年过去了?

    回过神来,房里只有她和韶白两个人,他还是老样子,只是眉宇之间多了丝成熟,却还是一脸温和,轻声劝哄着她,“小妹,这个很简单的,只要按照我说的方法,你马上就可以化形了。”

    化形?祝遥皱了皱眉,突然脑海里多了大段的记忆,关于这四百多年里的。她居然花了四百多年还是一只鸟!区别只在于个子大了些,尾羽也还是没有长出来。虽然知道神族寿命无尽,但长得也太慢了吧。

    “听话,你不是一直想换身羽毛吗?化成人形就可以换了。”韶白还在诱哄着。

    祝遥嘴角一抽,这哄小孩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细一回想,那多出来的记忆,好吧,过去的那四百年,她的确过得很幼稚。

    “哦,你再说一遍怎么化形?”穿越时间,唯一让她高兴的是,她能说话了。

    见她松口,韶白松了一口气,把化形的方法跟她又说了一遍,就连神力运行的方法,也抓着她的爪演示了一遍。

    祝遥细一感觉,发现这个方法,跟她上次变成龙时,化形的方式差不多,这样看来,她还是有经验的。

    于是扑腾上前两步,来到一块宽阔一点的地,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调动体内那股已经很厚实的气息。一瞬间她整只鸟都发出红色的光,把她整个裹在了其中,慢慢的形成了人形的样子。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那红光才慢慢的淡了下去,显露出一个身着七彩羽衣的女子。祝遥动了动手脚,那衣服随着她的移动,像是会流动一样,煞是好看。

    “怎么样?”祝遥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只能朝韶白招了招手。“好看吗?”

    “嗯,好看。”韶白笑得似是冬天的暖阳,点了点头。

    祝遥满足了,凤凰是最美的鸟,相信她的人形也丑不到那里去,特别是她这件衣服,应该是她的羽毛所化。以前一身毛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化成了衣服,却意外的好看。

    祝遥拉起裙角低头往前看了看,很满意。又转过头往背后看去。

    却看到七彩的羽毛间,两块雪白的……

    “……”

    嗯,一定是他的错觉!

    于是闭上眼睛,再睁开……

    须臾。

    “啊!!!!!!!!!!!”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惨叫。

    为毛后面会光着一块啊。而且还是屁股的位置。古代的衣服有这么时尚吗?

    突然她想起自己缺席的尾羽。

    敢情她刚刚一直光着屁股在裸奔!!!!

    “小妹!”韶白被她突然的惨叫吓了一跳,一边问。“怎么了?”一边心疼的就把她抱进怀里,视线自然就落在了……

    “放开我!”祝遥后知后觉的推开他,双手背在后面捂着那光出来的,被风吹得凉嗖嗖的两块。

    “小妹……”韶白的脸嗖的一下。红得滴血。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

    看见了吧,一定看见了吧。她虽然没剩多少节操了,但裸奔的事。她还真干不出来,不要拦我,我想去shi。

    “咳咳……”韶白咳了几声,强装镇定下来,只是脸上还是火烧火燎的,伸手念咒化出一匹白色的长布,递了过去,“先把这个裹上吧!你尾羽没有长出来,以羽化衣自然会……咳咳,放心没别人看到。”

    你丫不是看到了吗?

    祝遥一把拽过那块布,在腰间绕了一圈,整整打了三个结,捆得死死的才放手。

    韶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脸上的红潮退去,想起她刚刚跳脚的样子,又忍不住背过身,肩膀剧烈的抖动着。

    “要笑就笑!”祝遥瞪了他一样。

    “哈哈哈哈哈……”韶白还真就不客气的笑了起来,一手抱着肚子。

    她不过是忘了自己没长尾羽而已,笑成这样,太不给面子了。

    “有这么好笑吗?”祝遥顿时有些牙痒痒,冷哼一声,“你光屁股的样子,我也见过。”

    韶白一愣,停住了笑声,看了过来。

    “不单是光屁股,你那时一身的破布条,啥都让我看光了。”祝遥得瑟的道,“虽然那时你只是个小屁孩,不过也算扯平了。”

    “小孩?”韶白眼睛亮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什么,很快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落没,轻叹一声,半会才道,“小妹尽胡说,你怎么可能会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你可是花了两千年才从蛋里出来的。”

    “谁跟你胡说了!”祝遥白了他一眼,反正是发生过的事,也不怕他知道,“当时你那么点大,我还在蛋里。对了,还是我带你走出那个鬼地方的。”

    他猛的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你记得!?”

    “嗯。”祝遥点头。

    韶白突然缓缓的笑,一时间似是百花齐发,霞光满天。

    ——————————————————————

    祝遥是凤族里的异类,凤族生来就会化形,而她是唯一一只历经四百多年才化形成功的凤凰。这点让一向有着外挂加持,修练完全不费劲的祝遥郁闷了,有种从学霸秒变学渣的酸爽……

    而且第一次化形时就已经节操掉满地,她对于自己化形后的造型实在没什么期待,以致于第一次看到镜子中的那张脸时,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不知道是不是界灵把她数次重生,所有的美貌值都加到了这次马甲上,镜子里的样子,简直美得让人无法直视。每一处都像是精心描绘出来的,多一分太满,少一分太缺,完美得恰到好处。

    祝遥瞬间觉得上午掉的节操已经捡回来了,不得不感叹凤族的基因实在是好呀。

    “小妹,好了吗?”韶白推门进来,笑得一脸的柔和,“我们该出发了?”

    “去哪?”祝遥瞅了他一眼,立马又把视线调回了镜子中。她怎么就这么美呢?

    “自然是去天启台,怎么不想去?”韶白问。

    “不想!”祝遥举了举手中的镜子,“我现在,只想静静的美一会。”

    韶白摇了摇头,上前拿掉她手中的镜子,顺势抓住她的手,笑着越发的柔和。“小妹听话。凤族之人化形之后,必要前去天启台接受传承,此乃关你今后的大事。不能不去。而且小妹就算不照镜子,也是这世间最美的凤凰。”

    祝遥斜眼瞅了瞅他自带五星级柔光效果的脸,再回头看镜子中的自己,瞬间觉得低了几个档次。唉!果然想毁他容啊!

    “传承?”祝遥想了想。“传承不是血脉里自带的,出生就有的吗?”

    韶白轻点了点她的额头。“谁跟你说传承是来自血脉的?无论是龙族凤族还是麒麟,若要接受传承,就必须去天启台,上承天道才可以。”

    还有这道程序。老师没教过啊。

    “二哥之前没带你去,是因为你还太小。怕承受不了天道之力。”韶白接着解释道,“现在你已经能化形。自然不应再拖延。只要接受了传承,你身上的潜能就会被激分。到时就能知道你的真正属性。”

    “属性?”祝遥抓住了一个她不懂的名词。

    “小妹没发现自己的原型与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光屁股。”

    “呃……”

    韶白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尴尬,“我不是说这个。凤族虽然生来会控火,但还有另一种传承属性。是除火以外的,金木水土五行之一。”

    “哦……”没懂!“那你是什么属性。”

    韶白笑而不语,也没有继续再解释,拉起祝遥就出了门,与其说不如直接带她去看看更清楚。

    祝遥没有异议,跟着他出了门。只是隐隐觉得天启这两个字有些耳熟,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她以为那个天启台会很远,韶白却只是带着她朝着巨树的上方飞。足足飞了有大半个时辰,已经飞到隐藏在云层之上的巨树顶端,只见上面悬空飘浮着一朵有三个足球场大的白莲,而且花瓣之上闪着七彩的流光,围饶着中心的莲蓬旋转着。

    中间的莲台之上,已经站满了人,细数有上百个之多。祝遥一呆,凤族全族都到齐了,这个传承有这么重要吗?

    韶白带着她降落在最中央。前方站着的,就是纤羽和七个眼熟的人,四男三女。她翻了翻快进的四百年记忆,才认出他们都是自己的便宜兄弟姐妹。只是其中老八旁边的那个男子却有些陌生,他和韶白差不多高,却不如其它人一样白净,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让他比其它人多了丝阳钢之气。她突然有种在哪见过对方的感觉。

    见她出现,老八首先走了过来,四百多年时间,他已经从一开始的小屁孩长成了一个青少年了,“光屁股,你来了。”

    祝遥脚下一个啷呛,转头瞪了他一眼,果然嘴还是这么臭。就是因为他的诅咒,她才一直长不出尾羽。你才是光屁股,你全家都是光屁股。

    咦?他全家好像包括了自己!

    “赶紧赶紧,接受传承吧!”小八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她的怨念,一脸兴奋的道,“快点接受了,让我看看你是只什么鸟?”

    怎么感觉他在骂人呢?

    “你又是只什么鸟啊?”

    小八骄傲的一抬头,拍拍胸道,“我属性‘木’,我是木鸟。”

    “哦……”祝遥意味深长的扫视了他一眼,故意在特定部位停顿了一秒,“原来你木有鸟!”

    小八:“……”虽然听不懂,但为啥感觉七姐在骂他。

    “小七。”纤羽也走了过来,拍了拍祝遥的头道,一脸欣慰的看着她,“你总算是会化形了,娘也松了口气。来,你还没见过你六哥哥,他便是。”她指了指旁边那个小麦肤色的男子。“你六哥为了来看你的传承,专程赶回来的。”

    祝遥回头看向那边的男子,他笑得极为腼腆,却又带着一丝让她看不明白的神色,似是激动又似是愧疚。嘴角动了动,半会才开口道,“七妹,我……”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韶白突然上前一步打断了他的话,拉过祝遥道,“小妹,去吧!”眼光有意无意的看了小六一眼,隐隐含着丝警告的意味。

    对方清亮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

    祝遥几乎是被推着往前走的,有些奇怪韶白的态度,翻了翻那些快进的记忆,才想起这个六哥到底是谁,说起来,她还是自己重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没错就是那个直接把她推到了地上,导致她提前早产的小屁孩。

    难怪韶白不喜欢他。(未完待续)

    ps:感冒了,头疼,发烧,嗓子疼。所以晚更了会,明天不知道会不会好。会尽量早更!

    ps:那位占领了整个评论区的亲,答应我,下次想刷屏的时候,跺手好吗?!╮(╯﹏╰)╭(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