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越古上神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启台最中间,有着一方圆形的地界,那里刻着似是阵法一样的图案,她一站上去就亮起了白色的光,像是启动了什么机关一样,眼前出现了三块像是光幕形成的立方体,上面隐隐还浮现着花纹。第一块之上是龙的图案,第二块是凤凰的图案,第三块是麒麟。

    看来每一块对应的是一个种族。

    祝遥忍不住后面最右边的空地看云,第四块光幕正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升了起来,只是却呈现漆黑的颜色,像是电量耗完了一样,暗暗的。上面的图案也分辩不清了,祝遥隐隐觉得,那应该是玄武的位置。

    “小妹。”韶白站在第二块光幕旁边朝她招招手,“来,把手放进去,就可以了。”

    “手伸进去就可以接受传承了?”

    韶白点头,“对,不要怕。”

    祝遥没想到程序会这么简单,二话不说就把爪子伸了进去。现场所有的凤凰都屏住了呼吸,一脸兴奋的等待凤族史上第一只蛋生的凤凰,触发第二属性。

    一刻钟后。

    什么都没有发生……

    嗯,估计是时间不够。

    两刻钟后。

    一片寂静……

    也许是她伸手的方式不正确,翻个面。

    半个时辰后。

    冷风呼啸而过。

    祝遥:……

    “二哥。”

    “嗯。”

    “这样真的能得到传承?”

    “……是。”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

    祝遥还弄不清楚情况,现场却突然引发一阵骚动,各种各样猜忌的声音传来。

    “这,这怎么可能?”

    “她竟然无法接受传承。这太不可思异了?”

    “是呀,传承石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她不是凤族?”

    就连族长纤羽也惊呆了,上前两步紧紧的盯着祝遥看了两眼,“这怎么可能?”于是拉着她的手又往那光幕中放了进去,却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难道蛋生的凤凰不能接受传承?凤族人数不多,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有增长,所以看到有在蛋里出生的凤凰时。她才会这么高兴。可是如果蛋生的凤凰不能接受传承。那就意味着神力会大减,那这样的人数增长又有什么意义?

    “族长!”终于有族人神情激动的站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传承石完全没有反应。这人不是同族吗?请族长给我们个交待,绝不能让他族之人混入我们之中。”

    他这话一落,立马得到了其它族人的响应,之前看着祝遥还分外柔和的眼神。顿时尖锐起来。

    “这……”纤羽顿时左右为难。神族向来团结,但有多团结。就会有多排外,对同族重视,相对就容不下其它异族。现场反对的呼声越来越大,渐渐有些失控了起来。

    祝遥也被这急转直下的发展惊住了。不是凤凰有这么严重吗?可是她原型好像真的是只鸟啊,如果不是凤凰的话,那又是什么?

    “大家冷静一点。”纤羽尽力解释道。“小七的原型的确是羽族。”

    “羽族也不一定是凤族。”人群又有人反驳。

    “对,或许她连神族都不是。”

    “是呀。她站在那里,其它的传承石也没有反应。”

    “把她赶出去!”

    “对,绝对不能让她呆在树上。”

    “赶走异族!”

    凤凰们越来越激动,每个看祝遥的眼神,都快喷出火来。祝遥默默无语,瞬间有种穿越到“愤怒的小鸟”游戏里的感觉,她就是那只被打的猪。

    “够了!”眼看着凤凰们越来越激动,突然一声怒吼响起,无边的威压向着众鸟压了过去,韶白浓眉紧皱,一脸的冰寒。随着一声高吭的凤啼响起,只见他的身后,化出一道天蓝色的巨大凤形虚影,虚影上水光荡漾,似是水化汇聚而成,却带着逼人的气势,让人望而生寒,“无论有无传承,她都是我七妹,谁有意见?”

    他的声音冷得像冰,空中的虚影,四下扫视一遍众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祝遥都被他这狂霸酷炫拽的行为惊呆了,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没想到一向软包子的韶白发起火也挺像回事嘛。

    这货……不会是个妹控吧?

    这点略吊哦。

    可是,她这次的马甲到底是什么生物呢?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那股气,跟当初做龙时一模一样,而且比之强大了很多,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神力。这证明她应该是神族才对,但为什么凤族的传承对她无用?

    祝遥回头仔细打量了一下三块传承石,四四方方的很是规整,除了上面的图案略有不同外,其它都一样一样的,就连旁边那个按钮……

    靠靠靠……

    旁边那个按钮是从哪冒出来的?

    祝遥蹲下去仔细一看,那按钮上还有字——凤凰传承(伪)

    祝遥往旁边一看,果然其它传承石上也有同样的按钮,只是上面的字不一样,左边写的是:龙族传承(伪),右边写的是:麒麟传承(伪)。

    上面那个(伪)字是几个意思?

    她看了看最后面的玄武传承石,上面已经黑得看不清任何的字迹,让她无法确认是不是也有同样的(伪)字按钮。

    敢情刚刚是她操作失误吗?那她是不是要按下试试?

    不不不,按她一向被坑得惨无人道的经历来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她绝对不能手贱。最好保持点安全距离。

    “小妹,别怕,站我身后。”刚发了一回飙的韶白,不放心的拉了她一把,想把她护在身后。而正往反方面移动的祝遥一个没收住,反作用力效果,直直的往后面的传承石倒了过去。

    隐约听到了,滴,的一声。

    祝遥嘴角一抽,一脸卧槽的竖起了中指。

    一时间,整个传承石发出如火焰一般的红光。照亮了整个天启台。

    “传承石亮了!”小八惊呼一声。众人纷纷惊讶的转头。只是眼里还是有质疑之色。

    “终于亮了。”纤羽长舒了一口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小七果然还是凤族的孩子。”

    祝遥表示不想吐槽。

    “韶白你快过来。不要影响小七接受传承。”

    韶白犹豫了一下,对祝遥笑了笑,说了句别怕,就走了下去。

    祝遥顿时有些心塞。我能不能也下去啊?为啥她觉得有种大难临头的预感呢?

    传承石越来越红,祝遥隐隐觉得体力的那股神力开始疯涨了起来。这感觉有些像以前吸收灵气一样,充斥着整个身体。直到再也容纳不下的时候,那红光一收,顿时恢复了原样。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样就完事了?

    “怎么没有显象?”凤群中又传来了反对声。

    “难道她没有潜能。”

    “果然是蛋生的,居然没有可激发的潜能。”

    “这样的凤族,真是丢脸。”

    “蛋生的凤凰还能算是凤凰吗?”

    “我看。蛋生就应该滚出凤凰界。”

    喂喂喂,要不要人生攻击啊。滚出凤凰界,我还滚出娱乐圈呢!

    祝遥嘴角一抽,虽然知道谁都有排外心理,但这群凤凰也是够够的,一开始嫌弃她不是凤凰,接了传承又质疑她的出身。

    好想啪啪啪打他们的脸啊。

    祝遥咬了咬牙,下意识的拍了一下旁边的传承石,正打算走开。

    突然,轰隆一声。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直接劈在了她头上,把她雷得焦黑焦黑的。

    祝遥噗哧吐出一口白烟,回头看了传承石一眼,不就拍了你一下,用得着这么报复嘛。

    紧接着一声长鸣响彻云霄,祝遥反射性的回头看去,只见一只巨大的雷光凤凰正直冲云霄,一时间风云变色,飞沙走石,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空,顿时暗如黑夜。

    云层翻涌间,数道雷光正在天空无限延伸翻滚,仿佛下一刻就会直劈而下。

    “雷……雷属性……”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刚刚还议论纷纷的愤怒小鸟们,顿时一脸的不可置信与惊恐。

    “这……这怎么可能。”

    “居然会有雷属性的……”

    祝遥看着云层中那只眼熟的凤凰,这不是她的剑意嘛?啥时候变这么大了?她习惯性的抬手催动体内的气,唤回剑意。

    雷光凤凰发出一声长啼,直冲而下,顺带着满天的雷光,直直的飞向她们所在的天启台,于是……

    雷光四起,劈哩啪啦的闪电,瞬间遍布了整个天启台。

    空气中隐隐飘着一股烤鸟味。

    除了她站立的十尺之内,到处都是焦黑的人影,和惨烈叫声。

    “哎哟,我的屁股。”

    “我的尾羽,我的尾羽烧了。”

    “我的裤子……”

    “好痛啊,为啥这雷专劈人屁股啊?”

    祝遥:“……”

    现在道歉有用吗?

    ————————————————————————

    于是,好好一场传承,先是变成了祝遥的个人批斗会,再后来又反转成了打脸会。

    祝遥以古今中外第一只雷光凤凰的身份,啪啪打了各凤凰的脸,并以烧光了全族三分之二族人尾羽的绝对优势,成为了所有凤凰的噩梦。

    一连几个月,所有见到她的凤凰,无一不是捂着屁股,夹紧双腿,踩着小碎步逃跑的。更有一半的族人,成为了宅鸟,发誓在尾羽没有长出来之前,绝对不出门。

    祝遥对此表示深深的后悔,唉,早知道……她就烧光所有人的尾羽!反正大家都没有,肯定就习惯了嘛。

    她果然还是太善良了。

    对她的过失伤凤,纤羽族长表示,还是要惩罚的,但遭到了妹控已方成员的强烈反对:“第一次的显象本来就难以控制,小妹已经做得很好了。”反正他的尾羽没被烧掉。

    纤羽无法反驳。于是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关于控制。祝遥真正属性已经激发,要怎么样才能控制自己力量,熟练运用。凤凰一族从来没有出过雷属性的凤凰,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如果她的显象再次失控,凤族的羽毛……危已!

    这是个需须解决的问题。最后经过全家兄妹协商决定。送她去拜师。

    竟然她是唯一的雷光凤凰,自然也要拜牛气的师父。

    极北之地的,越古上神。他仍是天地之间最后一位上古神抵,十万年来从未出世,世上却仍流传着他的传说。更重要的是,他是天地间唯一精通雷电之术的神。

    祝遥听到要送他去拜师时。一开始她是拒绝的。

    更是有着很大抗拒的心理,她已经被某师父坑怕了。实在没兴趣再去发展二周目。

    可是……反对无效。

    这回连她的革命战友韶白同学,都站在了反方阵营,打定了主意要把她揉巴揉巴的打包送去极北之地。

    说好的妹控呢?

    “小妹,你放心。越古上神是天地间修为最为高深的神抵。”韶白极力劝着。

    “哦。”祝遥表示怀疑。

    “他是唯一一位没有陨落的上古之神,法力高强。”

    “哦。”

    “前日我已传信与他,他同意收你为徒。定会好好待你的。”

    “哦。”

    “我与他相识多年,他亲自教导你。我也放心。”

    “哦。”

    “而且那处离封魔之地最远,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韶白!”祝遥抬起头。

    “嗯?”

    “我拜师成功的话,凤族有提成吗?”

    “……没有。”

    “那我不去。”

    “小妹,你听话。”

    “不要!”祝遥死死扒住门板,“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师父都是用来坑徒弟的,她有经验。

    “二哥会经常来看你的。”

    谁稀罕你看,你个叛徒!“我不要拜其他人为师。”她只有一个师父,已经够够的了。

    “小妹……”韶白有些无奈,眉头已经拧成了一团,终还是不忍责备于她,“要不,你先与我去看看,若是不喜欢那,再回来?”

    祝遥给了他两个字,“呵呵。”你丫还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啊。本来一个人到了这个什么鬼世界就够憋屈了,现在还要拜别人为师,不干,坚持不干,再逼我,老子就自杀,上线8.0。

    韶白没了办法,伸手顺了顺她凌乱的发丝,眼神一沉,轻轻的叹了一声,“对不起。”

    祝遥一愣,啥?

    下一瞬间,她只觉得有什么直接传入她眉心,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卧槽,枉我这么相信你,居然给我玩阴的。

    你给我等着。

    ——————————————————————————

    祝遥一直觉得,所谓的极北之地,一定是个冷得掉渣的地方,不说冰川遍地,好歹也会时不时的飘飘雪,意思意思一下。所以她被热醒的时候,还一时反应不过来身在何处。

    那是一棵树,正常的大树,她正躺在树阴下,树上还有硕大一个个的果实,而且摇晃着隐隐有掉下趋势的……

    卧槽,那是榴莲!

    祝遥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爬起来,呯的一声,那颗摇曳的榴莲贴着她的背狠狠钉在了地上。祝遥拍了拍胸口,还好她醒得及时,没毁容。

    到底谁这么有品味,把她放在榴莲树下。

    “你醒了?”突然一个略有些沙哑的男声传了过来。

    祝遥四下一望,却没看到半个人影。

    “这里这里……”

    她寻着声低头一看,只见刚刚那个掉下来的榴莲正努力想从土里拔出来,估计是那一下掉得太狠,拔了半天还是没有起来,朝她点了点果柄,“小姑娘,帮……帮我一把。”

    祝遥一头的黑线,为毛这世上有榴莲精这种生物啊。

    “你是谁?”

    “我?”榴莲一听,顿时骄傲的挺了挺自己狼牙棒一样的身体。“我是越古上神座下,榴莲童子。”

    越古上神?韶白还真把她送这里来了?低头瞅了瞅这颗榴莲,“你刚是想砸我?”

    榴莲一愣,刚刚还泛着青的身体,透出点红,“咳咳……那啥,我不是看你睡了半天了嘛。就想叫醒你而已。”

    “呵呵。”有你这样用砸脸的方式叫醒的吗?“谢谢啊!”

    “不用谢!”他居然不要脸的认了。“越古上神传唤你呢!他住在峰顶,只要你先拔……咦咦,别走啊。先拔我出来啊。”

    祝遥充耳不闻,快速离开了这颗榴莲树,就是这么记仇,你咬我啊!

    一路上她见到了各式各样的水果、蔬菜、花、草精怪。她们似乎对她十分的好奇,远远的观望着。却不见靠近,一边打量还一边议论着。

    “快看快看,多了一只鸟。”

    “听说是凤族送来的,上神要收她为徒弟呢?”

    “咦?上神要收徒弟了吗?”

    “是呀。还是个女徒弟。”

    “好可怜,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我赌七天……”

    “我赌三天……”

    “我赌……”

    这突然开设的赌局是怎么回事?那个上神有这么可怕吗?祝遥怀着一肚子的疑惑走上了峰顶,一边寻思着怎么跟那个上神说清楚。让她回去。

    祝遥以为一位上神住的地方,不说富丽堂皇。但好歹也应该不会太寒碜,但万万没想到,爬上峰顶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什么都没有的草地,没说是房子了,茅草屋都没有一个。

    而草地的中间正站着一个人,一身白衣,长发及地,背对着她而立,看着身形有些眼熟。浑身隐隐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光辉,远远看着都让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想必他就是韶白所说的越古上神。

    “见过越古上神。”祝遥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

    他却半点回应都没有,仍是背对她站得笔直。

    “晚辈见过越古上神!”

    “……”静悄悄。

    “凤族小七,见过越古上神。”

    “……”一片寂静。

    好吧,看来他是铁了心不理她。祝遥也就直接说了,“那啥,其实我并不想拜你为师。”

    “……”

    “我有师父的,所以……不好意思。我自个回去了。”

    “……”

    “越古上神?你听见了吗?”

    “……”

    “hi,越先生。”

    “……”

    “那个谁!”

    “……”

    “喂,你在吗?”

    祝遥叹了一口气,正打算转身离开,却突然听到一阵很有节奏的呼噜声……

    “……”敢情这丫是睡着了,那就别怪我帮你醒醒神了。

    祝遥一头黑线,捡起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

    咚的一声正中粑心!

    那白色的身影终于动了,却是一个啷呛,向前走了两步。身侧的手抬了起来,摸向头顶。

    “见过上神!”连忙点头行礼,嗯,她刚刚什么都没干。

    “你便是小七?”那人一边摸着头,一边转过身,“韶白的妹妹?”

    “是的,不过我不想拜……”祝遥同时抬起头,却突然愣住,眼睛猛的睁大,“师父!”

    祝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已经死心了,没想到他还是来“捡”她了,奔过去一把拉住,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师父,你怎么来了?”

    他眉头皱了皱,却一伸手,直接把她推开一步,“我既答应过韶白收你为徒,你现今喊我一声师父,也不为过。”

    祝遥一愣,这还是第一次被他推开。仔细一看,总算看出了一丝怪异,“师父,你怎么了?”为什么他好像突然变得不认识自己一样,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没失忆吧?不要我吓我啊!”

    “胡闹!”他眉头越加的皱得深,隐隐还有些恼怒,“你竟入得我门中,以后不许这么没规没矩。”

    “……”没错,是这张脸啊,但为什么他一脸第一次见她的样子,“你到底是不是我师父?”

    “自然是。”

    “玉言?”

    他神色一沉,“我名唤越古。”

    不是师父?这怎么可能,明明他的脸,还有他周身的气势,都跟师父一模一样。连说话的语气都丝毫不差,“师父,你啥时候改名字了?我是祝遥啊?”

    “祝遥?”越古愣了一下,眼光淡淡的扫过她的脸,仍是一本正经的道,“你既已经入我门中,以前的名号自然不能再用,随我取越姓。你又是自南方而来,我便帮你取字南。”

    越……南!

    这么分分钟就给我换了国籍,真的好吗?

    祝遥上前一步,一巴掌拍上他的肩,她确定了,“取名取得这么没节操的,你绝逼是我师父没错啊。”(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