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冉冉升起的BUG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匹绵段,铺在树下的大石头上,凝聚神力,在上面画了起来,一边画还一边回想,半会才收工,递了过去,“这个是当初传送我们出来冥幽深渊的阵法,你记下来,万一……你可以再用这个出来。”这个是当初那个蛋疼的“三界导航系统”导出的出口的图形,后来她研究了一下,发现那是一个类似破碎虚空的阵法。虽然她对韶白有信心,但有备无患吧。

    韶白抚摸着这匹绵段,手心微微有些颤抖,“这个……”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这个阵法的。”祝遥打断他的话,“反正说也说不清,你带着吧。”

    韶白这才珍而重之的收了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

    接着再叮嘱了她几句,给她塞了一个储物袋,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祝遥以为他给自己的会是一些防身的法器之类的,拉开袋子一看,只见里面装了全是瓜子、干果等各式各样的零嘴。

    卧槽,还真把他当小孩啊!

    ——————————————

    韶白走后,祝遥越来越不安,隐隐觉得将有什么事发生一样,没由来的各种焦虑,不安。干什么事都静不下心来,这种躁动的情绪到是第一次。她明明知道这样很莫名,却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无需担心。”就连越古都看不下去了,“韶白不同于其它的凤族,以他的能力镇守冥幽深渊绰绰有余。”

    祝遥嘴角一抽,“师尊,你能把瓜子放下再说吗?”

    一边嗑着瓜子,说这么义正严辞的事。根本没有说服力好吗?

    越古手间停了一下,听话的放下了瓜子,拿起了旁边的干果,“韶白是四族当中唯一活着从那个地方出来的神族,就连上古时期也无神能做到。可见他的能力之强。”

    “……”唉,她就知道,韶白给她准备东西。都会进了他的胃。“韶白幼时出入过冥幽深渊的事师尊也听说过?能具体跟我说说吗?”

    越古麻利的吞掉了一颗干果,再拿起一颗,才缓缓的道。“我只知道,韶白本就是凤族资质最好的凤凰,虽说是最弱的水性凤凰,神力却是四族中无人能及的。两千多年前。有一只魔族自封魔之地逃脱,想赶赴冥幽深渊吸收里面的魔气。刚巧遇上了凤族长和韶白经过。凤族长重新封印了魔族。而韶白不慎掉入了冥幽深渊。”

    祝遥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事哪里怪怪的,但具体怪在哪里,她又说不清。只是觉得没这么简单。

    “你也看出不对?”越古看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冥幽深渊是被魔族强行打开的。而这个地方的封印有个缺点,打开之时若是没有新的魔气进入。就不会关上。”

    祝遥心底猛的抖了一下,顿时有个可怕的想法。

    “冥幽深渊必须关上。魔族已经被封,当时现场没有魔气,所以……只能用与封印同宗的神力替代。”越古的神色沉了沉,一字一句的道。

    “……”所以韶白就这么被放弃了?

    “当时韶白掉进去,凤族族长不是救不了,而是不能救……”

    祝遥沉默了,突然想起在冥幽深渊时,那个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韶白,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你也被人抛弃了吗?”

    她突然觉得心有些揪痛,可以想象当时他问这句话时,是什么样的心情。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谁能忍受被自己的母亲亲手抛弃,况且还是把族群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神族。

    难怪她总觉得韶白跟纤羽的关系,一直都不亲厚,仿佛隔了些什么,原来是这个原因。

    “韶白入过冥幽深渊,自然对魔气最为熟悉。”越古继续道,“加上他本身神力强大,所以,于他,你最无需担心。”

    话虽这么说,但想想这种熟悉是以什么为代价的,她就觉得不舒服。

    ————————————————

    接下来的几天,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焦躁情绪,越来越严重,这种情绪来得很奇怪。可她就是静不下心来,坐立难安,她几乎都要把整个峰顶踩秃了,却怎么都止不住那股躁虑。

    这种没由来的躁虑,整整持续了七天,连越古都有种想把她冰封起来,冷静冷静的冲动。

    祝遥突然分外想念起自家正牌师父来,要是他在,一定会冷静帮她分析,找出原因。而不像某吃货,自从抢了她的储物袋以后,每天啃啃啃,愉快的像只小苍鼠。

    两相对比之下,祝遥心塞得想欺师灭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师父身边啊,好想回去……谈恋爱!

    最让人郁闷的是,她来到这里这么久了,连个bug的影子都没看到,到底来这的意义在哪里啊?

    bug,我叫你一声,你敢出来吗?

    心底的这个念头才升起。

    突然轰隆一声,整个大地都摇晃起来。朝着一边倾斜过去,一时间飞沙走石。像是突然被掀起了地皮一样,整个世界都在震动着。而且往着左边开始倒。无数的山峰开始倒塌,海水开始倒灌。树木也纷纷拦腰截断。

    而遥远的天际线上,正冉冉升起了三个字——bug。

    我靠,要不要这么惊悚啊。这仿佛世界打上了字幕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为什么是bug三个字母啊。这么大字体,是想告诉她,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天上出了个漏洞吗?

    我又不是女娲!

    还补天呢!

    “他醒了!”越古突然一脸沉重的站了起来,连瓜子都不磕了。转头看了看三个字母的方向,拎起自己的徒弟,就朝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随着靠近,祝遥发现那bug三个字。越来越大了,几乎要占满了整个天际,祝遥感觉下一刻自己就要撞上去时,越古才停了下来。

    紧紧的盯着面前一片空白虚无的地方半晌,才沉声道,“你还是醒了?”

    祝遥一脸的莫明,四下看了一下。却完全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

    突然眼前的那一片空白晃动了两下。隐隐有了一个半弧形的巨大影子,像是层层迷雾散开一样,那影子越来越清楚。最后露出了一个巨大的——*。

    好大的乌*啊!一个占领了整个天空的乌*,而那bug三个字,正清清楚楚的印在它的头顶。为什么bug会是只乌龟啊!

    “越古。”一道浑厚的男声传了过来,像是钟鼓回鸣一般响亮。只是轻轻一句,她就觉得气血翻涌。心肺倶裂,神识像是要炸裂开来。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清凉之意,她体内骚动才压了下去。

    越古这才缓缓的收回了手。

    祝遥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心塞,这么强大的bug,让她来修。界灵你送我来搞笑的吧!

    乌*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虚影,是个极为古朴儒雅的男子。面容很是陌生,祝遥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没由来的,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心口顿时涌上一种满满的感动,就连几日来的焦躁情绪也消失无踪。

    这种感觉来得很奇怪,像是突然对一个人,有了最大的善意,让她都有些忍不住,想上前抱抱他!

    她真是疯了!

    男子先是向她看了过来,眼神透着一丝让人看不清的情绪,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突然笑开,给了她一个万分和蔼的笑容。转头又看向了旁边的越古,叹了一声道,“唉,看来如今只剩你一人了。”

    越古抬头专注的看向男子……右边飞过的一只鸟,点了点头。

    祝遥一头黑线,托住他的头,转向正确的位置,脸盲果然没救。

    “你提前醒了。”越古完全没有看错人的自觉,一脸正经的发问,“可是已经好了?”

    男子眼神一沉,摇了摇头,半会才沉声道,“她还没准备好。”

    “可有应对之策?”

    “……”男子沉默了,脸上浮现一丝灰败之色,祝遥瞬间有冲上去安慰他几句的冲动,“怕是天意如此。”

    越古眉头皱得死紧,良久才长叹一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这便是天命吗?”越古目视前方,却没有焦距,似是陷入迷茫中,“可为何……又让她来这一趟。天启之上也没有任何提示吗?”

    男子摇了摇头,“本就是放逐之地,想必不会再有任何的……”

    他话还没说,突然大地再次震动了一下,有渺渺的天音自天际传来,无数的霞光倾散,顿时把大地映照得五光十色。远处一道七彩的光芒正直冲天际,形成一条巨大的光柱。

    “天启!”男子惊声的唤道,激动的看了越古一眼。

    “我们这便去看看。”说着再次拎起祝遥就朝着那边的方向飞去。

    祝遥忍不住回头看去,那个男子还站在原地,神色比之前多了一分释然,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含笑着看着,身边是一片空旷的地界,显得格外的孤单。她突然觉得有些悲伤,特别想回去跟他说说话。

    “师尊,等等,我有话想跟他说。”祝遥挣扎的想要回去,总觉得这些天的奇怪情绪,那个人一定可以给她答案,可是越古却像是没听见一样,拎着她嗖的一下就飞走了。

    卧槽,祝遥顿时想骂人。(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

    ps:感冒好了,心靠近……啊呸!更新速度加快了。

    ps:亲爱的六个茜同学,那天睡得太早,所以现在才看到打赏,加更我晚上再回来码哈。么么哒!(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