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反常即妖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封魔之地的封印修复了,魔族也被重新封印。只是这一次神族却是损失惨重,各族前去镇官守此地的族人,折损了十之*,只有少数幸存。要知道有资格去镇守的,皆是各族神力出众的族人。魔族这一破封,神族实力大减,若是再来一次的话,就没这么幸运再重新封印回去了。

    祝遥神力消耗过渡,虽然后来莫明其妙补充了,但那必竟不是她自己的神力,封印发动后,那神力就消失了,她整整昏睡了两天,醒来之后却发现已经回到了极北之地的茅屋里。

    祝遥有些担心小六的伤势,想向师尊告个假,回梧桐树那里看看。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越古的影子。

    时不时闹失踪,是不是每个师父必备技能?

    她没有办法,只能打坐休养恢复,直到日落西山,她才看到天际远远飞回来的身影,片刻已经落在了她面前,只是他旁边还有一个人。

    “小妹。”和他一起回来的是韶白,刚一落地就朝她急行了两步,脸上有几分焦急,“你怎么起来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拉着她上下仔细的检查起来。

    祝遥压下他的手,“韶白,你怎么来了?”

    他这才轻笑出声,脸色又恢复到熟悉的温和,伸手替她理了理发丝,“我都来两天了,你受伤了,我如何能不来?”

    “我没事。”祝遥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只是神力透支了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神力透支?”韶白脸色一白,一把就拉起她的手把起脉来。

    “放心,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她刚醒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了。她的神力已经恢复了大半,至少充电50%了。

    韶白把了半会,眉头却越皱越深,神情越加的复杂起来,嘴角动了动,像是想说她几句,最终还是叹了一声。

    “越南。”越古也走了过来。脸色严肃。一本正经的道,“这次的事,你做得很好。”他赞赏的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前面的头,“虽然速度有些慢,但总算是修复了封印。”

    越古很少夸人,至少她来极北之地这么久以来。还是首次看到他这么直白的表扬,祝遥是有些高兴的。

    如果他的手。不是落在韶白头上的话,效果会更好。

    祝遥明显看到笑得温和的韶白,脸上僵了一下。默默递给韶白一个歉意的表情,拉下了某人做恶的爪子。抱歉。他今天还没吃药。

    “这几日你好生休息,不必急于学习法术。”越古交待了她几句,又朝着韶白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开,表示不打挠她们兄妹叙旧。

    “韶白。凤族那边……”祝遥有些着急的问。

    “叫二哥。”韶白曲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才回答道,“放心吧,可以应付。”

    “那小六呢?”想起韶白对小六一向有着偏见,她又忍不住加了一句,“这次修复封印的时候,还好有小六帮我护法,不然……他是为我而受伤的。”

    他的脸色果然沉了一些,但总算没有像以往那样明显皱起眉头,摸了摸她的头,“我知道。”深吸了一口气,笑得愈发的柔和,岔开话题道,“二哥给你带了些东西。”手间一转,拿出了一个袋子,“都是你爱吃的,若是不够,二哥再给你……”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旁边白影一闪,还没走远的越古去而复返,如疾风一样刮了过来。紧紧的盯着韶白……手里的袋子。

    祝遥:“……”

    韶白:“……”

    越古:“你们继续说。”他就只盯盯。

    盯~~~

    祝遥一头黑线,这个上古的吃货!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韶白手里接过袋子,某双视线,立马转移到了她的手里。祝遥都能感觉到手尖被盯着滚烫滚烫的,只好转手朝他递了过去。

    某人一脸满意的接过去了,给了她个乖徒弟的眼神,顺手掏出一个干果,一边高贵冷艳的啃着干果,一边又转头看向韶白的手,好像等着他再掏出点什么来一样,再没提起过离开的话。

    师尊,你上古神的节操呢?好想跟他断绝师徒关系。

    在这样紧迫盯人的视线下,祝遥实在没办法心无旁骛的拉着韶白话家长,更别说是解开他与小六的心结了,韶白匆匆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临走还掏出一个木制的手镯戴在了她手上,“这是梧桐木做的,可抵御魔气,切记时刻戴在身上。”说完还特意凑近她耳边,传音道,“放心,二哥在这镯里还准备了一袋。”

    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瞅了旁边越古一眼,依依不舍的走了。祝遥无语,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出,自己喜欢吃零食了?

    ————————————————————

    五天后,祝遥的神力,已经彻底恢复了,而且隐隐还有增长的趋势,她正磨拳擦掌,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越古却消极怠工了。没有教她任何法术不说,还整天不务正业,带着她满山狩猎。只要是看到活物,都抓来要求她烹饪烹饪。

    “师尊,那是只蚂蚱,不能吃。”

    “师尊,这是条蛇,有毒。”

    “师尊,饶过那只麻雀好吗?他还没你手掌大。”

    “师尊,放开那只熊猫,这个真不能吃。”

    “师尊,苹果可以吃没错,但那只已经成精了,你没看到它在嗷嗷嗷叫吗?”

    “师尊……”祝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把储物手镯的零食袋子拿了出来,双手递了过去,我坦白从宽,上交组织还不行吗?请你好好上课。

    越古愣了一下,一脸淡定的接了过去,拿出一颗干果,叭叽叭叽两口就啃完了。“徒弟,明天开始,你教为师盘发吧?”

    “啊咧?”不是吧,他不是一直都是手残党,所以才不肯学的吗?为什么突然转性了。

    越古收起袋子,重新放回了她手里,突然嘴角掀起一个弧度。“为师突然就想学了。”

    “……”啥意思。

    越古一本正经的道。“为师一向对身外之事不甚在意,但总不能一直让你帮忙。”

    祝遥看了看手里的零食袋,再瞅瞅他那含笑的眼神。忍不住伸手摸向他的额头,他的师尊,不可能这么正常。

    “师尊,你没发烧吧?”

    “……”

    三天后。祝遥真的觉得越古发烧了,不再动不动抢她零食不说。还主动的学习起各项生活技能,从盘发开始,到烹饪,到制作各种生活用品。甚至还学到了女红。

    虽然盘发十有*,都会盘成鸡窝,炒菜炒出的全是烧糊的黑炭。做的各种家具缺臂膊少腿,缝的东西最后都会变成一块破布。但他好像突然了解了生活技能的重要性一样。学得格外认真投入。

    而且坚决不让她插手,宁愿天天顶着一个鸡窝头,到处乱晃,也要坚持自己动手。这样突然转变的风格,一度让祝遥怀疑他是不是被人夺舍了。要不是他无论失败多少次,都依旧露出一副“不是他干的”般淡定如初的表情的话。

    祝遥每一天就在围观他各种失败作品中渡过了,当然学习法术的事也放了下来。

    到底谁是师父,谁是徒弟啊?

    这样的事,持续到一个月后,三族族长突然来到极北之地开始,才有了改善。

    三族族长这次来一则是想问天启上那则预言的事,当初越古曾答应,有了结果就会通知各族。二则却是一件让所有人都惶恐不安的大事。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上次魔族突破封魔之地第一重封印后,那些战死在前线的凤族们,一直到现在却没有一只重生。原本命数已尽的凤凰,会在三天之内化为烈火涅槃重生,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那些死去的凤凰,没有任何一只燃起涅槃之火。

    而且不止这样,就连龙族的孩子也出现了问题,龙山之中的龙蛋,原本早已经到了可以孵化的日子,可是里面的小龙却迟迟没有破壳,而且里面的气息越来越弱,有着消失之兆。

    麒麟一族虽然是胎生,是否有子嗣繁衍危机现在还不可知,但三神族中,有两族都出现了这种情况,不得不让它们也慌乱了。

    越古是世间唯一一位上古之神,若是此等奇怪的现象有谁知道答案的话,也只有他了。所以三族商量后,决定一起来极北之地。

    “上神,神族血脉不可断,若是没有神族镇守,只怕魔族返世将再无阻碍。”纤羽一脸的郑重,眉宇之间是显而易见的焦急。

    可惜就连越古也无法给他们答案,只是抬头看向天际的方向,轻轻的叹了一声,“一切皆是天道,纵使是我们,也无力反抗。”

    三位族长只能失望而归。

    看着三人心如死灰的身影,祝遥隐隐有些难过,三个神族世代守着一个封印这么多年,最终却要迎来绝后的危机,任谁都会想不通的吧。

    “师尊,真的没有办法吗?”

    越古转头凝视了她半会,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缓声道,“或许有,或许没有……”

    啥意思?

    祝遥没听懂,可是接下来的日子,事态好似越来越严重,上次那种地动山摇的情况,再次出现了。宛如整个世界都在倾倒的那种感觉,越来越严重。上次这样的情况导致梧桐树倒了,魔族更是破封而出。

    这次,她还不知道后果如何,但显然也不会太乐观。

    只是师尊却再不像上次那样紧张,反而一脸淡定的待在极北之地,认真的练着他乱七八糟的生活技能。对她也分外的宽容起来,好像突然间被驱散了“坑徒”buff,不单学得明显进步,而且还开始从生活上反关心起她来,越来越像她正牌的师父玉言。

    祝遥没由来的就觉得有些古怪,总觉得他这样的态度,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但却有些待不下去了,封魔之地不可能会完全没事,她担心小六和韶白。于是提出要去看看。

    越古盯着她看了半晌,久到她都以为他会反对时,却听得他重重叹了一声,“你当真要去?”

    她点头。

    越古沉默了,看着她的眼神似是掺杂着众多情绪,让人看不分明,最终还是摸了摸她的头,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去吧。”

    祝遥纷乱的心却奇迹的静了下来,直到飞出极北之地,她都不明白那个眼神到底什么意思?抬头看着那越来越接近的天际,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想起了那个站在巨大乌*上的男子。脚下一顿,转身就朝着上次那个方向而去。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里,却隐隐觉得那里有她想得到的东西。

    那方天际越来越近,她脑海里顿时闪现出到这个世界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她在蛋里提前破壳,还有天启台上那些传承石,地动山摇的异象,乌*上的巨*ug,那莫名亲切的男子,天启的预言,还有修复封印时突来的神力……

    脑子里越来越乱,直到眼前渐渐出现了巨大的乌龟影子,和迷雾之中,那个依旧看着她和蔼笑着的男子。

    她脑子里突然叮的一声,所有的事情顿时连成了一线,所有的迷茫不解,瞬间拔云见日。

    知道真相的祝遥,只想说一声!

    卧了个槽!(未完待续)

    ps:今天下午公司市场调查,九点多才回到家,所以更新晚了。抱歉。

    累瘫了,我去趴着了……(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