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版本回档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感觉自己在降落,有种触不到底的失重感,四处都是一片漆黑,仿佛掉入了无底深渊。她全身无力,身体空荡荡的别说是能力了,就连自己的存在都感知不到了。

    四周仿佛有着呼呼的风声不绝于耳,半会又隐隐好像听到了落雷的声音。轰隆隆的声势极为浩大。

    “诗儿,还有三道……我说过会等……”有陌生的声音飘来,断断续续的听不清明,却仿佛由远及近的传来。

    “快醒醒……你要……坚持……上界……”

    那声音十分的急切,仿佛遇到了什么难题,不断的诉说着。祝遥却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那失重感越来越严重,突然间仿佛被什么禁固住了一样,那种失重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束缚感,重重的缠绕上来,不能挣脱,她感觉到一阵窒息。

    “下一道马上就要来了,你快醒醒。”那焦急的男声,终于清晰了。

    “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就可以了。”

    “你可以做到了,听到了吗?”

    “诗儿……”

    又是一阵落雷的声音,男子的声音也被浸没在巨大的雷声里。一股股熟悉的能量突然涌入了体内,祝遥本能开始吸收后才发现,那居然是纯粹的雷灵气。随着灵气的进入,她那窒息的感觉顿时缓解不少。

    但那束缚感却越来越重,意识也越加的模糊了,她根本来不及思考,耳边一直回响着刚刚那个男子惊喜的声音。

    “你终于醒了,还有两道,快固守丹田,凝神静气。”

    “最后一道了……”

    “太好了,你成功了。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诗儿,我们上去吧……”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

    祝遥下意识的觉得奇怪,那陌生的男声,传来的方向明明是正对着她的,可那话却明显不是向她说的。什么叫没事就好?她明明就很有事好不好?可惜她连吐槽的能量都没有了,再次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

    再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柔软舒适的雕花大床,床边的轻纱飘舞着,如梦似幻的。她躺得四仰八叉的,而她的旁边还躺着一个笔直的汉子。祝遥觉得心间一颤,第一反应赶紧察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除了有点凌乱之外,从里衣到外衫都穿得好好的,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贞节两操都在!

    她转头往旁边一看,一张熟悉的脸孔顿时印入眼眸,祝遥顿时狠不得把两操,狠狠再摔回地上。

    “师父。”她居然回来了。

    嗯,不知道现在她把衣服扒了还来不来得及?

    听到她的声音,旁边的人微微张开了眼睛,一向冰冷的双眸里,意外的透出了点疲惫。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见,回了一声,“嗯。”

    “师父,你怎么了?”为什么声音这么虚弱?难道她昨夜对他做了什么禽兽的事情?祝遥顿时脑洞大开,开始回想各种十八禁画面。如果她真做了什么的话,“我会负责的。”

    玉言伸手到她的脑头,微一用力就把自家蠢徒弟扣进了怀里,贴着她的耳边缓声道,“没事,你醒了便好。”

    祝遥一头埋进他带着些许凉意的怀里,呼吸间全是熟悉的气息,手不由自主的就爬上他的胸前蠢蠢欲动,谁来阻止她犯罪的手?

    “师父……”

    “嗯。”

    “你这样我会犯罪的。”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某师父没听懂。只是习惯性的用指尖一遍遍的顺着自家徒弟的发丝,冰凉的指腹滑过脸侧,瞬间刷了满室的暧昧,直到她的发丝整齐的披在了她的脑后,他才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嗯。”

    “……”叮,她只觉得瞬间狼血沸腾,有什么正在封印。

    “怎么?”发现她的异样,玉言眉头轻眉,抱着她的手又紧了一分,两俱身躯贴得更紧了,“可是那里不舒服?”

    祝遥咬了咬牙,“我……心痛!”忍得心肝脾肺肾都痛了。

    玉言眉头皱得更紧了,低头就朝着她的胸口看去,下意识的就去掀她的衣服。

    卧槽!再忍她就是孙子!

    祝遥一个翻身,直接把人压在了身下,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一手抓住他一边的领子,狂霸酷炫拽的用力一拉……

    没拉动。

    这不科学!再来一次,我拉……

    还是没动。

    再拉……

    无论她怎么用力,玉言那件纯白的衣服上,硬是连个折皱都没有。

    世上居然有如此质量好的衣领,我不信!

    祝遥干脆两只手都抓住了一边的衣领,使出吃奶的力气,拔河一样用力的往旁边拉。

    一刻钟之后。

    某师父的衣服,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力气用尽的祝遥人生观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宛如一盘冷水从天而降,把她淋了个透心凉。

    有什么打击,可以比得过,霸王强上勾,却卡死在第一步的扒衣服之上。

    明明以前都很顺利的。

    “需要帮忙吗?”玉言好心的建议。

    “……”她没听错吧!祝遥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里的亮光顿时死灰复燃,“可……可以吗?”

    玉言直接坐了起来,把蠢徒弟抱坐在旁边的位置,一脸淡然的收回手,落在自己的腰间,然后拉开了腰带……

    祝遥猛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堪称奇迹的一幕,他不紧不慢的解开了腰带,拉住了外衫褪了下去。只见那件纯白的衣服,滑下他的肩头……手臂……腰间……

    祝遥咕噜吐了口口水,狠不得摇旗呐喊,脑海疯狂的刷着一个字--脱!脱!脱!脱!

    终于,那件她奋斗了一刻钟都没有扒下的衣服,被他脱了下来,只除下薄薄一层里衣。

    玉言拿着外衫,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向她靠近,两手从两侧穿过她的腰间,形成一个床咚的态势,缓缓靠近……越来越近……

    然后……

    把外衫披在了她的身上。

    “想要这件法衣,直说就是。”

    叭叽。

    祝遥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那是她逝去的少女心……

    相信某人会开窍,她真是蠢得突破天际了!

    某师父,却还在一本正经的补着刀。

    “这件法衣,我布下了特别的防御阵法,一般人无法憾动。”

    噗,一把钢刀直入心口。

    “只是于你来说,尺寸过大了一些。”

    噗,伤害加成1000。

    “你若真心喜欢,明日为师帮你改成你的尺寸。”

    噗,心脏永久性伤害1。

    “顺便再给你做件别的,嗯……你好胖了一点。”

    噗,血槽已空!

    ——————————————————

    她没有死!

    祝遥醒来的第二天才发现,她居然回到了雷神殿。

    而且现在的马甲,也不是新上线的80版,而是60。祝遥看到水镜里的那张脸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马甲还带回档的啊?

    “我……我不是死了吗?”祝遥转头看向旁边的玉言。

    “玉遥,你昏睡了十年。”玉言叹了一声,眼神微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还好她醒过来了。

    “十年?”祝遥一愣,她明明在另一边过了几百年。

    “当**离熙风门太远,引动了那个封印,以致神识受创,心肺俱裂,陷入了昏睡。”玉言皱了皱眉,“为师封住你的心脉,才保住你的性命。”

    “也就是说,我还是尹心……”祝遥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想起当初自己变成蛋的时候,好像也发生过这种事,醒来之后又回到了熙风门,难道她在另外一方世界的玄武马甲,跟尹心是互通的?灵魂可以双相传送?而远离熙风门,就是启动传送的钥匙。“那我现在雷神殿,会不会?”

    “当**重伤时,那个封印就消失了。”所以他才会把她带回雷神殿。

    也就是说,她再也去不到那个世界了,祝遥心底有些闷闷的,突然想起那个跟师父长得一模一样的越古。她虽然成功开启天门,却独独救不了他。还有韶白,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玉遥……”玉言脸色沉了沉,上前一步,伸手拂开她额前的发丝,“你的伤势未愈,往后不可冲动。”

    祝遥一愣,回看了过去,“我不是没事了吗?”

    “你的伤势有些奇特……”玉言眉头深皱,紧了紧身侧的手才道,“普通的仙法,好似对你完全无效,为师只能护住你心脉,并未找到治愈的方法,你能醒来,也是我未曾预料到的。”

    可是她明明没事啊,身上好好的,一点都不……

    “师父,你封了我的痛觉?”不单如此,她这时才发现,五觉都很迟缓,身体也意外的沉重。这种感觉是以往从未体会到的。

    玉言手尖颤动了一下,把她拉进怀里,轻声安慰道,“没事。”他总会找到方法,治愈她的伤势。

    祝遥却升起一股不安,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按理说界灵每次给她安排马甲时,都意外的大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尹心这个身体,可能并不是她猜想的那么简单。却又想不出复杂在那里。

    突然想起她受伤的原因,“师父,月影呢?”

    玉言的脸色顿时一沉,身的冷气不受控制的四溢开来。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