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章 允许携带家属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界灵这话听起来挺吓人的,不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以天道起誓。”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唱习惯了单口相声的祝遥吓了一跳。

    “卧槽,你丫原来会说话。”

    界灵:你不觉得打字更加高大上吗?人家是个文艺青年。

    “高大上你妹!”好吧,至少知道了他是个男的。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还以天道起了誓,她就估且再信他一回。天道誓言受天道的监督,若是违誓,只要在三界之内,都没人可以逃脱天道的惩罚。“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界灵:那是一个快要崩坏了的世界。

    “……”果然很危险,等等,“也就是说bug不在仙界?”我靠,那我师父怎么办?

    界灵:考虑到任务的困难性,允许携带家属。

    这还差不多,但是……怎么个携带法?

    界灵:看到我们老朋友的份上,再送你一个成就吧。

    “成就?”那是什么鬼?

    界灵:出发吧亲,白洞和白色的明天在等着你。

    “等等,说清楚啊喂!”

    祝遥还没来得及说完,眼前一黑,一条读条唰的一下跑火车一样从眼前唰过去了。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

    祝遥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周身都有一股清新自然的味道,她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大片绿色,但是树木却出奇的矮小,一眼望去没一棵可以达到她的身高的。

    直到一只白色的野兽从树丛中窜了出来。她才发现,原来不是树矮,而是她太高了。难道她这回的马甲是个长得比树还高的巨人?哦no,她宁愿当矮人啊。

    祝遥各种抓疯,却看到那只白色的小兽突然走了过来,一点不害怕的停在了她的脚下。

    四处看了一下,

    背过了身去。

    抬起一条后腿……

    一股带着特殊味道的暖流。顿时喷射在了她的身上。

    我靠,这丫居然把尿撒在她身上,老娘要阉了它!

    祝遥气得一抖。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却移动不了一步。到是四周哗啦啦的掉下了大片大片的树叶,撒了落地。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她变成了一颗树。

    ……

    白色小兽终于解决完了。后腿在地上刨了几下,掀起大片的尘土。掩埋了犯罪证据。才大摇大摆的走掉了。祝遥连竖个中指都做不到。

    “这里多了颗大树。”有尖锐的声音响起,她觉得耳边扑通了两下,一只色彩艳丽的鸟落在了她头上。而且还兴奋的在树枝间,蹦来蹦去。叽叽喳喳的叫着,“好漂亮的大树,我喜欢这颗树。”

    呵呵。谢谢啊!被一只鸟夸,还真没什么成就感。

    “树枝也漂亮。叶子也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大树。”

    再漂亮也只是树。

    “只有这么漂亮的树才能衬上我的羽毛,我要在这里做窝。”

    什么?

    “嗯,要先打个洞。”

    不要!

    她还来不及阻止,那怪鸟已经开始咚咚咚的对着她的身体一顿疯啄。祝感觉受到了+1000的伤害。

    “咦,穿不透。”那怪鸟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完好如初的树干,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又是一顿猛啄,褐色的树干之上,却半点印迹都没有留下。它再次常试了几次都没有效果,这才失望的飞走了。边飞还边回头,连连看了她好几眼。

    祝遥松了口气,隐隐觉得应该是身体里的那股暖流救了自己,刚刚鸟疯啄她的时候,那股暖流就自动汇聚到了被啄的点。看来她不是普通的树,最少也算得上是树妖了。

    “好厉害。”一道幼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祝遥吓了一跳,紧张的四处望了一下,不会又出现什么奇怪的小动物吧?

    “这里这里,我在下面。”

    她低头四下找了一圈,盯了好久才发现,那声音好似是从下面的一颗小树传来的。

    这颗树会说话?

    小树这一出声,顿时引起了一片回应的声音。

    “突然出现的大树,你好厉害,那只鸟都咬不动你。”

    “是呀是呀,这森林里的树都做不到呢?”

    “你一定可以修练成妖的。”

    “好羡慕,难怪你可以突然出现。”

    “突然出现的大树,好厉害。”

    祝遥愣住了,好像周围的植物一瞬间都开启了说话功能一样,叽叽喳喳开始讨论起她来。她隐约还从那些小树的身上,看出了仰慕的意思。

    这个世界又开启玄幻模式了吗?

    这还不算完,祝遥突然觉得脚下被什么缠了上来。吓得她本身的弹动了一下,哗啦啦又掉下大片的树叶。

    “突然出现的大树……我……我只是想跟你握握手。”离她最近的小树,含羞带怯的说了一声。

    刚刚从地下伸过来的根,是它的手?那明明是脚好不好?

    “不可以吗?”小树抖了抖,声音满是失望。

    “呃……”祝遥嘴角发抽,隐约有种打碎了少年心的错觉,只好硬着头皮回,“可以。”

    “太好了!”树下的根又伸了过来,细细的缠上了她的,半会之后又松开了。小树顿时整颗树都绿了,“突然出现的大树,你真好,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我叫三尺高的树。”

    三尺高的树是什么鬼?

    “还有我,还有我。”它前面不远的一颗树也抖了抖,“我也想握手,我是五尺高的树。”这一说,周围的树纷纷开始介绍起自己来。

    “还有我。一丈高的树。”

    “我叫白白的树。”

    “我叫青青的树。”

    “我叫三枝树。”

    “我叫旁边的树。”

    “我叫……”

    祝遥:“……”名字取得这么随便,你父母造吗?

    土下伸来一片细细的树根,祝遥硬着头皮,一一跟他们握了“脚”,小树们这才满意的收了回去。

    “突然出现的大树,你是怎么修练成妖的?”有小树问。

    “呃……”看来它们已经帮她取名为“突然出现的大树”了,“吸收灵气就可以。”她刚刚感知了一下。发现这个世间是有灵气的。也就是说她又回到了下界。

    “灵气是什么?”小树们纷纷抖了抖树叶,表示不懂。

    “就是……”就是灵气啊!这让她怎么解释,“等你们感觉到就知道了。”

    小树们茫然的抖了抖叶子。祝遥细说了一下吸气入体之类的方法后,以防它们继续没完没了的问下去,就找个借口睡觉,不开口了。

    此后的n天的时间里。她都生活在千奇百怪的问题当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变成了树的原因,她能听到所有动植物的声音。虽然每一棵植物的性格都不一样。但无一都有着一颗旺盛的好奇心,往往问得她无话可说。

    在这种全世界都想找你唠嗑的压力下,祝遥燃起前所未有的修练决心,不断的吸纳着空气中的木灵气。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那股暖流越来越强大。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一个月后。那暖流汇聚成河,充斥了她整个身体。

    两个月后,她的枝干更加的壮实。

    三个月后。她修练出了神识。

    四个月后,所有的灵气突然向着枝干涌去。隐隐有突破之势。

    终于,五个月后……

    她结出了两个果子。

    为毛是果子啊,摔!

    不应该是化形嘛?为什么这么多灵气涌过去,却变成了两个果子!

    而且,为什么两个果子都长得不一样,一黑一白是什么鬼,她结的是八卦图吗?

    祝遥有种想把界灵揪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给我的是什么破马甲?她这是穿越到了qq农场了吗?

    “玉……遥?”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丝疑惑。

    “师父!”祝遥一愣,四下寻找了起来,却完全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抬头。”

    祝遥往上看了过去,却只有一片空荡荡的天空。

    “右边。”

    祝遥调整一下视角,右边也没有啊。师父什么时候喜欢上躲猫猫了?

    她突然听到一声轻叹,“玉……遥,我……在你身上。”

    “啊?”啥意思?祝遥茫然的瞅了一眼自己这颗树,眼神扫过才长出来的两颗果子,那颗白色的好像刚刚动了一下。

    祝遥觉得脑海中一群草泥马,正呼啸而过。

    不……不会吧!

    “师父?”

    “……嗯。”

    “你怎么变成果子了?”这不科学。

    “你可还记得当日你捏碎的那个手镯?”玉言问。

    当然记得,那是梧桐木做的手镯。

    “那手镯之上有空间法术,而且有着非常大的束缚之力。”玉言缓声道,“你捏碎后,空间碎裂,为师亦被卷入其中,之后就在这了。”

    空间法术,她记得当初韶白好像给她的是个储物的……

    卧槽,原来捏碎那个手镯会引发空间爆动,师父估计是被自己下意识的收进了神识里,所以才会随着她一起重生了。原来界灵说的允许携带家属是这个意思!界灵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你的神识擅弱,我不能长久与你对话,切记……小心……”他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祝遥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顿时有些忧心,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有事。

    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树枝……

    等等。

    白色的果子是师父,那黑色的那颗又是什么?

    “遥姐姐。”

    “……”(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