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哐了个瓢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因公出差,附带家属两名。出差任务:不明。

    自从那天两颗果子家属出场刷了一把存在感后,就再也没有吱过一声,仿佛那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一样。祝遥却更加努力的修练起来,看有没有机会帮到他们俩。

    祝遥突然想起了以前的芝麻,他也是随着她重生了好几次。上界之后,她就让它回去了妖仙大陆,没有再召唤过它。现在突然多出了两只人形召唤兽,还真是不习惯。

    只希望她重生,不会对师父和月影造成什么影响。祝遥一边担心,一边努力吸收着灵气。

    又过了几个月,她隐隐觉得自己有了化形的征兆,灵气满溢,整颗树都轻了。祝遥兴奋了,困在原地这么久,终于可以移动了,瞬间感觉心情棒棒哒!一边继续吸收灵气,一边想着要以什么美美哒的态势化形为好呢?

    最少要有个霸气的出场态势。

    突然森林里走来一个人,那是一个穿着青衫的男子,长相十分的路人,一边走还一边重重的叹着气,他好似是走得累了,停在了祝遥的脚下,坐了下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鼻子一吸,哇的一声抱着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哭了起来。

    莫名被糊了一脸鼻涕眼泪的祝遥:“……”

    “师父,徒儿对不起你!”

    你丫对不起的是我,我那美美哒形象……

    他却哭得更加伤心了,鼻涕与眼泪齐飞,口水汗水共水天一色。临了还拉下她翠绿的叶子,抹了一把脸。祝遥顿时觉得怒气噌一下涨了起来。

    男子却还嫌不够,抽抽了几下。居然开始解起了腰带……

    卧槽,这丫想干嘛?不讲文明就算了,难怪还想耍流氓?都长得这路人样了,有什么脸耍流氓啊喂。

    男子咬了咬牙,沉声道,“师父,你放心。徒儿绝对不会辱没师门的!”

    你已经辱没了喂。别再往她身上抹鼻涕了喂。我只是一颗树,求放过。

    “我今日就死在这里,以全师门之名。”

    呐泥?他是想自杀?

    男子咬着牙。霸气的一扯腰带,拉出长长一条。拿起一头,一脸视死如归的往她树枝上一甩,挂在了她的枝头上。

    他、要、上、吊!

    卧槽。还是在她身上!

    男子拉住两头打了个死结,然后视死如归的喊了一声。“师父,请恕徒儿不孝。”

    祝遥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只见男子,一脸悲壮的抓住打结的腰带,用力一踮脚……

    哗啦!

    裤子掉了……

    祝遥感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1000点伤害。

    男子兴许也感觉出。光着屁股上吊,有些不符合他现在这样忠义的形象,于是放开手里的腰带。弯身拉起了裤子。一手抓着裤头,一手去够打结的腰带。

    为防止世界被破坏……啊呸。为了以防自己的眼睛出现二次伤害,祝遥默默的抬了抬自己的树枝。

    她虽然还没化形,但这么多天来修练的灵气,移动一下自己的树枝这种事,她还是能做到的。

    男子伸手够了几次都没有够着,不得已经跳起来够,一蹦之下,他手里的裤子又开始验证地心引力的重要性,开始滑落水平线。男子不得不搭了把手。两只手抓着裤头的两端,收拢打了个结,确定不会掉了,开始发力够空中的腰带。

    祝遥哪能如他愿,树枝一拌,故意做出一个被风吹的样子,把垂下的一头腰带,晃到了另一枝丫上。

    得,他这次彻底够不到了。可喜可贺。

    男子瞅着头顶的腰带,有些傻眼,愣了半会,眼睛又开始一圈圈的泛红,嘴角抖了抖,俨然一副水洪暴发的驱势。

    祝遥只觉得心底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哇啊……”

    果然男子那宛如涛涛江水连绵不断,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奔涌而出。

    “老天爷,我难道连死都不行吗?”

    可以啊,你别死在我面前啊!

    “想我况朴,英明一世,如今却要受如此的羞辱,老天真是不长眼啊。”

    我只是收了你的腰带,哪里羞辱你了?

    “我愧对祖宗,愧对师门,愧对师父!”

    所以你别再愧对我了。

    男子狠狠一吸鼻子,手一扬顺手抓了一把绿叶,对准了自己那张糊成了一团的脸……

    祝遥眼睛猛的大眼,只觉得一股怒气,蹭的一下正冲向心头,张口就大吼了一声:“禽兽,放开我的叶子!”

    男子一愣,只觉得四周突然白光大亮,手中有什么被抽了回去,眼前的大树瞬间消失,出现了一个绿色衣衫的少女,横眉冷对的瞪着他。

    现场一秒钟的安静。

    “啊~~~~~~”一声惨叫顿时划破天际。

    连着刚刚化形的祝遥都被吓了一抖。

    男子却已经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了起来,“妖怪啊啊啊啊啊……师父,师父……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

    祝遥:“……”

    他慌不择路,一头狠狠的撞上了旁边的一颗小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三尺高的树,你辛苦了。

    “喂!”祝遥嘴角一抽,看着那个已经怕得趴在地上发抖的男子,“你一个修士,怕个毛的妖怪啊。”

    “谁……谁说修士就不怕。”男子弱弱的看了她一眼,“不……不……不要吃我。我……不好吃。”

    “谁要吃你了。”谁对他那张满是眼泪鼻涕的脸下得了口,她就敬他是条汉子。

    “师父说过,妖……妖怪都吃人的,除……除了草木类。你……你是什么妖怪?”

    他刚不是看着自己化形的吗?

    “树妖。”

    “树?你是刚刚那颗树”男子一愣,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刚刚那颗大树不见了。瞅了她一眼,顿时长长的舒了口气,“你早说嘛,原来是树妖啊,我还以为你要吃我呢?”

    祝遥黑线,“你不是想死吗?”

    “对哦。”男子一愣,好像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顿时悲从中来。眼泪又开始泛滥,“小树妖你变成人,是想劝我吗?”

    “……”她只是不想他糊自己一脸而已。

    “唉。小树妖你不要劝我,况某早已生无可恋。这世间诛般苦,就让我随风而去,解脱了……咦咦咦。小树妖你去哪?”

    “……”祝遥懒得理他,反而加快了脚步。

    “你别走。听我说完啊。”男子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敢情他还赖上她了?

    “放开!”

    “我都这么惨了,你忍心把我留在这里。”

    “忍心。”

    “……”男子一愣,“不是说草木妖怪最为纯良吗?小树妖你怎么可以这么合群。”

    “放开!”

    “不放。除非你听我说完。”

    “……”深呼吸,不气不气,天气如此美妙。她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拳头听话,回去。

    她算是明白了,这丫根本就不是想死,就想拉个人吐槽而已。不然堂堂一个修士,又怎么会用上吊这种根本吊不死的方法。

    “说!”再不说老娘揍你。

    “我叫况朴,是泊珞门弟子……”男子长叹,开始述说自己的心酸史。

    一个叫哐瓢,一个是破落。

    这名字也取得太有创意了吧?

    事情的起因非常的简单,总结起来就是五个字:他被人甩了。

    他是一修仙门派掌门的入室弟子,与另一门派的掌门弟子,自小订有婚约。早已经商订好了,等他筑基之后两人就举行双修大典。结果他好不容易筑基了,前去求娶,人家姑娘却反悔了,死都不肯嫁给他。

    “你一大男人,失个恋而已,用得着哭成这样吗?”丢不丢人啊?祝遥鄙视的走开一步。

    “你不知道,这门婚事要是办不成,苍梧派就不会派弟子支援我们泊珞门,那么下一次兽潮之后,我们就要轮落到三流门派了。”他一脸灰败的道,“临行前师父可是向我再三交待,一定要办成此事的。”

    “哦……”原来是利益联姻。

    “而且此婚事是我师祖定下的。我师祖曾对青云派掌门有恩,谁知道师祖陨落后,他们就不认了。”

    这很正常吧,意然是利益联姻,当然是利益至上,无利可图,自然会翻脸。

    他抺了一把脸,吸了吸鼻子道,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眼神痴迷的道,“虽然那益灵师妹,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宛如夜空中的明珠,熠熠生辉,可是……可是我也不是看中她的容貌才要娶她的,呵呵。”

    祝遥嘴角一抽,你丫就是看中了她的容貌吧?

    “可是……可是……她不嫁就算了,她居然说我长得丑。”他一把的酸心泪。“我哪里丑了?哪里丑了,哪里了?”

    你丫原来在意的是这个吗?!

    祝遥默默瞄了他一脸,补刀道,“她也没说错啊。”

    况朴一愣,猛的瞪大眼睛,“小树妖你……你……你居然也这么说,我,我不活了……”。他一副想要撞树寻死的架势。

    “好走不送!”祝遥挥了挥手。

    “……”况朴腿下一顿,撞也不是,不撞也不是。最后只能自己找了个理由,“我一死到是白了,可是我没有娶到灵儿,师门可怎么办?”

    “你可以再换个门派联姻啊。”祝遥建议。

    “不行!”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谴责的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灵儿师妹之心,可昭日月,是绝对不会变心的。怪只怪,我们今生无缘……”

    得,她瞎操心了,你咋咋滴吧。(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