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 他五年不洗澡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懒得听他废话下去,趁况朴沉浸在自哀自怜中,快行几步离开这片树林。

    界灵说过,这次的任务会十分困难,她又还没接收到剧情,必须得加倍小心才是。摸了摸身边口袋,里面有两个圆鼓鼓的东西。

    祝遥小心翼翼的掏了出来,是一黑一白两个果子。正是她树上结的那两个。她化为人形之后,他们就在她口袋里了。

    “师父?月影?”

    两个果子还是没有回应。祝遥叹了一口气,决定离开这里再说。

    她一路出了森林,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座大的庄院,朱红的大门极为气派,门口还有两个气势十足的大狮子。四周是朱红的围墙,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楼台小阁,这院子占地面积十分的广,一眼望去,都看不到边。可见主人颇有实力,只差没在门上写上“我很有钱”几个大字了。

    祝遥还没走近,就听到了四周毫无顾忌的议论声。

    “快看快看,又来一个。”

    “好可怜,前几天那个女子的衣服,如今都还井里呢。井边的树都向我说了好几次了,说那里的土都变臭了。”

    “唉,又有人要上当了。”

    “这个姑娘看起来人好好的样子,要是被臭狐狸吃了,好可惜。”

    “是呀是呀,她长得好亲切哦,我喜欢她。”

    “要不我们提醒一下她,别让她进院子吧。”

    “好呀好呀,快快,快提醒她。”

    哗啦啦……

    祝遥顿时被淋了一头的树叶。

    转头看向路边的两棵大树一眼,嘴角抽了一抽。默默的扒下头顶的树叶,决定无视继续走。

    “咦,她刚刚看我了也,好高兴哦。”

    “可是她还是朝那边去了,怎么办?”

    “必须阻止她,臭狐狸会吃掉她的。”

    “快快,不能让她继续走了。”

    叭叽……

    平坦的路上顿时冒出了一条树根。祝遥脚下一个呛啷。差点摔在了地上。

    ……

    她叹了一口气,假装没看到,饶了过去。

    但那两棵树。像是跟她杠上了一样,她每走一步,脚下冒出的树根越来越多。

    不让我进院子,总得让我走路吧。她出森林必须是这个方向啊。

    祝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只好转身向着那两棵爱管闲事的树走了过去。一手搭在了一颗树上。

    “我说……左边的大树,能让我好好走路吗?”

    “咦!”那棵树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她……她是在跟我说话吗?”

    “对。就是你,我在跟你说话。”祝遥点头。

    “啊啊啊啊!”大树顿时又抖了她一头的叶子,“右边的大树。你听到了吗?她……她她她居然可以听到我们说话。还知道我的名字也?!”

    “呃……”原来‘左边的大树’就是它的名字,难道全天下的树取名都是一个风格吗?

    “新来的姑娘。我喜欢你!”左边的大树,得瑟的抖了抖。

    “我也喜欢你。”右边的大树也不甘示弱,疯狂的往她头上抖叶子。

    别抖了,再抖就秃了。

    祝遥嘴角抽了抽问,“你们为什么要挡着我?”

    两棵大树一愣,半会才解释道,“那个院子是一只狐狸化出来的,我们看到好多好多姑娘进去过,就再也没有出来,一定是被那狐狸吃了。”

    “是呀是呀,新来的姑娘,你不要进去,会被吃掉的。”

    原来里面住了一只狐妖,而且还以女子为食,看来是只公狐狸。

    “你们知道那狐妖修为在哪个阶段吗?”她现在刚刚化形,也就相当于人修筑基的水平。能不与人起冲突最好。

    “修为是什么?”两棵大树摇了摇树技。

    得,看来这是两棵压根没修练过的树。

    “不过我们知道别的哦。”见她失望,右边的大树连忙弥补。

    “嗯嗯嗯。”左边的大树也道,“我知道它是只丑丑的黄色狐狸。”

    “对,他还不爱干净,经常在地上打滚,还用喜欢舌头舔自己的毛。”

    “而且从来不洗澡,这院子都五年了,它从没洗过。”

    “它还从来不刷牙,有口臭。”

    “每次有姑娘进去,还不要脸的咬人家姑娘的嘴。”

    两棵大树,你一言我一话的开始了长达半小时的吐槽,祝遥听得目瞪口呆。原本狐狸化形的妖,都是以美貌著称,在它们的嘴里,怎么到它们的嘴里就成了邋遢大王。

    祝遥默默的为那只狐妖点了根烛。

    向两棵大树道了谢,承诺自己只是路过,没想进去那院子,才被它俩放行。临行两棵树,一边说着再见,一边疯狂的朝她摇着树枝。

    祝遥一头黑线,快步走向了那个院落边的路口,正想转道绕开那座院子,朝着南方而去。

    那一直紧紧闭着的朱红大门,突然吱的一声,打开了。

    “姑娘请留步,天色已晚,想必你今日是赶不到集市的,何不在此留宿一晚?”

    门边傍着一个男子,眉目如画,肤如凝胎,一身白色的长衫,手握一把折扇,说不尽的风流肆意,眼神轻眯,无端又掀起一股媚意,勾人心魂。

    看着这个全身都在表示着“我很帅”三个字的男子,祝遥不知道怎么脑海里就浮现了刚刚两棵树的声音:他五年都没洗过澡。

    顿时什么暖昧旖旎都碎得干干净净。

    “在下白意,不知姑娘如何称呼?”男子几步就到了她的面前,朝她行了个礼,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祝遥条件反射的退了一步,脑海里疯狂的刷着那句:他五年都没洗过澡、他五年都没洗过澡、他五年都没洗过澡……

    白意愣了一下,半会又笑开。眼里似是流光闪过,说不出的媚意,“姑娘不用害怕,此处是我家一处别院,出行匆忙,也未及时赶回,见天色已晚。才在此落脚。正好见姑娘路过。看在同命相连的份上,所以才出言相邀。”

    他说得很是诚恳,俨然一副急她人之急的好人样。右手却不动声色的捏了一个诀。

    “不用了。”祝遥摇头,如果说之前她只想赶紧离开,是不想跟他起冲突的话,现在看到了本人。她一颗心却稳稳的放回了肚子里。

    狐妖,练气九层。

    呵呵!

    “姑娘。马上天就要黑了。你一人赶路,十分危险的。”白意继续劝着。

    祝遥实在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白了他一眼。

    “我高兴。”你管得着吗?

    说完继续朝前走。

    白意满是笑意的脸僵了一下,好似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半会反应过来,立马又追了上去,挡在了她的面前。“姑娘,这去集市有五六十里。而且前面是一片荒地,多恶狼,切不可大意啊。”

    “哦。”饶过他,继续向前。

    白意又是僵了一瞬,一把就拉住了祝遥的手,“姑娘……”

    “干嘛?”

    “……”他顿时找不到理由,脸上快速闪过诛多情绪。半会才松开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唰的一下打开了折扇,轻摇了两下,摆出一个潇洒风流的样子,眼中光彩流转,“姑娘,相逢即是有缘……”

    他一边说,一边朝她靠近,一时间四周突然升起一股诡异的香味,甜腻的让人昏昏欲睡,他双眼直直的盯着她,更是缓缓的伸出手,伸向她的脸侧,“你确定不留下与我……畅谈一番?”

    祝遥顺手一捏,揪住了他爪子上的……一层皮,用力的打了个旋,裂开嘴角笑得分外的阳光灿烂,“你想泡我?”

    啥叫“泡”?白意一愣,有些不明白,但见她笑得那么开心,心底又安了几分心,以为自己的媚术起了作用。下意识的忽略了手上被她捏着泛起的青紫。

    他越加的笑得深,收回自己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肩上的衣服突然滑下了一分,露出半片白色的胸膛,说不出的诱惑,眼神微眯,暧昧十足的道,“就不知姑娘,赏不赏脸?”

    祝遥的眼神顿时集中在他那露出的半块胸膛。

    他笑得越加得意了,果然天下女子都一样。

    有意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敞得更开了,还故意凑起她耳边,吐气如兰的道,“喜欢吗?”

    祝遥一脸淡定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淡定的伸出爪子,淡定的抓住了他半敞的领子,淡定的一用力,哗啦一声全拉开了。

    就你这几两肉,敢在老娘面前现。

    祝遥无比认真的上下扫视,特意在他下半身的某个重点部位停留了一下,淡定的抬起头,掀起一边的嘴角,意味不明的发出一声:呵!

    白意隐隐听到心底咔咔两声,一种名为“男性尊严”的东西,顿时裂得粉碎。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如雪,猛的跳开一步,下意识双手按着重点部位,像只鹌鹑一样捂住了下半身。

    “啊!你你你你你……”他的白意瞬间涨红,一脸紧张和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怎么?”哼,跟我比节操,你丫还太嫩。

    “本来不想管你闲事,但你偏要跑出来找虐。”祝遥拍了拍手,扬手捏了个诀,召出两根藤条朝着他辟哩啪啦一顿猛抽,“就长你这熊样,还敢出来卖肉。”

    祝遥越抽越快,“叫你丫档路,叫你丫跟我比节操,叫你丫不洗澡……”。

    呃……好像混入了什么怪怪的东西?

    “大仙,大仙饶命。”狐妖白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遇上修士了。“小妖再也不敢了。”

    等级的压制,让妖狐完全没有回手之力,只能求饶。

    “说,你到底害了多少无辜的女子。”

    “我……我没有啊!”狐妖早已经没了之前潇洒的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起来。

    “还说没有。”祝遥手间一转,朝着他屁股上又是一抽,“你院里井中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狐妖一愣,猛的睁开眼睛。

    祝遥催动藤条,把他捆了起来,“你是不是把人骗进院子吃了,然后把衣服扔到井里了。”

    “吃?”白意一愣,猛的开始摇头,“没有没有……冤枉啊大仙,人肉又不好吃,我只喜欢吃鸡肉的。从来没吃过人啊。”

    “还狡辩。”祝遥上前踹了他一脚,“那些进过院子的姑娘,就没有一个出来过。”

    白意哭得更加伤心了,“那是因为她们都是从后门走的啊!我这院子太大,从后门出去,到最近的市集要近很多。”

    “呃……”祝遥僵了一下,这节奏不对啊,“那你为什么要骗过路的姑娘进院子去,别说你只是好心让人借宿,你刚刚可是对我用了媚术!”

    “这个……”白意脸色一红,整张脸顿时红得像是蕃茄一样,半会才支支吾吾的道,“那是……那是她……她们都穿得很好看。我刚刚会化形……毛色又不好,所以……所以想多换换衣服,才……”

    “……你骗别人进院子,就是为了偷人家衣服!”祝遥傻了眼,这是多么奇葩的脑回路啊。

    “我也是没办法。”白意快把头埋进藤蔓里了,“谁让……谁让她们都穿着那么好看?”他弱弱的打量了祝遥一眼,“你的也很好看!”

    祝遥一阵恶寒,“这是女装!”你丫个大男人,也太重口了吧!

    “我会改啊!”他双眼唰的一下眼了,“你看我身上这件,就是我自己改的。”

    “呃……”好吧,手艺还挺好。

    “上次那姑娘的衣服被我不小心划破了,实在改不了了,我才扔进井里的。”他一脸的惋惜。

    “……”祝遥对这个口味独特的狐狸,已经彻底的无语了。

    ——————————————

    祝遥最后还是放了那只蠢狐狸,顺便让他把那个院子给撤了,以后不准再干这种偷人家衣服的蠢事。要想有好看的衣服,完全可以自己去市集买,他是运气好才这么多年没有遇到修士,不然就凭他那点修为,分分钟炮灰的节奏。

    解决完这件事,祝遥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打算先去市集了解了解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再想办法怎么让师父和月影变成人形。可是她才离开不远,却发现自己多了只尾巴。(未完待续)

    ps:大家好,我是帮有钱任性大大更新的好基友,她上不了女频了。让小伙伴们久等~(≧▽≦)/~啦啦啦。你们猜我是谁,呵呵哒(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