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零章 挖个坑埋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开始单灵根变成了废灵根,而五灵根却是极品资质了。这次测灵根的结果,她跟自家师父被嫌弃了,按理应分到外门,而月影却被殿上那三位尊者,争相购买,不对,是争相想收入门下,包括益灵的师父玄虚。

    最后的结果是,看在月影还“小”的份上,等到他十岁之后再决定拜入谁的门下,而祝遥也托他的福,被暂时安排到了内门的一处洞府。

    对此祝遥表示:瞎哒你们的狗眼!

    她们住的地方极是僻静,但灵气却十分的浓郁,可见苍梧派的确对月影十分的重视。祝遥有些庆幸,回忆了一下剧情,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要在此扎营。灵气浓郁有助于她们尽快恢复修为。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她还得尽力避开益灵那个玛丽苏。

    环顾了一下四周,她觉得有必要布下些防御之类的阵法。

    “师父,你觉得这里布什么阵法为好?”她习惯性转身向师父求助,却被旁边的小白团子吓了一跳。

    只见他脸色苍白,一手按在腹部,小脸上都是冷汗。

    “师父,你怎么了?”祝遥连忙蹲下,抱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心里顿时崩得紧紧的。他不是有什么重生后遗症吧?

    “……”玉言皱了皱眉,脸色有些茫然,气息不稳的摇了摇头,“为师也不知……只是腹中隐隐作痛。”

    腹中?祝遥一愣,却突然听得咕噜一声。

    眼神反射性的盯向某人的小肚皮,这个声音不会是……

    咕噜噜……

    咕噜噜噜噜……

    连续几声熟悉的叫声。

    祝遥嘴角一抽,“师父。你……不会是饿了吧?”

    这明明就是肚子饿了的惨叫吧?

    “饿?”僻谷了几万年的玉言表示,那是虾米?

    祝遥:“……”

    “娘。”月影立马举爪刷存在感。“我也饿了。”

    果然他的肚子也发出了一声同样的咕噜声。

    “我去找点吃的……”祝遥叹了一口气,这才想起她出森林已经三天了,好像真没吃过东西?她自己已经筑基无需进食,但师父和月影却只是练气层,饿了三天怕早已经是极限了。

    “对了,师父……”刚走进厨房的祝遥又回过头来。“忘了问。你们断奶了吗?”

    玉言:“……”

    月影:“……”

    ———————————————————————————————

    玉言最近很忧伤,变成颗果子就算了,化形还只能化成小孩。已经当了几万年成年人的玉言表示。对这个身体很不适应。虽说境界还在,但体内的灵气却少得可怜,只有区区练气中期的修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偿试过这种随便一个法诀都可能用光体内灵气的感觉了。

    偏偏他还不能恢复灵气,他如今的身体太过幼小。也就五六岁的样子,根本不能承受太多的灵气。即使要筑基也要等到十岁以后再说。更让他操心的是旁边还跟着一个魔族。

    魔族他接触的不多,猜不透对方一定要跟着自家徒弟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徒弟那么蠢,万一是要被魔族骗了怎么办?好在到目前为止,月影还没有做出任何不利于徒弟的举动。

    徒弟又心软。他也还可以暂时……

    “娘,累了,要抱抱。”月影两小手伸向祝遥。

    “好!”

    “娘。脚痛痛,要揉揉。”

    “好。”

    “娘。要亲亲。”

    “……”

    玉言脑海中的那根线,叭的一声裂断了。年画娃娃一样的小脸,顿时寒气四溢。

    月影撇了撇嘴,到是没有继续强求,拉了拉祝遥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道,“娘,我饿了!”

    祝遥也看出他是故意的,捏了捏他的小脸,指了指玉言,“找你爹!”

    玉言:“……”

    月影:“……”

    自家师父可是生活技能全点亮,就算是变成了小孩,那厨艺也是专业级别的。祝遥自从给他们做了第一顿饭后,就把做饭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还给了自家师父。

    嗯,她负责在他做菜的时候,给他在灶台上垫张小板凳什么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营养不良的问题,他们虽然一天三顿从没落下,却还经常会觉得饿。直到她偶尔听到院里的小树苗聊天,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是树妖,师父和月影勉强算是两只果子妖,做为植物系的妖类,人类的食物对她们来说,虽然有一定的作用,但却不是进食的主流方式。

    他们需的是——晒太阳!

    没错,虽然已经成了妖,却还是需要进行光合作用。

    于是,祝遥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师父和月影到院子中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晒太阳!而且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晒法。

    这个方法取得很大的成效,至少她再也没有听到师父肚皮那打鼓一样的饥饿声了。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在连续晒了一个月的太阳后,原本两只胖嘟嘟的年画娃娃,却突然瘦了下去,月影连双下巴都不见了。

    祝遥觉得自己的养娃方式绝对有问题,仔细回想关于植物的各种养植方法。她终于得到了答案。

    “师父,要不我挖个坑把你们埋埋看吧?”

    玉言:“……”

    月影:“……”

    这方法虽然看起来很胡闹,但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毕竟从他们化形开始,实行的都是无土培植。

    于是,祝遥开始挖坑……

    玉言和月影一头黑线在旁边看着。

    直到他们跳入那个有他们身影两倍大的坑时,却双双一愣。一股股暖流输入他们的身体,好似连日来的疲惫瞬间被一扫而空一样。

    “怎么样?”祝遥蹲在坑边不放心的问。

    玉言点了点头。“此法可行。”

    “遥姐姐,我觉得精神好多了。”月影也答道。

    果然!

    祝遥放了心。

    “那我把你们埋深点。”

    她撒了几把土下去,刚刚盖住两人的脚。

    之前还瘦了一圈的两人,却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回复,直到回到了以前胖乎乎的样子,甚至还长高了两厘米。

    “这是?”撒把土就长大,再撒下去不会直接发芽吧?

    玉言脸色沉了沉。“看来如今我们的模样并不是真正的形体。”

    “真正形体?”祝遥有些懞。

    “他的意思是说。”月影接口道。“我们化形并不完全。”

    祝遥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个娃娃,没缺臂膊少腿,很完整啊。

    “就如凡人须历经岁月才能成长一样。”玉言继续道。“我们估计也需埋于深土之中才能完整化形。”

    “不懂。”是说理在土里才能长个吗?

    “玉遥。”玉言叹了一口气,“我们修为也在恢复。”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需要另外再含收灵气,多在土里呆呆。长大的同时也可以恢复修为了?太方便了吧。

    祝遥自己都没想到,她只是脑抽的偿试。居然能得到这样的意外收获。

    “那我再给你们多加点土。”

    她顿时觉得动力十足,捏了一个风系法诀哗啦啦就埋了几把土进坑,顿时坑满了一半。她正准备再接再厉。

    突然……

    “啊!!!!”一声尖叫顿时打断了她。

    她觉得一阵风声,有什么东西正冲她飞来。带着凌厉的杀气。祝遥条件反射扬手一挥,召出一条藤蔓朝着风声的方向甩了过去。

    只听得“叮”的一声响。

    一条冰凌掉落在地,入土三分。

    “你怎么可以这样!快放开月师弟!”bug女主益灵站在门口。一脸怒气的瞪着她。“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

    “……”祝遥嘴角一抽。为什么她老不吃药就出门。

    “居然把几岁的小孩埋在土里,你到底有没有人性?”益灵一脸痛心的看着半截身子还在土里的两个小孩,指责道。

    “你来干什么?”经历上回在大殿上眼药的那事后,祝遥对这个益灵还真没有半点好感。

    “我不来,怎么会知道你的心肠如此歹毒。”益灵狠狠的瞪着她,似是气极,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哪里歹毒了?”

    “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敢狡辩!”益灵指了指那个埋了一半的大坑。

    “我做什么了?”

    “你……你居然想活埋他们,简直……简直丧心病狂。”

    “活埋?”祝遥嘴角一抽,叹了一口气,“我说妹子……你有被害妄想症吧?谁说我要活埋他们?”

    “废话少说!”益灵打断她的话,“快放月师弟出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哎,我这暴脾气!

    “我还就偏不放了。”你咬我啊。

    益灵脸色一沉,掏出一张灵符,作势朝着她扔了过来。

    祝遥手间一转,刚刚的藤蔓转手一抽,顿时把那张灵符给抽成了两截。那符催动到一半,突然被打断,直接自爆,只听得轰的一声。

    离得最近的益灵是直接受灾区,惨叫了一声,脸上头上顿时一片焦黑。

    祝遥直接用藤蔓把她捆了个严实,她刚刚控制了角度,那符到是没有伤到人。

    她还想挣扎,祝遥直接捏诀在她额心一点,封了她的灵气。在绝对的武力值面前,所有作弊器都是纸老虎。

    祝遥不得不吐槽一句,她一个练气期的修士,实战操作还烂成这样,到底哪来的自信敢直接对她动手。

    该说是她蠢呢,还是她蠢呢,还是蠢呢?

    “你放开我!”纸老虎见无力反抗,只能开始虚张声势,“你敢伤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祝遥白了她一眼,看了看坑里闻言都冷着一张脸的两小只。

    嗯,我师父也不会放过你。

    只是现在的情况怎么办?祝遥有些为难了,今天这事不管是不是误会,梁子是结下了。她算是彻底的惹到这个bug了。现在就算是告诉她实情,反而会露了自己的底牌。

    “月师弟,你不用怕。”益灵突然转头看向坑里的月影,瞬间换上了一脸温柔的表情,“师姐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祝遥嘴角一抽,这姑娘是瞎吗?明明坑里的是两个人,她却只看到了月影?

    “一会我师父就会找来的,我一定会救你出苦海的。”说完她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祝遥一眼。

    苦海祝遥:“……”

    玛丽苏果然无法沟通。

    月影却像突然接收天线出了问题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反而看向祝遥,甜甜的道,“娘,这个埋坑的游戏好好玩,你再把我们埋深一点。”

    “游戏!”益灵一愣,刚刚嚣张的气焰,顿时嗞的一下熄了,一脸的不敢置信。这居然只是一个游戏?

    干得好,正愁没法圆过去呢,为月影的机智点个赞。

    “月师弟,你……你们这是在……”

    “娘……”月影仍旧无视她,把手从土里抽了出来,朝祝遥扬了扬小手,“快过来,快过来。”

    “嗯。”祝遥解除了益灵的束缚,走了过来,顺手摸了摸月影的头。真是太机智了。

    “娘,你把我埋进去。”

    “嗯。”

    “娘,把我挖出来。”

    “嗯。”

    “娘,抱抱。”

    “嗯。”

    “娘。”月影突然嘟起了嘴,“亲亲。”

    “……”就知道你个小坏蛋没安好心。

    祝遥曲指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把两小只都给挖了出来。埋这么久也差不多了,明天再继续,先抓去洗白白。

    “祝……祝师姐。”益灵一脸尴尬的出声。

    “你还在啊!”祝遥回头看了她一眼。

    “我……”益灵似是想说些什么。

    “再见!”祝遥直接抱着两只就进屋去了。

    “……”到口的话又被憋了回来,益灵一脸的窘迫,紧了紧身侧的手,顿时觉得满心的委屈,她今天来是因为自己师父有意收月影为徒,所以才想来跟未来的师弟打好关系,所以一看到月师弟被埋在坑里,就以为那个祝遥要对他不利,她只是担心同门而已。

    明明是那个祝遥不对,哪有当娘的会把自己儿子埋在土里玩的。

    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益灵哼了一声,跺了跺脚,半会才沉着脸转身走了。(未完待续)。。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