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章 又见老兽(乄轻儛飞扬乄仙葩缘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越往里面走,光线反而越来越光亮,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机关之类的,她还暗自庆幸,突然四周白光一闪,一把把灵剑凌空出现,朝着她就飞了过来。

    卧槽!

    这回躲不过了。

    千均一发之际,一直安静的在蹦哒的凌火兽,往前一跃,挡在了祝遥面前,那些灵剑叮叮叮打在它的鳞片上,掉落在地消失了。

    祝遥松了口气,“谢谢!”

    “喵~~”凌火兽一脸的骄傲,低头一瞅,才发现自己小心翼翼护着的爪爪已经落了地,耳朵唰啦一下垂了下来,像是受到了什么伤害一样,呜呜的低鸣起来,“爪爪……我的爪爪……”

    “……”又没断,用得着这样吗?“行了,等会出去了,我四个爪爪都帮你握握成吧?”

    它的眼睛唰的一下又亮了。

    祝遥仔细的开始打量起走廊来,刚刚灵剑出现的那一刻,她分明感应到了阵法的波动。她四下找了一下,才发现左边的石柱上,刻着一个攻击的阵法,正是聚集灵气连成剑阵的阵法。只是上面的符文有些古老,不像是现在的法符,而是有些像是当初师尊教的,封印符文。

    祝遥皱了皱眉,看来这个地方也不是很安全啊。继续上前,就多提了几分小心,果然在前面的柱子上又发现了不同的阵法。越往里走,那些阵法就越加的复杂,她小心翼翼一一绕开,顿时紧张了不少。

    又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总算走到了尽头,眼前顿时出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看到门上栩栩如生。正闭着眼睛的巨大妖兽时,祝遥感觉到了全世界的恶意。

    “大人,大人,大人……”凌火兽兴奋的在门前蹦来蹦去。

    突然那门上发出刺眼的白光,上面刻画的那只恐怖的妖兽,活了过来,四周铺天盖地的传来一阵阵恐怕的威压。连着整个地面都晃动了起来。那只巨大的妖兽突然睁开眼睛,露出一双比凌火兽还在大上好几倍的血红色的瞳孔。

    “来者何人?”那兽口吐人言,声音亮如洪钟。回荡在四周久久不息。更有巨大的血腥之气迎面而来。

    “……”祝遥没有回答。

    那门上的巨兽四下看了一眼,视线停在了祝遥身上,杀气四溢,“居然是修士。区区筑基修为也能走到这里,那么……”杀气突然浓烈了不少。威压更是辅天盖地,血红的眼睛微微轻眯,沉沉的道,“我就痛快点吃掉你好了。”

    那个恐怖的兽头。突然从门里伸了出来,朝着祝遥张开血盆大口。

    祝遥嘴角一抽,汇聚起刚刚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灵力。扬手一巴掌朝着它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轻脆回响。

    巨兽瞬间被激怒。

    “吼~~~~”张口向她咬去。

    祝遥叹了一声,在它就要碰到时。喊了一声,“芝麻!”

    “……”兽头愣住,眼睛猛的张到了最大,紧紧的盯着站在原地的人,甚至不敢相信的眨巴眨巴了两下眼。

    “你怎么会在里?”祝遥觉得有点头疼。

    “主……主人?”妖兽的声音顿时低了好几个调,血红的双眼开始雾蒙蒙起来。“真……真的是你?”

    祝遥四下看了看,“你怎么又被关在门里了?”

    “主人……”芝麻像是这才确认了眼前的人,眼泪叭哒一声,一滴两滴……不一会就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的往外冒,哇啊一声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哇啊,主人……你总算来找兽兽了,哇啊啊……兽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主人……主人……哇啊……”

    “行了,行了,别哭了!”这么大一只兽,再哭下去会涨水的好不好?

    “哇啊……”芝麻却自顾自的宣泄着自己的委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主人……你一点都不爱兽兽了,现在才来找我,哇啊……”

    呃,她能说自己压根不是来找它的吗?

    瞅着它伤心得不能自抑的样子,祝遥决定还是不告诉它这个残忍的事实了。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吗?”摸摸兽头,“说说,到底咱回事?你不是回妖仙大陆了吗?”

    芝麻这才停住了抽泣,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委屈的用告状的语气说,“主人……妖仙大陆的兽兽们都欺负我。他们嫌弃我跟仙修签订过契约,身上有仙修的气息,兽兽回去找过你,可是主人都不在,后来兽兽没地方躲,被抓住了,殿主就又把我扔下界了。还说让我永远都回不去了。”

    敢情他被赶下来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等等!

    “又?”祝遥抓到了一个关键词,“你跟那个所谓的殿主,有旧仇?”

    “呃……”芝麻脸色一僵,眼神开始游移起来。

    祝遥眼神一沉,“说实话。”

    芝麻大嘴一扁,可怜兮兮的瞅着她,“是……是有点误会……”

    “嗯?”

    “主要还是因为兽兽我长得实在是太帅了。”它摇了摇头,“一不小心就被公主看上了,殿主逼我娶它,我不愿意,他就把我赶下界了……”

    “……”祝遥嘴角一抽,“你确定是别人暗恋你,不是你对人家图谋不轨?”

    “怎么可能!”芝麻一脸正色的道,“我怎么会看上它。你都不知道,它虽然是公主,却是一只只有两条腿的兽兽,我可是四条腿的帅兽,才不会娶两条腿呢!”

    “……”这跟腿有什么关系?“你确定不是你对人始乱终弃,所以人家父亲要替女儿出头?”

    “我都只见过她一次。”芝麻一脸倒霉样,“上次也是因为逃婚,所以才被封在那个芥子空间里,扔到下界的。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觊觎我的美色……嘤嘤嘤嘤嘤,主人,兽兽好命苦!”

    你这哥斯拉,哪来的美色啊喂!

    祝遥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它容身的地方,继续问道,“然后呢?你又为什么会被封在这扇门里?”

    “我也不知道。”芝麻摇了摇头,“我下界的时候,只是感觉到这边有什么在牵引我过来,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门上了。我试过很多次,都只能从门里伸出个头来,根本逃不出去。所以我才想召集同类妖兽过来,帮我破除这封印。结果我等了两百年,才遇到一只凌火兽。”

    “喵~~”凌火兽乖巧的应了一声。

    “后来我才打算,引人修过来,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结果主人你就来了。”它越说就越心酸,眼泪又有泛滥的趋势。“主人,兽兽好可怜。”

    “这不是你自找的吗?”当初它要是留在雷神殿多好,偏要回去妖仙大陆找虐。

    “兽兽知道错了,主人这么厉害,一定知道怎么解除这个阵法的,主人,救我……”

    祝遥抬头看着这扇门上那些流动的文字,芝麻还真就猜对了,她还真知道怎么解。

    “这不是阵法。”祝遥皱了皱眉。

    “啊?”

    “这是封印。”那熟悉的文字,是封印的印文。这样的排布方式与气息波动,这明显就是个:“束魔印,这是一个用来束缚魔族的低阶封印之术。”

    “魔族?”芝麻愣了一下,扭动起来,“可是兽兽是兽族啊。”

    这也是她想不通的,束魔印虽然只是低阶封印之术,但却只会对魔族起反应,除非……

    “芝麻,你被封进去的时候,上次受的伤还没好全吧?”

    芝麻点头。

    果然,上次它被月影打成重伤,月影是魔族,它的伤口之上,自然有残存的魔气。这又是个低阶的封印术,所以直接把它当魔族封进去了。

    芝麻这个苦逼!

    “我现在放你出来,你把头收回去!”

    “好的喵~,就知道主人最好了喵~”芝麻欢天喜地的缩回了头。

    祝遥盘脚坐下,深吸一口气,刚刚走的这一路,她体内的灵力恢复了一些,这回又要全交待在这里了。她催动灵气,化为细线状的灵丝,然后缠上那些印文,顺着里面封印的运行方法缠绕,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牵引。

    不一会门上开始发出白光,越来越亮,一个圆形的法阵像是投影一般从门上突显出来,不断的转动着。直到已经看不清上面的文字,一道光直接从里面飞了出来,圆形的法阵慢慢暗淡,直至消失。

    祝遥的前方已经多了一个娃娃脸的青年男子,一身白衣的袖口还有熟悉的祥云图案,正是以前丘古派的统一校服。

    “主人……”青年一个跃起,朝着她飞扑过来。

    祝遥一巴掌糊在他的脸上,用力一推,站了起来。

    芝麻叭叽一下趴在地上,仿佛已经习惯了她的暴力,改抱住她的大腿,一脸满足的蹭蹭蹭……

    “终于出来了,主人果然最爱兽兽,噢~~~~~~~~兽兽要给你生猴子。”

    “滚!”

    祝遥一脚踹开这颗牛皮糖,仔细一看,刚刚的门已经消失了,周围多了两根跟走廊里一样的柱子。前面却突然多了六个条岔道。每一条都深不见底,不知通往何方。

    这是,要进迷宫的节奏吗?(未完待续)

    ps:感谢,乄轻儛飞扬乄,同学的仙葩缘打赏,这是作者有生以来,收到的第一个仙葩缘啊,为了记念一下这个伟大的时刻。所以决定今天三更了。

    嗯,就是这么任性。(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