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 我恢复修为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玉言单手结印,护住祝遥的神识,沉声道,“你体内的灵气太多,要做好随时结丹的准备。”

    “……”

    结丹,她才筑基初期而已,要不要这么强制升级啊!四周的雷打得更响了,那把比山还高的剑,一时间雷光四溢,仿佛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空气中的雷灵气更加浓郁了,有种令人呼吸不过来的压抑感。

    “凝神静气,专心结丹。”玉言布下几个稳定灵气的阵法,在她身边坐下,身后顿时化出一条白龙虚影,缠绕在两人的围身,帮她修复起受损的经脉。

    祝遥体内的雷灵气,很不安定,狂躁得似要破体内出。她现在的马甲是木灵根,若要吸收这些狂躁的灵气结丹,必须先要将雷灵气转换成木灵气,再引入丹田之内。

    可就是因为雷灵气进入得突然,她转换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体内灵气暴动的速度,一但转换出木灵气,还未来得及引入丹田,就先被其它的雷灵气冲散了。她能感觉自己全身的经脉都被雷灵气充斥着几欲爆裂开来,嘴角的血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丫的,这些雷,跟她是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每次都这么不配合。

    再这样下去,就算是师父在一旁协助,她的经脉也要被这突入的雷灵气毁光了。

    祝遥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也顾不得转换了,直接就把雷灵气朝丹田引了进去。

    顿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了全身,祝遥全身都颤抖起来。

    “玉遥!”玉言也察觉到了她突然的行为,刚要阻止,却又猛的一愣。“怎么会?”

    雷灵气的暴动停止了!

    从雷灵气进入丹田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在冲击着经脉的灵气,突然安静下来,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开始顺畅的流入丹田。

    玉言皱了皱眉,没有再阻止,反而收回了自己修为的化身。开始认真注视徒弟的变化。

    祝遥却并不好过。经脉虽然没事了,丹田却要炸开了。陌生的灵气闯入,她疼得已经没有知觉了。只能机械式的引导。原本平顺柔和的丹田,开始慢慢变得燥动和炽热,到是有些像以前她雷灵根的时候。

    难怪灵根可以改造?

    祝遥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加速把灵气引进去。顶着这撕心裂肺的疼,偿试着调用里面的雷灵气。没想到还真就有了反应。进入丹田的灵气,乖顺的按照她的心思运转着。

    她直接把这些灵气包裹住整个丹田,慢慢把其改造成熟悉的样子。再引异出剩余的灵气,细细密密的包裹住身上各处经脉。强行进来扩充和吸收。

    一开始经脉破损得更厉害,渐渐的那些缠绕上经脉的雷灵气,却开始自动的修复起她全身的经脉来。直到丹田的灵气全都消耗完,经脉已经焕然一新了。而刚刚还让她感觉压抑的雷灵气,一时间无力亲切了起来。

    玉言直接解除了周围的阵法。

    一时间,大量的雷灵气,像是终于得到了命令,疯狂的向着祝遥体内涌入,不到一会原本空虚的丹田又被填满了,这回雷灵气进入再没有刚刚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反而有种舒适的感觉。

    只是随着灵气越来越多,又升起一股肿胀的感觉,这个感觉她很熟悉,是修为突破的屏障。她也不停止,继续引导灵气进入,半刻钟后隐约有种破土而出的声音,经脉顿时扩充了一倍。

    而她的修为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极速攀升,从筑基二层,到三层,四层,五层……直至大圆满。那块阻碍就更加明显了,全身的灵气满得似要溢出来。终于到了可以结丹的时候。再一次结丹对于祝遥来说很简单,按着记忆的方法,向着同一个方法旋转压缩灵气。

    她只用了三个时辰,金丹已成。她的修为增涨却并没有停止,金丹一层、二层、三层、五层……直接到了金丹大圆满才停了下来。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停止了引气入体,才睁开了眼睛。

    “师父。”

    “嗯。”玉言应了一声,拉起徒弟的手,扣住脉门,再探了一丝灵气进去,发现她全无异样才松了口气。

    “主人。”芝麻也一个飞扑,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往她身上蹭,“太好了,你没事,担心死兽兽了。”

    祝遥一巴掌按向他就要凑上来的脸,推了回去。“死开!”

    “嘤嘤嘤嘤……主人你肿么可以这么无情无义。”它一脸的委屈。

    “滚,找你的四条腿的兽兽。”老娘只喜欢两条腿的师父。

    “……”

    “师父,我的灵根……”她想起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玉言点头,“你现在是雷灵根。”

    卧槽,还真让她压对宝了,“师父,灵根都是可以改变的吗?”

    “原本是不可。”玉言皱了皱眉,灵根都是天生的,虽然有些天材地宝可以洗去其中一项灵根,但从来没有听说,凭空变出想要的灵根来的,“兴许是以往你对雷灵根的熟悉,所以才侥幸成功。别人不一定可以。”自己徒弟好像总能发现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事,这到底是好是坏?

    祝遥细想了一下,的确,刚刚她都是按照以往的记忆,引导雷灵气改造经脉和丹田的样子,若是今天她吸引的不是雷灵气,估计早歇菜了。

    玉言还问了一下如今的情况,祝遥把遇到凌火兽后掉到这个遗迹的事,还有遇到芝麻,事无巨细全告诉了他。

    两人正说得认真,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那把如山一般高的剑,突然停下了雷鸣,缓缓的上升起来。突然剑刃一横,对着她们的方向,飞了过来。

    “玉遥!”

    玉言心中一紧,抱住徒弟正要躲闪,却迟了一步,转瞬之间,那剑化作一道白光。直接飞了过来。刹时没入了玉言的眉心。祝遥只看到了空中一道残影。

    “师父!”祝遥心间一紧,一把拉住自家师父,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师父。师父……”她又感觉到了那种恐慌感,知道小屁孩死时的那种,天都塌下来的感受。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

    玉言缓缓低下头。脸上带着丝茫然,“玉遥……”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她慌乱的上下打量着。只差没扒开衣服检查有没有伤了?

    “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她明明看到那把剑化成的流光,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

    “玉遥……”他摸了摸徒弟的头,想了想。直接把她搂进了怀里,有些诧异向来连死都不怕的徒弟,居然在颤抖着。“相信为师,我没事。”

    “……”祝遥这才冷静了下来。理智开始回炉,“那刚刚……”

    她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还悬在半空中的巨剑,现在已经消失了。就连空气之中,那浓郁的雷灵气,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玉言皱了皱,有些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半会才带着丝疑惑开口,“玉遥,为师的修为,好像突然恢复了。”

    “啊?”啥意思?

    “我恢复了本来的修为。”

    “那你现在是?”

    “化神。”

    “……”太快了吧!

    “不仅如此。”玉言伸出一只手,在她面前展开手心,只见白光一闪,他的手心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布满了雷光的小剑。

    祝遥的眼睛猛的瞪圆了,“这是……”这不是刚刚那把大得跟山一样大的剑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变得这么迷你,就连剑上的bug字样都消失了。

    “我亦不清楚其原因。”玉言皱了皱眉,解释道,“刚刚此物直接就飞入了我的神识之中,并溶入其中。”

    “溶入神识,那不就是……”

    玉言点头,“它成了我的本命法器。”

    “……”不是说本命法器从金丹开始就要在神识之中蕴养吗?师父你突然养把陌生的剑进去,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消化不良啊喂?

    “我的灵根也转变了。”

    啊咧?

    “我恢复了原本的雷灵根。”

    “啊?就刚刚那一下?”

    “嗯。”点头。

    “……”掀桌,为什么她转换灵根就疼得死去活来的,师父他不单修为恢复了,还轻松得一点事都没有啊。

    祝遥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

    今天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多,祝遥觉得是时候回去缓缓。可是想到师父的修为已经恢复了,芝麻也回来了。身边一下多了两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算那个兽主再厉害,她们以多欺少,啊呸,是以二敌一,也是妥妥的赢啊。

    突然有种想去妖兽地界找麻烦的想法肿么办?┗|`o′|┛

    “玉遥,我不能随你回去。”

    “为什么?”祝遥一愣,卡鸡麻,徒弟还需要仗势欺人呢!

    玉言叹了一声,摸了摸自己蠢徒弟的头,“那把剑,恢复了为师的修为。”

    “我知道啊!”你不是说过了,“这不是更好吗?”

    玉言摇了摇头,一脸对徒弟智商失望的样子,伸手搂住徒弟,打算亲身示范。

    身形一闪,两人已经离开地底的遗迹,回到了那片森林之中。

    祝遥还没反应过来,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整个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层层的劫云顿时遍布了整个天空。

    “这是……”

    “飞升雷劫。”

    “啊?”为毛会有这个啊?

    “玉……遥,我修复了修为。”

    “我知道啊,你都说了三遍……”等等,该不会是,“你恢复了上仙的修为?!”

    “天道法则压制了我的修为,所以目前是化神,但我毕竟是上仙,之前那芥子空间有规避法则的上古阵法,才不会被察觉,若是出来……”

    他抬头看向天空。

    祝遥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云,却看到天空瞬间一片雪白,一道劫雷自天际闪现。

    玉言放开她,“被天道所迫,为师就必须飞升上界。”

    果然那九重天雷,直朝玉言的方向而下,带着满天的威压,轰隆一声……

    打在了祝遥身上!

    祝遥:“……”

    玉言:“……”

    顿时被劈成了黑炭的祝遥,吐出一口黑烟。

    “师父,跟你商量个事?”

    “……嗯。”

    “下次打雷的时候,别拉我来围观,行不?”

    “……”

    你不坑徒弟会shi啊!!

    —————————————————————

    为了不飞升,师父只能留在了那个原本放着神器的芥子空间,祝遥原以为师父恢复了修为,她就可以横着走,没想到根本没什么用。

    一出来就必须飞升的设定,简直不能再虐心了好吗?早知道,还不如金丹呢!

    搞了半天,她还是得自己去刷bug。

    心塞……

    “主人,有人来了。”芝麻推了推祝遥。

    哦,对了,她还有一只兽。

    “不行,我们必须找到她。”远远的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只见前方不远处走来五个身影,三男两女,正是益灵那一群人,只是除了她认识的四人外,还有一名陌生的男子,也是金丹修为,长得丰神朗俊,眉宇间还透着几分身居高位的威严,此时正深情款款的看着益灵。

    这是后宫人数又增加了吗?

    果然是流水的高富帅,铁打的玛丽苏。

    她们好像还在争执着什么。

    “林香师妹。”戚平上前一步对着林香道,“不是我们不愿找,但我们已经找了两天了,也没看到她的人影,况且这下面的迷宫地形复杂,机关重重,再找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是呀,林师姐。”益灵柔声道,“祝师姐不见了,我也很着急,可是……戚师兄的伤也没好全,你怎可只顾着自己的私念。”

    “私念?”林香被气笑了,“益灵你眼瞎了吧?要不是她引开了那头妖兽,你们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现在她不见了,你们居然连找她都不愿……”

    “林师姐……”益灵眼睛一红,一脸委屈欲哭的样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找了这么久……再说要是她尽早告诉我们,那是头六阶妖兽,我们也不会……”

    “你说什么?”林香顿时火了,“她是没告诉吗?是你根本不信,再说她救你,救了我们大家,你居然还说这种话,你有没有良心啊?”

    “林师姐……”益灵眼泪叭哒叭哒的往下掉。

    在场的三名男子,顿时一脸的心疼,“行了,林师妹。这又不是灵儿的错。”阑启有些怒意的瞪向林香。

    林香来回看了三人一眼,冷哼一声道,“你们不找,我自己找!”

    原来是为了找她!

    祝遥给林香妹子点了个赞,够义气!看来这个世上,不是只有玛丽苏脑残,还是有三观正常的人啊。

    她有些欣慰,正打算上前,却突然听到一直站在她旁边的芝麻呢喃道。

    “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出尘绝艳之女子。”

    祝遥脚下一拐。

    叭叽一下,摔到了地上。(未完待续)

    ps:今天一直一直一直登不上后台,心急死了!(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