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八章 落下了一只兽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卧槽,放过“出尘绝艳”好吗,它还只是个孩子。

    “芝麻!”祝遥叫了他一声。

    芝麻却完全没有反应,只是痴痴的看着益灵的方向,像是入了魔一般,不自觉的向那边靠近。这情景,跟当初狐狸白意初次见到益灵时一模一样。

    祝遥只觉得心底沉了一下。

    那边的人也注意到了这方的动静,祝遥一急,直接就把芝麻收入了神识之中。

    “主人?”已经回复成兽兽的芝麻一脸茫然。

    “芝麻你清醒点。”祝遥虽然很想跟他聊聊人生,见到那边几人已经走了过来,只好道,“待会再跟你说。”

    “祝师姐。”最先跑过来的是林香,一脸着急的打量了她半晌,眼眶稍稍有些红了,“真的是你,你没事吧?”

    “没事。”对林香她还是很有好感的。

    “还好……还好。”林香这才松了一口气。

    “祝师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益灵也走了过来,仍是那副小白花的样子,“我们找了你两天,没想到你到是比我们先出来了。”言下之意,颇有几分埋怨她扔下众人独自出了那迷宫的意思。

    林香脸瞬间黑了。

    “哦?原来益师妹有找过我吗?”祝遥笑了笑,“刚怎么听说你们要扔下我先回门派呢?”

    益灵脸色一白,显然想不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全让祝遥听见了,一时有些难堪起来。回头求助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人。

    “人出来就好。”护花使者阑启立即响应,只是对祝遥是更加不满了。

    特别是一旁那名陌生的男子,虽然一直没有开口。看她的眼神却总是含着一股敌意。

    看到益灵吃瘪,林香显然很是高兴,亲切的拉住祝遥道,“祝师姐,那只凌火兽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们沿着你掉下去的地方下去,都没找到你的踪影。”

    “那地下很大,掉下去之后我也没看到那头妖兽了。”祝遥自然不能说实话。所以只能说瞎话了。“我在里面转了两天,才找到出口上来。”

    益灵等人虽然有些怀疑,却也找不出破绽。毕竟那处地底的地形的确十分复杂。

    “对了,白意呢?”刚刚她还没察觉,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少了一个。

    话音一落。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特别是益灵,双目含泪。似是要哭出来的样子,埋怨的看了祝遥一眼,“祝师姐,你怎么不早点上来。白师弟他……他为了找你……已经在那迷宫里……”

    益灵越说越伤心。未说完已经转身趴在那陌生男子的肩头,嘤嘤哭泣起来。

    “他怎么了?”祝遥眉头一皱,也顾不得益灵随时随地都不望给她拉仇恨的事了。

    “白师弟在里面不知是触动了哪处阵法机关。已经迷失在那里面了。”阑启把益灵未尽的话说完,隐含责备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那名陌生的男子道,“若不是暮流兄精通阵法,带我们出来,怕是我们也要困在里面。”

    戚平也是一脸的愤愤不平道,“这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为了找你……哼!”

    哟,敢情他们把人丢了,还要怪在她头上了。

    “这怎么可以这样说……”林香顿时火了,就要上前理论,祝遥一把拉住她。

    打量了四人一眼,冷笑道,“那还真是对不起了,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引开那只凌火兽,掉进那个迷宫。放心,下次如果还有这种情况,我一定看着你们死!”

    “你……”

    四人的脸色,唰的一下全白了,偏偏又找不到反驳的话。

    忘恩负义的她见得多了,但忘恩负义到他们这么清新脱俗的,到是第一次见。

    祝遥懒得理这几只脑残,转头看向那个叫暮流的男子。如果她没记错,这个就是益灵后宫里的那个妖王吧!难怪满身的妖气,都快溢出来了。

    “这位暮道友,竟然能把大家带出那处迷宫,又为何不顺便帮找一下白师弟呢?”

    暮流挑眉一笑,眉宇之间隐隐透出几分妖媚之气,勾心摄魂的,就连她怀里的益灵也看呆了。

    “祝道友,并非在下不肯,只是那处地形十分的复杂,我亦找不到那位白道友的位置。”他答得滴水不漏。

    “是吗?”祝遥好笑的道,“我还以为,你跟白意同属于狐族,虽然你是多了几条尾巴,但同族之间总会有点特殊的联系方式吧?”

    暮流脸上的笑意刹时消失了。

    “你别含血喷人!”暮流没说话,跟班戚平到是蹦了出来,“暮流兄怎么可能会是妖呢?”

    这回轮到祝遥惊讶了,她们居然都不知道暮流是妖吗?人修虽然与妖修和睦相处,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打从心底里两者之类还是互不信任的。这也是白意进入苍梧派一直不开心的原因。

    祝遥上下打量了几人一眼,“你们是瞎吗?”这满身的妖气,他们没人看出来吗?

    “暮哥哥你……”益灵也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

    暮流脸上淡定表情总算装不下去,神色变了变,半会干脆承认道,“祝道友,好眼力,居然一眼能看穿在下的真身。”

    对不起,她不瞎!

    众人这才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过……那位白姓道友,我确实找不着下落。”他说完满脸愧疚的看向益灵道,“灵儿对不起,没能救你师弟。”

    “暮哥哥,我知道的。”益灵一脸理解的看着他,“你能带我们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灵儿……”

    两人深情对望,而旁边的两名男子却暗然神伤。

    看到这样的画面,祝遥只想找个地方吐一下。

    若不是提前知道剧情,怕是真以为暮流是有心无力。可这个地下的所谓迷宫,本来就是暮流这只九尾狐狸的巢穴。他在此处修练上百年,不可能不清楚地形。

    一开始因为地下那柄神器的原故,她还没把那个遗迹,跟妖王住的迷宫联系起来。

    但此时细一想,她掉进入那地底的时候,曾经触动了一个传送阵法。所以才被传到那处上古遗迹。

    也就是说,这个遗迹其实是分两层的。一层可能就是益灵她们进去找她的迷宫。还有一层,就是那个放着神器的地方。暮流在迷宫那么多年,里面的阵法机关也是他自己布下的。不可能不知道白意在哪。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故意的。

    九尾狐族,是妖中的王者,生性高傲。他能忍受益灵身边有其它同样优秀的男人,但不一定可以忍受一只低阶同族。

    祝遥虽然对他们之间相爱相杀。没有兴趣,但她可不想,有人把白意的事推到她头上。

    “也就是说,你是真找不到白意了?”祝遥再次确认了一遍。

    “力不从心。”暮流答。

    “没关系!”祝遥呵呵一笑道。“我找得到!”

    她立时放开神识,探入迷宫,一时间遍布了整个上层地底。同一时间她的威压也没有任何压制的倾泻而出。

    在场的众人,除了她特意绕开的林香以外。脸色瞬间惨白。

    额头隐隐冒出了冷汗,益灵更是气血翻涌,若不是暮流在旁边护着,早已经经脉受损。戚平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直接张口吐出了一口血。

    “戚师弟!”阑启一惊,看向祝遥正要开口。

    祝遥却抢先一步道,“找到了!”

    她捏了一个诀,一扬手,喊了一声,“天降!”

    只听得轰隆隆的一阵雷响,千百道天雷直直的打向距离她们十几丈外的一处空地,顿时劈出一个深坑来。

    祝遥也不管已经一脸呆滞的众人,直接朝着那方地界飞了过去,低头一看,只见一只黄色的杂毛狐狸,正夹着尾巴卷缩在下方十几米处。她挥袖一甩,直接用术法把它给拖了出来。

    曲指在他毛茸茸的额心一点,强行把他恢复成了人形。

    不到一会,一个身着一身屎黄屎黄色衣服的男子就出现在了面前,难怪这狐狸有恋衣僻,这身黄毛……还真够难看的。

    “白师弟!”益灵一脸激动的冲过来刷存在感了。

    “益师姐!”白意只愣了一下,又立马欢乐的奔向玛丽苏的怀抱了,一脸都是重逢后的喜悦。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着急。”

    “师姐,我没事,我没事。为了师姐我也会坚持下去的。”

    “白师弟……”

    “益师姐……”

    “老天爷……”林香猛的在旁边插了一嘴,一脸嘲讽的看了两人一眼,冷哼一声道,“刚刚也不知道是谁,坚决要回门派的。”

    益灵脸色一白,着急的对白意道,“不是的白师弟,我是想回门派多叫些人手才……”

    “我知道的。”白意一脸无怨无悔的道,“我知道师姐一定会来救我的。”

    “救你的可不是你的益师姐!”林意冷笑一声,转头看向祝遥。

    两人脸色僵了僵,这才想起身后的祝遥来。

    白意神色到是多了一份愧疚,必恭必敬的向祝遥行了一个礼,“多谢祝师姐出手相救。”

    “没什么?”祝遥来回瞅了瞅两人,毫不客气的道,“这也是你该谢的!”

    “……”

    林香噗哧一笑,快步走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祝师姐……不对,现在要叫祝师叔了。”金丹以上修为,她们都必须要叫一声师叔,阑启那个为了泡妹子自降身份的人除外,“你怎么突然就结丹了?而且还学会了这么厉害的法术?”

    众人一时间都看了过来,特别是阑启与暮流,他们一个是金丹初期,一个是金丹后期。在世间已经算是极好的资质,却没想到只是两天不见,原本只是筑期初期的祝遥,直接结丹不说,还升到了金丹大圆满。还有那诡异的天雷。

    暮流是妖类,最是害怕劫雷,刚刚的天雷,他现在隐隐还觉得后怕。

    “在迷宫里生死一丝之际,顿悟了而已。”祝遥随意解释了一句,“竟然白意已经找到了,就回去吧。”

    林香知道她这是不愿多说。也就不再问。

    几人神色各异的御剑而起。

    刚刚离开不远。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响,整个森林的地面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开始大规模的塌方起来。一时间山摇地动。

    地底有什么正缓缓的上升。整个森林有一半正拔地而起。无数的石头滚落,树木倾倒。整个上升的地面,像是被剥开了一层外壳一样。露出一座巍峨的宫殿来。越升越高,最终悬浮在半空之中。

    “这是……”众人呆呆的看着这座突然从地下飞出来的大型宫殿。都有傻眼。

    不到半会,那宫殿周围突然又雷光闪烁。轰隆隆的雷声不断于耳,不一会那雷电居然汇聚成一把把如山高的巨大灵剑,像是护卫一样,环绕在宫殿的四周。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型剑阵,隐隐还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威压。

    这个阵法是——五行九转天雷阵!

    “玉……遥!”一道熟悉的传音突然在她心底响起,仍是清淡的语气。“无论为师在哪,你要记住。我终会护着你。”

    祝遥忍不住嘴角上扬,心里满满都是感动:“我知道。”

    “要是真打不过……”那声音又道,“那就跑回为师这,不要花样作死。”

    “……”你对自己徒弟是多没有信心啊,摔!

    “祝师姐……”阑启看向祝遥,“你看这到底是?”

    “我也不知道。”祝遥装傻,总不能说是自己儿子把地下遗迹升上来的吧,“先回门派再说。”

    众人对视了一眼,也只好先行回门派稟告此等异象再说。

    于是加速往苍梧派而去。

    祝遥想着芝麻的事,所以飞得最快。

    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又一时想不起来,算了,以后再说吧。

    ***

    遗迹中,一只还不知道已经升上了天空的凌火兽,正认认真真的盯着六个岔道口。

    “嘤嘤嘤……大人的主人,怎么还不回来握我的爪爪?好心急,好心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爪子,开始一只一只的掰着数,“她会回来握爪爪……她不会回来握爪爪……她会回来握爪爪……”

    ——————————————

    “芝麻,你到底怎么回事?”一回到自己的小院,祝遥布了几个隔绝的阵法,开始沉入自己的神识,瞪向那只已经回复原型的妖兽,“我警告你哦,你看上谁我都没意见,但益灵那只玛丽苏绝对不行。你丫给我清醒一点。”

    “益灵是谁?”芝麻歪了歪兽头,扭扭自己的身子道,“主人,你为什么突然把兽兽琐进神识里,人家被封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出来,想出去望风啦。”

    “少来!你刚还看着人家不回神。”祝遥无视他的卖萌,在神识之中直接化出益灵的影像,严肃的道,“芝麻,我理解你做为单身兽兽的心情,但你要找对象也找个好的啊。”不能没下限。

    “她?”芝麻一愣,把兽头摇成了拨浪鼓一样,“我才不喜欢两条腿的呢,我只喜欢四条腿的兽兽。”

    “那你刚刚怎么回事?”明明看得不转眼。

    “刚刚……”芝麻一脸的茫脸,似是回想到了什么,突然愣住,“我……我也不知道。”再看一眼那个影像,神色更加的茫然起来,整个兽头都要皱成包子了。“她的身上……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我不由自主就……”

    “什么意思?”这个答案到是出乎祝遥的意料之外。

    “主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突然很想很想亲近,就像……”芝麻皱了皱眉头,用爪子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眼中一亮道,“就像当初主人放出龙威的时候一样。”

    “……”(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