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 我想咬他!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当初祝遥之所以能放出龙威,那是因为她本来就是龙族,而龙族又属于神族,对妖兽有着血脉上的压制。如果益灵身上也有,莫非她也是神族不成?

    祝遥立马又否认了这一点,芝麻只是说像,并没有确认那就是龙威。而且当初她的血脉压制,应该是一种让妖兽想要诚服的冲动,而芝麻看到益灵后的反应,明显是一种迷恋的神情。而且白意当初也是一样。若说对方是神族,那么也只可能是对妖兽有效,白意只是妖修而已。

    益灵有的估计只是会让人对她产生迷恋的特质,可能近似于魅术。但明显比一时冲动的魅术要高端很多,真要给个定义,可以理解为一个强力“荷尔蒙”增幅器吧。

    等等!难道这就是她的玛丽苏光环?她后宫的男人们,都是因为这样才控制不住就喜欢上她了?进而在脑残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了?细一想好像剧情中,那些喜欢上她的人,除了养大她的师父师兄以外,其它人好像还真的都,只是在人群中看了她一眼,就再也没能忘了她的容颜。

    有这样的体质也太“传奇”了吧?!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者吗?还是说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引发这种体质。

    “主人,我进到你神识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芝麻弱弱的加了一句。

    祝遥一愣,她神识还有隔绝荷尔蒙的功效?

    直接就把芝麻给放了出来,“你确定?”

    芝麻自动变成小小的一团,像个毛绒玩具般的大小,小脑袋用力的点了点,“主人把我放入神识后。那种受到召唤一样的感觉就消失了。”

    “那你除了想亲近她以外,还感觉有什么不同之处吗?”祝遥问。

    芝麻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时间太短,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也就是说,不能确定益灵是本身自带玛丽苏,还是借助外物练成的玛丽苏了。看来只有让芝麻再见她一次。才能确认了。

    ——————————————

    祝遥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她刚回到屋内不到半个时辰,掌门就派人来请她去大殿。

    这次来通传的弟子,到是不像以往眼睛长在头上那种。反而是必恭必敬的叫了她一声师叔。一路把她迎到了大殿。

    祝遥让芝麻隐身化为小只的妖兽站在她肩膀,随她一路去了。一方面方便它观察益灵,一方面如果它有异状,祝遥好及时收它入神识之中隔绝起来。

    掌门这次叫她去的目的。她其实也能猜的到,估计是看她结丹了。想拉拢吧。

    “见过三位尊者,掌门,各位长老。”祝遥行礼到一半。

    苍梧派掌门立马阻止,客气的道。“祝师妹,不必多礼。”

    从她进来起,殿中的人都吃了一惊。听益灵回报,祝遥生死之际顿悟结丹。这本也没什么?顿悟这种东西都是各人的气运,但此时见她,却发现她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大满圆。有什么顿悟可以让一个人从筑基初期直接升到金丹大满圆?心下各人都有些怀疑,面上却不显。

    “多谢掌门。”祝遥面子工程做足,他们怀疑又怎么样,她就是不说,相信别人也没有办法。

    众人神色各异,只有站在玄银尊者后月影,笑弯了一双眉。

    喊了一声,“娘。”自动自发走了过来,习惯性的拉住了她的衣角。

    他仍是那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模样,祝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算是打招呼。

    月影笑得越发的深了,眼光有意无意扫过她的肩头,乖乖的站在她的旁边。

    祝遥四下看了一下,果然除了苍梧派的高层领导都到齐了之外,益灵等人也在殿里。林香更是站掌门的身后朝她眨了眨眼睛。

    “不知掌门唤我来,所为何事?”祝遥直接开门见山,眼角的余光却瞅向站在玄虚旁边的益灵。直接传音道,“芝麻,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

    回应她的却是一声声,威胁似的嘶嘶声。

    芝麻浑身的鳞片都竖了起来,压低身子,呲牙咧嘴的,做出了一个攻击的态势,可却不是对着益灵的,而是对着月影的。

    “主人,我好讨厌这个人,我可能咬他吧,可以咬他吧?”

    “……”她差点忘了当初月影打伤它的事了,月影你这是有多遭人恨啊,就算换了个马甲,芝麻仍是想咬他。

    祝遥同情的看了小月影一眼,后者回了她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行了芝麻,干正事。”好歹是自己的儿子,护个短吧。

    “恭喜祝师妹结丹。”苍梧掌门笑得一脸和气的道,“祝师妹虽然遭遇了六阶妖兽,但因祸得福也算是大幸了。今日请你来,是想商量一下师妹晋升长老一事,不知师妹对,符,器,丹,阵,哪一项比较擅长。”

    祝遥想了想,老实的回道,“我比较擅长练器。”准确的说,阵器符她都学过,只是对练器比较有把握而已。

    她话一落,掌门的脸上却闪过一丝什么。

    “哼!”高位之上却传来一声冷哼,玄虚尊者一脸轻视的看了她一眼,“黄毛丫头,乃敢谈练器。”

    祝遥一愣,不明白这人怎么突然就对她开启了嘲讽模式。

    掌门一脸尬尴的道,“祝师妹,可否考虑别的?这练器……”

    “让她说!”玄虚却打断了掌门的话,神色冷冷的看着向祝遥,“我到要看看,你区区一个金丹修士,到底是几阶的练器师?”

    虽然他诚心诚意的发问了,祝遥还真就皱眉想了想,“七阶吧……”实际是十阶,但以她现在金丹的修为,顶多也就能练出七阶的法器了。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气。

    “不可能!”益灵突然惊呼一声,一脸怒气的瞪着她,仿佛她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一样,“我师父都只是六阶练器师,你怎么可能是七阶。”

    祝遥白了她一眼,“怪我咯?”

    “你……”益灵气结。

    “好,我就看看,你怎么练出七阶的法器!”玄虚的脸也黑了,被一个金丹当众打脸,这口气即使他修为多年,也咽不下去,“若是你真能练出七阶的法器,这室主之位,我拱手相让。”

    啊咧?什么室主之位?

    “师叔息怒。”掌门立马出来打圆场,暗暗朝着祝遥使了个眼色,“这练器之术自是玄虚师叔最是精通,几百年来剑室向来由师叔掌管。祝师妹,你如今的修为,虽然也够格掌一室之主,但这剑室还是继续由师叔掌管为好。不如选其它的怎么样?”

    卧槽!原来不单是升个挂名长老这么简单,掌门这是让她掌实权,一室之主,相当于以前丘古派的一峰之主了吧。早说啊!

    “我不要!”祝遥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一样,见玄虚又要发作,解释道,“我是说,我不想做任何一室之主,无法是剑室还是丹室之类的,就想安静的做个美少女……咳咳,安静的修练就可以了,多谢掌门好意。”

    “不必再说。”玄虚却不依不饶起来,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似是压根不相信她可以练出七阶法器出来,“我说话算话,百年之内只要你练出七阶法器,我随时让出室主之位。”

    呃……其实不用这么久,三天就行了啊。

    玄虚说了这话,掌门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岔开话题道,“祝师妹,听闻你们任务之地,发生了异象,突然出现了一座上古遗迹,升至半空,而且出现了很多奇异的阵法?”

    来了!她就知道要问这个。

    “此事已经引得各门各派的注意,多番探查却不得其门而入,看来里面必有异宝。”掌门扫过当初出任务的各人,试探的道,“前去的几名弟子之中,只有你曾深入那处地底,不知里面的情况,可知道一二?”

    “我也不知道。”她足不能说自家师父住里面吧,“但我们进去之时,周围并没有所谓的特殊阵法,我们离开后,那阵法才出现,看来是有人布下的。有没有异宝我就更不知道了。但若是冒然闯入,若怒了布下阵法的大能……”她故意没把话说完。

    殿内人的脸色却都变了,开始深思起她的话来。听闻那遗迹周围的阵法,没有任何人见过,而且威力巨大,若里面真的有大能,起码也是元婴修者了。惹怒一位元婴修者,还真的不是明智之举,看来前去试探的事,要暂缓了。

    掌门暂时缓下了这个心,也明白从祝遥这里问不出其它的,到是没有为难她。直接放她下去了。

    一不小心又拉到了玄虚仇恨的祝遥,麻利的就回去了。

    顺手还拉走了月影,比起玄虚来说,月影的师父玄银尊者却好说话的很,啥也没说就放行了。

    之所以带上月影她是有自己想法的,因为她突然想起,益灵的玛丽苏光环无往不利,但好似对月影却完全无效。就算她主动向他示好,月影也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

    是他的定力太好,还是这光环还会自动认别未成年?╮(╯▽╰)╭(未完待续)

    ps:一更,一会还有一更加更。(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