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满世界都在求抱抱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赶去那片森林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各门各派不少人了。刚开始她还有些担心这么多人围攻这里,会给师父带来麻烦,但到了才知道,她想多了。

    这些人别说是闯进去了,连靠近那个雷阵都做不到。只要稍靠近一点,那天雷就会无差别的把人劈成焦炭。于是,一大群人,只能远远的看着那座飘浮在空中巍峨宫殿。

    祝遥和林香跟掌门打了个招呼,就默默的站入苍梧派阵营之中。

    “林掌门,众派中就算苍梧派弟子最多,能人辈出。”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向着苍梧派掌门道,“此处也是苍梧派弟子发现的,是否知道进入之法?”

    林昱也是一脸为难,本来这处遗迹就是出现在苍梧派界内,各门各派一声招呼不打就闯进来夺宝,已经很让人反感了。现在自己没本事进去,还想让苍梧派做这个出头鸟,他自己是对各派是很是不满。

    “吴掌门说笑了。”他客气的笑道,“若是我们知道进去的方法,又岂会等到现在。到是你点凌派两天前就已经到此处查探,想必对此处应更为熟悉才是。”

    点凌派掌门碰了个软钉子,也知道对方也没办法突破这剑阵进去,似乎还对他起了忌惮,于是也就不再开口怂恿苍梧派打头阵了。又各自的商量起其它对策来。

    可是门派一多,意见就多,每提出一个建议必然就有人反对。各派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来。反而有越吵越激烈的激烈的驱势。

    看到他们这么不齐心,祝遥就放心了。看来这些人想突破师父的五行九转天雷阵,简直是开玩笑,她真是瞎操心了。他们到底要吵到什么时候,都打嗑睡的说。

    “遥姐姐。”月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祝遥愣了一下,“你怎么也来了?”

    “我跟师父来的。”他回答。

    祝遥四下一打量,嗬,才发现苍梧派这回还真是大手笔,唯一的三位元婴修士都来齐了,看来对这个地方还真是势在必得啊。

    “遥姐姐来这边。”月影拉着祝遥往后面走了几步,离开了人群,突然伸手搂住她的腰,飞身而起落在了一根树干之上,“坐这里看得清楚些。”

    他指了指下方那群吵得没完没了的各派众人,这里的地势高,而且一眼就可以看到所有的人,的确是个地方,祝遥手动的给他点了个赞,“干得好!”

    月影笑得一脸的温柔,转身给她递过来一个零食的袋子,“要吃点东西吗?”

    服务这么好?祝遥眼睛瞬间点亮,满意摸了摸月影的头,好儿子!

    拉开袋子往里一看,顿时却僵住了。

    里面装的不是别的,而是满满的一袋金黄的瓜子,大小一致,颗粒饱满,散发着熟悉的香味。

    祝遥手一抖,猛的就抬头,不自觉的喊了声,“韶白……”

    “姐姐怎么了?”月影愣了愣,一脸疑惑的道,“韶白是谁?”

    “没……没什么。”祝遥压下心底的惊讶,随口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带这个?”

    “来的路上,路过一个凡人的集市,我看到路边有卖这个的,就顺手买了。”月影脸色浮现了丝失望,“怎么?遥姐姐不喜欢吗?”

    祝遥连忙摇头,“不,我喜欢……很喜欢。”原来只是巧合吗?也是,月影是月影,他怎么可能会想得起前世的事。

    “遥姐姐在担心玉言?”月影冷不丁的开口。

    祝遥点头,玉言恢复修为的事,她并没有瞒他。

    “遥姐姐不用担心,凭他们……”他扫视了下方一遍,眼神轻眯,似是看得专注,又似目空一切。凑近祝遥的耳朵,轻声道,“还没人可以破得了那个剑阵。”

    她当然知道,师父的阵法不简单,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这世间都能有玛丽苏那样的bug了,谁知道会不会出一个秒破剑阵的东西来。

    “好,就依此法行事。”那边有人突然高声说了一句,像是终于商量出了具体解决方法,各自转身走回了自己的阵营。

    苍梧派掌门林昱也走了回来,却是向着三位元婴期尊者而去的,必恭必敬的行了一个礼,就开始说起了刚刚商量的结果。也不知道几人说了什么。她只听得掌门道,“还请三位尊者鼎力相助。”

    三位尊者脸色都变了变,似是在犹豫什么,眉宇之间还有几分不满。但最终玄虚第一个点了头,另一位尊者也同意了,到是唯一的女性,玄银尊者有些犹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祝遥总觉得,那玄银似乎往她们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似乎还透出些征求之意。

    祝遥顿时有种怪异的感觉,她在看什么?月影吗?

    祝遥忍不住看了月影一眼,他却仍是笑得温柔的在给她剥瓜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错觉吧,月影是她徒弟,向来只有徒弟听师父的话,哪有师父征求徒弟意见的?

    下一刻,三位尊者已经御剑而起,向着雷阵而去。同一时刻各门各派的都有人接连的跟着飞了起来,数了数有八个。而且她完全看不清任何人的修为,这证明他们的修为都在她之上。也就是说他们的修为在她之上。

    八个人,一人一个方向,停在了遗迹的四周,纷纷做出了施法的态势。

    祝遥这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卧槽,这些人要一起破阵!

    月影却又一把把她拉了回去,笑道,“遥姐姐,没事!”

    祝遥瞅了瞅八人,又看了看月影,才忍住没有冲上去阻止。八人已经开始施术了。

    只见八道刺眼的光束,同一时刻向着阵法外的攻击过去,遗迹的四周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只听得轰隆隆的一阵巨大的声响,不断于耳。

    而一直拢罩在空气之中的那股威压,却突然消失了。就连一阵围绕在遗迹四周的巨大雷剑,也突然停止了转动。

    “成功了!”玄虚一脸的惊喜,眼里顿时发亮。其余七人,也都是满脸的欣喜。

    正要想御剑进去,那巨大的雷剑,却突然像是触动了什么一样,发起光来,比之前的白光更盛。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顿时向八人压了过来。

    “不好!快走!”玄虚脸色一变,转身就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阵中却突然飞出八张巨剑,顿时化出八道雷光,带着让人无法反抗,朝着各人的方向直接劈了过去。他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那天雷从空中劈在了地上。

    直劈得丹田震荡,神识不稳,就连元婴都是隐隐作痛,更是有人直接跌落了一个小境界。原本高高在上的元婴大能修士,此时正集体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空气之中隐隐飘着一股烤肉味。

    这样集体扑街的情况,别说是众弟子了,就连各派掌门都没反应过来。谁都没有想到,象征着这世间最强实力的元婴小分队,会灭得这么轻易。

    “这……这怎么可能……”有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可是事实不止如此。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股恐怖的威压已经朝着他们而来。刚刚还常渲闹的现场,顿时像倒洋葱一样,叭叽叭叽倒了一地,像是突然被什么压住了一样,一个个全趴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更是有低阶弟子根基不稳,直接吐血晕了过去。

    除了还在树上的祝遥和月影。那恐怖的威压像是特意绕开了两人一样,对她们一点影响都没有。

    呃……

    虽然明白师父有些小护短,但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点。

    要不……她从善如流一下?

    “哎呀!”祝遥小小的叫了一声,倒下去一把抱住了树干。回头看向还直挺挺立着的月影,再顺势把他也拉了下来。

    低调,低调懂吗?

    空中传来一道清冷的传音,声音不大,却清楚的传入每个人的耳边。

    “今日之事,只为小惩大戒,如有再犯,定诛不绕!”

    那声音中韵含着灵力,每说一个字,在场的众人就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等一句话说完,地上的弟子已经晕过去了大半。这么恐怖的实力,真是闻所未闻的。

    苍梧派掌门更是满头的大汗,突然想起祝遥说的话,一时有些后怕起来。她说能布下如此阵法的必是一位大能,她一开始还不相信,现在却不得不信了。没想到这世间居然还有比元婴更高的修为,还高得这么恐怖。他一时间悔得肠子都青了。这次来的人里,就属苍梧派最多,要真的惹怒了对方,他们一派算是毁了。

    还好,听他这话中的意思,这位大能是不打算追究他们冒犯之事。

    只是那威压却还是没有收回,难怪还有后着?

    果然,只见那遗迹之间突然飞出一道红火的身影,一名身着玄衣的男子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众人身上的威压顿时消失了。

    祝遥愣了一下,猛的瞪大眼睛。

    这人……谁啊?

    众人正猜测着这人是不是那位大能,他却道:“主人有令,这世间劫难将至,既你们寻到此处,也算是有缘。”玄身男子扫视了众人一眼,“特赐下法器借世间渡过难关。”

    法器!

    众人眼前一亮,谁都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峰回路转?纷纷爬了起来,本来就是来寻宝的,没想到踢到了铁板,却意外铁板上掉下了宝物来。

    “这位道友。”林昱向着对方行了个礼,客气的道,“不知贵主人是哪方尊上?此处宫殿是何称呼。”

    男子抬头目空一切的道,“我家主人是玉林峰,玉言尊上”

    祝遥:“……”

    总算相信这人是师父派来的了。

    但你丫要装逼,好歹改个名字啊喂!就直接把玉林峰拿出来用真的好吗?

    玉林峰是个峰,这明明是座殿,会信你才有鬼吧!

    “原来如此!”林昱一脸了然的道,“之前多有得罚,还望贵主人见谅。”

    卧槽,还真有人相信!

    “刚道友说有贵主人赐下法器是……”终于问到了主要内容,一时间所有人的眼光,唰唰唰的望了过来。

    “选一有缘人随我入殿领取就行了。”男子道。

    林昱一喜,正要毛遂自荐,“那我在下……”

    “就选她吧!”男子四下一看,看到树上的祝遥时,眼神唰的一下贼亮,大步就走了过来。站在树下,朝着她一扬手。

    像是突然转换了画风一样,双眼亮光闪闪的看着她,“就选你了,跟我进殿去吧,喵~”

    “……”

    祝遥嘴角一抽,总算认出眼前这个男子是谁了。

    这见面就想向她伸爪子的习惯,不就是那只凌火兽吗?它啥时候修成人形的?

    还有刚刚那声“喵”是什么鬼?刚刚的高贵冷艳呢?

    不要看着她流口水啊喂!

    “进殿吧,进殿吧!”凌火兽朝着她举着两只手,她眼前仿佛看到了那只四脚兽兽,直朝着她举着两只小蹄子,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求握爪爪!

    “……”

    祝遥一头黑线,林昱却在一旁使劲的朝着她使眼色,只盼着她赶紧答应。

    祝遥叹了一口气,一时明白,肯定是师父有事交待,所以才找了个借口,叫把凌火兽派出来找她的。

    于是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麻烦道友带路。”

    凌火兽有些失望的瞅了瞅两只接了个空的爪子,小嘴扁了扁,掩然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却还是乖乖转身化作一道光束朝着那方遗迹飞了过去。

    祝遥御剑跟在了后面。

    那围绕在遗迹的巨剑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通道来。

    凌火兽回到遗迹时又变回了那只巨大的兽兽,带她走到一处传送阵法。那双铜铃般的兽眼终于忍不住,哗啦啦的冒出大把的心酸泪,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熟悉的稚嫩声音又响了起来,“她不喜欢我……她不握我的爪爪……不握爪爪……嘤嘤嘤嘤嘤……”

    祝遥一头黑线,叹了一口声,这上前依次,抱了抱它的四只蹄子。才走入了传送阵。

    场景一转,她又到了那方芥子空间。

    一身白衣如雪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轻轻一笑,朝她举起了双手。

    还来!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