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四章 请问方长是谁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然降落方式有点问题,但祝遥还是弱弱的举起一只爪。

    “hi!”

    吼~~~

    回答她的是一声声的兽吼,震得她耳鸣。

    “居然有人蠢到送进来找死。”一声阴沉的声音传来,兽群突然朝两侧分开,自发的让出一条通路来,一名黑衣男子信步走来。手里拿着一根似扇似笛的乐器,上面还隐隐散发着七彩的流光。男子先是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来,手一挥,“杀了她!”

    妖兽群顿时一拥而上。

    “芝麻!”祝遥直接就放出了神识中的芝麻,反正外面的人看不清这边的情况,她就没了顾忌。

    “┗|`o′|┛嗷~~”

    芝麻凭空出现,一屁股就坐死了四五只八阶妖兽。再尾巴一扫,掀翻一批,就朝着那男子扑了过去。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飞身而起,一个闪身便躲开了芝麻的攻击。

    就是现在!祝遥抓紧机会,掏出那张紫极天雷符,注入灵气准备发动。

    她自然不会白白过来送死,她早就做好了仔细计划。一过来就放出芝麻,这群妖兽虽然多,但都是九阶以下,芝麻一只飞升后的妖仙,自然不会怕这些小兽兽。

    最需要注意的也就是这个男子,他也是妖兽,而且已经可以化形,证明是十阶妖兽。

    真应该幸庆师父给她这张法符,里面封印的是飞升劫雷紫极天雷,无论是多厉害的妖兽,也不可能挡下。

    所以祝遥一见他往这边靠近,直接就掏出了法符。催动灵气,“天雷……”降!

    一阵笛音响起,男子突然低头吹响了手里的乐器。

    祝遥法符启动到一半,顿时心口气血翻涌,一股强力到无法反抗的压力,辅天盖地的袭来,张口就喷出了一口血。

    而刚刚还狂扫妖兽群的芝麻。也被那威压震得轰隆一声。趴在了地上,挣扎几下就不能动弹。

    “主人……”

    祝遥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灵力停止了运转。好像突然生生被阻断了一般。那声音到底是什么?

    “到是有几分本事。”那男子停下了乐音,微眯着双眼上下打量了祝遥一眼,顿时神情一冷,“那就留不得你了。”

    他缓缓从空中落下。却一步步向她走来。

    祝遥心一沉,这回是她失算。

    男子停在她两步远的地方。唇边的笑意却越加的阴森险恶了。他缓缓举起手里的乐器。

    祝遥这才看清那东西是什么,居然是一根巨大的羽毛,上面七彩的颜色似是会活动一样,不断的流移着。而在那羽毛白色的根茎上。清楚的写着一行字:bug(神器二)。

    任务目标果然是这东西。

    祝遥明知道他要对自己不利,也知道必须要躲开,身体却不听使唤。根本移动不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把那羽毛点在了她的肩头,顿时一阵灼热的感觉遍布全身。就连着神识也隐隐作痛了起来。

    他一字一句的道,“说出你的真名?”

    祝遥一愣,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不能反抗的情绪,下意识的就想回答。

    “主人!不能说!”芝麻突然尖声吼道,“这是言咒,他想绑定你的灵魂,你要是答了,以后生生世世都要任他差遣。”

    我靠!这么恶毒?

    男子脸色一沉,显然不满芝麻的透剧行为,手间一转,顿时祝遥感觉到的压力又加重了,就连意识也有些模糊,“说!你的名字!”

    谁要被你绑定啊喂?你个变态!痛死老娘了,说个假的行不行?

    “主人坚持住,千万不能回答。”芝麻越加的着急,一边顶着身上的压力,挣扎道,“只要一回,无论回的是不是真名,灵魂契约都会生效……噗。”

    它话还没说完,身上的压力顿时增加了,更加被压进了地底里。

    “说,你的名字是什么?”男子神色顿时变得狠戾起来,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

    祝遥感觉到连元神都快被那灼热感觉焚烧,思绪已经有些失控,有种非常想回答他问题的冲动,即使她拼命咬住了舌头,也无法阻止即将冲口而出的字。

    “主人……不要回答,如果说了,今后他只要叫出你的名字,你就必须服从他的命令。”

    原来发动契约的是名字,可是……这种东西不是西幻的设定吗?这丫跑错片场了吧!

    “哼!”男子冷哼一声,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自信的道,“区区一个金丹修士,你以为你可以反抗得了。”

    心底的那种想要说实话的冲动,越来越激烈了,祝遥感觉要被撑爆了,于是……她决定屈服了。

    “我叫……”

    男子眼睛一亮,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等待契约的完成。

    祝遥果然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爱因斯但丁克服斯里兰卡尔恩密丝特别林卓越不凡夫俗子孙万代江山自有人才出云战记名字吊吊分不清有种你给我记住啊呵呵念得出来我就叫你祖宗什么的你个串戏败类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为毛要用西幻设定搞毛线的名字绑定又不是人民币绑在身边有个屁用好了再说下去读者要以为我在凑字数了所以后面就用省略号代替点点点点点以下省略五千字斟句酌酒足饭饱暖思尔摩托乐夫斯基。”

    不就是要个名字嘛,我给你!只要你记得住。

    男子:“……”

    芝麻:“……”

    众兽:“……”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祝遥特真诚特善良的建议。

    男子愣了两秒,才从那巨长的名字中回过神,脸色瞬间狰狞,“你耍我!”

    “对呀!”祝遥无耻的点头,手上的法符在同一时间发动。只听见轰隆一声雷响,一道由紫色闪电形成的巨龙从天而降,带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威压。所有的妖兽都同一时间往天空看去。

    祝遥一个遁形符,瞬间闪出几十丈之外。早在她念出名字的那一刻身上的压制就消失了。刚好够她发动雷符。

    一条雷龙朝男子直劈而下。紫色的雷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天际,祝遥虽然已经远离,但那飞升雷劫的余威还是让她心神震荡。就连金丹都有些不稳了。

    在场的妖兽更是被这庞大的天威震慑。全匍匐在地。

    十息之后那光才慢慢的暗淡下去。

    而刚刚她与那男子站立的地方,已经只留下了一个焦黑的大坑。坑中心,有七彩流光闪过。

    祝遥飞了回去。发光的正是那个支线任务,弯腰捡起,却发现这个羽毛没有半点破损,光鲜亮丽得很。就连飞升劫雷也破坏不了。不愧是神器。可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羽毛有点眼熟呢?

    “哼,没想到会败在一个金丹修士手上。”突然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祝遥一惊,警惕的看向四周,却寻不到对方的身影。

    突然一道黑烟慢慢在空中汇聚,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虚影。这能量是……

    啊~~又是魔族呢。

    为啥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呢?

    “别得意,今日之仇我必会回报。”他突然笑得阴气四溢,身上发出比刚刚黑衣男子更加让人胆寒的气息。一脸高深莫测的道,“小丫头。我们……来、日、方、长。”

    “方长是谁?”她反弹性的问。

    “……”

    隐约听到了对方吐血的声音。

    “狂妄的臭丫头,老子现在就杀了你!”魔族瞬间破功,恼羞成怒的就往着祝遥扑了过来。

    “呃……”她说了啥?

    正打算迎战,但那团黑暗却在扑上来的瞬间,消散于无形。

    ***

    同一时间

    妖兽地界的一方洞府。

    一名玄身男子张口吐出一口血,全身魔气翻涌散去。一边重重喘着气,一手压在心口的位置,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着。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

    到底是谁?居然可以倾刻之间毁去他一缕神念,他的神念就连当初那人也奈何不了,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

    要不是他当时及时切断了神念的联系,只怕连本体也……

    他顿时一阵后怕,这世间何时出现了如此可怕的人物?

    ————————————

    祝遥捏着诀正算反击的手又放了下去,放开神识感知了一下,才确定四周的确没有了那只魔族的气息。果然一切话多的反派,都是纸老虎。打输了就打输了嘛,非得留个影子出放狠话,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啊!

    不过刚刚那个男子,应该不是那魔族的本体,只是对方的一丝神念,附身在了妖兽身上而已。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出来找她算账。

    哎……又是一个麻烦。

    “喵~~”脚边突然噌上来一只毛茸茸的东西。

    低头一头,一只四阶的幼兽双爪抱着她的脚,满足的轻蹭着。

    祝遥一惊,立马就退开了好几步,靠,忘了自己还在妖兽群里了。

    “喵噢……”见她突然退开,那只小幼兽一脸的失望,呜呜的叫着,眼里隐隐有掉泪珠子的趋势,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呃……”这是什么情况?

    祝遥四下一看,这才发现现场异常的安静,别说是妖兽的吼声,就连那撞击结界的声音也停了下来。显然它们刚刚是被那个神器给控制了,失去了理智,现在已经清醒了过来。

    只是……

    全盯着她看什么鬼?要不要用那么饥渴的眼睛看着她啊?喂喂喂……还流口水是肿么一回事?尊严呢?节操呢?

    “我喜欢她……好喜欢她,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好想,好想舔舔她。”

    “我也喜欢,好想跟她握爪爪。”

    “好想让她顺毛毛。”

    “好想给她生小兽兽。”

    祝遥:“……”

    你们真的恢复正常了吗?不要跟凌火兽学啊喂!

    “┗|`o′|┛嗷~~”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芝麻跳了出来,一尾巴就把那只还想凑上来的幼兽给扫开了,用一种‘你们这群渣渣’的眼神扫视了在场的众兽一眼,“全都给我滚开,我才是主人正版契约的兽兽。嗷~~”

    瞬间十阶妖兽的王霸之气全开,压趴了一地的兽兽。

    祝遥白了它一眼,你个马后炮,刚趴在地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威风。

    “行了芝麻。”祝遥上前一步,扫了一眼妖兽,“有谁知道,刚刚那个控制你们的黑衣人是谁?”

    兽兽们面面相觑,却齐齐摇头。

    “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

    “是呀是呀,醒过来就看到主人了。”

    “我喜欢主人。”

    “我也是……”

    “┗|`o′|┛吼吼~~那是我主人!”芝麻直接炸毛。

    唉,看来问不出什么线锁了,祝遥叹了口气,“好了,大家都散了,没事别跑到人修的地盘瞎逛。如果可以,把外面的兽兽也叫回来吧。”

    “好的主人。”

    “没问题主人。”

    “听主人的话。”

    “喵~~~~”

    芝麻:“……”那是我主人啊喂!你们乱叫什么鬼?

    恢复理智的兽兽们还是挺听话的,答应她后就齐齐仰头开始发出一声声招唤。

    “回家啦,开饭啦……”

    “回家啦,开饭啦……”

    “回家啦,开饭啦……”

    只见结界一晃,一只只的妖兽从外面飞了回来。

    “……”

    她觉得三观受到严重的冲击。

    果然还是听不懂妖兽的话为好。

    妖兽碌碌续续从结界外面飞了回来,只是却不像突破出去那样艰难,像是完全没有任何阻碍一样,轻易就穿过了结界。祝遥眼前一亮,莫非这个结界是单向传送的。出去要突破,回来却很容易,那么她……

    祝遥心底一喜,刚还想着要怎么回去呢,这样一来就简单多了。

    “芝麻!”祝遥收起神器,顺便把芝麻收了回来,直接御剑往对面飞去。果然,通过的时候那结界只是晃了一下,并没有任何阻碍就直接过去了。

    她还来不及松口气,迎面却突然飞来一个火球。祝遥一个转身,直接御着法器,在空中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才躲开了那个火球。

    好险。

    “祝师姐,怎么是你!?”罪魁祸首益灵突然惊呼了一声,成功的把所有弟子的视线吸引了过来,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会从妖兽那边过来?莫非……”

    她倒吸了一口气,一脸猜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的神情,半会又像是欲盖弥彰似的解释,“不……不可能的,肯定是我看错了,祝师姐怎么可能?”

    靠,祝遥顿时摁死这朵玛丽苏白莲的心都有了,她一天不给自己拉仇恨会shi吧?(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