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 去你的出尘绝艳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发生了什么事?”玄虚注意到了这边,看了祝遥一眼,眉头紧了紧。

    “没……没什么?”益灵连忙摇头,却又有意有所指的看了祝遥一眼,“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请大家不要误会祝师姐。”她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等于变相确认祝遥做了什么环事,众弟子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怀疑。

    “灵儿,不要怕,有为师在。”玄虚放出自己元婴的威压,眼神如刀的瞪向祝遥,“这世上还没有谁有本事威胁我的徒弟。”

    “师父……”益灵一脸的感动,神情却越加的犹豫了,半会咬着牙一脸倔强的道,“不,真的没什么的。祝师姐对我这么好,我不能……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看着这两个已经进入双簧模式的师徒,祝遥只想吼一句,你们瞎了吧,我还一句没说啊!

    玄虚眉头皱得更深了,身上已经隐隐散发着杀气,“你到底对灵儿做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祝遥赞同的点头,转头看向益灵,“益灵,你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益灵一愣,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哗啦啦的向外冒,伤心柔弱的样子,引得在场所有人都一阵心疼。她像是被吓到一样,往玄虚怀里缩了缩,带着丝哽咽道,“我……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这样脆弱的模样,仿佛祝遥真的把她怎么样了一般,我靠,只是问个问题而已,你哭个毛线啊。

    “你不要欺人太甚。”护花跟班戚平第一个冲出来,满脸怒火的瞪着祝遥。“你自己做错事,居然还威胁灵师妹?!”

    “我做什么了?”这些人脑袋装的是豆腐吧。

    “我不管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戚平更加怒火中烧,一副恨不得冲出来砍她两刀的样子,“灵儿对你那么好?你处处针对她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当众威胁,别以为结丹了,我们就奈何不了你。”

    祝遥气极反笑。“我还真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事?你们说出来让我亏心一下啊?”

    “你……”

    “戚师兄……”益灵又冲出来拉了拉戚平,顺势再点了把火,“别怪祝师姐。我……是我不好。”

    “灵儿,你无需担心。”玄虚再次把益灵护在了怀里,脸色一沉,冷冷看向祝遥。“此事为师已经有了决断。”说着,他身的威压再没了遮拦。直直的朝祝遥压了过去。

    卧槽,这俩师徒是想杀人灭口。

    祝遥心底一沉,看来在玛丽苏面前,道理是讲不通的。大不了她逃回妖兽那边去,也比跟这群智商下线的下半身动物在一起好。

    “娘!”她正打算防御,月影却从旁边走了过来。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四周的气氛一样。拉了拉她的衣袖,“你安全回来了?”

    “嗯。”祝遥习惯性的点头。

    “月师弟!”益灵却一脸担心的看着月影。好心提醒道,“你快离开那里,祝师姐她……她……”她话到一半又停住,满脸都是痛心与失望,虽然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已经说了。

    几乎所有的弟子都确认了,祝遥定是做了什么背叛师门的大事。

    月影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仍旧看着祝遥,“没事就好,刚刚娘冒死冲过结界。月影真的吓一跳呢?”

    “……”祝遥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月影朝她笑得越加的温柔。他的容貌本就越发的像韶白,这一笑更是柔光四溢,一时间有几分昏暗的战场都似明亮了几分。

    “我就知道娘不会有事。”他缓声道,“刚刚天际闪亮的那道天雷,就是娘亲召出的吧。”

    祝遥眼前一亮,顿时知道这小子的意思,配合的点头,“是啊!那座迷宫的尊上说过,妖兽向来不会集体出现,若发生兽潮,绝对有因。”她特意加大声音,四下看了众人一眼,半真半假的道,“所以我才找了机会穿过结界,果然发现那方有一只十阶妖兽统领。幸得尊上赐我那道紫极天雷法符,我才得以全身而退。”

    她话一落,全场都是一片哗然。

    “紫极天雷!居然是紫极天雷!”

    “那不是飞升的劫雷吗?”

    “世上居然会有这种法符。”

    “这应该算是符宝了吧!”

    “难怪刚刚天空那么大的灵力波动,雷声一响妖兽就撤退了。”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兴奋,就连玄虚的神色也有几分动容,他怀里的益灵脸色却全黑了。原本看到祝遥从结界外回来,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祝遥勾结妖兽,背叛了师门。却没想到事情突然就反转了。大家从一开始对她的鄙夷,瞬间变成了崇拜。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不安,下意识的拉了拉身边的玄虚。

    被紫极天雷震惊到的玄虚,这才回过神来。心底又升上些怀疑,“你是说,你引动了劫雷才把兽潮吓跑的?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紫极天雷的法符?”

    “我怎么知道?”祝遥白了他一眼,“你问那位尊上去啊!”

    “……”玄虚脸刷的一下黑了,显然是想到自己连人家的剑阵都进不去的事。

    “对了,灵儿师侄刚刚看见什么来着?”祝遥含笑着看向玛丽苏。

    益灵脸色一白,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半会才尬尴的道,“兴许是灵儿眼花了?我以为……”

    “以为什么?”祝遥呵呵一笑,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式。

    益灵这会当然不能说,她以为她是叛徒的话,于是又搬出了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祝师姐……”

    “你可别再哭了……”祝遥冷笑道,“我刚什么都没说,你一哭,我就被指责做了亏心事了?你再哭,一会还不定有人怪我毁灭世界了。”

    旁边的戚平脸色顿时一僵。顿时青一阵白一阵的。益灵的神情却更加的委屈,眼泪要掉不掉的。

    显然众人也想起来她刚刚无缘无故的指控,她那些后宫还好,反正也没智商了,只是心疼她哭泣的样子。其它弟子看她眼神,可就含着一丝怪异了。

    益灵紧了紧身侧的手,半会才低着头道。“对不起。祝师姐我……”

    “我可不是你师姐!”祝遥直接打断他的话,立即引来她后宫所有男子的瞪视,祝遥懒得理这些脑残。直接点出事实,“你应该叫我师叔。”她结丹这么久了,益灵却还老是一口一个师姐,她又不是男主。谁要跟她平辈,就是想压你一头咱滴?

    转头又看向冷冷看着她的玄虚。语重心长的道,“尊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教育方式很有问题啊!这么大个人了。连个辈份都分不清,还是少想些风花雪月,多教教徒弟吧。有道是。再穷不能穷徒弟,再苦不能苦教育啊!”

    她说得特诚恳特真心。连自己都感动了有木有?

    玄虚和益灵的脸色却齐齐黑了。

    祝遥顺利扳回了一程,心情顿时舒畅了,默默的给旁边乖儿子月影点了个赞,虽然她说的话全是真的,但刚刚那样的情况,要不是月影提醒,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圆,特别她身上那把神器铁定就要暴露了。

    这次的兽潮就这么结束了,由于大家对迷宫尊上的忌惮,到是没有人怀疑祝遥话里的真实性。众弟子正想清点一下伤亡的人数,打道回府的时候,变故却突然产生了。

    那个阻隔了两片大陆的透明结界,突然发出淡淡的红光,像是盖上了一层红色的塑料薄膜一样,满布了整个大陆。那红色光闪了半会,却隐隐有破碎的趋势,像是结网一样,上面开始出现条条裂痕。

    “不好!护世结界要消失了。”一名金丹长老惊呼。

    所有弟子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慌乱恐惧之色。

    “结界一碎怕是妖兽将再无顾忌,定会四处肆虐。到时怕是再无还手之力。”现场所有人都急得团团转。

    祝遥紧了紧身侧的手,她担心的到不是妖兽,妖兽虽然凶悍,却也不会主动与人起冲突。她真正不放心的,是那个魔族!

    那边大陆有魔族的存在,而且她还不确定到底有多少个?但看他控制兽潮就知道,定也是想过来这边的。如果魔族过来,那才是真正的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没有修复结界的方法吗?”祝遥问。

    玄虚冷哼一声,“此结界是上古时期就存在于此的,早已经失传,如今世上哪会有人知道修复之法?”

    上古?为啥她一听上古两个字,就感觉有种浓浓的逗比风呢?

    “不管怎么样,总不能坐以待毙。这阵法的阵眼在哪?”看到阵眼才知道能不能修?

    “……”所有人都沉默了。

    不会吧?这结界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没人知道阵眼在哪?这些人是活该呢?还是活该呢?还是活该呢?

    “先找出阵眼再说。”祝遥也懒得跟他们废话了,带上月影,就御剑开始向四周寻找。

    其它弟子面面相觑了会,也纷纷动身去找寻阵眼了。

    祝遥把整个林子里找了三圈,也完全没有看到任何阵眼的影子,按说阵眼是灵力波动最大的地方,可无论她怎么放开神识,却半点都感觉不到。她已经有些着急了,难道这个结界真的没救了?

    “主人……”神识里的芝麻却突然出声,“我觉得前面,好像有什么……”

    “前面?”祝遥愣了一下,前面就出森林了,按说阵眼不会离结界很远才是。“你能感觉到具体是什么吗?”

    “不知道。”芝麻声音里带着丝困惑,“总觉得那里有什么在叫我过去。”

    会是什么?祝遥想了想,还是按照芝麻说的往那边飞去。

    “遥姐姐……”月影却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袖。

    祝遥回头一看,只见他突然满头的大汗,脸色苍白得像纸片一样,“月影,你怎么了?”扣住他的脉门一探,发现他身体到是没有异样,只是体内只余一丝丝的灵气。她这才想起,月影才刚刚筑基,经过一场大战,哪还能余下多少灵气。

    随即落下,扶他到一旁坐下,再给他输送了一些灵气。

    “你先休息会,别跟着我去了!”祝遥摸了摸他的头,“我去前面看一看,一会就回来接你。”

    “嗯。”他乖乖的点头,“遥姐姐要快些回来。”

    “好!”祝遥重新御剑而起,越往芝麻说的地方去,她就越有一种预感,那里绝对是这个阵法的关键。直到她们来到一座修者的集镇。

    这是离结界最近的一座集镇,由于兽潮的关系,里面的人已经遣散,早已经空无一人。

    “主人,在最中间。”芝麻突然激动的叫道。

    镇中是一个广场,中间铺设着各种纹路的石块,形成一个简单的圆形图案,上面还绘有各种杂乱的符号。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平地。只是现在那个平地上却坐着一个蓝衫男子,而那石块上的图案正发出白色的阵法光芒。

    这个就是阵眼!

    祝遥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怪不得这么多年没有人找到结界的阵眼呢?谁会知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会这么堂而皇之的,放在修仙集镇的最中间,人人都可以看到的位置。

    而那个男子……

    祝遥仔细一看,那人坐在阵眼上,像是已经入定了。地上阵法正散发着残缺的白光,可能是由于年代久远,阵法上图案并不完整,但神奇的是,在那白光中,那残缺的部分正慢慢恢复。

    他是在修复阵法!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但她没有上前打扰的打算。

    不到半会,那阵法越来越完整,那白光也越来越盛,慢慢上升,像是立体投影一样,在男子上方汇聚成一个奇怪的形状来,那样子看不太清明,似是一只巨大的妖兽,隐隐有着四只蹄子。

    祝遥顿时松了口气,这是阵法的最后一步,只要显象完成,阵法就……

    轰隆一声。

    就在显象就要完成的一刻,一团火球突然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那显象上,顿时驱散了所有的白光。

    我靠!

    “居然有妖兽盾逃到集市中。”益灵御剑出现在了上方,一脸正义。指间捏诀,再次招出了个火球。“受死吧,妖兽。”

    “住手!”祝遥凝出一道水流朝着火球打了过去,熄了她的术法。

    低头一看,男子已经被阵法反噬噗的一声吐出好大一口血,往地上倒去,顿时分分钟想捏死那玛丽苏。

    “祝师姐,你怎么可以……”益灵落了下来,一脸指责,她居然维护妖兽。

    “你眼瞎啊!没事多读点书好吗?刚那是阵法的显象!”这下真完了,这人半残了,谁来修复阵法啊。这玛丽苏果然是bug啊!

    益灵一愣,这才发现地上有人,“他……怎么会?”

    祝遥直接飞了过去,“喂喂喂,你没事吧?”担心的扶起地上之人一看。

    愣住!

    卧槽……不会吧?

    男子喘息着微微的睁开一丝眼睛,看向益灵的方向,突然却眼中一亮,一边喷着血,一边喃喃自语道,“世上居然有如此出尘……”

    叭叽!

    祝遥扬手朝着他颈侧用力一敲,直接把人敲晕了。

    去你的出尘绝艳!(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