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吾皇万岁万万岁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师姐。”粉色的身影抬起盛满星光的双眸,饱含情谊的道,“能与您成为同门,定是我三生修来的福缘。”

    “呵呵呵……”错觉,一定是她的错觉,为毛她会看到益灵正在抱着她的大腿啊。

    祝遥抬手死命按向那个好感度关闭的按扭,赶紧恢复正常啊喂。

    世界好感度虽然关了,益灵却完全没有改变,含羞带怯的抬头看了她一眼,“茫茫人海,能与你相遇相知,灵儿此生无悔!”

    “你认错人了吧?”不要说这么奇怪的话啊喂!

    “怎么可能,我可以认错这世间所有的人,唯独祝师姐……”她的脸顿时像苹果一般红了起来,“灵儿……终生不忘。”

    祝遥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从脚底长到了头皮,全身一抖,一把抓住益灵的肩,一顿穷摇似的摇晃。

    “益灵,你没事吧?快醒醒啊!不要吓我啊!”说好的玛丽苏呢?这不是百合文啊喂。

    她眼里顿时满满都是感动,笑得越发的柔情四溢了,“祝师姐放心,灵儿已无大碍,多亏师姐在一旁护法,灵儿才能顺利结丹。”说完满是羞涩的看了她一眼,“你……这么担心我……我……很开心。”

    “……”开心个毛线啊!我很不开心好吗?“求你了,正常点啊!好好做你的玛丽苏!”

    这丫绝对是被那好感度传染了吧,绝对是的吧!

    益灵被她一顿猛摇,就连发髻也塌了下来,却仍是一脸无怨无悔的道,“师姐不让我说。那……你对我的好,灵儿记在心里便是。”。

    你要记啥?不要记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喂!

    祝遥现在想跺手的心都有了,谁来告诉她,为啥这个世界好感度是无差别攻击的啊?好歹考虑一下性别啊!

    芝麻也被这神展开的剧情吓住了,来回的瞅了瞅两人,“主人?”

    “现在不要问我!”祝遥双手抱头,蹲墙角画圈圈。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息。“我只想静静。”

    益灵顿时脸色一白。眼里顿时水气迷漫,“静静是谁?”

    噗……

    请让我安静的吐会血!

    ——————————————————————

    “啊……师父!我不要活了。”把益灵扔回人修群后,祝遥用最快的速度飞回玉言的那方芥子空间。一把扑进了自家师父怀里,各种心酸一古脑的倒了出来,“师父……我感觉节操受到了一百顿的伤害,直接碎成了沫沫。再也补不回来了!”

    玉言顺手搂住,习惯性的用手指顺了顺她凌乱的发丝。一本正经的道,“节操?那是何物?”

    “……”她竟无言以对。

    “啊啊啊!不管了,反正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祝遥吸了吸鼻子,埋在他怀里用力的蹭了蹭。顺手还拉过他宽大的衣袖抹了把脸,缓冲了好半会,才稍稍找回了一点点安慰。

    被蹭了一身眼泪鼻涕的玉言:“……”

    无奈的叹了口气。似是已经习惯了徒弟的不定时抽风,给自己施了个去尘诀。习惯性的拉起蠢徒弟的手,把起了脉,顺口问到,“这次兽潮情况如何?”

    祝遥还未回话,玉言突然神色一变,“你神识中的是何物?”

    他曲指朝她额心一点,一扬手,顿时两道光便飞了出来。空中顿时悬浮着一颗黑色的果子,和一根七彩的羽毛。

    差点把正事忘了!

    祝遥连忙把发生的事全说了一遍。

    “师父,你帮我看看,月影有没有事?”她这次来主要还是为了月影,虽然果子里感觉到他的气息,但她仍是无法安心。

    玉言皱了皱眉,看着蠢徒弟一脸担心的样子,莫明的不爽。身上的寒气不由自主就开始飘散。

    不开心,他为毛要给不相干的……果子看病?

    “师父?”祝遥拉了拉他的衣袖,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冷?

    玉言眉头皱了皱,半会才冷冷的出声,“他只是灵气耗尽,回复了原形,灵力恢复自然就好了。”

    祝遥松了口气,看来要再把月影埋回坑里了,“没事就好。”

    “玉……遥。”玉言看了那果子状的月影一眼,神色顿时一冷,一脸严肃的道,“神识乃一人的命脉所在,切记往后不要把什么都收入神识之中。”特别是不相干的男人。

    “我只是一时情急。”当时只是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月影,所以下意识就收入神识去了。

    玉言摸了摸她的头,一本正经的道,“不许有下一次。”

    “知道了。”祝遥点了点头,一扬手空中那根羽毛就自动飞入了她的手心,“师父你再看看这个,这到底是什么?之前我看那魔族使用的时候,像是笛子,可是到我手上,却变成了剑。”

    玉言低头打量一番,“这羽毛……应是某种鸟类的尾羽,其中的灵力更是无法估量,而且又是神器……若是为师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凤凰的尾羽,名曰翊羽”

    “凤凰尾羽!”祝遥一愣,仔细的打量起这根羽毛,经师父这一提醒,她越看就越眼熟,仔细回想凤凰原身的貌样,的确有这么一根羽毛。做为曾经的光屁股伪凤凰,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还真是……情有可缘!○| ̄|_

    “这尾羽离开本体,却仍有灵性,因是汇聚了当初凤凰本体上全部的能力,才制成此武器,你也是凭这柄神器,才提升的能力。”

    “啊?”啥意思。

    “玉遥,你已经化神了。”

    “纳尼!”祝遥一惊,赶紧内视,果然体内的金丹不见了,而神识却宽广如海。果然有些明白,那只松狮林其为啥会被她揍成狗了。想想当初师父好像也是因为得了那件神器。才恢复的修为,那么……

    “这个尾羽也成了我的本命法器了吗?”

    玉言神色沉了沉,“没有!”

    +_+为毛区别待遇啊!

    “唯一能让尾羽认主的,只要拔下它的那只神族!”

    “……”

    嗯,她想找那只掉毛的鸟聊聊人生!

    ——————————————————

    回到苍梧派后,祝遥把月影又埋在了后面的坑里,顺便除了除草。浇了浇水。再加固了一下周围引灵阵法。确定月影正在持续缓慢的恢复灵气才松了口气。他虽然变回了原型。但好歹没有伤到根基,只要调养得当,来年又是一颗好果子。

    祝遥想了想。又在旁边加了个防御的阵法。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月影乖儿子,赶紧长成健壮的美少年吧。

    抬头瞅了瞅四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怎么觉得旁边这两颗树突然变得更绿了些,而且刚刚好像没有结果啊。怎么突然满树都是果子了。

    “啊,她看我了,看我了!我要给她生果子!”

    “我也要!”

    哗啦啦……

    顿时红色的果子像是下雨一样,直直的往下掉。砸了祝遥一头。

    祝遥:“……”

    我跟你们有仇吗?一回来就要用果子来砸我。

    “咳,那个……”祝遥用脚扫了扫地上的果子,走了过去。看向左边的树道,“你叫左边的树是吧?”

    “啊啊啊啊……她跟我说话了。她居然跟我说话了。”左边的树激动得狂抖树叶,树枝更是抽风似的左右摇摆,一副粉丝见到偶像的激动样。

    祝遥嘴角一抽,只好看向右边那棵,“你叫右边的树?”

    “啊啊啊……她也跟我说话了,我喜欢你哦。好喜欢哦。”右边的树挥了挥树枝,好歹比左边那棵镇定一点,回答道,“我以前是叫右边的树,不过我已经改名字了,现在叫坑右边的树。”

    “我叫坑左边的树!”另一棵兴奋的回头。

    “呃……”你们合起来是叫坑爹的树吗?祝遥一头黑线,“那个……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拜托两……棵。”

    话落,两棵树愣了一下,瞬间噗的一下,顿时开了满树的小红花。

    “啊,她居然说可以让我们帮她也。啊啊啊啊啊……我不是做梦吧?”

    “帮帮帮帮,我们要帮你。”

    “呃……”用得着这么兴奋吗?“你们刚刚也看到了,我把一个果子埋在坑里了,他是对我很重要的人。能请你们帮忙照看一下,不让其它人靠近吗?”

    “没问题!”坑右边的树瞬间立得笔直。

    “我们一定看好它。”左边的树默默的把根伸了过去。

    “不会让任何人挖走!”

    “放心吧,妥妥的!”

    “那就好,谢谢!”祝遥松了口气,有两棵树时刻盯着,她就放心多了。

    正打算回屋,外面却传来一声柔情万分的声音。

    “祝师姐,你果然回来了?”

    祝遥脚下一拐,差点摔倒,看着门口跑进来的那个欢快的身影,浑身的鸡皮疙瘩又冒出来了。

    “别过来!”祝遥条件反射的立起了防御结界,“你想干嘛?”

    益灵一愣,眼底闪过一丝伤痛,万分委屈的看着她,“祝师姐……你要这么防着我吗?”

    “要!”祝遥郑重的点着头。

    她神情越加的难过了,“当初……都是灵儿的不是,我……我当时没有看清自己的心意,才……祝师姐……”

    “停!”求你不要再说什么掉节操的事了,祝遥欲哭无泪的道,“你到底找我干嘛?”

    益灵一愣,这才想起正事来,一脸兴奋的道,“是师父和众尊者,让我来请祝师……请尊上去正殿,商议大事的。”

    “尊上?我?”她什么时候换称号了?

    益灵点了点头,一脸崇拜的表情,双眼发光的看着她,“尊上勿怪!我知道你是想隐藏身份,暗中助我苍梧派,才一直只以筑基和金丹修为示人,只是你……救我的事,我已经告诉过师父了。而且当初你送我回去的时候,并没有掩饰修为,所以大家都看到了,您是一位化神期的尊上。”

    “……”敢情他们以为自己突然化神,是因为之前一直隐藏了修为,故意装成是金丹的样子!不得不说,这脑洞……开得也太及时了!

    那么这次叫她去大殿,想必也只是为了拉笼她吧。毕竟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见过哪门哪派有化神期的修士。突然觉得可以骄傲起来了呢?

    “咳……那就去吧!”虽然已经收拾了林其,但不知道为什么,益灵脸上的bug字样一直没有消失,也就是说她还得继续在苍梧派混下去。就当给地主一个面子,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干嘛。

    “尊上这边请。”益灵也变得慎重懂礼起来,一脸恭敬的领着她进向正殿的传送阵。

    一阵红光亮起,眼前景致一转,瞬间就到了正殿的广场。

    祝遥顿时被眼前一幕吓了一跳,只见广场之上,黑压压的一片,站满了弟子。初略估计起码有上千人,统一动作,统一服装,有组织有纪律整齐化一的站立着。

    全场鸦雀无声,玄虚等三位元婴修士与掌门林昱站在最前,见到祝遥出现,明显眼中一亮,四人纷纷上前一步,拱手弯腰九十度,齐声高喊道,“弟子见过尊上。”

    他们话音一落,一时间像打开了扩音喇叭一样,全场几千弟子顿时像是倒洋葱一样,哗啦啦的跪倒了一大片,齐声高喊道,“弟子见过尊上!”

    场面之波澜壮阔,声音之震耳欲聋,简直让人由里到外都感受到强烈震撼。

    于是,祝遥不由自主的伸手一扬,从善如流的回了句:“众卿平身!”

    林昱:“……”

    玄虚:“……”

    玄银:“……”

    未取名的元婴:“……”

    众弟子:“……”

    呃……

    靠,条件反射!她还以为自己登基了呢!

    “那啥……都起来吧?”祝遥抹了抹额头尴尬的汗珠。

    “是!”领头的四人直起了腰,掌门林昱朝后一挥手,众弟子才纷纷站了起来。

    “你们找我何事?”祝遥咳了咳,再次戴起自己的高冷面具,仿佛刚刚那个逗比不是她。

    “尊上。”林昱恭敬的福了福身,扬手做了个请的态势,“弟子的确有事请教,还请尊上入殿。”

    前面大队人群,顿时让出了一行通道,直通向大殿门口。

    祝遥举步走了过去,上了台阶,才回头看向那群,仍是兴奋加好奇的众弟子,一挥手道。

    “退……呃……其它人都退下吧。”靠,差点说成退朝了!(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