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请继续你的高冷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眼前白光一闪,芝麻从神识里飞了出来,扬手递给她一颗白色的珠子。

    “主人,给。”

    “这是什么?”她刚一接过,一道白影就飘了出来,正是自家师父。

    祝遥:“……”师父什么时候又变成随身携带版了?关键是,为什么会在芝麻手里?

    转头瞪!

    你对我师父做了什么?

    芝麻一缩脑袋,委屈的道,“是……是尊上不让我告诉你的。不关我的事。”

    “师父?”

    “当日我察觉你神识有异,所以在芝麻那留下了一线神识。”玉言回得脸不红气不喘的,完全没有偷窥徒弟神识的自觉。

    你的羞耻心呢!

    “师父我刚刚到底……”算了,谁叫他是自家的师父。

    玉言皱了皱眉,“你当时有何感觉?”

    “愤怒。”祝遥老实回答道,“一种压抑不住的愤怒。”

    “玉遥,那时你神识之中,一片火海。”

    “啊!”有这么严重吗?“我的情绪会影响到神识吗?”

    “正好相反。”玉言脸色沉了沉,“是你的神识影响到了情绪。”

    “……”啥意思?她之所以气得失去理智是神识的原因吗?

    “玉遥……”他叹了一声,“你当时神识中有什么?”

    有什么?当然是……

    “除了芝麻和你,就只有……”她猛的瞪大了眼睛,“翊羽!”

    玉言点头,“翊羽是凤凰的羽毛,而所有的凤凰,天生属于火系。”

    “它影响了我的情绪?”祝遥取出翊羽。上下瞅了瞅,“火系属性都很暴躁吗?”

    “只是因为属性到也不至于如此。”玉言看了翊羽一眼,脸色更沉了一些,“若是为师没有猜错,你之所以受它的影响,还是因为此羽上带着原主生前的戾气所致。”

    “戾气?”凤凰不是神族吗?什么会有戾气?

    “此羽应不是凤族自行取下的,而是在原主逝去之时遗落。所以感染了原主临终的情绪。”

    祝遥一愣。临终的情绪?也就是说这根羽毛的主人已经死了。而能杀死神族的就只有……魔族!

    难怪她会觉得那么愤怒,有想毁灭一切的冲动。神族对魔族的恨,是深入血脉的。如果那只凤凰真的是被魔族杀死的。带有戾气也属正常。

    “看来这武器我不能再用了。”好不容易捡到个牛逼的武器,却不能用,好心酸有没有。

    “切记不可再把此物放入神识之中。”玉言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家蠢徒弟,“神识是命脉所在。今后没有万全把握,不要将杂物放入其中。”

    呃……说得她好像把神识当储物袋一样。

    好吧。还真有点像。

    “那这个武器该怎么办?”做为神器,消毁她是办不到了。又不能使用,连做个摆设的资格都没有,她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捡回来啊?

    “你可先收着。待找到可消毁的方法,再议不迟。”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祝遥把翊羽放入了随身的储物手镯之中,为了以防万一还在上面加了个封印。

    接下来的几天。祝遥过得很清闲,除了帮月影护护法。帮两棵树洗洗水,输输灵气以外,再没有别的工作了。

    两棵树已经恢复了不少,当初被烧得焦黑的树皮,已经脱落,露出里面新长的棕色树干,枝头也开始冒出了绿芽。虽然还没有说过话,但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恢复了。

    月影的状态也很好,隐隐有化形的趋势,有时她在旁边护法的时候,还会冷不丁甜甜的叫一声遥姐姐。声音清清脆脆的,跟当日初化形时,小孩的声音一模一样。看来他最少已经恢复到了当初炼气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她把院子升高的原因,苍梧派到是没人来打扰她。

    直到三个月后,才有人找上门来。

    这人不是别人,而是玄虚。

    由于益灵的关系,祝遥对这人印象不是很好。显然玄虚也不是很待见她,从出现起就冷着脸,直直的盯着她,一脸怨念的样子。

    祝遥懒得理他,忧闲自在的在院里给两棵树浇水。

    玄虚御剑在空中等了半晌,见她完全没有撤去阵法,让他进去的意思,脸色沉了沉,才出声道,“弟子玄虚,求见祖师。”

    祝遥这才撤去阵法,放人进来。

    玄虚落在她身后几步远的位置,脸上的怨念表情越加重了,咬咬牙,心不甘情不愿的福身道,“当日之事,实乃弟子徒儿之过,以致招惹祸端,冒犯了祖师,还请祖师恕罪。”

    原来他是来替益灵道歉的。

    其实当日院子被烧,她逼着林昱给一个交待,也只是气愤之下,随口一说。并没有真要她们怎么样的意思,她心里清楚,这事其实跟别人没多大关系,罪魁祸首是暮流,而且他也得到了教训。

    不过……

    “竟然你诚心诚意的道歉了,这事就算揭过了,只不过……”祝遥瞅了他一眼,“你徒弟招惹的祸端,可是不止一个。”

    玄虚脸色一白。

    显然他也是知道益灵玛丽苏背后的那些男人们的,想想这玄虚也是可怜,他是真心喜欢益灵的。只不过倒霉了一点,他爱上的是一匹野马,注定头顶一片草原啊。

    “祖师又何必挖苦于我!”玄虚突然就发火了。

    “啊咧?”谁挖苦你了?她只是好心提醒一下而已好不好?

    玄虚紧了紧身侧的手,似是极力在压抑什么,半会才道,“灵儿的心意,我早就知晓了,可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那是她自己的想法,我又不能强迫她爱上我。”

    啥意思,你们不是早就有一腿了吗?这怨夫的语气是肿么一回事?

    玄虚却像好不容易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哗啦啦的把压抑许久的情绪全倒了出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这个师父的身份守候在她的身边。永远只能默默的看着她而已。即使是如此,我亦是欢喜的。可是你……你明明拥有比我更多的东西,为何却要如此待她!”

    “我做什么了?”怎么感觉这个高冷的人,瞬间穷摇起来了,疯了吗?

    “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却轻易就有了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才更让我们觉得痛苦。”

    “呃……”敢情做不做都是她的错?

    “我已经死心了,不会再奢望她会回头。我只希望有人能对她好一些,不说能爱她如珠如宝,但至少不要让她伤心。”说完还瞅了她一眼。

    “啥意思?”拜托你说人话好不好?怎么突然就歇斯底里了呀!

    “祖师,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好歹不要如此绝情?”玄虚一脸痛苦的道,“至少见她一见!”

    “见谁?”说清楚啊喂。

    “暮流的事与她无关,她也是事后才知道的,请你不要迁怒于她!”

    “等等!等等,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

    “祝祖师!”玄虚神色一冽,顿时似是怀着满腔的怒火,一字一句的道,“灵儿对你痴心一片,请你不是辜负她对你的一片情谊。”

    “……”祝遥一愣,脑海中不断回荡着,他最后的几个字,一片情谊……片情谊……情谊……谊!

    谁?益灵!

    掀桌,谁稀罕她的情谊啊!

    玄虚脑袋透逗了吧?敢情你丫是来给益灵保媒的,但是……

    “我可是女的啊喂!”你瞎了吧!

    玄虚却仍不为所动,一脸坚定的道,“我……尊重灵儿的选择!”

    尊重毛线啊,这种畸形的恋爱关系,不应该抵制到底吗?你做为直男最基本的操守呢?

    还有,为毛是她啊!

    “你清醒一点啊喂,我对益灵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玄虚眉头一皱,“你怎么可这样?灵儿对你这么好?”

    “好个屁啊!”祝遥几乎要暴走了,“她哪里对我好了,一直在给我拉仇恨好不好?”

    “之前的事,是灵儿不对,那也是她没有理清对你的情谊,所以才处处针对你。”

    “这道理,鬼都不信好吗?”

    “真爱无罪!”

    “滚!”别侮辱真爱好吗?

    “不管如何!反正……”玄虚一脸纠结,咬了咬牙,痛心疾首的道,“往后灵儿就交给你了,你若是敢负她,就算是以下犯上,我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嘤嘤嘤的狂奔而去,一副失恋少年的模样。

    祝遥:“……”

    刚刚发生了什么?玄虚你丫给我回来,什么叫交给我了,关我什么事啊喂。还有你那失恋的表情是肿么回事?你不是走高冷路线的吗?为什么转画风了啊喂!

    剧情变化得太快,她需要缓冲。

    益灵到底怎么就对她死心塌地了呀?关键她似乎还说服了众后宫们!

    要说这一切都是当初世界好感度的影响,但她现在已经关闭了呀。芝麻都见过两次了,也没见它发疯啊?

    “芝麻!”直接把当事人叫了出来。

    “喵~~~~”眼前一道光闪过,一身白衣的芝麻立马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祝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嗯,中规中矩,表情十分正常。

    于是严肃认识的问,“你现在看到我,还有没有当初我开世界好感度时,那抽风的感觉?”(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