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二章 大战前奏(嗳爱圜子 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主人……”芝麻直直的看着她,眼神却越来越沉,不一会就转成了痴汉脸,“你这么风华绝代……芝麻现在分分钟都想抱着你的大腿,给你生一窝的猴子,噢……”

    啪啦一声,他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声惨叫。

    身上一阵雷光闪过,瞬间把他电成焦黑一条,芝麻怨念的吐出一口黑烟,扬了扬手里还闪着雷光的珠子道,“嗯……就是这样!”

    不是他不想,主要是有人监视啊。

    说完一脸灰败的回到了她的神识。

    那颗珠子是……师父!

    芝麻是因为师父所以才忍住没有抽风吗?也就是说……

    世界好感度的效果是持续的!

    ……

    这个世界好可怕,师父快带我回火星!

    ————————————————————————

    祝遥做了一个梦,梦见大群大群的妖兽追着她跑,哭着喊着要给她生猴子。她玩命的跑,结果越跑,追她的妖兽就越多,到最后她被逼到了死角。幸好天降神人,把她救了出来。她正打算感激对方的时候,那人回过头来,扬着一张益灵的脸。笑得柔情四溢,深情款款的说,“他们都是公的,只有我才能给你生猴子。”

    祝遥吓醒了!打死她都不要百合。

    顶着一身的冷汗,默默的去加固了一圈阵法。确定连元婴修士也闯不进来,祝遥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知道那个世界好感度的效果到底要持续多久,偏偏益灵还是个未解决的bug,她虽然不想见她,但还是偶尔会放开神识。了解一下门派发生的事。然后安心的在院里宅着。

    这一宅就宅了五年。

    月影已经化形了,只是一直没有从坑里出来,似是沉睡一样。

    而旁边的两棵树早已经是枝繁叶茂了。

    这几年里,益灵完全没有做任何引发bug的事,她像变了一个人,身边也不再围绕着众多后宫,连对装白莲花这么有技术性的活动。也突然失去了兴趣一样。到是认真的修练起来。

    五年下来,她后宫人数没有增多,居然还减少了。就连阑启与戚平。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了。

    就好像玛丽苏光环突然被驱散了一样,越来越像个良家妇女了。

    变化之大让祝遥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脸上那一如继往的bug字样。她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一开始的一年,她还会时常御剑在她院子周围转悠。偿试着突破阵法。手里时常会带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例如绣帕啊,腰坠啊。手饰什么的。一副想要送订情信物的样子。

    吓得祝遥连连加固了好几次阵法。

    后面慢慢的,她来的次数就少了。或许是知道自己防着她,也不破阵了。只是御剑停在上空,静静的站上半个时辰。就回去了。

    祝遥把这种现象归于世界好感度的影响,正在逐步恢复中。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印象中的玛丽苏……吧?

    嗯……应该!

    祝遥其实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益灵的bug字样还不消失,按理说她之所以是bug,完全是因为林其的原因。林其现在已经解决了。她造成灭世的理由就不存在了,为什么还是bug?

    除非……她的bug跟林其完全没有一毛钱关系。

    她曾经无数次回想剧情,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却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直到阻隔妖兽大陆的结界突然崩溃。

    天空闪过一丝红色的光芒,不一会就像是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样,一层透明的结界开始碎裂,然后彻底的消失,空气中的灵气,也突然比之前浓郁了不少。

    林昱慌慌张张的传音进来,告诉了她结界消失的事。祝遥撤掉阵法,直接就去了大殿,想问个清楚。可是谁也不知道结界为什么突然消失。

    “据前方的弟子回报,结界虽然消失了,但却没有发生兽潮,也没有妖兽进入人修的地界。”

    “妖兽向来散漫,不过来也很正常。”当日她就跟那些妖兽说过,没事不要来人修的地盘,她担心的不是妖兽而是那只控制妖兽的魔族。“不管怎么样,我先去边境看看。”

    按理说,那个阵法的阵眼,当日她教训林其的时候就已经修复完了,为什么还是崩溃了?

    “有太祖师亲自前往,我辈就放心了。”林昱明显在等她这句话,顿时松了好大一口气。只差没挥着手催她上路了。

    祝遥嘴角一抽,默默有些心塞,虽然她挂了一个祖师的名号,也不用利用得这么彻底吧?

    “可否要派弟子与您同去?”林昱还算是有良心。

    “不用了。”祝遥直接就拒绝了,“你们在,反而麻烦。”

    现在也就只有她对那个阵法熟悉,她不去谁去。正要转身御剑,益灵却突然走了出来。

    “太祖师!”

    祝遥脚步一顿,想起那个万恶的好感度,条件反射的退了一步,这玛丽苏不会又想抽风吧?

    看到她的动作,益灵原本满是希冀的脸,白了一瞬,紧了紧身侧的手,嘴角动了动,意外的却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就规矩的退了回玄虚的后面,紧扣着头。

    祝遥一头的雾水,感觉她哪里怪怪的,也没太在意,直接飞走了。

    临走,把芝麻放了出来,把他赶回了小院。

    月影还没醒,她可不希望再出现像上次一样,后院起火的事。

    就在她即将到达的时候,脑海里却突然响起了师父的声音。

    “玉……遥,你来我这一趟。”

    “啊?”祝遥一愣,突然就有些心慌,“师父,你怎么了?”

    “我这处地下……”玉言话到一半又停住,叹了一声道,“你来此就知晓了。”

    祝遥没有迟疑,直接调头就去了师父那里。

    离师父那处迹遗还有几里,她就感觉到空气中炎热的气息,好像地上燃了火一样,温度突然就升高了。等到了那才知道,原来地上是真的烧起了火,那片森林像是被谁放了一把火,到处是焦糊的气息。

    地面上有红黄的东西在流动着,近了一看,才知道那居然是熔岩。地底像是火山喷发一样,不断的涌出那滚烫的火山岩。祝遥细一看,只见那处冒出熔岩的地方,正是那座遗迹的正下方。

    当日遗迹上升后,下方就留下了一个大坑,此时那坑中都是突突往外冒的岩浆。巨大的热气,烘烤得上方悬浮的遗迹正唰唰唰的往下掉土。

    用不了多久,整个遗迹都会被烤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个森林,怎么突然就变火山了呀?

    “师父!”祝遥直接进入了那方芥子空间,却见之前还清明的空间,突然变成了一片血红,正上方的位置一个巨大的传送阵法正闪着光。

    玉言站在那阵法底下,回过头来,“来了。”

    “这是什么?”祝遥指着上方的阵法,如果只是传送阵,这也太大了吧。

    “之前妖兽那方的结界消失之时,此阵法就出现了。”玉言眉头皱了皱,“想必这两处的阵法,必有其联系,只要一个阵法破除,另一个就会启动。”

    “那外面那些熔岩是?”

    “应该也是此阵法之故。”

    这个阵法,把熔岩直接传送到了外面?那传送阵那边不会是个火山口吧?

    “此阵布下多时,而且隐藏得极为隐秘,不发动根本无法察觉。”玉言沉声道,“想必这遗迹也好,之前在这里的那把神器也罢,都只是为了守护这个阵法那方之物而已。”

    “那边的到底是什么?”用得着花这么多心思隐藏。

    “我亦不知。”玉言摇头,叹了一声道,“此阵出现之时,此处就开始崩塌。用不了多久,这个遗迹就会化无。若是阵法不停,怕是整个修仙界都会牵连其中。”

    “啊!”这么严重!“不能阻止这个阵法吗?”

    “除非知道那边的地点在哪?”

    “那就进去看看,到底传送到哪里。”

    “这阵法能感应人的修为,为师进去被直接反弹回来。”

    “也就是说修为越高,反正越不能进去?”

    玉言点头。

    “那我去看看!”

    “玉遥。”玉言拉过自家的徒弟,低头抵在她的额心,顿时一股清灵的气息,瞬间传入她的神识,汇入之前那颗白色的珠子里。“那方估计很是凶险,为师一半的神识会随你一块进去。切记通过阵法之后,再把念珠取出来。”

    祝遥点头,御剑就朝那方的阵法而去,回头看了站在原地的玉言一眼。才直接穿过了那个阵法。

    只是红光一闪,眼前就换了一副景象。四处都是一片昏暗,四周隐隐有红色的微光,却仍无法看清景致,到是比之前更加的炎热了。

    “师父!”她轻轻唤了一声。

    一道白色的虚影就出现在了她的身侧。

    “师父,你说这是哪里?”

    玉言没有回答,只是指尖化出一道亮光,顿时四周都亮了起来。

    她们站的地方,居然是一处山洞,并不是很宽,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通行,而四周都石壁,隐隐还有残余未冷却的岩浆。之前看到的红光,就是那岩浆发出的。(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人嗳爱圜子的和氏壁打赏,加更奉上。(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