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封印魔族(望百里回忆 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半刻钟后,那颗蛋终于有了动静,里面隐隐传来强大的威压,开始震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即将破壳而出。

    魔族见此,身上的魔气大盛,化出大团的魔气就朝着祝遥打了过来。

    “玉遥!”玉言回身赶了过来,一剑挥开了那魔气,却已经来不及回防,一把魔气所化的长剑直接穿过了他的身形。

    原本就是虚影,晃动了一下,如雪的白衣,却开始出现了点点血迹。

    “师父!”祝遥猛的盼大眼睛,心顿时紧揪了起来,一把扶住。那股熟悉的愤怒涌了上来,一时间她只想上前跟那魔族拼命。

    “无妨。”玉言身形晃动一下,拉住了祝遥的手,沉声道,“我拖住这魔族,你带着蛋,从那条通路回去芥子空间。”

    “可是师父!”那蛋那么大,她怎么带进通路啊喂。

    “听话!”玉言脸色一沉,“我不会有事。”

    鬼才信!身上都有了血痕,那证明在空间里的师父也同样受伤了。他根本撑不了多久。

    “你们一个都逃不掉!”魔族冷笑一声,顿时化出上百条黑色的冰凌,直接朝着二人攻击了过来。

    “快走。”玉言挥剑一扫,顿时破出一条路,又朝着魔族攻了过去。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几欲失控的怒气。她知道这是翊羽的影响,她必须冷静下来。于是加大了龙蛋旁边的火焰。

    看了空中的两人一眼,一咬牙,拼了!

    现在就算原路返回,也不一定可以逃得掉。还不如搏一搏。

    沉下心深吸了一口气,牵动灵气。加大灵气的输出,蛋开始摇晃了起来,隐隐有破壳之势。那魔族却眼色一沉,突然一分为二,化出另一道虚影,朝着祝遥直直飞了过来。

    k,这下只能硬抗了!

    祝遥引动了全身的灵气。疯狂的化出火焰向着龙蛋而去。一定要赶上。

    魔族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打在她身上的时候。

    突然耳边传来咔嚓一声轻响。

    祝遥心下彻底一松。

    紧接着一声龙吟响彻云霄。

    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直接冲破了这个巨大的空间,上方开始崩塌。岩土正往下掉,不一会上方就像是被彻底挖开一样,露出原本的蓝天。而魔族的虚影,也在那一声龙吟之下。消失无踪。

    这地方要塌了!

    祝遥顺手捞起旁边的林其,痛着全身似要撕裂的痛飞了出去。出了那满是溶岩的地方才知道。原来这里正是师父那座遗迹的正下方。也就是说刚刚那里有可能是迹遗的第三层。

    那声声龙吟更加响亮了,一条青色巨龙在天空盘旋了两周,反而那魔族身形却不稳起来,脸色分外的扭曲。死死的盯着空中。

    巨龙身形一闪。瞬间化作一名紫衣的男子,一身掩不住的华贵气度,却紧皱着眉头看前方的魔族。

    “敖江。没想到你还没死。”魔族冷哼一声,眼里都是冷冷的杀气。

    “魔族不除。我神族又怎会逝去!”敖江放出身上的威压,狠瞪了回去。“魇魑,上古魔族注定不容于世,这是天道。你我都无法反抗。”

    魇魑脸色越加的扭曲,冷笑道,“你以为你现在会是我的对手?就算你躲回蛋壳,重新恢复了神力又怎么样?敖江,以前你斗不过我,现在也一样。”

    “斗不斗得过,试试就知道!”敖江身形一闪,瞬间又化成了巨龙,朝着魔族攻击了过去。

    敢情这两个还是熟人?原以为那龙蛋里是只小龙,没想到是条老龙,呆在蛋里养伤而已。难怪个头那么大。

    “师父!”祝遥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放下林其,就朝着玉言飞了过去。

    玉言抬头看了看上方已经塌得差不多的遗迹,沉声道,“玉遥,把你神识中那颗珠子捏碎。”

    祝遥一愣,顿时明白过来,立即取出了那颗珠子,手心一紧,白珠化成了碎末,玉言的身影晃荡了几下,顿时化为一道光,飞回了本体的方向。

    那龙和魔族打得分外激烈,现场以山崩地裂都不足以形容。祝遥小心又小心才能不被波及。可是纵使是这样,那魔族也完全没有落于弱势。反而与那龙族打得难解难分。

    祝遥正担心,天空突然阴沉了起来,数十道紫色的天雷从天而降,直接劈向魔族的方向。

    魔族魇魑极力闪躲,但仍是被雷光所波及,身上的魔气顿时被驱散了不少,气息也开始不稳,显然受了重伤。

    师父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空中,这回不再是半个神识,而是本体了。

    祝遥默默的竖起大拇指,点赞!

    “越古上神!”敖江一愣,猛的睁大了眼睛看向玉言,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上神怎么会……不对,你身上没有神印,你到底是……”

    玉言没时间理他,再次唤出天雷就朝着魇魑劈了过去。他时间不多,天上的劫云已经开始汇聚,一会飞升雷劫就会落下,到时他不得不飞升上界。

    “玉遥。”

    “师父?”祝遥突然接到一阵传音。

    “告诉我你之前使用的封印魔族的方法。”

    “封印……”祝遥一愣,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不行,师父,封印之术是神族的术法,必须以神力催动,若是硬行用灵力的话,会受到反噬的。你不能……”

    “玉旺!”他声音一沉,带着几分责备的道,“你都可以,为师为何不行?相信师父一次。”

    “……”说得好有道理。

    咬咬牙,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于是她选了一个最保险也是最有效的封印,祭印之术。然后把术法的要诀,还有阵法要点,灵力的流动等等,一一跟师父说了一遍。

    玉言认真听完,却不由得皱了皱眉,原本这种与阵法相似的封印之术,不通过演练是很难一次成形的。但神奇的是,徒弟只是把方法说了一遍,他脑海里却自动的描绘出了封印的具体图形,好似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些术法一样。

    天劫已经降下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没有停歇的往着他打了下来。玉言极力引导着天雷,配合龙族,攻向魔族的方向。

    那魔族看着似是落于弱势,天雷也好,龙族的攻击也好,全没有落空,可是对方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不到片刻又恢复了原样。

    “哈哈哈哈……”他突然狂笑起来,“敖江没用的,我是魔族,不死不灭。就算你们再厉害,也根本杀不死我。”

    敖江神色一厉,巨大的龙头朝着他直扑而去。

    玉言却在同一时间催动着那个封印之术,终于在最后一道天道落下的时候,封印同时发动。

    一时间,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法符图案,像是一张大网笼罩而下。

    “祭印!”敖江一愣,顿时又惊又喜,恢复成人形,双眼发光的看向玉言。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会上古封印之术?”魇魑一脸的灰败,盯着上空那个封印,想要逃出去,却被封印的光阻拦隔绝在里面,无法挣脱。

    “魇魑,我早就说过,这是天命,上古魔族注定会消亡。”敖江到是一脸平静,似是松了一口气,“你我相斗这么多年?你早该看透这天道。”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那封印越压越下,魇魑开始疯狂挣扎起来,就连着声音也开始变得尖锐刺耳,整张脸像是被什么拉扯一样,开始变形,“魔族凭什么不容于世,是这世间不公,这样的三界本来就应该毁灭。什么天道,就算这是天道,我也要逆天而行!毁灭……毁灭这世间……”

    越说到后面,他就越加的疯狂,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形的样子,似是一团只懂得发泄的黑色气团一般,横冲直撞,完全丧失了理智。祝遥心底沉了一下,这就是魔族的本体吗?一团只懂得杀戮,毁灭,嗜血狂乱的怨气。可是无论它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封印,那金色的法阵直逼而下。

    魇魑顿时消失于封印的下方,再感觉不到半丝的气息。而地面之上,多出了一个圆形的法阵。

    玉言凝神撤回灵气,却终是没抵住反噬,身形晃荡了一下,嘴角溢出了一丝腥红之色。

    “师父!”祝遥御剑直接飞了过去,扶住他的身子,心顿时崩得紧紧的,“你没事吧?”

    玉言摇了摇头,习惯性的摸向她的头顶,“无妨。”

    “放心吧,他只是气血逆行,丹田碎裂,再加上经脉毁得七七八八的而已,没什么大碍。”那紫衣的龙族,一脸悠闲的晃了过来。

    气血逆行,丹田碎裂,经脉尽断,也叫没什么大碍!祝遥转头就恨瞪了他一眼,你再说一句,我就掐死你。

    “呃……”敖江一愣,不由得就退了一步,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凶。他也没说什么啊,这点伤对他们龙族来说是没啥啊。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掌抵向玉言的背后,传输了一些神力过去,修复了对方的丹田。“刚刚多谢两位相助,才将魔族封印。”

    “没什么,这是你该谢的。”祝遥挥了挥手。

    敖江:“……”这姑娘到是一点都不客气。(未完待续)

    ps:谢谢亲人望百里回忆的和氏壁打赏,加更奉上。

    今天更得早,感觉自己萌萌哒~

    话说……前方高能,需要废脑。(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