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章 单身龙伤不起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师父,你怎么样?好点了吗?”

    “嗯。”玉言点头,正想交待徒弟几句,一道光柱突然凌空而下,直接把玉言笼罩在其中。

    接引之光。这回他到是不得不走了。

    “师父……”祝遥一把抓住他,虽然知道他一出来,就必须飞升,但还是舍不得有木有。

    玉言一手抚上她的脸侧,神情严肃的道,“玉旺,以后万事小心。”

    “嗯。”祝遥重重的点头,顿时心里有些酸酸的。

    “早点回雷神殿,师父等你。”玉言细细的顺了顺她额前的发丝,声音沉了沉,终还是不放心,俯身靠近她的耳侧道,“别让师父等太久。”

    正要点头,玉言却一低头双唇印上了她的,祝遥愣住,全身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那相贴的双唇之上,带着丝惊喜与感动的神情瞪大眼睛,脑海中有瞬间的空白。

    玉言的身影却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于那接引之光中。

    他还是被接上界了。

    祝遥站在原地,保持着刚刚的态势,做梦都想不到,师父居然会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么亲密的事情,真是太奔放了。不过……我喜欢。

    “咳咳咳……”做为全程目击者敖江假咳了两声,提醒某人回神,探试的道,“那啥……姑娘,你们俩真的是师徒吗?”

    祝遥回头瞪了这只八卦龙一眼,冷冷的道,“你这种单身龙,懂个屁!”

    “……”他受到了1000+的伤害。有对象了不起啊?

    敖江摸了摸鼻子,恢复过来。打量了一眼闷闷不乐的祝遥,心底顿时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姑娘,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祝遥嘴角一抽,“龙族搭讪也这么老套吗?跨越种族的恋爱是没有结果的!”

    “呃……”异地恋的姑娘伤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唉。我是想问你师父为何懂得封印之术?”这种封印本就源自于上古神族。就连他也只知道点皮毛。可她们明明是两个凡人。“而且我总觉得……你们俩都有些面熟。”先不说那飞升之人,长得跟越古上神一模一样,这小姑娘也是越看就越眼熟。

    祝遥瞅了他一眼。她能说,自己跟正牌的上古神族学的吗?

    “其实吧……”祝遥正想编个惊天地泣鬼神,清新脱俗,卓尔不凡。让人听了还想再听好故事。突然下方一阵动荡,地面的封印开始寸寸裂开。隐隐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敖江脸色一沉,立马捏诀输入神力,想要阻止封印破除,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那封印以中心起。亮起了白光,慢慢的一分为二,一道黑光瞬间冲了出来。

    “哈哈哈哈……”四下顿时响起了魔族那嚣张又带着几分阴冷的笑容。

    “这怎么可能?”敖江猛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狂笑的魇魑,“以一只魔族之力。怎么可能冲破封印?”

    “敖江,这就是你所坚信的天道吗?”魇魑讽刺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这么多年来,你能看清,我会看不清?谁说天命不能改?”

    “你什么意思?”敖江一愣。祝遥也不禁心中一紧,隐隐觉得对方似要说什么大事情。

    魇魑笑得越加的放肆,“什么天道注定魔族消亡,说到底也只是你们神族比魔族多些气运而已。只要有气运,那我就是天命所归。”

    敖江冷哼一声,“天道气运怎么可能偏向于你魔族。”

    “那可不一定。”魔族笑道,扬手一挥,顿时身侧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虚影,“我没有,但我可以抢!”

    那黑影慢慢的清晰,不到一会就露出一个女子的貌样。

    “益灵!”祝遥猛的瞪大了眼睛,那黑色的虚影居然是玛丽苏!只见她全身被黑烟围绕,一脸痛苦的模样。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被魔族抓了。

    “敖江,这么多年来,你以为只有你躲在那个蛋壳里恢复实力。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吗?”魇魑冷笑一声,一脸都是奸计得逞后的得意,“我一直在找破除魔族天命的方法,终于让我寻到了这个天道的宠儿,只要溶合了她的灵魂,从此我上古魔族便是天命所归。”

    溶合!他要吞噬掉益灵的灵魂!

    “放开她!”林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一脸紧张的看着魇魑道,“你答应过,只要我帮你破除结界进来,你不会再夺舍于我,也会就放过灵儿的。”

    “放过她?”魇魑冷笑一声,“我寻了这么多年,才找到大气运加身的人,又怎么可能放过!”

    林其一脸灰败。

    “会封印之术的人已经上界,现在看你拿什么跟我斗?”魇魑扬手一挥,益灵的虚影顿时又被他收回了体内,朝着敖江攻击了过去。

    祝遥觉得心底有什么闪过,像是抓到了一线什么,却又涌上更多的疑问。大气运?他说的是益灵的玛丽苏光环吗?

    照现在的情形看来,魇魑应该是一开始就抓到了林其,利用他毁去了人修与妖兽之间的结界,然后再抓了益灵,威胁林其以神族之间的血脉感应,带他来到敖江这里。林其估计一开始并不知道蛋里的是神族。

    他抓益灵的目的,是因为她身上的大气运。而这个气运的作用,等同于天道。

    祝遥不知道自己打开跨界之门后,受时空缕乱的影响,下界已经过了多久的时间。但听他们的对话来看,已经过了很久了。而这段时间他们应该一直争斗不断。而且从争斗中,两人似乎都悟出了一丝天道。而天道所归,明显不是偏于魔族这一方。

    所以魔族才会想方设法挣脱这个天命。

    而益灵身上就有他想要找的天命,也是所谓的大气运。

    她仔细回想了下剧情,其实益灵的运气的确是好到暴的那种,她的一生好像除了后面林其以外。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从未真正遇到过危险,就算身陷险境,最后不单化险为夷,而且还能收获一堆死心塌地的后宫。

    也就是说益灵的bug,并不是因为林其,而是她存在的本身,她身上的大气运吗?

    祝遥猛的睁大了眼睛。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她脸上的bug字样。一直没有消失了。她的bug果然与其它人无关。

    但是……

    如果这个气运真的如此厉害的话。

    为什么剧情的最后,林其会突然清醒,不单杀光了益灵的后宫。更是连她本人也没有放过。这根本不科学。难道林其的气运会大于益灵?

    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益灵早对他死心塌地了。

    除非……

    祝遥一愣,脑海里顿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抬头看了看林其,再转向那只魔族。除非……剧情最后的林其。不是真的林其。

    刚刚林其说那只魔族想夺他的舍,一开始她以为魔族此举只是为了让林其打开结界。而林其由于被自己揍了一顿,实力大减,根本反抗不了魔族。所以未待对方夺舍,直接答应了。

    但若是在原剧情中,林其有神族血脉。必会反抗,魔族肯定会强行夺舍。成为了林其。

    也就是说,在剧情中,爱上益灵的其实是那只魔族,所以后面知道益灵的背叛之后,才会那么愤怒,甚至报复社会,毁灭世界什么的。这些根本不是气愤之下做出的事,而是上古魔族的本性就是如此。益灵的背叛只是激发了他的本性而已。

    祝遥越想就越觉得剧情里的那个林其,就是魇魑。特别是后期林其带着妖兽攻击的事,她曾经亲眼看到魇魑用翊羽控制妖兽群。而林其用血脉压制芝麻的时候,芝麻分明是存着自己的意志的,并不是完全服从。

    这就证明林其压根不能控制妖兽群。

    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个魔族对益灵没一丝怜惜之心,而是直接想吞噬益灵的灵魂,想要抢争她的大气运。难道是因为没有舍夺林其的原因,所以不受益灵气运的影响?

    不对,如果益灵身上的气运对魔族的本体无效的话,他又何必费这么多的心思找大气运的人。

    除非是……气运的效果减弱了。

    祝遥倒吸了一口凉气,突然想起,好像……自从益灵受她的世界好感度影响后,玛丽苏属性就有所降低,除了以前的男人仍对她死心塌地以外,好似也没有发生过,男人一见到她就自动切换恋爱模式的情况。

    难道是因为她原因,所以降低了她的气运。

    也就是说……她身上的气运,大于益灵。

    呃……

    肿么觉得有点危险呢?

    祝遥算是把这一团乱麻给理清了,可关键是……怎么解决啊,摔!

    师父已经上界了,她现在也是个半残,估计那魔族一开始就是假装被封印的,就是为了引会封印之术的师父离开。

    只是他估计不知道,她也会封印之术,之前她为了封印林其身上的魔气使用过一次,但当时她正处于龙蛋的结界之内,魇魑并不知道是她所为。

    这点算是她的底牌。

    但是光是封印林其身上的魔气,她就已经用尽了全力,现在就算冲上去,也是给敖江添乱而已。更别说再封印一次魇魑。

    况且有益灵这个*ug在手上,估计他还是可以逃得出来。

    怎么办?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方法?

    一劳永……

    祝遥呆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个主意。沉下心传音给天上那条打得火热的龙,“敖江,你能不能让我夺舍一下?”

    敖江咔的一声,差点被魔族打中,险险躲开,半会才传音回来,“丫头,别胡闹。你受伤不轻,躲远一点。”

    “我没开玩笑。”祝遥沉声道,“实话跟你说,我也会封印之术,但我现在没有结印的能力。此印,只有神力可以驱动。我只需进入你的神识,暂时掌控一下你的身体。”

    “丫头,你疯了。”敖江沉声道,“先不说这方法可不可行,我可是神族,你进入我神识,非得被反噬而死不可?再说封印术极其复杂,我都没有十分的把握,你怎么就确定你一定可以成功?”

    说得有理,不过……

    “如果我说……我是凤族小七呢?”

    空中的巨龙,明显僵了一瞬,不一会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突然一个跃起,龙尾朝着魇魑狂扫而去。耳边传来他兴奋的传音。

    “凤族小七!打开跨界之门的小七,越古上神的徒弟!┗|`o′|┛嗷嗷嗷嗷~~,你还活着,我不是在做梦吧?”

    “嗯。”刚刚见他认错师父,祝遥就猜测他一定也认识自己。没想到还真是熟人。

    他嚎了一阵,又道,“那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没时间解释了。你就说帮不帮忙吧?”

    “帮帮!当然帮!”敖江激动的回应,“不过进入我的神识太危险,不如我直接把龙珠借给你。”

    说完,他直接回复成了人形,手间一转,刹时化出一道光牢,只见四道光线从不同的方向朝着魔族而去,瞬间把他困在原地。

    “小七!”他喊了一声,祝遥立马飞身迎了上去。

    林其见魇魑被困住了,趁此机会化出滔天的火焰朝着他烧了过去。

    “笨蛋,别!”祝遥来不及阻止。

    只见火焰中黑光一闪,一条冰凌飞了出来,直接把林其的腿打了个对穿,轰的一声掉了下去,而魇魑也脱困而出,朝着敖江就追了过来。

    敖江跟祝遥已经汇合,但眼看着魔族已经逼了过来,他没有时间再逼出龙珠了,只好一把搂住祝遥,低头提气想直接把龙珠渡了过去,却一个没对准,亲在了她的脸蛋上。

    于是只好抬头,再来一次。

    这次亲在了她的眼睛上。

    再来一次。

    亲到了额头。

    再一次……

    终于对准了,顺利渡了过去。

    被亲了一脸口水的祝遥:“……”

    敖江满意的砸巴了一下嘴,嗯,做为一只单身龙,技术不过关,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祝遥嘴角一抽,扬手朝着他脸上就抽了过去,顺利盖了一个窝贴。理解个毛线,有这个亲来亲去的时间,直接逼出龙珠,会shi啊~!(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