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一章 你们被包围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众鬼差,只好又杀到了忘川河,可惜还是扑了个空。人家沿着河岸去引渡桥了。

    祝遥已经飘不动了。默默吐槽那个公费旅游的修士,也太折腾了。别让她看到,看到了……她也没办法。

    凝云却还不死心,一副不拍到马屁誓不罢休的样子。带着众鬼沿着河岸一路往上,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隐隐看到一条横跨了整条忘川河的桥。

    那是一座石桥,却是由黑色的石头铺就的,架在银白色的河面上,特别明显。

    他们还没有走近,就被人拦了下来,带队的是一个长得很壮实的鬼差,一身黑衣,其上绣着红色的花纹。

    “凝云,你过界了吧,这里可不是你们的地盘。”那人笑得极为嚣张,一副就不让你过去的样子。

    “凌林,赶紧把你们老大叫出来。”

    “我们老大没空。”那人根本不买账。

    凝云顿时炸毛,“你们这群小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缺德事。”

    凌林脸色一黑,瞪了他一眼道,“那又怎么样?那位大人说过,他只想来我这引渡桥看看。人家看不上你们那块地,我有什么办法?”

    “你……”凝云气极,“有本事你让我们过去,我亲自向大人说明。”

    “这是我们的地盘,凭什么让你过去?”凌林似是跟他扛上了,非但不让路,还多叫了几个鬼差过来,挡在路中间。

    凝云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拿对方毫无办法,毕竟这引渡桥的确是对方的地方。双方一时间僵持下来,各不相让。

    这边急着团团转,想要突入,那方却把路堵得死死的。大半个时辰过去了,也没争出个结果。

    祝遥不免就走了神,打量起那座桥来。桥边到是有很多的鬼,有的穿着很是华贵,有的衣不附体。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但都是呆呆愣愣的样子,眼里没有半分的光彩。

    祝遥猜测这些应该就是普通凡人的鬼魂,一般到达地府的鬼魂,除非生前怨气太重,不然是不会有什么灵智可言的。而修士的神魂一般都比较强大,所以就算到了地府也还是会保留一些生前的记忆与灵性。虽然不很高。

    同样是鬼魂,她在冥界之门看到的,可比这里看到的要生动得多。

    祝遥又打量了一下那座桥,桥很大,有一半隐在了雾气中。忘川河上只有这么一座桥,叫引渡桥,也叫奈何桥,河对岸使是轮回之路。

    她听其它的鬼差说过,只有像这种完全不带着生前情感的魂魄才能渡过这座桥,不然就会掉入忘川河里,洗净了生前一切,才能到达对岸。

    祝遥总结了一下,整个忘川,就是个大型重置回档资料库,而且还是全强制性的。只是她有些好奇,这条河到底从哪而来,又流向了何方。

    “新来的,发什么呆,快喊啊!”凝云突然推了她一下。

    “啊?啊?”她回过神来,一脸茫然。

    “你是女子,嗓门最大,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凝云一脸郑重的道。

    祝遥一愣,虾米啊?她刚刚压根没听啊。“喊……喊什么?”

    “我们进不去,只能引起那位大人注意了。”他一把拍上她的肩,“不用怕,你只管大声喊?要把人叫出来了,我就记你一功。”

    懂了!

    “好咧!”祝遥拍拍胸口,不就是吼个人嘛,交给她了。

    祝遥清了清嗓子,摆好架式,大声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投降,你们没权保持沉默,再不出来老娘揍得你屁股开花。”

    怎么样?够霸气吧。咦,凝云你脸黑什么?

    凝云是真想哭了,妹子你是对方派来的内应吧?

    “你这么喊人家会出来才……咦咦咦……”还真出来了啊喂!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人影从对面冲了过来,只见白光一闪,仿佛一道疾风狂扫而至。

    就连后面的凌林也是一声诧异的惊呼,“大人……”

    凝云顿时一阵激动,正想开口,那个白色的身影却顿时消失无踪。

    “……”一肚子的话顿时又烂回了肚子里,他这算是成功还是没成功啊?

    回头一看。

    咦?新来的妹子呢?

    不会被秋后算帐了吧?他一颗心顿时又七上八下起来。

    对了……那妹子叫啥来着?

    ————————————

    祝遥有些懵,只觉有什么朝着她风一样刮过来,腰间一紧,整个人都往后面急速的飞了去,然后哗啦啦的阴风吹得她脑仁一晃一晃的。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已经被晃得七荤八素了,做为一只新鬼,这么高强度的运动,简直是魂魄不能承受之痛。

    她需要缓缓。

    好不突然喘过气来,却发现一颗黑乎乎的头,正紧紧的压在她胸前的小笼包上。本来就不大,如今已经被压成了飞机场。

    “我的包子……”祝遥惨叫一声,条件反射抬腿就朝着他踹了过去,必杀技:断子绝孙脚!

    “唔!”那人惨叫一声,正中耙心。顿时身子像虾米一样卷成了团,从她身上滑了下去。滚在了地上,一只手却仍紧抓着她的衣袖。

    “卧槽,你个臭流//氓!”居然想压我的小笼包,包子虽小,但也是干粮,没准还有发展空间呢!咝……疼死老娘了。

    祝遥拽了拽衣袖,也没从他手里抢回来,于是发了狠的使劲拽!

    “祝遥姐……”他突然发出一声闷哼,带着压抑与哽咽的味道。

    祝遥手间一顿,这个声音……好耳熟!低头看向地上滚成团的人,只见对方两手捂着下面,正缓缓抬起头看向她。

    这是张青年的脸,每一部分都是她熟悉的样子,只是眉宇之间褪去了青涩,多了些陌生的苍桑。

    她僵了一瞬,试探的问道,“蘑菇?”

    青年眼神一沉,脸上的痛苦又深了一分,紧紧的盯着她,一眨就有水滴从那似是盛满了众多情绪的眼里冒出来,声音哽咽到几不可闻:“……祝遥姐。”

    祝遥彻底的僵住了,像是被什么直接劈中一样,眼睛不由的睁大,一时间有些找不着自己的声音,“小……屁孩……”

    他紧紧的抓住她的衣袖。

    “真的是你!”祝遥蹲下来,一把拉起地上的人,仔细的打量着这张熟悉的脸。这不可能!“你怎么还活着……啊呸!”这话怪怪的,“你怎么会没投胎,啊呸!”这句更怪,“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没看错吧。”

    “是我。”他点头,似要开口说什么,却哽咽着说不出话,眼里的水气瞬间连成了线。一把就抱住了祝遥,像小孩一样把头埋进她的颈侧,“祝遥姐,终于再见到你了。”

    真的是他!小屁孩……

    “哭什么?”

    “我……我疼!”王徐之紧了紧手臂,更加把人拥入了怀里。

    “活该,谁叫你吃我豆腐。”祝遥忍不住骂了他一句,心底却是酸酸涩涩的难受,拉着袖子给他抹了把脸,“你不是从小就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吗?”

    “可是……真的疼。”

    好吧,她的确踢得重了些,我向你老婆道歉!

    “臭小鬼,别哭了!不知道哭是会传染的啊。害得我都想哭了。”祝遥再也忍不住,泪水不受控制,哗啦啦的往外冒,绝对不是她软弱,这是被传染的,绝对是!

    小屁孩,她的小屁孩,那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小鬼。骄傲又倔强,让她总是放不了心,想要时刻盯着的小鬼。

    终于回来了。

    ——————————————

    界灵答应过,会让她再见到小屁孩,这回总算靠谱了一回。祝遥曾经也想过,如果再次见到他,会怎么样?

    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她踹了他一脚,嗯,还是某个不能描写的部位。然后两人抱头痛哭了半个时辰,他是被痛的,她是被传染的。

    哭得那叫一个唏哩哗啦,祝遥都被自己感动了,正想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表达一下母爱的伟大。

    一只女鬼从地里钻了出来。

    “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都哭了半天了,眼泪都淹到我家了,还让不让鬼睡觉了。”

    王徐之:“……”这地为毛会是她的家?

    祝遥:“……”你选的破地方。

    两人弱弱的爬走了,果然这么明媚忧伤,不是她们风格啊。

    “对了,小屁孩,你怎么会在冥界的?”祝遥这才想起要问问王徐之前因后果,“你不是投胎了吗?”

    王徐之一愣,“祝遥姐怎么知道的?”

    “呃……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她明明记得当初界灵给她看的画面,是已经投抬了胎,可他现在的样子,仍是跟当初一模一样。

    他沉默了半会,才缓声道,“我的确投入过轮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寿终回到冥界的时候,就回到了前世的样子,后来我开了灵智想起祝遥姐,于是便修成了灵体,去了灵界。”

    不是说忘川河水可以洗净前世的一切吗?为什么他会恢复呢?

    唉,不管了,能再见到他,她已经很满足了。

    “也就是说,你现在已经重新开始修仙了?”祝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嘛小鬼,不愧是我儿子。”

    “祝遥姐……我不是你儿子。”他脸色黑了黑。从来都不是。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祝遥挥了挥手,“那你在灵界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告诉姐,姐把他加入黑名单。”

    “我很好。”王徐之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长舒了一口气,似是回忆起什么,缓声道,“我开了灵智后,就想起了祝遥姐。所以经常会在引渡桥上停留,希望可以遇到你,又不希望遇到你。”

    他是想看到她,但这里毕竟是冥界,看到她就意味着陨落,现在……

    王徐之一愣,似是才想起这点,有些着急的安慰,“祝遥姐,你别伤心,陨落也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去灵界,重新开始。”

    “行了。”祝遥拍了拍他的头,“我又不是没死过。”她都死习惯了好吗?

    他不说话了,一脸愧疚的样子。

    祝遥却不禁心里一酸,话说这么冲口而出,“小屁孩,对不起!”明明她才是应该愧疚的那一个,她明明答应过王大夫照顾好他,却没有做到。

    “那不是祝遥姐的错。”王徐之笑了笑,半会才道,“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

    她带着王徐之大摇大摆的走回去时,凝云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hi!”祝遥主动打了声招呼。

    “大人,饶命啊!”凝云却叭叽一声,跪在了地上,高喊一声,“小鬼无意对你无礼,这全都是新来的妹子干的。”

    祝遥:“……”

    说好的同事爱呢?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