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 是时候上菜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只鬼王虽然特别凶残,但必竟也只是由邪修练出来的傀儡,竟然是傀儡,那就必然有可以牵制住它的线。他是由于招魂幡已毁,才会出现在冥界的,但只要是鬼魂,就可以被招魂。所以她们只需直接对鬼王招魂,然后封印起来就行了。等于重新给傀儡系上可以牵引的线。

    但这事只能王徐之来做,她没有实体,身上就没有生气,是不能招同为鬼的魂魄的。

    “我一会牵制住鬼王,驱散他周身的黑色。”祝遥回交待道。

    小屁孩点了点头,掏出一张符纸,有些忧心的道,“可是……我只有普通的灵符,并不能牵制它太久。”

    “能封住就行,之后再想办法。”大不了到时设几个阵法困住就是。

    祝遥直接捏诀,唤出万千道的雷光,一时间整个忘川河畔都是一片雪白,无数的雷光闪耀,似是条条巨龙直向着无间鬼王而去。

    雷电本就是世间邪魅的克星,更不用说鬼王本就是极阴之物。几乎是雷光扫处,它身上的黑气就节节败退,瞬间被驱散。

    鬼王也发出更为恐怖的吼叫声,那声音极是尖锐刺耳,又带着一股阴寒之气,祝遥没由来的,觉得浑身不舒服。稳定住术法,控制着雷光一寸寸的逼近。

    但那黑气实在是太多,刚一驱散又立马有更多的黑气汇聚,没完没了。

    祝遥一咬牙,加大了雷光的输出,直接结成雷阵。再汇聚能量,一掌打入地下。只见地面瞬间被紫色的雷光笼罩,天上地下,铺天盖地都是道道天雷。

    鬼王身上有再多的黑气也瞬间被驱散了。

    “小屁孩!”祝遥回头喊了一声。

    王徐之也结印完成,御剑疾飞了过去,手间一挥,一张灵符就飞了出去,瞬间化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飞向了鬼王的头顶。万千字符围绕着法阵飞舞。

    那鬼王突然停止了咆哮,动作僵硬起来。然后整个身子开始扭曲变形,连着那些被驱散的黑色一起,如螺旋一样开始极速的转动起来。然后化成黑色的一团,没入那个法阵之内。

    法阵顿时红光大亮,字符飞速的旋转着,似是有什么正在拼命挣扎一般,那法阵中间起起伏伏。不时还有黑色的气溢出来。王徐之努力维持着招魂阵法。可是阵上的起伏越来越大。

    祝遥咬咬牙,直接又在那招魂阵上,布了一层压制的阵法,拼命引出体内的能量,生生把鬼王给压制了下去。

    终于,阵中的字符汇聚其中,变成一个硕大的鬼字。招魂阵也慢慢淡了下去,短短几息之间,那法阵越来越小,最后回复到了法符的大小,飞入王徐之手中。

    祝遥心下一松,整只鬼都虚脱了。

    小屁孩也好不到哪去,直接从空中落了下来,气息都有几分不稳,却还是朝她兴奋的笑了笑,“祝遥姐,成功了。”

    “那还用说!”祝遥瞬间觉得自己****的,朝他挥了挥手,正打算招他过来。

    突然她的周围红光大盛,一个巨大阵法出现在了脚下。这阵法还有点眼熟,不单是阵形,还是周围飞舞的符文,都跟刚刚收服鬼王的一毛一样。

    我靠,这是个招魂阵!谁他丫的在招她的魂?

    “祝遥姐!”她只听得小屁孩一声惊呼,下一瞬红色的阵法光芒就把她整个淹没其中。

    ———————————————

    祝遥觉得身上沉甸甸的,不像是平时完全感觉不到重量。

    再次睁眼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只猪头,一只肿成了大饼状,青一块紫一块,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地方的猪头。

    看到她睁开眼睛,猪头那双肿成了包子的眼睛,一瞬间散发出夺目的星光,“你醒了!”

    语落,他就嗖的一下,像只皮球一样被一脚踹开了。轰隆一声砸到了门上,伴随着一声惨叫。

    祝遥只觉得一阵疾风扫过,身形一轻,被拥入了一片白色之中,瞬间四周都是熟悉的,带着些冰寒的味道。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回响在耳际。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她又活过来了?

    抱着她的人顿了一下,越发的拥得紧了,似是在确认什么一般,紧得不留一丝空隙。

    良久……

    “玉……遥。”

    真的是师父!他怎么会在这里?

    “小七!”被踹开的猪头又爬了回来,那张色彩斑斓的脸上,眼泪与鼻涕齐飞,嘤嘤嘤的哭诉道,“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回来,我就要被打死了。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过的什么日子。你师父简直是个变态。他一定不是越古上神,绝对不是。”

    玉言眉头一皱,眼角的余光,扫了过去。

    猪头抖了一下,却咬牙挺住了,决定把告状进行到底,“小七,就是他。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你要为我们神族做主啊!”

    “你可以走了。”玉言转头看向他,身上寒气四溢。所有跟他抢徒弟的,都是敌人。

    猪头瞬间觉得两把钢刀唰唰插在了心口,却硬着头皮死撑,“就不走,你打我啊。小七……你看你看!”他欺负我。

    祝遥仔细看了这只猪头一眼,认真的问道,“你……谁啊?”

    “……”猪头一僵,顿时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哗啦啦的流不停,“你……你,小七……我。”

    玉言再次一脚把他给踹了出去,在他再次爬起来之前,一道天雷轰隆一声直接劈在了他的屁股上。猪头瞬间化成一条龙,边朝着远方逃窜,边喊着,“我还会回来的。”屁股后面,跟着一道接一道的天雷。

    那龙……好眼熟,哪见过?

    祝遥还没想清楚,身形一空,顿时被人抱了起来,眼前白光一闪,下一刻她就已经躺在了一张木床之上。

    “师父?”

    玉言却倾身压了下来,熟悉冷俊的容颜瞬间放大,双唇一凉,带着些慌乱和怒意的吻就这么贴了下来。他的吻跟以往一样,毫无章法,似是十分急切,连吻带啃的,糊了她一脸,而且还越啃越下,一副要向胸部发展的样子。

    (⊙o⊙)祝遥惊呆了,我的师父不可能这么主动?

    “师父……”虽然很高兴,但还是很痛啊。她有些难受了推了推,想让他起身。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啊!

    “别动!”他身形一紧,像是触动了什么,压得更严实了,死死的抱住了她的身子。头埋在她的颈侧,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祝遥一愣,她能感觉到他的紧张,整个人都似崩紧了一般,仿佛下一瞬就会断裂一样。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失控的师父。

    突然不敢动了,只能任由他抱着。直到耳边的呼吸慢慢趋于平稳。

    良久……

    他似叹息的声音才在耳边响起,“我感觉到你的亲传印记,突然消失。”

    亲传印记,他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神识印记吗?

    “为师以为……”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再次抱紧了一些。

    祝遥却懂了,师父是以为这次她是真的死了?所以才会为她招魂?

    “师父……”心中一痛,忍不住回抱住他,她这次直接变成了鬼,算是已死之人,印记消失也很正常。她重生了太多次,所以没想到师父会这么担心,“对不起。”

    玉言抬起头,看向一脸愧疚的徒弟,眼神沉了沉,终是叹了一声,似是认命,低头轻印了一下她的唇,“玉遥……不要老让为师担心。”

    祝遥心底满满都是感动,重重的点了点头,伸手揽住他的脖子,直接把人给拉了回来。

    唇齿相依,似是暖流在两人之间流转,玉言是个纯天然的新手,只会一遍遍细细柔压徒弟的唇间,直到他微凉的唇也开始染上火热的温度。徘徊眷恋了良久,才像找到入口一样,唇舌长驱直入。

    似乎僵了一下,像是找到了新奇的玩具,开始探索,并且痴迷其中。浑身似是被过电了一样,酥酥麻麻的,让他想要得到更多。手不由开始不受控制的游走起来。

    不知道是谁先结束这个吻,分开时,两人的气息都凌乱而沉重。

    祝遥深吸几口气,师父不愧是修仙界第一人,连这种法式长吻都可以自学成才。她喘了好几下才缓过来,却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询问。

    “祝遥,我们双修吧?”

    啊咧!

    祝遥愣了一下,一时间只觉得大朵大朵的红花,开了满地,心口一片春意盎然。一团火热的情绪从心底迸发出来,烧得她狼血沸腾。身体潜能瞬间暴表,一把掀了上来,把人直接压在了身下。

    “你说真的?”她没听错吧,这是他的师父吗?

    玉言没有回答,只是那张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却开始寸寸涨红,并以诡异的速度蔓延,而那寒冰一样的双眸,似是冰山初融,升上陌生的暖意。

    祝遥只觉得一箭直接击中了心口,心底那根叫理智的弧,叭叽一下断了。一个没忍住,直接化身成狼,抓住了他的衣领,不惜用上了灵力,哗啦一下把那件雪白的上衣给扯了开来,大声道,“这回就算你叫破喉咙,老娘都不会放过你了。”

    嗷嗷嗷嗷嗷~~

    开吃!

    一把扑了上去,一阵狼啃!

    玉言僵了一下,看着在自己胸口,像只小狗一样到处乱拱的蠢徒弟,叹了一声。身形一动,轻轻松松夺回了主动权,手间轻移,开始举一反三的反扒衣服。

    被压在下方的祝遥:“……”

    好吧,虽然师父喜欢主动点,她会摆好态势的。

    一时间满室旖旎。

    ————————————————

    玉言遇到了修行以来,最大的难题。

    关于双修!

    功法上说,双修即是阴阳调和,修行之时,男女双方不着片缕,气息阴阳互换就行。玉言对自己的领悟能力,从不怀疑。所以褪尽两人衣物之后,虽然觉得徒弟的样子……咳……有些让他……咳,但他还是打算打坐,引出灵气与徒弟互换阴阳。

    但徒弟好似对这种方十分不认同,还开始耍起了脾气。

    “摔,老娘裤子都脱光了,你跟我,只是盖棉被纯聊天。”祝遥气得挠床,她就知道,就知道又会变成这样。

    “不是。”玉言看了她一眼,却撞上一片如玉的……咳……连忙又收回了眼神,一本正经的道,“我们没盖棉被。”

    “……”祝遥气极踹了他一脚,“我不管!玉言,你丫再跟我提什么修练功法,老娘分分死给你看。”

    “玉遥!”他脸色一沉,急忙一把把徒弟抱回了怀里,“不许胡闹。”

    “那双修就要按我的方法来。”自己不会,还教坏徒弟。老娘才不想一辈子跟你玩纯洁。

    玉言皱了皱眉,看徒弟一脸坚决的样子,只好暂时放下自己师父的威严,点头,“嗯……”

    还好,不是无药可救。

    祝遥松了口气,回抱了过去,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肌肤相亲,密不可分。

    玉言只觉得胸前一软,整个人都轻颤了一下,一股属于女子的馨香充斥鼻间,心跳开始不规律起来,顿时升上一股陌生的火热感,他习惯性的想捏个清心诀。手却被徒弟抓住了。

    “玉……遥。”

    “嘘……”祝遥贴着他耳边轻喃了一声,“别说话。”

    那声音细细软软的,像是羽毛抚过心间,玉言觉得浑身轻颤了一下,身体一下就紧崩起来,手却开始不由自主的抚上徒弟腰间。这才发现徒弟的身子,柔软的不可思异,让他……舍不得收手。

    祝遥的手也越来越下,越来越朝着某处不能描写的部位进发,直到快要触到的时候,却被某不配合的人一把抓住。

    “玉遥?”带着疑惑和紧张的声音。

    “师父不是说按我的方法来。”

    “……”

    “听话。”

    “……”

    现在是徒弟生理教育课时间,你个常识白痴认真点学!

    于是,祝遥花了整晚的时间,教学了玉言什么才叫传统意义上的双修。具体操作方法,可以解释为,一个种萝卜的游戏。首先,你要松松土。然后,你得把萝卜种进去,适当的调整位置,再浇浇水。等到秋天来了,就可以拔萝卜了。过程轻松简单,包教包会!

    经过一整晚努力,唯一学员,玉言同学顺利毕业了。

    对此,教官祝遥同学想说一句——

    千万不要招惹几万年的处男。r1152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