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四章 无法可补的BUG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个几万年都没有粘过荤腥的人,突然开荤会怎么样?

    祝遥现在切身验证了,一夜七次什么的那是传说,她家师父一夜一次,只是一次一整夜。

    祝遥现在知道什么叫,不作不会死!

    待到第二天,她已经像条死鱼一样趴在床上了,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酸痛。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偏偏某罪魁祸首却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继续端着一张冰块脸,一本正经的在给她把脉。

    “只是体虚气弱,精神不振而已。多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师父……”

    “嗯?”

    “说这话前,你能先下去吗?”明知道我体虚,你还压在我身上干嘛?

    玉言一愣,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昏,身形一侧,把徒弟搂进怀里。

    轻咳一声才道。

    “玉遥,你……刚刚昏过去了。”他一时担心才把她脉的。

    “……”都一整夜了,能不昏吗?谁家种萝卜能种一晚上的?

    玉言捏了个诀,往祝遥额心一点,她顿时觉得身形一松,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就连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也消失了。

    “好些了吗?”

    “嗯。”祝遥含糊的应了一声,困得睁不开眼睛。

    玉言看了怀中的人一眼,想起昨晚的事,脸上顿时升起一股躁热。连忙转开了头,默念起了清心诀。他这是在双修,这是一门很严肃的修行方式,他是本着对徒弟认真负责的态度,昨晚只是稍微对徒弟严格了一点……一点点而已。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心里某些陌生的情绪,和极度想再次把徒弟叫醒的想法。默默调动了一下体内的灵气,却发现修为与昨日并没有什么区别。细一回想,好像术法上说双修之时要调动灵气,阴阳互换,灵肉合一才可促进修行。

    昨晚……他好像……忘了。

    玉言:“……”

    要不,再把徒弟叫起来。练一次?

    ——————————————

    祝遥回来的第三天。在后院捡到了一条挺尸的龙。它虽然特意变小,却还是横断了大半个草坪,翻着白肚皮。四脚朝天的躺在了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喂喂喂,死了没?”祝遥伸脚踹了踹。

    “小七……”那龙可怜兮兮的扭回了头,摆动了两下龙尾。

    “没死就起开。别挡我路。”

    “……”他感觉龙心受到了伤害,身形一闪。又变回了那个紫衣男子,脸上总算是消了肿,不再像个猪头,而是改成了调色版了。“小七,好歹我跟你也是同族,你怎可这么对我?”

    “谁跟同族。”祝遥白了他一眼。“我是凤族,你是龙族。不是同一个品种好不好?”再说她现在也不是凤族了。

    他脸色一跨,委屈的道,“都是神族嘛,应该互相帮助才是啊。”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祝遥的火气嗖的一下就上来了。

    “敖江!”祝遥一踹过去,从他化成青龙的时候开始,她就认出来这人就是那个压死她的猪队友,“帮你妹,要不是为了帮你,我至于被你压死吗?”这简直是史上最坑爹死法,没有之一。

    “我那不是太激动了,无心之失,无心之失!”他一脸尴尬,“再说,我不是帮你招魂了嘛。你现在也很好啊。”

    “帮我招魂的是你?”祝遥一愣,她一直以为是师父呢。

    “当然是我!”敖江自信的拍了拍胸,“除了我神族,谁还可以直接招唤生魂呢?”

    “生魂?”啥意思,她不是鬼吗?

    “生魂,自然就是可以复生的灵魂。”敖江解释道,“如若只是普通的招魂,就算你回到此界,也只是鬼魂而已,不能复生。”

    原来如此!她说怎么突然就活了,还有了身体。可是细一想,又觉得不对。

    死而复生这种事,并不是招魂就可以的吧?何况是生魂?神族虽然强大,但也没有这种能力啊,不然神族的子嗣就不可能这么艰难了。“你怎么可以招到生魂?”

    话音一落,敖江的脸色顿时跨了,一脸控诉的看着她道,“这还不是因为我把龙珠借你的关系,你一直没还我啊!有龙珠护佑,就算身躯已毁,但灵魂还是保有生气的。”

    祝遥细一感觉,的确发现元神之中,多出了个东西。“它怎么会在我元神里?”

    “我怎么知道?”敖江一脸欲哭无泪,“我当初借你龙珠除去魔族,说好的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可是你却直接把它并入了元神之中,我失了龙珠实力大减。不然当初你重伤时,也不可能救不了你啊。”

    “呃……”敢情上次挂掉,还是她自找的。当时她为了引出更多的神力,下意识想神魂合一,才会让龙珠放进了元神。难怪她做鬼的时候,能自由使用法术,看来是龙珠的原因。

    “要不是我失了龙珠,怎么会被你那师父,揍成这样子。”想起这个,敖江就悲从中来。想他堂堂一只龙族,却被一个人修打得满地找牙,这简单太羞耻了。“小七,你确定不要换个汉子吗?你师父太暴力了。”

    “……”嗯,还很黄,一夜一次,一次一整夜什么的。

    “小七,我是说真的哦,你看我怎么样?”敖江朝她眨了眨眼,开始努力挖墙角,“我身强体壮,神力又强,一口气活个几万年不费劲,还会孵蛋哦。你要不要……”

    轰隆!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天雷就直劈而下,顿时把他劈成了一道焦炭。

    玉言突然出现在了五米远的地方,脸上寒气四溢,缓步朝这边走来,每一步都似可以在脚下化出一片冰源。

    想起几天前被揍成猪头的日子。敖江顿时双腿一软,趴叽一下跪在了地上。

    “你干嘛?”祝遥退开一步。

    “呵呵……”敖江嘴角一抽,顿时一本正经的道,“我觉得跪着看你师父的样子特别威武!”

    “……”你的节操呢?“刚是谁说身强体壮,神力又强,还会孵蛋来着?”

    玉言已经走到了祝遥的身侧,听到徒弟的话。眼神飘向了地上的敖江。

    敖江一抖。顿时冷汗直冒,“呵呵呵……小七你听错了。我是说,我又二又丑一无所长。”

    “……”你还能再怂点吗?

    祝遥叹了一声。催动灵力,直接把元神中的龙珠给逼了出去,递了过去,“还给你。”

    敖江一愣。顿时满脸都是感动,用看天使一样的眼神看向祝遥。“小七……”

    “虽然你又二又丑还一无所长,但至少你的判断是正确的。”

    “……”

    ——————————————————

    敖江说由于龙珠的原因,她没死透,所以生魂复生。按理说就是直接复活了。可是她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具体异常的原因在她的修为上,“师父。我的修为好像跌到筑基期了?”之前由于龙珠的原因,她一直没察觉。还给敖江后才发现,她的修为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玉言到是一脸淡然的样子,伸手帮她顺了顺耳边的发丝,“你原本修为就只是筑基。”

    “啊?”啥意思?

    祝遥愣了一下,立马化出一面水镜,却看到一张,在现代用了二十几年的脸,“怎么会这样?”她复活后不应该是那个树妖马甲吗?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你之前的身体破损的太严重,即使还魂,也不可能复生。”玉言解释道,“所以我就让你回到了原来的身体里。”

    “原来身体?”祝遥呆了呆,猛的睁大了眼睛,“你是说这是我本来的身体?”

    玉言点头,“为师第一次见你,便是现在的模样。”

    还真的是从现代带来的原装货!那么……

    祝遥嘴角一抽,“师父……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在你这里吗?”

    玉言脸色变了变,转开眼答道,“你当初被妖狐所杀,为师发现亲传印记未消,所以……便一直保存着。”

    “……”保存着?她的马甲!师父你老实说,你对徒弟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当初他是以为她还会醒过来,谁知她却走上了花样作死的不归路。

    “后来我发现,虽然你的灵魂不在,此具躯体却自行在修复。”玉言一脸认真的道,“直到那龙族为你招魂,为师才决定让你的生魂直接附上去。”

    祝遥摸了摸胸口,完整无缺,连个伤疤都没有。她的身体之所以可以自动修复,应该是界灵做的吧。难道当初他说的那个回归大礼包,就是这个?

    -_-|||废品利用吗?

    说到招魂,祝遥突然想起了冥界那只鬼王。那黑气bug。很显然那个就是她这次的任务目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回没有剧情,但那bug的危害,她可是亲眼看到了。

    紧了紧身侧的手,深吸一口气。

    “师父,我要回到冥界。”

    玉言僵了一下,转头看向她,眉头深深的皱起。

    半会才沉声道,“玉遥……为师并不是每次都可以赶得急。”不是每次都可以赶得急救你。

    祝遥心底一阵愧疚,上前一步,抱住他微凉的身子,沉默了半晌,才缓声道,“师父……我见到小屁孩了。”

    “……”

    ——————————————————

    小屁孩是谁?在玉言的印象中只有一个,别人家徒弟。

    而他最讨厌的生物,就是别人家的徒弟!而且这个生物,还是自家徒弟的心结,就更让人讨厌了。凭什么自个精心养大(好几回)的徒弟,要这么不顾代价的去救他?就连好不容易复活了,还要死回去救。

    不开心!他表示非常的不开心。

    顿时很想回到修仙界,把紫暮拎出来训训,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教徒弟的。

    “师父,我不是死回去。”祝遥一脸无奈看了一眼,那个独自发了一天寒气的天然冷空调,再这样下去都要提前过冬了。“当初你们帮我招魂的阵法还在,可以直接反转那个阵法,我就可以直接回去了。不用死一次。”而且还可以自带身体。

    “为师也去。”玉言沉声道。

    “啊?”祝遥一愣,“可是……”再带一个会不会超载啊?

    玉言却没有回答,直接把祝遥拉进了阵法中心,直接催动起阵法。一时阵法红光大亮,把两人笼罩在其中。万千的法符飞舞在四周,不到一会又停住,开始各自朝着反方向转动。而那红光也慢慢变成了白色的光芒。

    眼前景致一转,就到了另一方的天地。前方出现了一条银白色河。

    回来了!

    祝遥有些发懵,原本以为想要反转那个招魂阵,可能要花不少的时间,师父却一下就完成了,这就是师与徒的差别吗。

    “在哪?”那个别人家的徒弟。

    明明跟往常一样的语气,祝遥却隐隐觉得含着几分怒气。

    忘川河边一片宁静,连半个鬼影都没有。只是现场仍残留着几分打斗的痕迹。祝遥估算着小屁孩应该已经回去灵界了。那鬼王已经被封,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四下看了一下,却见河岸之上,隐隐飘散着几丝黑气,仔细一看,看到一串bug字母,应该是那鬼王留下的。祝遥想走近研究一下,却被身后的玉言一把拉住。

    “别动。”玉言神色一沉,眉头皱了皱,一脸谨慎的看着那飘散的黑气,“若是没猜错,那是怨气!”

    “怨气?”祝遥愣了一下,这个词她时常听,一般只有含怨气的鬼魂能保留生前的灵智。她一直以为所谓的怨气,指的是人的一种执念,只是一个名词而已。从没想过居然也是有实体的。

    “怨气是人的憎恨,不甘,仇怨等各种情绪而生。”玉言解释道,“无形无态,却也不生不灭。一但沾染,便会被种种情绪所控,再不得超脱。”

    祝遥一愣,“没有消除的方法吗?”

    玉言摇了摇头,“我只是在以往某些典籍传说当中,看过此类的描述,实体到是头次见。若不是见它安然浮于忘川之上,我也认不出来。”

    忘川河水,连鬼魂生前的一切印记都可以洗净,这黑气却毫无影响,想来也只有是怨气了。

    祝遥有些为难了,听起来这个怨气,就像是所有反面情绪的集合体一样。就连忘川水都没用,雷也只能顿时驱散,这怨气也太逆天了吧!

    这种bug到底要怎么补?(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