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 超越种族的友谊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回去问了鬼差凝云,小屁孩果然是回灵界去了,自然也带走了那只被封印的鬼王。她不禁有些担心,如果她看到的那些bug真的是怨气所化的话,当初那个招魂封印,还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得尽快与小屁孩汇合才是。可是……

    “那个该死的灵界到底在哪啊?”她只知道有了实体后可以进入灵界,但鬼知道要怎么去灵界啊?她现在是人,能不能去还是未知数呢?

    到是旁边的凝云一愣,指了指上方,“灵界自然是在天上了。”

    “啊?”祝遥嘴角一抽,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极光,“你说是天上,不会是指上面吧?”

    “是啊!”凝云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也太随便了吧?好歹是两个世界。隔得这么近好意思吗?难怪小屁孩话都没给她留一句就回灵界去,原来灵界就在隔壁。

    玉言皱了皱眉,那鬼差所言不虚,刚刚他放开神识,的确感觉到天空之上,有着一层薄弱的结界。于是直接搂过自家徒弟,飞身而起,朝着天际而去。

    *

    “师父?”她们停在了半空,祝遥抬头看着前面广阔无垠天空,有些疑惑为什么停下。

    “此处便是。”玉言示意两界的分界之处就在头顶。

    祝遥好奇的伸出手,只见刚刚还一片宽广的天空,似是水面一样,一圈圈的荡漾开来,向四周扩散开。她的指尖也感觉到了一片冰凉之意。

    这是水?

    为什么天空会有水啊,而且还是倒挂的。

    “想必穿过去,就可到达所谓灵界。”玉言一脸严肃的道。

    祝遥:“……”好歹也算是跨界之门,这么随便挂在天上?总觉得有种不靠谱的感觉。

    “进去吧。”玉言道。

    “可是……”

    “别怕。”玉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有为师在。”

    “……”好吧!

    为防万一,玉言在两人身上加了一层防御结界,直接向上飞了过去。

    祝遥只觉得周围似有什么闪过,身体像是受什么牵引一样,不自觉的朝前飞去,四周有流光一样的东西,正迅速朝后飞去。转瞬之间眼前景致一转。四周的灵气也突然浓郁起来,仍人浑身舒畅,而她们的头顶出现了一大片绿色的大地。一片郁郁葱葱。四周还飘浮着各种倒挂着的仙山。

    祝遥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为什么山是倒的,突然一阵头重脚轻,直直朝着那绿地冲了过去。

    不对,是掉了下去!

    山不是倒的。她才是!

    “师父!”祝遥心下一慌,大喊了一声。却止不住下掉的驱势。习惯性的想御剑飞起来,却突然想起,自己压根还没有交通工具。后知后觉想使用风系法术,不过晚了……

    叭叽一声。一头扎进了一潭烂泥里,而且还是脸着地的。

    落后一步过来的某师父:“……”

    唉,怎么都挡不住徒弟作死的脚步。肿么办?

    玉言叹了一声,手间捏诀。化出一道仙气,直接把一身烂泥的徒弟给拔了出来。还好他事先给她下了防御术法,才会毫无无伤,嗯,除了……脏了点。

    祝遥张嘴吐出一口黑泥,“噗,师父……”咱能不坑徒弟吗?说好的有你在呢?你个骗子!

    玉言一脸淡定的给她捏了个去尘诀,瞬间还原出一个白白净净的蠢徒弟,认真严肃的道,“不要离我太远。”

    明明是你传送延迟好不好?

    看了看她凌乱的发丝,玉言皱了皱眉,忍不住拉下了她的发带。“过来坐下。”退开几步,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木梳,朝她朝了朝手,一副想给她打理头发的样子。

    “……”为毛师父会随身携带梳子啊?你这生活技能工具,带得也太齐全了吧?

    做为生活小达人,技术就是过硬,刚还鸡窝一样的头发,在师父的巧手下,不一会就挽成了一个发髻。祝遥晃了晃,还挺结实。

    玉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似是终于满意了,才缓声道,“好了!”

    祝遥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头顶是一片熟悉的蓝色天空,没有任何异常,可是天空的另一边却是冥界,“师父,你说这个灵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三千世界之间的分隔是非常明显的,想要突破很困难,例如从凡界去仙界,就要经历重重劫难,九死一生,才能通过接引之光,到达仙界。而当初她以神族玄武的身份,也是耗尽了整一个界的神力,付出生命的代价,才强行打开了跨界之门。

    而这个冥界与灵界跨越却简单过了头。除了稍稍有点延迟以外,简直就像旅游一样,坐趟动车就到了。

    “为师也不知。”玉言叹了一声,“想来此方世界与冥界的联系极为紧密,相生相息,或许本就是同为一体。”

    同为一体?可是明明两个世界完全不同啊。

    “不过。”玉言话风一转,“此间的灵气极为浓厚,而且四散而至,没有强弱之分。”相反冥界却丝毫灵气都没有。

    灵气浓厚,那是不是意味着修行进阶也快?也不知道小屁孩是什么修为?之前也忘了问一下他。

    虽然已经来到了灵界,但在一方世界中,找个人还真不容易。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先去最近的修仙市集打探一下消息。

    她们所在的这一片草地,虽然很大,但庆幸的是,几十里外就有一个修仙集市。玉言只是放开神识一扫,就找到具体位置,带上徒弟直接飞了过去。

    那个市集不大,与祝遥以往见到的修士市集不同,这里居然没有布置任何隐藏阵法,好似并不担心凡人误入一样。市集上到是很热闹,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修士。身边更是带着各种灵兽。

    祝遥觉得有些稀奇,修士养灵兽虽然很平常。但这么堂而皇之带着到处溜的,到是少见。毕竟妖兽大多没有灵智,怕引起不必要的冲突。但好似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对修者身边的灵兽,大多视而不见。而妖兽也大多。乖乖的呆在主人旁边。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的样子。

    街上大多修士,卖的好都是未认主的妖兽蛋。看样子妖兽在灵界很流行啊。

    祝遥四下打探了一下小屁孩的消息。奇怪的是,当她说出王徐之三个字的时候。那些修士看她的眼神都很怪异。

    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是连续问了几个人都没有结果。

    “你确定要找的人姓王,名徐之?”一位卖符纸的修士,反复确认了一遍。

    “是。你见过他吗?”祝遥眼前一亮。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透着丝探寻意味。“你说的不会是,青古派的那位吧?”

    “青古派?”小屁孩在灵界的门派吗?“这我到不清楚。”

    “不知……他是你什么人?”那修士问道。

    “我儿……”她刚要说儿子,想了想还是改口道,“他是我弟弟。”

    那修士一听?突然就发了火。嫌弃的朝她挥了挥手道,“去去去,区区一个筑基女娃也敢拿老子寻开心。走开。别影响我做生意。”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祝遥撇了撇嘴,只好转身让开。不过到是知道了点有用的消息,不管怎么样,先去那个青古派看看吧。

    青古派到是好打听,随便问了一个人,就问到了具体方位。

    她没有再耽搁时间,直接找了师父汇合,然后把刚刚的怪事跟他说了一遍,隐隐有些担心,王徐之那小屁孩是不是在灵界得罪了什么人?

    “而且那些修士,我都看不穿修为。估计都是筑基以上。”越来越担心小屁孩了。

    “不是。”玉言突然反驳。

    “啊?”什么不是?

    他摇了摇头,认真道,“玉遥,集市那群修士,修为都在元婴以上。”

    “啊?啊!”

    祝遥一下瞪大了眼睛,她没听错吧?元婴?我靠,有哪家元婴会在地摊上卖符纸,卖灵兽的啊?她的价值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此间灵气如此浓郁,进阶快也属正常。”

    那也太快了吧!

    “而且……”玉言继续道,“我察觉集市内,有一名化神期以上的修者。”

    “化神以上?”祝遥一惊,“地仙吗?”

    “应该不是!”玉言皱眉,“未有仙身,实力应不敌于地仙。但确实是在化神之上。”

    “那为什么还没有飞升?”不是说化神以后,就会飞升吗?

    “这也是为师不明之处。”按理说确实如此,但他神识探过,那人身上确实没有任何应劫的迹象,也就是说并不能让接引之光降临重朔仙体,“好似天道允许这方世界,有高于化神修为的存在。”

    “……”这天道也太随便了吧?bug逆天就算了,要不要人形npc也这么逆天啊。在这个化神满地走,元婴多如狗的世界,她一个筑基混个屁啊!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

    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对修士的修为,格外宽容之后,师父说要解开自己修为的压制。祝遥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他本来就是上仙,可是为了防止引下接引之光,所以才压制修为到化神。现在这方世界,很显然对修为的上限极为宽容。于是他也没有了顾虑。

    已方队友,等级越高,祝遥打怪的胜算就越强。他们找了块安静的地方,布下一些阵法之后。祝遥就坐在一边看着自家师父一点点的解除压制。

    为了防止一下解过头,直接解飞升了,玉言是一步步的提升修为的,先是直接到了玄仙,金仙,然后再提升到墨仙,他停了下来,解释道,“我隐约有感觉到天道的松动,怕是再提升下去,就会引动飞升雷劫。”

    看来这个世界的极限就是墨仙修为了。

    “去青古派吧。”玉言站了起来。

    “好。”祝遥点头,走了过来,打量一眼周身气息越加纯粹的师父,他挥手唤出自己的仙剑,转身间如墨的发丝拂过祝遥的脸侧,心底顿时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师父,我怎么感觉……你矮了一些?”

    玉言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别胡闹。”

    “……”错觉吗?可是师父比她高一个头,头发明明碰不到她的呀。

    玉言直接御剑而起,朝着打听的青古派方向而去。

    祝遥却老觉得他哪里不对,天际已经开始慢慢暗了下来,日落西山。

    玉言的御剑速度却突然慢了下来,而身前高大的身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

    “师父!”祝遥一惊,拉了一下身前的人。

    他却身形一晃,像是突然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摇摇晃晃,忽高忽低起来。

    “师父,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剑晃了半会,再也不受控制,掉了下去。她只好中途接管才险险落了地,紧张的一把抱了过去,手里却接到了——一个半大的小孩,这是……师父?

    这不仙法!

    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小孩啊喂!

    “师父,师父!!!”祝遥心一下揪紧了,担心得叫了几声。

    回应她的是一道轻缓的呼噜声。

    祝遥:“……”

    扣住他的脉门看了看,脉向平和,气息平稳,除了变小了以外,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他只是单纯的……睡着了!

    -_-#

    祝遥一头黑线,难道这是解除修为压制的后遗症吗?看来一时半会也叫不醒了。

    现在只能先去青古派再说了。深深的叹了口气,认命的背起迷你版师父。

    正打算继续前行。

    突然,┗|`o′|┛嗷~~的一声,一团黑影从林中窜了出来,一只巨大的妖兽,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

    祝遥心一紧,顿时想骂娘,要不要这么巧?她现在只是只筑基渣啊!

    等等!冷静!好像自从她当过龙族后,妖兽大半都对她有着超越种族的友谊,兴许这只也一样呢?

    祝遥心下松了松,认真的盯着这只妖兽,我们是朋友吧?是吧,是吧?

    那妖兽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然后……

    啊呜一口,连师带徒,整个吞了进去!

    “……”

    说好的超越种族的友谊呢?摔!(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