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智商感人的兽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遇见了一只妖兽,然后……她被吃了。

    虽然她现在只是个筑基渣,但好歹修行这么多年,基本的条件反射还是在的,所以第一时间给自己加上了护御结界。扬手就打算捏个冰系术法反击。

    那妖兽却突然松了口,瞪大眼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还眨巴眨巴了好几下。然后凑近,闻了闻。

    瞬间像是被吓到一样,猛的跳开一步,再看了她一眼,然后张大嘴……

    呕~~

    哗啦啦的吐了起来。

    “……”

    她是有多难吃啊,用得着吐成这样吗?

    “喂喂喂!”祝遥一头黑线的喊了一声。

    那妖兽吓了一跳,身上的毛像刺猬一样,一根根竖了起来,似是要后退,却一个没踩好,脚下一滑,差点摔倒。惊慌失措的跳开了好几米远。

    哟,还挺胆小。看来是只兽崽子。

    顿时她心底的紧张一扫而空。

    回想自己之前好像能听懂妖兽的话,不知道这个技能还在不在,上前一步,“那啥,小兽兽你知道青古派在哪吗?”

    那妖兽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盯着她,然后挪了挪爪子,果断的退了一步。

    她有这么可怕吗?

    “青古派是不是在这附近?”她再进一步。

    妖兽挪了挪退了两步。

    “这森林有多大?”继续近一步。

    它再退了三步。

    “你用着这么怕我吗?”

    再退四步。

    “别再退了!”

    五步……

    “那边有个……”

    叭叽~

    一声惨叫划破长空!

    祝遥嘴角抽了抽,说出那未完的话,“……坑也。”

    你做为妖兽的智商呢?

    叹了口气,祝遥直接走了过去。

    那坑很深,四周还有阵法的波动。应该是修士专门挖来捕捉妖兽的陷阱。

    那只智商感人的妖兽,正在里面死命的扑腾着,从一开始的惊慌到后面愤怒咆哮。一会死命的刨着墙壁,一会又用力冲撞着四周的阵法,然并卵,它根本出不了那坑,到是爪子被阵法反弹。划出了不少的伤痕。

    这样下次。它会被自己折腾死的。

    “喂!”祝遥忍不出声。

    妖兽一愣,猛的抬起头,见是她。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立马安静了。身形一抖,也不刨墙,也不撞阵了。开始弱弱的往墙边缩。像似想要把自己藏起来,却蹭得墙壁哗啦啦的往下掉土。

    最后发现无处可躲。由于把自己团成了一团毛球,开始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巨大的身形一抖一抖的。

    “呃……”它这是在哭吗?

    噢呜……噢呜……

    它的声音越来越大,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哗啦啦的往外冒着水,把身上好看的白毛都打湿了。

    “别哭了!”

    “噢噢噢呜……”

    “你哭个毛线啊,刚差点被吃的是我吧?”

    “噢噢噢噢呜……”

    “再说。你是自己掉下去的吧。”

    “噢噢噢噢噢噢呜……”

    它哭得越加的伤心,最后居然在坑底打起滚来。

    哟。还喘上了。祝遥一头黑线,唉,算了,一只兽而已。

    祝遥瞅了瞅四周,捏了个风系术法,卷起旁边一截枯木,拖入坑里,正好压在了坑底的阵眼之上。只见白光一闪,那个阵法顿时失去了效果。

    “别噢了,上来吧!”

    那毛球呆了呆,半会才歪头看了看搭成了桥的枯木,再瞅了瞅已经失效的阵法。双眼噌了一下眼了,欢乐的蹦了起来,前爪踩上枯木,噔噔两下就爬了上来,欢快的在原地扑腾了几下。

    抬头看了她一眼,拔腿就往森林深处跑,瞬间就没影了。

    得,这忘恩负义兽小表。

    看来她也别指望它会给自己带路了,抬头看了看夜色,祝遥只好背着自家迷你版师父,朝着森林深处而去。以市集打听的位置来看,青古派应该不远了。

    在森林中步行,跟御剑飞行是不同的,四周的参照物太多,很容易迷失方向。她到是想飞,可惜没有交通工具啊!但凡是修仙门派,应该都在灵脉之上。她朝着灵气浓郁的地方走总是没错。

    差不多走了一个时辰,她终于看到了一处,似是山门的地方。

    只见一块巨大的石壁之上,写着“青古”两个大字。而石壁的旁边却是一片茫茫大海。

    祝遥松了口气,直接朝着大海走了过去,刚越过石壁,眼前的景致却一阵扭曲,大海突然不见了,化出一片仙山福地。一座座巨大的山峰浮悬在半空之中,到处都是霞光熠熠,祥云满天。

    “不知这位道友,来我青古派所为何事?”一道男声从左侧响起,只见轻衫男子,从传送阵中走出,一脸都是客气的笑容。

    祝遥猜测他应该是门派的守山弟子,只是修为她仍旧看不透,看来也是在她之上啊。

    “道友。”由于背着人,她只好客气点了点头,“在下祝遥,来贵派只是为寻访一位故人。”

    那男子仍是客气的道,“不知道友要寻的是谁?”

    “他姓王,名徐之。不知道现在可以派中?”

    男子一愣,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表情,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眉头皱了皱,神色已经没有之前的客气,带着丝怒气的道,“你这样的姑娘,我见得多了。没用的,回去吧!想混入我青古派,也要看看资质够不够?”

    “啊咧?”啥意思?

    他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快走,快走。”

    “道友,我并不是想入青古……”

    “滚滚滚!”他一脸不耐挥手,“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还真就伸手把她往外推了推。

    祝遥正想解释,突然背后一声怒吼。

    一道白影,唰的一下窜了出来,顿时一爪子把那个守门弟子打倒在地,朝着他凶狠的呲着牙。

    是刚刚那只胆小的妖兽,它怎么在这?

    “白源天尊。”那弟子突然一声惊呼。看了看凶狠的兽。再回头看了一眼祝遥,顿时一脸了然的样子,迅速爬了起来朝着那只妖兽行起礼。“弟子眼拙,没看出这位是天尊的贵客,天尊赎罪!”

    那妖兽朝着他喷了口气,似是极为生气。转头不看他了,弟子却一个劲的道着歉。

    这是什么情况?难怪这只蠢蠢哒兽是青古派家养的?而且看起来地位还挺高。就连人修弟子,也不敢得罪?

    祝遥好像的打量起这只兽来。那兽被她看得一抖,刚刚欺负起别人霸气十足,被她一看。就立马怂了,怯生生的看了她一眼,似是被吓到一样。噌的一下又跑得没影了。

    祝遥:“……”它到底是有多怕她?

    “这位贵客,刚刚不知道贵客身份。多有得罪,还请原谅则个。”弟子一改之前的火气,热情的迎了上来,“请贵客随我上主峰。”

    祝遥点了点头,随着他走向一处传送阵法,阵光一闪,她已经到了一座巍峨的大殿之前。

    “王徐之呢?”她以为他会直接带她去小屁孩那里,却不想守门弟子客气的把她引入殿内坐下。

    那弟子解释道,“不巧我派掌门目前正在闭关之中,不方便接见。派中之事目前是由太上长老暂代主持,贵客稍后,在下这就去通知长老前来。”

    他说完,就退出了殿去,估计是去通知那个长老去了。祝遥细一想,王徐之如果真是青古派弟子,她要找人,向管事的打声招呼还是很有必要的。

    也就安心的等着!

    师父还没醒,她又不好一直背着,于是拉了两把椅子拼在一起,把人放在椅子上,让他躺得舒服点。

    这才开始打量起这个大殿来,这越看就越有种熟悉的感觉。

    无论是这椅子的造型,桌子的样式,殿内挂的帘子,就连进门的那个人也……

    “紫暮师侄!”祝遥惊呼一声。

    语落,刚刚跨进殿内的人,脚下一拐,差点栽了个跟头。

    “小……小师叔!”紫暮猛的睁大了眼睛,“你还活着……不对,你已经死了?”

    “……”这话怎么怪怪的。

    “你怎么会在这?”他一脸不可置信。

    “不单是我,还有我师父。”她指了指椅子上睡着的人。

    “什么?太师叔也死了?”

    “呃……”用得着一见脸就咒人家死吗?

    ————————————————

    祝遥是真没想到,会再次遇到熟人。而且还是以前的丘古派掌门紫暮。

    他也是陨落之后,去到冥界,觉醒了灵智,成了灵体,才来到灵界的。并加入了这个青古派,一步步修练,最后干起了掌门这个老本行。直到百年前才把担子交给了徒弟,退居二线。

    而他的徒弟不是别人,还是王小屁孩。王徐之现在是青古派的掌门,难怪她问起他名字的时候,其它人会用那种眼神看她。原来他居然是一派掌门。估计都把她当成想抱大腿的吧。

    “小屁孩人呢?”祝遥问。

    紫暮神情一沉,半会才道,“他上次从冥界回来,不知为何受了重伤,目前正在闭关疗伤之中。”

    “他受伤了?”祝遥心底一紧,转念一想,“不对啊。上次他受的伤并不严重,为什么需要闭关呢?”

    “小师叔知道他是因何而伤?”

    祝遥把冥界的事,向他说了一遍,并提了一下怨气的事。

    “可是当时他回来的时候,的确伤情严重。”紫暮一脸沉重的道,“他经脉多处受损,我多番想替他疗伤,却全然没有效果。根本无法修复。”

    “这怎么可能?”她好几次经脉都碎成了渣,照样补得回来,莫非就她经脉可以循环使用,小屁孩的就是一次性的不成?

    等等,当然伤小屁孩的好像是那只鬼王。

    难怪……

    “小屁孩封印鬼王的符咒放在哪了?”

    “符咒?”紫暮一愣,一脸茫然,“什么符咒?”

    靠!他果然还没处理。

    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带我去见他,立刻,马上!”

    紫暮也看出事情不简单,没有犹豫,转身带着她就往打算出殿门。

    突然大地却一阵动荡,一声声凄厉的鬼叫起响起,只见山峰右前方的位置,一道黑气升天而起,朝着天上破空而去,那黑色慢慢凝聚,不一会就凝聚成一个巨大挣拧的人形。

    “徐之!”紫暮一惊,唤出飞剑,就往着那黑气的方向飞了过去。

    “卧槽,等等我啊!”她没交通工具啊喂!

    正打算追出去,腰间一带,转头撞进一个带着寒气的怀抱里,“师父!你醒了!”连身高都长回来了。

    “嗯。”玉言应了一声,抱住弟子,就朝着紫暮的方向飞了过去。

    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一方洞府门口,那正是空中那个鬼王的正下方。府内也飘浮着一些黑气,比起天空那些来,要浅淡一些,但bug字母还是清清楚楚。这是那鬼王留下的怨气。

    祝遥走了进去,坐在屋中的正是小屁孩,他似是受了极重的伤,喷出一口血,周身还有黑色的气体缠绕。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紫暮正坐在他身后,借他疗伤,可是好似并没有什么用。

    “小屁孩!”祝遥心底一紧,为什么会这样?

    王徐之虚弱的抬起头,看到是她,眼神亮了亮,扯了扯嘴角笑道,“祝遥姐,你没事就好。”

    “有事的是你,到底怎么回事?”

    他没有回答,似是已经没有多少气力。

    到是玉言上前一步,拉起他的手把了会脉,冷声道,“怨气入体。”

    “什么?”祝遥一惊。

    外面那恐怖的叫声越来越大了,玉言眉头皱了皱,交待道,“玉遥,封印住。”

    祝遥眼里一亮,玉言已经身形一闪,飞向空中那只怨气鬼王。

    “小师叔?”紫暮一脸莫明,“太师叔是什么意思?”

    “交给我!”祝遥没有正面回答,直接盘腿坐在了王徐之的背后。小屁孩身上的伤,一直没有全愈,应该是因为怨气的原因,怨气根本没有办法可以消除,这样下去,小屁孩的伤只会越来越严重,小伤也变成了重伤。

    怨气竟然是所有负面情绪的合体,与魔气到是有相近。所以师父才提醒她,可以试试封印之术。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感受了一下小屁孩体内的怨气所在,调动灵气,把所有的怨气累积在一处,再引动封印之术。一时间金色的字符闪动,最后没入王徐之的体内,牢牢锁住了那几股黑气。

    成了!(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