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七章 壮士你有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松了口气,直接调用灵气,修复小屁孩身上的经脉。本来就不是什么重伤,没了怨气的影响到是恢复得很快。而一直围绕着他的黑气也汇集到了腹部上方的封印之上,慢慢凝结成形,最后变成了——bug三个字母。

    祝遥手间一抖,差点运岔气。

    这不仙法!为什么会小屁孩会变成bug啊,摔!

    “这是何种印记?”一边的紫暮,盯着浮于王徐之身前的法印,莫明的问。

    祝遥一愣,“你看得见?”

    紫暮点头,“小师叔施的术法,当是奇特,我还没过这样的阵法印记。不知是何种符文?”

    “这不是符文。”祝遥心底有些乱了起来,隐隐有种猜测,这个bug跟以前的不一样。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屁孩,干脆趁着他晕迷,直接动手开始扒开他的衣服。

    “小师叔,你干嘛?”紫暮一脸惊恐。

    “我看看他身上还有没有同样的印记。”

    紫暮脸色更黑,“那……那也不用扒裤子吧?”

    祝遥手间一顿,放开了他的裤衩,“……”

    靠!习惯了!

    仔细一看光膀子的小屁孩,果然在他的胸下侧也有bug三个字母,“喂老头,那你看得见这个吗?”

    “自然!”紫暮点头,刚刚小师叔封住了什么,那么徐之身上有符文也很正常。

    果然,祝遥松了口气。紫暮也能看见,那证明这个bug不是以前只有她看得见的bug。小屁孩身上有这个字样,是因为体内的怨气!真正的bug是怨气,并不是小屁孩。

    王徐之已经缓缓张开了眼睛。脸色也多了几分血色,“祝遥姐?”

    “小屁孩,你怎么样?”祝遥上前扶住他。

    他笑了笑,“好多了,我……”他话到一半又停住,低头看着全身只剩一条裤衩的自己,瞬间僵硬。整个人像只虾米一样泛起了红。连着声音开始颤抖起来,“祝……祝祝祝……姐……”

    “我说什么都没做!”祝遥跳开一步,举手发誓。

    紫暮投来鄙视的一眼。默默看向她的右手,上面还抓着一件男式长衫。

    “这个我可以解释。”祝遥连接扔还给他,这真的只是手误啊喂!听我解释!

    噗……

    王徐之却突然张口,喷出一口老血。

    (⊙o⊙)

    不会吧。气到吐血了。

    相信我,我不是变态啊喂。

    “徐之!”紫暮眉头一皱。上前一步,扣住王徐之的脉,还不忘回头瞪了她一眼。王徐之则一脸通红,不顾自己还吐着血。慌乱的把衣衫往自己衣上裹,。

    祝遥:“……”怎么感觉自己像个渣男?这画风不对呀!

    紫暮仔细看了半会,越看脸色就越怪异。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变幻着,最终却转换成了一片苍白。似是了解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

    祝遥心头一紧,“老头,他到底怎么了?”按理说她治得很用心,小屁孩没事才对呀。

    紫暮脸角扯了扯,僵硬的回道,“他……脉相按之流利,如盘走珠……”

    “啥意思?”说人话好不好?

    “这是……”他脸上都快扭曲成一团了,一字一句的道,“喜脉。”

    嘶……

    王徐之手里的长衫顿时被撕成了两块。

    现场一瞬间的安静。

    紫暮抬起头,一脸求助,“小师叔,这……”

    “不是我干的!”祝遥条件反射。

    紫暮:“……”

    王徐之:“……”

    “我是说,我啥都没来得及做。”

    “……”

    “……”

    “啊呸……孩子真不是我的!”

    紫暮:-_-#

    王徐之:-_-|||

    “不对,我是不会负责的!”

    “囧”

    “囧”

    靠,越说越乱了啊喂。

    “你需要负责什么?”一声冰冷的男声响起,刚刚打怪完毕某人,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师父,卡鸡马……

    听我解释!

    —————————————————

    王徐之有了,孩子不是她的!孩子不是她的!孩子不是她的!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如此毁三观的设定,一开始她是拒绝的!但经过紫暮、师父与她的三方专家会诊之下,确定了王徐之喜当(妈)的事实。

    那么问题来了,爸爸去哪儿?

    啊呸……孩子到底怎么来的?

    经过三人专家会诊团,仔细研究与讨论确定。小屁孩身上的喜脉,是由于怨气原因,当初封印之时,怨气被集中积攒到了他腹部的位置,并封印在了丹田附近。小屁孩身上的喜脉,其实是怨气的波动。

    想要散驱他体内的怨气,需要解开封印。但封印一解,若不能瞬间驱除怨气,怨气又会漫延到他全身。小屁孩虽然伤势大好,但他又不是雷灵根,根本不能驱散怨气。若是由师父出手,他身体又承受不住雷压。

    只能先等他的伤彻底好了再说。

    总的结论就是:先放着不管。

    可是两天后,王徐之恢复得越来越好,肚子却突然大了起来,已经有了平常四五个月孕妇的样子。好好的一个文艺小青年,突然多了一个啤酒肚。

    悲催师父紫暮,立马请了玉言和祝遥过去会诊。

    玉言认真的把着脉。

    祝遥在旁边直直的盯着小屁孩……的肚皮,实在是忍不住手贱的摸了摸,奇怪的是,里面还真有动静,“壮士,你这是要生啊!”

    “祝遥姐!”王徐之脸色一黑。怨念十足的瞪了她一眼。

    玉言眼神扫过自家徒弟不规矩的爪子,眉头皱了皱,放开了把脉的手,顺势把自家徒弟的爪子拽了回来。

    “怎么样?”祝遥立马转移了注意力,问道,“男的?女的?”

    众人:“……”

    “怨气在试图突破封印而已。”玉言冷声道,“无需担心。它越是想突破。将来驱散之时,就越容易。”

    这样看来“怀孕”症状还是好现象。祝遥和紫暮都松了一口气。

    “多谢太师叔。”紫暮一脸笑意。

    玉言却没有回应,紧了紧手里徒弟子的爪子。直接拉着就了出门,似是一刻都不想停留。

    祝遥只好边走边回头,朝着小屁孩挥了挥手,“小屁孩。好好养伤。我明天再来看你……跟孩子!”

    咦,这话哪里怪怪的?

    ———————————————

    玉言把那只鬼王直接封印在青古派一座浮峰之上。并在上面布下了重重阵法,除非把整座山毁了,不然鬼王根本出不来。祝遥自然没有意见,本来她来灵界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这只鬼王。师你的阵法之术远胜于她,他一出手,当然是妥妥的。

    为了以防万一。她跟师父索性住在了峰上,一是为了观察。二是为了等王徐之恢复后,驱散怨气。二是……

    “一个月之内,你要结丹。”玉言一脸严肃。

    “啊?”祝遥一脸欲哭无泪,“大王,求放过。”每复活一次都要从头开始修练,真的很内伤有木有。虽然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人家高考都还只有一次呢?

    “现在开始闭关!”

    “师父……”卡鸡马。

    “玉遥。”玉言摸了摸她的头,想了想,又抓了她的手,十足相扣,“你如今只是筑基,若不尽快闭关提升修为,如何随我回仙界?”

    可是她真的好烦修练啊,这都反反复复修练多少次了?

    玉言俯下身,抱她入怀,沉声道,“祝……遥,你向来有自己的主意,所以为师以往从不阻止你做什么。但你总不能让为师,一直等下去。”

    他的声音平缓,仍是如平常一样,带着丝凉意,祝遥却隐隐觉得心底被刺疼了一下,良久才回应道,“好。”

    “师父!”

    “嗯?”

    “以后都叫我祝遥好不好?”

    “玉旺挺好。”一本正经。

    “你妹!”

    ————————————

    祝遥觉得最近“鬼王峰”上有些奇怪。她每次入定醒来后,都会在自己窗台上发现各种陌生的东西。一开始是几株新鲜的花束,带花带泥的被放在她窗台上。

    她以为是师父送的,还激动了小半天,自家师父居然开始懂得浪漫了。可是,当她拿着盆栽一样的花向某师父求证时,后者却严肃的否认了。

    “花?此物一不能入药,二不能练丹,就连普通驱虫功效都没有?如此杂草要来何用?”

    喜欢杂草的祝遥,“……”

    相信师父懂浪漫的自己,是真蠢。

    可是不是师父又是谁呢?她在青古派也不认识几个人,紫暮不可能送,王徐之……在养胎。总不能是自己梦游去摘的吧?

    想不出是谁,祝遥干脆就抛到了脑头,继续入定起来。可是连着几天窗台上的东西越来越多,而且不再剧限于花,慢慢开始有各种灵草,灵药,甚至是灵兽……肉!

    一大早起来,看到窗外并排挂着一大排新鲜血淋淋的妖兽肉,风一过,还滴答滴答的掉着血滴。

    这是送礼,还是发年货啊喂?

    祝遥越来越怀疑好奇这个送东西奇葩,高声骂了几句,默默的把这些灵兽肉全扔了。以后入定时就留了一分神注意窗外,可是终始没看到那个送东西之人的影子。

    到是窗外,再没出现上次那样血腥的场景。东西越来越有创意,并向着实用方面发展,例如发簪、手饰、玉饰等等女孩用的小玩艺。而且件件都是法器,或可防御,或可储物。

    鉴于目前财产属于零的祝遥,不客气的全收下了。然后淡定的继续修练。要是送个交通工具就好了。

    只是有人却不淡定了。

    玉言盯着徒弟窗台上,新出现的方巾,默默无语。脸色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莫名的觉得很不开心。

    好像,有人想拐走他的徒弟。

    简直不能忍!

    指一动,那方巾瞬间点燃,化成飞灰。一个阵法顿时出现在了窗台上。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入定的徒弟,才转身出了门。

    祝遥最后修练到了遇到了些困难,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虽然还是雷灵根,但修行显然不像以往快速了,别说是引发灵力暴动了,就连简单的引气入体也吸收不到什么灵气。修为也一直原地踏步。她有种瞬间从学霸掉成了学渣的错觉。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仍旧毫无进展。

    这设定不对啊。

    祝遥睁开眼睛,正想找师父商量一下,却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惨叫。

    “噢……”

    “谁?”祝遥立马推门出去,却看到窗外一只雪白的妖兽,正拼命的拍打自己的爪子,而巨大的肉爪之上,还有未灭的几根火苗。

    “是你!”这不是当初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只胆小兽吗?

    那妖兽一僵,抬头弱弱的看她一眼,然后像是被吓到一样,转身就想跑,却一个没踩好滑了一下,顿时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有这么可怕吗?

    转头看了一下窗台的位置,只见旁边掉着一把食指长的小剑。居然是一把飞行法器。

    难道这些天,窗台上的那些东西,都是这只兽兽放的?

    明明怕她怕得要死,干嘛送这些给她啊?妖兽的脑回路都这么奇葩吗?

    想想,这只好像还是青古派的家养兽,祝遥觉得下次去看王徐之时,有必要问问这只兽的情况了。

    ——————————

    没等祝遥去问,那只古怪的兽却自个送上了门来了。

    祝遥的修为没有进展,就打算练一下自己的剑法,玉言在一旁指导,原本练得好好的,师父却突然神色一冷,捏了一个诀,一道天雷就朝着林中的一个方向劈了过去。

    “噢……”的一声惨叫,掉落一只漆黑的兽。

    半边的白毛都被雷光烤焦了,反应到是快,怒吼一声,立马就一跃而起,朝着玉言扑了过去。

    “又是你!”祝遥惊呼了一声。

    那兽好似这才看到她一下,叭叽一下从空中掉了下来。

    顿时就怂了,弱弱的看了她一眼,整个身子一抖,慌乱的四下看了看,然后叭哒叭哒就躲到了……玉言的后面。

    某人毫不客气,再给了它一顿雷劈,把它别一边的白毛,也给烤了。

    祝遥:“……”

    这兽的智商,也太感人了点。(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