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八章 吻不醒的睡美人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意外的是那只兽完全没一点事的样子,噌的一下又站了起来,先是对着玉言怒吼了一声。

    双方对峙,一个死命撕吼,一个拼命放寒气。

    围观群众祝遥:“……”

    他们就这样相互瞪了半个时辰,谁都没动一下。祝遥都有些担心,这一人一兽间是不是要擦出火花时。

    终于,那妖兽转头弱弱的看了祝遥一眼,爪子缩了缩,转身又跑没影了。

    它到底是来干嘛的啊喂?

    从此以后,这妖兽像是缠上他们了。无论布下什么法阵,它总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却每次都倒霉的被玉言抓包,再被雷轰出去。偏偏这只妖兽不知道为什么怕她怕得要死,只要她一出现,它就跑得比兔子还快。

    祝遥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曾经对它做过什么惨无人道的事,以至于在它兽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谋。

    一个月后。

    小屁孩的伤势终于彻底好了,整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气,一身青衫格外俊朗,脸色也透着键康的红。如果……不是挺着个大肚子的话。紫暮一脸担忧的站在他旁边,一手扶着他的背,一手扶着他的肚子。

    祝遥一个没忍住,差点冲上去说一声恭喜了。

    “小屁孩,不用担心。”祝遥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一生之中总有那么一次……”

    “……”

    “一点都不疼哈。”

    王徐之脸色一黑,“祝遥姐。”

    “啊?”

    “我没怀孕。”他又不是生小孩!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

    玉言直接布下了重重阵法,让王徐之坐在阵法中央,沉声道,“一会我会引下九重天雷。你需运全力抵住一击。”

    王徐之点头,开始调动丹田之内的灵气。

    玉言捏了个诀,衣衫无风自动,突然天空暗了下来,大片大片雷云漫过了天际,不到片刻就遮住整个天空。他抬起一只手,只见天空电光闪过。似有什么正要凝聚成形。轻轻一挥手,同时转头看向祝遥道,“玉遥。解开封印!”

    祝遥深吸一口气,早已经催动灵气连接上王徐之身上的封印,在天雷落下的那一刻,直接解开了封印。

    刹时小屁孩身前。出现了一个人高的法阵。封印字符飞舞,却只是闪现了一下。下一刻就应声而碎。

    王徐之身上的黑气像是终于摆脱了束缚,瞬间暴发开来,原本鼓起的肚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原样。一道紫红色的天雷。直接化破长空,直击而下,直接把那漫延的黑色怨气驱散。

    王徐之虽然已经用全部的气力抵档住天雷。却仍旧能感觉到那迫人的雷压,似是利刃一样切割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只能尽全力守护住心脉。看似一瞬间,却仿佛过了万年。

    终于劫雷消失,一直等候在一旁的紫暮,身形一闪,直接飞入阵中,把浑身还冒着雷光的人给拉了出来。

    “小屁孩,你没事吧?”祝遥跑了过去。

    玉言曲指朝他身上一点,瞬间那些残余着的雷光,化为了雷灵气,直接没入了他的指间。

    王徐之的脸色也顿时好看了很多。

    “多谢师叔祖。”王徐之睁开了眼。

    “嗯。”玉言点了点头,正要把阵法中心怨气封起来。

    突然整个地面开始晃动起来,轰隆一声,地面出现无数条裂痕,朝着四面八方延伸。

    “散开!”玉言伸手搂过旁边的徒弟,直接飞了起来。紫暮与王徐之也纷纷离开了地面。

    只见以刚刚小屁孩所坐的阵法为中心,整个浮峰都断裂开来。

    “不好,那只鬼王要破封而出。”紫暮脸色一变。

    果然下一秒,整个浮峰裂成千万碎片,掉了下去。而大量的黑气正从中脱困而出,汇成一只巨大的人形。

    玉言眉头一皱,再无保留,天空雷声阵阵,万千道紫红的雷光,同时落下。往着鬼王劈了过去。天地间都是一片雷光,鬼王还没彻底凝聚就被天雷劈散。

    一时间处处都是飘散的黑色怨气。

    “那是什么?”祝遥指向怨气的中心,那是一团白色的光,在漆黑一片之中特别的明显。四周有着大量的黑气,但是在雷光之下,黑气飘散,反而那团白色的光,正缓缓上升。

    “那是鬼王吸入的魂魄。”玉言皱了皱眉。

    那白光越升越上,已经完全脱离了散落的黑气,突然像是烟花一样,炸裂开来。散成了无数的光点,然后消失于天际之上。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祝遥愣了愣,“赢了?”

    “还没。”玉言沉声回应。

    随着那光点的消失,刚刚还四散的黑气,突然直冲天空而去,速度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眼前就像瞬间被挂起了一块黑色幕布一样,直向天空而去,就连着天上雷云一块,被那黑气所吞噬。大片大片的黑色朝着四方八面扩散开来。

    光线越来越暗,祝遥定晴一看,只见整个天空,铺天盖地的都是“bug”三个字。

    祝遥顿时傻了眼,这是什么神展开啊喂?

    满世界都是bug啊!

    “师父。”祝遥习惯性的回头看向玉言,却突然后背一沉,玉言整个人都向她倒了下来,“师父!”

    祝遥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接住,却看到他整个人像是缩水了一样,倾刻之间变成了一个小孩的模样。

    又变小了,上次不都好了吗?为什么还会变小!

    祝遥只好趁着还看得见,找了一处地方落下。

    “小师叔。”紫暮也飞了过来,看见迷父版的师父,顿时一惊,“太师叔……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祝遥抬头看了看诡异的天空。刚刚那怨气冲上天空之后,师父就变小了,好像之前来灵界时,师父也是从天空穿过来后,没多久就变小。难道这与跨界门,或是怨气有关?

    天上黑色的怨气越来越多,像是受到感染一样。已经扩散到整个天空了。再这样下去。整个灵界怕是都要被怨气所笼罩。

    怎么办,怎么办?这样下去,灵界还真就完了。该死的界灵。你丫到是给点提示啊。

    叮!

    熟悉的对话框再次弹了出来。

    祝遥心中一喜,兴奋的看向上面的内容,只见上面用红色加粗的醒目字体写着:

    #恭喜亲,得到万能驱散咒语x1。#

    祝遥眼中一亮。万能驱散!看起来****的。快快快,告诉我咒语是什么?

    那红字一闪。瞬间换了一行。

    #使用方法及内容:请调用全身所有的气力高喊——#

    什么?

    #救命!#

    祝遥:“……”

    救命你妹啊摔!连万能召唤兽师父都睡过去了,喊救命有个毛线用!

    这是在耍我吧?一定是在耍我吧!

    祝遥内心是崩溃的。

    青古派的弟子已经全出来了,到处是修士亮起的照明法术,大家都茫然的看着天空。整个世界如同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随着天空越来越暗,就连火系的法术都不怎么管用了,隐隐有熄灭的趋势。

    “小师叔。”紫暮一脸的着急。“怨气快要蔓延到整个灵界了,这可怎么办?”

    要是灵界被怨气充斥。世间的修士必会被怨气感染,所有人都会变成像鬼王那样的傀儡了。

    祝遥一咬牙,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坑就坑吧。

    深吸了一口气,催动灵气,用生平最大的声音,抬头朝着天空,高喊道,“救、命、啊~~~~~~~~~~~~~”

    惨叫声,一时间回荡在四周,久久不息,整个青古派上下都是,“啊啊啊啊……”的回音。

    刚刚还渲闹不休的现场,瞬间安静。

    众人:“……”

    无数的弟子,齐唰唰的转头看向祝遥。

    ps:用看白痴的眼神!

    “……”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

    界灵,老娘跟你没完。

    吼~~~~~~

    突然一声巨吼响起,那声音似是兽吼,却又带着几分清灵,似是远在天边,又似近在耳旁。明明声音极大,响彻云霄,却半点没刺耳的感觉,反而听得让人心底的郁结尽散一片清明。

    这一声之下,似是发出了指令一样,四下响起了万千妖兽的回应之声,一声声兽吼接二连三的响起。一时间各种声音不绝于耳。

    刚刚还一片漆黑的天空,顿时撒下道道天光,黑气像是被戳了万千口子的破布,天空越来越亮,而那满天的bug字样也像被擦掉了一样,慢慢消失不见。

    不到半刻钟,天空已经恢复了一片晴朗,再找不到半点黑色的影子。那些漫天的怨气,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无踪。一切变化得太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一场灭世危机,莫明其妙的就消失了。

    祝遥囧!

    叫救命……还真的有用也。

    呵呵~

    为毛她一点成就感都木有?

    ————————————

    这次的bug消失得有些莫明其妙,在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它就消失了。祝遥有种踩不到实地的不踏实感,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却又想不通,漏掉了哪里。

    更让她纠心的是,小屁孩身上的怨气,虽然当时天雷已经驱散了大半,但仍有小半部分残余在体内。她试过各种方法,甚至用雷灵气洗唰他的经脉,也没能把那最后一丝怨气驱出来。

    “祝遥姐,你放心,这点怨气没关系的,我能压制住的。”王徐之不在意的道。

    祝遥朝他翻了个白眼,扬手就拍了一下他的头,“你逞什么强?怨气是好玩的东西吗?没关系才怪。你只是现在没事,指不定以后怎么着呢!”

    王徐之低下头。

    更重要的是……

    祝遥转头看向旁边沉睡的师父,从那天开始,他就再没有醒过。上次他变成小孩的时候,也只是沉睡了一晚上而已。可是这次,已经三天了。他仍然没有苏醒的迹象。偏偏无论怎么把脉,也查不出原因,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而已。

    握了握他带着凉意的手,不禁一阵焦急,隐隐觉得师父之所以,会时不时的变成小孩,与那怨气有着脱不了的关系。她必须尽快找到方法。

    “老头,这世间真的没有彻底消灭怨气的方法吗?”她转头看向旁边的紫暮。

    他摇头,“确实没有,怨气这东西,本就是由心而生,无形无体,自然也不受世间万物所控。”

    “可是之前那漫天的怨气,明明就消失了。这证明还是有可以克制怨气的东西。”

    紫暮皱了皱眉,半会才道,“那消散怨气的声音来得奇特,我亦不知从何而来。”之前突然响起的那声音,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根本辩不清方向。

    “既然能得妖兽响应,那声音就算不是来自于妖兽,也与之有莫大的关系。”祝遥分析,“老头,你可知道这个世间有谁可以做到这一点。”

    “若是这世间的修士,到是无人有这实力。”紫暮细一沉思,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变了变,“不过听闻这方天际的尽头,是万兽之源,所有妖兽诚服的圣地。或许那里……”

    祝遥眼中一亮,“你是说那个消灭怨气的声音,出自那里?”

    “有可能!”紫暮点头,脸色却沉重了些,“只是,所谓的圣地,也只是一个传说,无人真正见过,而且天尽之地,就是灵界的尽头。只有一处绝渊,掉入其中只会魂魄尽散而已。”

    “先去看看再说。”祝遥站了起来,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师父沉睡得越久,她就越是担心。

    “我也去。”王徐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祝遥姐,你一人前去,我不放心。”

    “去个毛线,你身上还有怨气呢。”祝遥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小屁孩,添什么乱?”

    “我早不是小孩了!”王徐之瞬间炸毛,站了起来,顿时比她高了个头,“以祝遥姐现在的修为,我不放心。”

    哟,小屁孩造反啊,居然敢鄙视我的修为,信不信我揍你屁股。

    “让他去吧。”紫暮站出来打圆场,“若是真有那么个地方,他去也方便驱散身上的怨气。”

    “……”好像有点道理。

    勉为其难的点了头,好吧,看在他身高的份上。

    祝遥仔细交待了紫暮一番,各种注意事项,并留下了通讯符,让他有什么事,直接通知她。才带着小屁孩动身,刚要跨出门口,想了想,又转回了屋内,看了床上的师父一眼,或许……

    低头叭叽,亲了一下。

    床上的人,仍是没有反应。

    好吧,死心了!

    他不是睡美人,果然吻不醒呢。

    留下石化了的紫暮,御剑飞走了。

    紫暮: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