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 你这无耻的人类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知道错了吗?”祝遥瞪了它一眼。

    “噢……”那妖兽发出一声委屈的叫声。

    “祝遥姐……”王徐之瞅了瞅那妖兽,再看了看祝遥,一脸都是不可置信,“你……它。怎么可以……”

    “什么不可以?”她还想问呢?他好歹是一派掌门吧?为啥要对一只家养兽这么客气啊?

    王徐之一脸紧张的拉了拉她的衣袖,“祝遥姐,他是……”

    “吼……”妖兽故态萌发的朝着王徐之一吼。

    祝遥回头一瞪,“闭嘴!”

    “噢……”瞬间怂了。

    祝遥扬手给了兽头一拍,“做为一只家养兽,要团结友爱,亲近人类,造吗?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敢欺负我家小屁孩,仔细你的皮。”

    “噢呜……”眼泪汪汪。(?_?)

    “还有,不要再跟着我了,不然我真的揍你了。”

    兽兽一愣,像是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一下,像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的流了一地:“呜呜呜呜……”(┭┮﹏┭┮)

    祝遥嘴角一抽,“还哭!”

    妖兽一抖,眼泪到是收住了,却被呛到,“咯!”打了个嗝。

    “还不快走!”

    它一边打嗝,一边泪闪闪的看着她,眼里的水气,越积越多,越积越多……

    “哇啊……”终于崩溃,撒着一路的小泪花,泪奔着一头扎向了林中,不回头了。

    叮!

    眼前顿时跳出熟悉的对话框——恭喜你达成:惨无人道的伤害一只单纯无辜的护界兽,摔碎一颗纯纯的兽心成就。

    奖励称号:呸,你这无耻的人类!

    祝遥:“……”

    这是在骂人吧?这绝逼是在骂她吧?

    “祝遥姐……”王徐之一脸欲哭无泪看向她。

    “那只到底是什么?”她只是不明真相的无辜群众啊喂。

    “祝遥姐入灵界之前,没有见过白源尊上吗?”王徐之诧异的道。

    “我是青古派那片林子里才见到那只莫明其妙的兽。”还差点被吞了呢!

    “这怎么可能?”王徐之一惊。“白源尊上是整个灵界的守护兽,若是没有它的允许,没有人可以从冥界到达灵兽。祝遥姐,你到底是怎么来到灵界的?”

    听起来挺牛逼,可是……

    “我直接从天上一飞,就过来了呀!”鬼才知道要通过一只兽的允许?

    王徐之更惊讶,“可是跨界之时。有一段永尽之渊。祝遥姐没看到吗?”

    有那玩艺吗?“没看到!”

    “……”

    ——————————————

    照王徐之所言,灵界与冥界之间,隔着一段叫永尽之渊的地方。那是一处死地,任何东西进入都会被吞噬,包括灵魂。唯一安全通过的方法,便是由被称为护界兽的白源牵引带领。

    至于它是什么兽。从哪来?实力如何?没有人知道,只是每一个进入灵界的人。都是由它带领的。更没人知道它到底是几阶妖兽,唯一了解的就只有它的名字,白源!它在灵界有着无人可取代的地位,无论是什么多么狂拽酷炫的人修。都得恭恭敬敬的称它为白源尊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在灵界人修与妖兽的关系,格外的和谐。

    祝遥听得有些懵。实在没法把刚刚那只少条筋的妖兽,与如此高大上的身份连接起来。与其说它是守护兽。祝遥觉得它更像是整个灵界的吉祥物。保出入平安的那种。

    “白源尊上向来随性,经常会在各门派之间游走或短暂停留。”王徐之解释道,“之前鬼王出现,我之所以去到冥界,也是刚巧白源尊上就在我青古派的原因。”

    “……”她好像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兽兽。

    “灵界不同于其它修仙界,无论飞升上界,还是进到冥界,都要有白源同意才可,否则便会陷入永尽之渊,轻则魂飞天外,重则永不超生。”

    “呃……”祝遥越听就越心虚。

    “白源尊上虽然是兽态,但听闻它从灵界诞生之日开始,就存在于这方天地了,实力深不可测。”

    “小屁孩……”

    “嗯?”

    “你说……我现在向它道歉,还来得及吗?”

    “……”

    显然是来不及了,因为那只兽早已经跑得没影了。算了反正她得罪那只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说一只妖兽设定这么高大上,真的合适吗?神族表示不服!

    又走了半个小时,天际突然越来越暗了,空气中的灵气也稀薄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好像越往那边去,灵气就越少一样。

    “祝遥姐……”王徐之突然出声。

    “嗯?”回头一看,却见他突然满头大汗,脸色惨白,一脸痛苦的样子,“小屁孩,你怎么了?”

    祝遥吓了她一跳,连忙扶着他坐下,刚还不是好好的吗?

    王徐之摇了摇头,一脸虚弱的样子,却仍是指着前面道,“祝遥姐前面应该就是天尽之地。”

    祝遥细一看,只见天际出现了一大片的如同断层的一地方。

    一片绿色的森林像被生生截断了一样,一边是绿意盎然,一边却是一片虚无,什么都看不清,四周安静得有些诡异,仿佛世间所有声息都消失了一样。

    祝遥分出一丝灵力按住他脉门,半会猛的瞪大了眼睛,“你体内的怨气怎么突然乱了?”

    “我也不知。”王徐之摇了摇头,“只是越往天尽之地去,我体内的怨气就越加的骚动。”

    祝遥心中一沉,难怪天尽之地,真的有影响怨气的东西?沉下心,捏了一个诀,先助王徐之压下那些怨气。

    一时有些犹豫起来。到底要不继续前进。

    “祝遥姐。我们竟然来了,必是要去探个究竟的。”王徐之道,“你放心,我没事。”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逞什么强?”

    “我……”

    “闭嘴!”祝遥敲了敲他的头,“就你现在这样子,就算进去了。也只是给我拖后腿而已。”

    “……”他垂下了头。

    “好了。我先去那边看看。若是你体内的怨气再暴动,就先回去。不必等我。”

    “可是……”

    “没有可是!”祝遥瞪了他一眼,就是这么独裁!

    那片虚空留她们不足百米的距离。原本还不觉得。随着靠近,祝遥都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就连体内的灵气有些不受控制的乱窜起来,像是要破体而出。

    胸口憋闷得厉害。仿佛要喘不过气来。明明身处密林,四周却起了大风。吹得人一阵阵的寒意,她越来越觉得哪里有些不对,那风却越吹越大,刮得脸颊生疼。每吹一阵,身上就感觉冷一份,就像没有灵气御寒……

    等等。灵气!

    祝遥一惊,催动体内的灵气一看。却发现丹田灵气所剩无几。

    那风居然可以吹散体内的灵气!

    祝遥立马加快速度往林中躲避了过去,然而那风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立马就转了风向,直向她吹了过来。

    “祝遥姐!”王徐之也发现了她的异常,追了过来。

    “不要被四周的风吹到!”祝遥高声提醒,“风会吹散你体内的灵气。”

    小屁孩脚步一顿,反应过来,瞬间转了方向,避开了朝面吹来的风。

    一时间两人都不得不在这林中,上窜下跳起来。

    可风这东西,无形无体的,根本无从捕捉,只能凭着感觉躲。一开始还好,久了总会被吹到,祝遥已经快感觉不到体内微薄的灵气了。

    东躲西藏的,不知不觉却更加靠近那片虚无。直到体内再调不出一丝的灵气,一个闪躲,脚下却一片踩空。猛的发现她已经到了最边沿,脚边是深不见底的断层,背后就是一片虚无的地界。

    祝遥倒吸了口凉气,妈妈咪,还好她及时刹车,不然就掉下去了。

    还好还好……

    突然一道白影从林中一跃而出,迎面就朝着她扑了过来。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兽吼,和小屁孩惊恐的声音。

    祝遥整个人都被扑得往后倒,直直的掉进了那片虚空之中。

    卧槽!

    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了一句话:兽兽报仇十年不晚……个屁啊!

    她到底跟这只妖兽什么仇什么怨!

    ————————————————

    祝遥掉进了天尽之地的那片虚无之中,还附赠一只垫背的蠢兽。那虚无很深,她感觉全身上下都快被摔散架了,每一块骨头都痛得咯吱咯吱响,而罪魁祸首兽却半点事都没有。

    可能是大仇得报,它围着她转忧了好几围,乐得上窜下跳的,嘴里还发出兴奋的声音。

    “嗷嗷嗷……下来了,下来了,终于下来了。”那声音细细软软,像个孩子。转了几圈,居然还在地上打起滚来。

    “闭嘴!”祝遥狠狠瞪了它一眼,费了好大的劲坐了起来,也没细想,它怎么突然间会说话了。只是觉得它吵得自己更痛了。

    白源果然停了下来,规规矩矩坐在她旁边,硕大的白色兽头伸了过来,两只铜铃大的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遥遥……”

    “干嘛?”祝遥吓了一跳,有种不详的预感。

    那双眼睛却越来越亮,细软的声音再次响声,“我想亲亲你!”

    “啊?”

    白源大嘴一张,啊呜一口,就把祝遥整个含进了嘴里,上下研磨几次,又噗的一下,吐出一个满身口水的祝遥。

    “……”

    抹了一把粘乎乎的唾沫,祝遥手抖了抖,觉得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崩得笔直,正发出咯咯咯即将断裂的声音。

    偏偏刚刚糊了人一脸口水的白源,舔舔嘴角兽脸纠成了一团,转过头呕的一声,一阵干呕。

    “呕……头发,卡,卡住了……”他吐了半晌,一脸委屈的回过头,“没……没洗头!”

    叭答!

    理智全线崩断。

    “洗你妹!”一把拽过它那只白花花的兽头,揪住它嘴边的胡须,狠狠往外一拔,“你丫的有什么资格嫌弃我!老娘还没跟你算把我推下来的账。你tm敢嫌弃我?叫你嫌弃,叫你嫌弃。你才没洗头,你全家都没洗头。”

    “噢噢噢……”白源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在地上打起滚来,爪子在空中各种挥舞,却不敢挥向她。

    直到祝遥一根不剩的给拔了个彻底,才踹开它肉肉的兽体,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呜呜呜……”白源用前爪捂着自己已经肿起的兽嘴,像只鹌鹑一样趴在地上。眼里满满都是对她恶行的控诉。

    “看毛看!”祝遥瞪了过去,看到它就想发火。

    “嘤……”

    “不许哭!”

    “……”嘤嘤的哭声顿时收住,变成了压抑的抽泣声。

    祝遥懒得理它,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一片昏暗,天地仿佛连成了一体。没有看到重生的对话框,这证明她还活着,只是这地是什么地方?天尽之地吗?为什么会什么都没有?

    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深吸一口气,拖着痛疼的身体往前一步步走了过去。刚刚她就试过,她身体没有一丝灵气,不单如此,她甚至感应不到灵气的存在。

    这证明她的修为倒退,而且一退还退回了解放前,成了普通的凡人。之前那股奇怪的风,吹散的不是体内的灵气,而是修为。

    以她现在的情况,不找到出路,也会饿死在这。

    她漫无目的走了半天,却什么发现都没有,四周安静异常,唯一的声音只呼吸声,两道。

    “你跟着我干嘛?”祝遥回头瞪向后面。

    保持着五步远距离的某兽一抖,大大的眼睛里还有未干的泪痕,弱弱的瞅了她一眼,快步朝她奔了过来。

    一只白白的爪子往她身前一横,一脸视死如归,“给你……拔!”

    “……”?

    “爪爪,毛毛……多!”它又举了举爪,大滴的泪水莹满了眼眶,“拔毛毛,不走……”

    啥意思?让她继续拔它的毛吗?你丫受虐狂吧?

    见她半天不动手,它急了,一个劲的把爪子往她怀里塞,“拔……拔,白源不痛。拔完……做朋友!不要不理我。”

    “……”怎么有种欺负了小朋友的罪恶感?

    “做朋友,好不好?”它吸了吸鼻子,似是拼命忍住不哭。又用那只爪子推了推她的手,“给你拔,不够我还有三只爪爪。”

    “……”

    祝遥瞬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未完待续)

    ps:一会改错字(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